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第20章

卿榅≪重逢≫  - 发布于2018-03-14 12:27:58am

其他·同人


时间就这样悄悄地溜过,不知不觉,他们已经没见面超过三个月了。夏天的结束意味着秋天的到来,枯黄的叶子随着风吹缓缓飘下,跌落在一平的书上。坐在树下温习的一平拿起那片叶子,放在身边已经集成堆的落叶里。微风徐徐的吹过,把那堆落叶吹散了。

要预测风的去向,才能捉住落叶。她想起了风说过的话,也想起了她帮沢田抓住风的那天。对一平来说,云雀就像是抓不住的叶子。就算是自己随着风向去抓它,它还是会从自己的手中溜走。

“那天是师傅第一次见到云雀先生吧...”她忆起那天发生的事情。那天是云雀和风初次见面的一天,而且也是风初次见到一平喜欢的人。风从没想过云雀会和自己那么相像。见到的时候,还真的大吃一惊。

**

“一平...一平......”和一平同住的朋友的声音从她的左方传来。

“什么事?”看见好友急匆匆地向着自己的方向跑来,一平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仿佛觉得她会给自己带来不好的消息。

“你...听说了吗?”好友在她面前停下,双手放在膝盖上弯着腰一直喘气。

“听说什么事?”一平皱起眉头。

“你看这个报导。”好友从口袋里拿出一份折起的报纸,递到一平面前。

一平一翻开报纸,就看到一个让她震惊万分的标题。而身边的好友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没有看到一平惊讶的表情。

“意大利最强大的黑手党--彭哥列的云守护者昨晚在执行任务时受伤了。听讲时有人看到他满身是血的从一个基地里出来。那个人还拍到了照片。虽然彭哥列很快就把消息压下,不过,这张照片已经在网上流传了。”

一平拿着报纸的手微微发抖,她不相信自己所看到和听到的一切。虽然报纸上的照片很模糊,不过还是能看得出那是云雀。

“不...不可能...他不是最强的吗......”

“对...我看到的时候也是很惊讶。”

“怎么会这样...”一平的视线还是无法从报导中离开。

“没人知道。记者全都聚在彭哥列的大门口,想从彭哥列的首领口中知道第一手的消息。可是,彭哥列的首领一直都没出现,只是派了几个传话的去解释。”虽然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好友却好像不会觉得累,还在继续说。“现在很多不满彭哥列的黑手党都纷纷准备随时进攻彭哥列,想打败他们。毕竟,最强的守护者受伤了,现在彭哥列的内部一定是一团糟。而且...”

“我要出去一下。”一平打断好友的说话。

“你要去哪里?”好友不明就里的看着一平站起来。这时,她才发现一平的脸都变得很苍白,她很担心一平的状况。

“去我亲戚那里。”一平之前都是对其他人说她有亲戚住在意大利,并没说出自己真正的身份。“我的书麻烦你帮我带回去。”

“好的,那你小心一点。”幸好好友的性格并不是会多问的那一种,一平不怕自己的事会曝光。

**

一平跑出校园,使劲全力的往彭哥列的方向跑去,她根本就忘了她能叫司机去接她回彭哥列。现在的她根本就没时间想那么多,她只想马上能回到彭哥列,回到他的身边。她想亲眼看看他。

跑了一段路,她被一辆车子挡住了去路。车里的人走了下来,是她认识的人。

“一平小姐,我载你回去彭哥列吧...”原来是司机。

“怎么你会在这里?”

“我会在路上向你解释。现在请赶快上车,时间不多了。”

‘时间不多?到底是什么意思?’一平心想。虽然知道自己不应该往坏的方向去想,但脑海里还是会一直想着。

上了车,司机马上就开车,而且还是开的蛮快的。

“云雀先生到底怎样了?”先不去想司机知道自己去向的原因,她只想知道云雀到底怎么了。

“我也不清楚,首领也没向我说什么。我想彭哥列现在应该是乱成一团,所以我才说时间不多了。”

“我一定要赶快回到彭哥列。”

“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

“哈?”她不是很明白司机的意思。

“一平小姐对云雀先生的心意,我多多少少是知道的。既然云雀先生的消息都已经传开,而我也猜想你应该很快就会知道,所以才在这里附近等你。”司机不等一平再问他,就继续说下去。“其实,我也向各位夫人询问了云雀先生的伤势。不过,没有一位夫人知道。她们只说首领和其他守护者出去后,就没有任何消息了。”

“云雀先生现在是在医疗部吗?”

“我想是的。”

“马上载我去医疗部,我要去那里。”一平的语气很坚定。

“很抱歉,首领吩咐过我要载一平小姐去首领府。”

“可是我...”她想说服司机。

“一平小姐,请不要让我为难。”

“好吧...我也明白你的处境。”虽然说是派给她用的司机,不过怎样说他都是奉命于沢田的。

**

车子还没到达彭哥列的大门,一平就看到大门外停着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采访车和记者。看来,云雀受伤的事已经收到世界的关注了。而身为杀手的一平也隐约感觉到彭哥列附近有很多杀气,大概就是那些想趁机打败彭哥列的人。此时,司机把车子驶向另一个方向,避开门前的记者。

“我们会用另一个入口进去,因为云雀先生受伤的事实在是在轰动了。门口的那些记者已经站在那里一整天了,而埋伏在彭哥列附近的黑手党也越来越多,首领只好命令所有人从较远的入口进去。另一个入口是在森林里,那里平常都只有Reborn先生和首领出入。”

一平已经无心去听司机说什么了,她真的很担心云雀。

**

车子缓缓驶进彭哥列的大门,而司机也在进入彭哥列后加快速度往首领府前进。一到达首领府,一平就赶快跳下车冲进去。

“一平...!”坐在大厅里等待消息的京子、小春和库洛姆都被突入而来的一平吓了一跳。

“京子姐,云雀先生怎样了?”一平抓着坐在沙发上的京子。

“我们也不知道。阿纲和其他人出去后,我们都没收到任何消息,而且阿纲也只说过要我们在这里等。”看到脸色那么苍白的一平,京子也大吃一惊,因为那是她第一次看到那个样子的一平。

“一平,你先坐下来吧...”小春和库洛姆扶起跪在地上的一平,把她拉到京子的身边坐下。

“云雀先生怎么会受伤的?”一平继续问。

“我们也不知道。一平,真的很对不起,我们只是知道云雀学长受伤了,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受伤,就连阿纲先生他们也不知道。”小春比京子先说出她们知道的事情。

“你也别那么担心了,一平。云守护者一定会没事的。”库洛姆也试图安慰一平。

“嗯...”一平也不知该说什么了,她只能一直祈祷云雀会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