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第25章

卿榅≪重逢≫  - 发布于2018-03-19 7:31:23pm

其他·同人


休息了几天后,云雀基本上已经痊愈了,只是伤口还是会有点痛。沢田也都把之前云雀抢去的任务强硬的要回来了。

今天,是彭哥列的例行会议。原本沢田顾及云雀的伤势而叫他不用去,可是云雀不听他说,照样去开会。会议进行的很顺利,云雀也对沢田的安排没多说什么。只是,今天发生了一件事。

“砰”的一声,会议室的门被京子和小春打开了,她们的神情看起来很慌张。

“怎么了?”沢田皱起眉头。“不是说过我们开会的时候不准进来吗...?”

“阿纲,一平不见了。”京子跑到沢田身边。

“不见?!怎么会不见?”沢田大叫。

“我们刚刚去探望她,可是和她同住的朋友说她从前几天开始就不在了,只是留了一封信说她要去旅行,叫他们不用担心。”小春很快的将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怎么会这样?一平都没和我们说过啊...”沢田开始感到讶异,他知道一平做事情是很有交代的,绝对不会这样一声不响就离开。

“对啊...所以我们才那么担心。之前不管她是回去还是什么的,都会告诉我们一声。这次,她竟然无声无息的离开了。”京子怀疑一平是不是发生事情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怎么知道...”这时,沢田想到一个可能知道一平下落的人。“一平的司机呢?你们问过他了吗?”

“还没...”

“叫他进来。”沢田吩咐站在门外的人员。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云雀惊讶了一下。他也知道一平不是那种没交代的人,只是她的离开是否和自己有关。虽然他很想马上冲出去找她,可是他选择先看看情况。

“你真的没有见到一平?”一平的司机已经站在沢田面前被他盘问了。

“是的,首领。自从我载一平小姐回去后,就没再见到她了。”

“那她有没有说过她可能会去哪里?”

“也没有...一平小姐什么也没说。”

“是吗...那你先出去吧...”

“是的。”

**

会议室里的所有人开始想着一平会去的地方。

“她会不会是回去风那里了?”狱寺说。

“你是说回去香港吗?我也那么认为...”山本也刚想到这个可能性。

“对。她能回去的地方也只有那里吧...”沢田也赞同他们的意见。

“我去打电话给风。”Reborn站起来走出去打电话。

“麻烦你了,Reborn。”

过了不久,Reborn已经通完电话了。

“怎样了?”沢田很紧张地问。

“没有。风说一平没有回去他那里,也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去向。”Reborn很失望的说。

“那她到底会去哪里了?”沢田抱着头开始想想一平会去的地方。

正当所有人都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找到一平时,坐在云雀旁边的蓝波突然站起来,一拳往云雀脸上挥去。不过,云雀的动作比他的快,已经把拐子挡在他们之间,以至于蓝波的拳头只打在他的拐子上。

所有人都很惊讶的看着他们,他们更不明白的是为何蓝波会突然如此对待云雀。

“蓝波,你在干什么?!”沢田大骂。

“是他!一定是他逼得一平要离开的!”蓝波指着云雀。

“别说没有任何证据的话。”云雀只是冷冷的回应他。

“是我看见的。我看到一平哭着从他家里跑出来!”

那个脸上充满愤怒的蓝波是他们未曾见过的蓝波,平时的痞子样在此时已经消失无踪,而他竟然还想再次向云雀挥拳。

“到底是怎么回事?”狱寺走过去拉开蓝波。

“那天早上我看到一平走去他的家,我看到一平的脸色有点不好,担心她会有什么事,所以就跟着她。然后,一平进去他那里不久后就哭着跑出来了。你说,是不是你让她伤心的!”蓝波指着云雀。

“我什么也没做。”

“你骗人!一定是你说了什么让她伤心的话,要不然,她是不会那种样子的!”蓝波一直拼命想挣脱拉着他的狱寺。“你明明知道她已经喜欢你那么多年了,为什么你就是不要去试着接受她!当初她会搬出去也都是因为想要避开你,不想让自己阻碍你。她做什么都是因为你!”蓝波越说越大声。“而你却不会去珍惜她,你根本就没资格被她喜欢!”

“别再说了,蠢牛!”狱寺赶紧拉着蓝波离开会议室,不让他继续说。

“别拉我走!我还要讲......”蓝波的叫喊声还在走廊回荡。

听着蓝波的指责,云雀从头到尾都不出一声。他一直坐在那里,直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他还是坐在那里。

**

沢田考虑了一晚,他还是决定把一平找出来。至少,他要确定她是平安的。他下了一道指令给世界各地的彭哥列分部,命令他们在那个国家寻找一平的踪影。

“事情就是这样,沢田已经下了指令找出一平小姐。”草壁将刚接到的通知告诉云雀。

“嗯。”云雀继续做着自己的东西。

“恭先生,我们这里需不需要派人去帮忙?”

“不需要,那里的人已经够多了。”

“可是,恭先生不担心一平小姐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她的能力你也是知道的,没有人会难倒她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

“不用多说了。我说不需要就是不需要。”云雀加重语气。

“是的,恭先生。”

伤害了她又去找她吗?他才不会做那样的事。可是,他真的很担心,他比谁都更担心。

“怎么了?不行吗?”看到草壁走出办公室,在大厅等待的男人赶快走上前去询问。

“不行...恭先生不听我说。”

“唉...还是让我去说说吧...”

“迪诺先生,你确定吗?”

“当然...我去了...”

过了大约五分钟,迪诺很狼狈的从办公室跑出来。看来,他的劝说并不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