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53:神的安排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2-27 11:57:13pm

奇幻·玄幻


“可恶......”尽管亚巴顿还在不远处滚地挣扎,痛苦的低吟不断。

“喂!你没事吧?”晓雪也不愿对它多做理会,直接飞奔到了凯特身边,优先蹲下来查看他的状况。

合上双眼的凯特早已不省人事,就剩下一口微弱的气息在维持他的生命,但也虚得好似风中残烛。

瞧着凯特那遍体鳞伤的狼狈模样,晓雪也唯有用上治疗术。以晓雪的粗浅修为来说,即使作用不大,白魔法的力量也会在处理外伤的同时,顺便渗入伤患的体内,对伤患的身体做出精密的检查;这也是白魔法最方便之处,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医疗机构总是极力拉拢白魔法师的原因。

“这......”当晓雪的魔力进入凯特的体内,她整张脸顿时变得铁青,一时间惊慌得不知所措,她甚至还当场被急哭了。她在埋怨自己,平常没有认真修炼,凯特的身体损伤已经远远超出了她能力所及的范围。

与此同时,在两人的上方,金茂大厦的天台,一双锐利的目光正忽视着高度问题,清楚地观察着下方的现场。

“浑身的肌肉都有断裂迹象,两条血管爆了,就连五脏六腑都有衰竭的迹象,都成这样了,还没死透吗?真是怪物啊。或者该说和真不愧是妳的男人吗?妳们两公婆都一样顽强.......”监视者是个西装笔挺、扎着小马尾的金发男;没错,他就是MR.E。当然,MR.E口中所指的对象也不会有谁,正是地面上,那奄奄一息的凯特。

他虽然和MR.D一样属于人造人,但他本身属于侦查型的,即便没有高强战斗能力,他却具备了优越的视力和听力,百多层楼的高度并无碍他的视野。

一切如他所陈述的,凯特的身体状况照着常理来看,已经无法构成一个正常人类的生存条件,或者该说几乎没救了,保有一口气已经可称之为奇迹,这也是晓雪为什么陷入无助和绝望的缘故。

MR.E才调侃完,他的脖子立马就被尖锐的硬化手刀给架上,若是稍稍一个不谨慎,他便会人头落地。这令他的冷汗不禁从脸上滑过、噎了下口水,识相地闭上自己的嘴,毕竟旁边这位姑奶奶可当真不好惹。

“谁的男人?少给我狗嘴吐不出象牙!”从旁挟持他的人正是蝶依,由于她的肚子先前才被凯特轰出了个窟窿,所以她另手捂着伤口。

尽管凯特早已行将就木,她也巴不得立刻飞到下面,亲手了断恩怨,只狠腹部的伤痛令她无法如愿......

或许吧?

心中这股莫名的失落和悲伤又是怎么回事呢?

蝶依也感觉到了自己脸上滑落的湿润和温度,她快搞不清楚自己的思绪了,一时陷入了彷徨之中。

“那个......”MR.E虽然挺介意夹在自己脖子上的锐物,但眼下蝶依的情绪看上去并不稳定,他深怕自己会因为失言而刺激到她一个手滑,分分钟割破自己的脖子。

“我说,就别为难我家下属了,蝶依小姐。”此时,一支披着白色长袖的手臂从两人之间插入,继而推开了蝶依那危险的硬化手臂,令MR.E不由松了口气,同时也把蝶依的意识从沉沦之中强行拉了回来。

“主人?!”MR.E即便没有回头,也能认出这个声纹的主人,他就是之前在明珠塔下,与白月碰头的白衣神父;亦是MR.E的制造者。

“是你?!”蝶依倒是转过头来一瞧,她的脸上瞬间大惊失色。

“呦。”神父招了招手,便自顾自地走到了空荡的另一边,贴上不锈钢栏杆,观望下方遥远的地面。

“主人,您纡尊降贵来到这里,请问所谓何事?”MR.E就连敬语都用上了,十足十一个狗腿子模样,蝶依投以一种鄙夷的目光。

“闲着也是闲着,不就过来瞧瞧属下的工作情景。”神父这边仅仅是微笑着回话,谈吐上倒是没摆什么架子,就是种闲话家常的感觉。

“我不是你的属下。”蝶依即刻否决道,她的表情上更多的是戒备。

“轻松点,不必那么严谨。”神父搭了下MR.E的肩膀。

“是......”MR.E也不清楚自己是兴奋多些,或者畏惧多些呢?明明就是很简单的互动,却让他冒了身冷汗、表情僵硬,总之影响甚大。

“亚巴顿那家伙看来闹得挺凶呢。”神父双眼扫视着地面道。

“主人,就不下去搭把手吗?弑魔者在我看来,就快翘辫子了。”MR.E问道。

“神若想他生便生,生死自有主宰,何必强求?神往往喜欢赋予万物考验,就是希望他们能够创造出超越法则的奇迹。这也不过是一个神所安排的考验,无法通过也只是命中注定而已,在某些地方也必然会存在经得起考验的人。”神父滔滔不绝地答道。

张口闭口都是神的安排,蝶依听着都有些厌烦。

“可是再怎么说他都是您的......”MR.E话才说到一半,神父朝他使了个眼色,其中愕然曝出的浓郁杀气,瞬间便透凉了他的骨头、神经。甚至是思考。

“MR.E,你话多的坏习惯,或者真的需要改改。”神父收放自如,眼神立马又恢复到了平常模式。

“呃......”MR.E的喉咙就像被强行塞入了什么,顿时有口难言;他就差吓尿而已。

就连在旁的蝶依都为之所动、冷汗直流,导致一些相应的疑问她也不敢贸然开口提出。

“没事没事,别紧张。”神父的微笑丝毫没有半点温度,任谁见了都不会感到安心,MR.E已经很后悔自己的口不择言。

“啊,主人,亚巴顿它......”气氛虽然有些尴尬,但MR.E很快就找到了转移话题的方向。

放眼大厦下方,亚巴顿正将自己的肉身分化成了大量的黑色甲虫,随后分成好几路散开,窜入不同角落的沟渠之中、逃离现场。

“亚巴顿具备了魔王之中的顶阶水平,防御力和魔抗性也是首屈一指的。不过再强大的生物也不可能是完美的,为了不让万物狂妄自大,神赋予了万物平等的弱点,而白魔法正好就是亚巴顿的死穴,就算只是初阶程度的白魔法,对它而言也已经是足以致命的猛毒。为求自保而选择撤退并不羞耻,因为惧怕灭亡正是生物的本能。”说起话多,神父似乎远胜于MR.E。

明明就是策划一切灾祸的主谋,却还在那边扮作虔诚的信徒,恶心得令蝶依皱起眉头,MR.E本身自是不敢怀疑神父。

‘嘚......’是直升机螺旋桨所发出的声音,传入了MR.E的耳内。

这时,MR.E貌似有所发现,转身望向后方,其他两人也随着他的视线转身;远处有好几个细小的黑影正逐渐放大、逼近这里。

那是......

MR.E定睛一瞧。

军方的直升机?!

“主人......”MR.E正欲通知。

“看来一些专门捡漏的地沟老鼠也来了呢。”神父挠了挠头,故作伤脑筋的样子。

才说着,远处其中一辆直升机的门口便爬出了一道人影,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空中化作一道漆黑色的火轨破风而来,目标正是金茂大厦的天台。

“这个火焰,是解放军的一级上将————黑日?!”MR.E曾经在侦查军方的过程中见过黑日,也亲眼目睹他处刑一些国家重犯的场面,毫无怜悯和温度,总是让犯人在悠悠而漫长的痛苦之中扭曲表情,瞧着自己的肉体不断被消磨,连带着希望,最终燃为灰烬......

故此,MR.E深知这号人物的可怕,他的即将到来是多么的猝不及防,叫MR.E慌了手脚。

“反正东西也到手了,没必要牵扯更多的麻烦。”神父倒是不怎么紧张,仅仅是伸出手来,他前方的空气便产生了裂痕、破碎,然后形成了一道入口;那赫然是一种空间法术。

“神如何安排,便如何前进,我只能祝你好运咯,弑魔者。”神父头也不回地朝后招了招手,接着就走进了空间裂缝之中。

“主人,等我!”MR.E匆忙地尾随其后,他实在不想和黑日扯上关系,蝶依自然也要进入这道裂缝里头。

临别之际,她依依不舍地往后瞧了一眼,她这时候莫名羡慕起了神父,能够毫无顾忌和犹豫地为凯特祈祷和祝福,而自己呢......

之后,蝶依也进去了裂缝之中,消失在了天台,空气也在她走进的刹那,开始自我缝合;裂缝消失了。

等到黑日赶来天台的时候,早已人去楼空,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