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51、52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16 9:41:24pm

奇幻·玄幻


2-51

這裡的老師可不是格爾那種頂尖的人物,可以一眼看出非常初期的鬥氣附著在武器上的光芒,若是厄臨現在還是當時面對格爾的時候的等級,這些人是看不出來他身負鬥氣的的,但像格爾這種人也不是隨隨便便都遇的到的,至少眼前這幾位都不是這種等級的角色,幾個原本是高級戰士的幽靈在一旁講解,原本是平民的幽靈們聽的津津有味,若是閒暇無事,就連厄臨也會對此感興趣。

但現在的厄臨沒空理那些,他更在意的是趕著回家,看著天空越來越紅,他就越著急,而那個老師還在那嘮嘮叨叨的沒完沒了,先是讚歎一下他的能力,然後又很後知後覺的問他爲什麼這樣的能力還要讀平民學校,大家都知道,雖然基本上是一樣的,可是對面那間貴族軍事學院才擁有真正的高等教材……最好是一個啞巴能回答問題啦!

然後老師因為發現厄臨啞了而自己尷尬的笑個不停,最後才拿出錄取證明還有林林總總的各種物品,什麼校服、徽章,堆的他拿一個小包包都裝不下,然後還繼續沒完沒了的說著校規,厄臨最後只好很沒禮貌的打斷他的話,抱著所有東西一溜煙的跑掉,飛快的往公爵府衝去,讓後方的那位錯愕的呆立,直到厄臨小小的身子消失在巷角。

厄臨急匆匆的離開後,那位目瞪口呆的老師終於想到應該生氣一下,就這樣跑掉,當他是毒蛇猛獸嗎?一旁與他相熟的人竊笑,他就是這樣愛嘮叨,說話說不到重點,才會在面試的時候失敗,最後落寞的回到學院來教書,但在教書的時候也常常被學生抱怨廢話太多,整體來說,他只能上實戰課,因為只有在拿劍的時候才不會開口。

正當他的好友走過來要拍拍他的肩時,另一旁卻走過來另一個人,一個兩人都沒見過的人,他們立刻停下動作與鬥嘴,看向那個人。

祈冷‧祭爾帝一直在學校等待,原以為要等好幾天,沒想到厄臨第一天就過來了,看來他真的很喜歡這個學校,整整身上的衣服,祈冷走向那兩位,今天的打扮應該很正常了吧!

「兩位。」他走過去,直到貼近兩人後,掏出令牌在兩人眼前一晃,比了比主樓。

三人往主樓走去,祈冷開始默背該做的事情,第一件事情當然就是厄臨的身分,然後是這裡要佈置的保護人員,關於厄臨入學後的所有相對應措施都很麻煩,還要帶來刃公爵府、皇宮、各位大臣的關注,無論是哪個部份,都不能馬虎,原先祈冷真的想要照長老一起來,但很不幸的,長老完全不答應,只告訴他應該學習如何照顧自己的主人,最後祈冷只好揣著小抄,自己孤單的前往學校。

如果可以,他非常的希望厄臨可以去讀對面那間,至少安全方面會好非常的多,現在光是想就令人頭疼……

2-52

另一邊,厄臨快速的離開後,發現那個感覺逐漸的消失,看來那個人應該是在學校之中,走到小巷子中,將換下的衣服交給幽靈帶回夜宮,自己則是繼續往刃公爵府前進。

厄臨明知瑟斯就在家裡,心中是千百個不願意走進去,因為他知道自己在外面亂晃又沒有大人在身旁,一定會被瑟斯罵到臭頭,但又不能不進去,不進去就完蛋了,左想右想,在公爵府外徘徊了整整三十分鐘,從天還帶著淡淡的金芒到只剩下一片黑暗,公爵府前的守衛點亮了火把,還是在那裡轉,轉的那些守衛們頭都暈了,也轉的在裡面等的瑟斯笑翻了。

守衛們看著厄臨在那轉,原本應該把閒雜人等驅逐的,但裡面馬上跑出人來交代他們什麼事情都不准做,所以只能夠無聊的看厄臨在那轉,除了那些新來的守衛以外,其他人對於厄臨奇怪的行為已是見怪不怪。

這位小主人常常做一些奇怪的事情讓他們忙翻天,一下子是自己跑到廚房去,煮了一鍋最後證明可以吃,但是管家已經請來一打的醫生待命的餐點,有時又會跑到後院去,在哪裡挖一些奇怪的東西出來,讓後來來收拾的人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那些東西,因為厄臨只挖不處理,挖出來後就這樣放在那裡露天曝曬,後來大概是整個後院都挖完了吧,厄臨還會到外面去找奇怪的東西回來擺在後院曬太陽,那些東西千奇百怪,破爛的娃娃,損毀的木雕,死人骨頭,就跟某拍賣場的宣傳語一樣,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

當眾僕人彼此分享、懷念完厄臨的豐功偉業後,厄臨還是在外面轉圈圈,就是不肯進屋去,原本幸災樂禍的幽靈們鬧夠了也覺得無聊了,漸漸散去只剩下厄臨一個人孤單的站在路上,看著火把的燈光。

這時,公爵府門開了,管家和一個拿著火把的僕人走過來,在厄臨面前站定後,管家優雅的行禮並告訴厄臨:「主人說,您可以繼續轉沒有關係。」然候管家朝僕人點頭,僕人立刻會意,跟在厄臨身後,然後管家繼續開口:「若是您還沒轉完卻餓了,晚餐還熱著,可以用完再接著。」

厄臨只覺得臉上無數的冷汗冒出來,最後默默的進屋,到餐廳吃飯,進到溫暖的屋子,然後又聞到滿滿的販菜香,讓今天一早就出門的厄臨吃完飯後直打呵欠,揉著眼睛阻止眼皮打架。

一直在等待的瑟希快笑翻了,雖然他沒有找到學校去,但是他也一直觀注著厄臨,厄臨的易容技巧確實很好,但怎樣也瞞不過祈冷,當祈冷傳來消息說厄臨急急忙忙的離開學校,瑟希就一直在等待,然後他就呆在屋頂上,看著厄臨左轉、右轉,腳步沉重的轉,甚至轉到不知不覺中使用了某種戰鬥技巧,原本生氣的瑟希的怒火也被厄臨這樣轉轉轉的磨掉了,剩下的只有好笑,這孩子怎麼這麼古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