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第18章

卿榅≪重逢≫  - 发布于2018-03-13 12:15:32pm

其他·同人


冷清,是云雀每次回到家第一个想到的词,因为现在的云府真的是太冷清了。云雀怎么也想不到少了一平的云府竟会是如此的冷清,就算是她来之前,云雀都不曾有如此的感觉。少了她的身影、少了烧菜的香味、少了每次都会听到的问候,很多东西都没有了。只要少了她,刚才所说的一切一切都会没有了,都和她一起消失了。

自从她搬出去后,他就开始不想回家。他不想回去面对那冷冰冰的四面墙和一间没有人等待的屋子。他早就习惯她的存在,她这样突然的离去让他觉得好寂寞。事实上,像寂寞这样的词是不会出现云雀的生活里,他应该早就习惯一个人。只是,现在的他更习惯有她。

习惯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因为你一旦有了习惯,就会开始觉得缺它不可。在一平进入云雀的生活后,云雀才知道家的温暖。那时的他,总是很期待回家的时刻,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家里有个人在等着他。只有闻到食物的香味,他才算是回家。现在的家,少了那个味道、少了那句能让人暖进心里的话、也少了他想见的人。他不想回家,因为那不是他想要的家。

然而,更残酷的是,他是她搬出去的主要原因。

**

一平搬出去已经一个星期了,整个星期里她都一直在忙着为自己的房间增添新的家具。现在,她住在和朋友一起合租的公寓里。除了定时回去彭哥列接任务之外,她基本上都不会出门,因为她怕会遇到他。虽然知道自己是不会再多人的地方见到他,但一平还是觉得有种被注视的感觉。然而,当她回头后,那种感觉又消失了。虽然这让她提高警惕,不过她却没有从那目光里感到任何危险,而且还觉得有一种被呵护的感觉。

她觉得自己很安全。

**

**

今天,是草壁放假后第一次回到云府。他的心情很愉快,因为放假时他带着一家大小去游玩,还和儿子拉近距离。不过,他的美好心情在他踏进云府后就消失无踪。虽然他知道一平已经搬出去,不会再云府看到她。可是...

“好安静...”这是草壁进去云府后的第一句话。此时的云府一个人也没有,就连云雀的身影也没看到。“恭先生出去了吗?”

虽然屋里一尘不染,可是就是很冷清,就好像是很久都没人住的屋子,一点人气也没有。

“恭先生...”草壁朝着屋里大喊,可是却没有任何回应。他走进云雀的房里,也都没看到他的踪影。他走出房间,正想着云雀会去哪里时,才突然醒起今天是彭哥列的例行会议。“啊...那恭先生应该是在开会...”

**

“铃...”电话的铃声打破屋里的寂静,那环绕在屋里的回音也使草壁吓了一跳。

“原来是电话...”他走去厅里接起电话,沢田的投像就出现在大厅中央。

“早安,沢田。”草壁端坐在银幕前。

“早安,草壁学长。”沢田看起来很慌张。“请问你有看到云雀学长吗?”

“恭先生?没有。”

“那他到底去哪里了?”

“怎么了?今天不是有例行会议吗?恭先生应该是在你那里啊...”

“云雀学长没有来开会,我们等他很久了。”沢田开始担心云雀。“你确定他没在家?”

“真的没有...我刚才有去房间找他,不过他没有在。”

“那他会去哪里了?”

“没试试打他的手提吗?”

“打了,可是没人接。”

正当他们都在想着要如何找到云雀时,大门被打开了。草壁赶快站起来快步走到门口,他看到云雀正走着进来。

“恭先生...!”

“怎么了?”云雀看起来有点不开心。

“您去哪里了?沢田他们一直在找你。”

“我知道。”

“而且,他们在等您开会。”

“我也知道。”

“沢田现在正在线上,要不要...”

“告诉他我不去开会,还有叫他再给我任务。”云雀打断草壁接下去的话。

“可是...”

“别多说,照我的话去做。”云雀越过草壁,走进房里。

虽然草壁对云雀的行为感到很疑惑,不过他还是向沢田转达云雀的话。

“云雀学长真的这么说?”

“是的,恭先生是这么说的。”

“哈...”沢田双手抱着头,一副很困扰的样子。“我都没有任务给他了。这几天他一直跟我要任务,我连下几个月准备给他的任务也都全部给完了。”

“这几天发生什么事了吗?”草壁对他放假时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只是知道一平搬出去,却不知道真正的原因。

“我不知道。不过,自从一平搬出去后,云雀学长就一直跟我要任务。而且,我还听打扫的工人说,云雀学长这几天都没有回家。”

“没有回家?!怎么可能...恭先生每天都一定会回家的。”

“对啊...我也觉得奇怪,平常不论有多忙,云雀学长都一定会回家。可是,这几天他真的都没回家。我也看过放在云府大门外的闭路电视,云雀学长除了回去冲凉以外,其他时间都是在外面的。”

“任务有那么忙吗?”

“不可能。那些任务对云雀学长来说,都很容易啊...”

“那到底是什么事?”

“唉...我也不知道。总之,以后要麻烦草壁学长多多留意。虽然云雀学长是不会发生什么事,可是就请你多注意。”

“我会的。”

“谢谢你。那以后再见...”

“不客气。再见...”草壁挂了电话后,开始有了跌入万丈深渊的感觉。因为他没见过那个样子的云雀,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