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I 諾言 - 第四章:雙子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3-01 8:16:05am

其他·同人


從局長辦公室里出來的衛揚臉上仍是天塌下來都不怕的從容笑容,只是在他關上門的那瞬間,畫風突變,他捂著肚子跪倒在地。

不知道是胃還是其他什麼器官在絞痛的感覺真的很折磨人。他頭抵著地板,張大了嘴用力呼吸,努力想要減輕疼痛感。在站都站不起來的這個時候,他被自己逼得出了一身汗,腦子里也滿是嗡嗡的耳鳴聲。他笑了笑,無聲地張合著嘴,唱著「小蜜蜂、嗡嗡嗡」來配合呼吸。

這窩囊樣要是被誰看見了怕是要被笑話好久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他的情況還沒好轉,卻聽見了附近傳來腳步聲。

衛揚一直覺得自己運氣很背,最不想見到的人總是會出現;最不想發生的事情總是會發生……就比如現在,他看見那和他有著一樣臉孔的人在他面前蹲下身,和自己近距離地對視。

「嗨。」除了這個,衛揚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雖然也懷疑對方怎麼會過了下班時間還留在局裡,但狀況不好的他沒辦法好好思考,自動地忽略掉了這個疑點。

衛哲的姿勢由蹲變跪,他貼近兄長、觀察著他,目光舔舐對方全身,最後停在衛揚用手按住的腹部上。

他一直很想問這個只比他早幾分鐘出生的人,雙胞胎之間是不是真的有什麼心電感應?

為什麼對方痛的時候他也會覺得痛?

他身上相同的部位也在鈍鈍地疼,不過還不到無法忍受的地步,所以他不像兄長那樣整個人狼狽地趴倒。

衛哲皺眉看著「自己」的臉慘白一片,卻仍然保有那一絲神氣的模樣。

衛揚可能都沒有察覺到,他自己身上老是帶著絕對不服輸、不低頭的傲氣。

這份傲氣讓衛哲徬徨,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和對方相處、不清楚什麼時候應該說什麼話……所以他才會漸漸變得沈默、變得只是看著哥哥而已。

那麼這種時候,他該怎麼辦?

「我送你回家。」

衛揚笑了笑,拒絕自家兄弟的好意,「不用麻煩啦,只是有點胃痛而已。我會等好一點的時候再自己騎車回去。」

只是他沒有注意到對方因他這一句話而瞬間臉黑。

外面的雨不只打在窗上,還打在衛哲他自己的心上。聽著自己的心跳聲因為隱隱的憤怒而越來越吵,他心情煩躁到了極點。衛哲盡量讓自己不露出破綻,想著速戰速決於是手摸上對方的腰,把人拉向自己這邊,「無所謂,我今天要去見阿磊,順路。」

衛哲手上用力,拉著人起身,卻沒料到和他差不多體型的人居然重心不穩直接往前倒!

「你!」他哥的狀況比他想象的還要糟糕!

把擔心的話吞入腹中,他使勁扶住對方,艱難地往地下室的停車場前進。

「不要躺倒,你的隱形眼鏡記得先脫下來。」他這麼說著,一邊朝後座的人拋了一個東西,然後把鑰匙插進鎖孔里啓動引擎。將車子駛出的期間他不停透過後視鏡注意後座的情況,用比以往慢好多的速度開車,深怕一個不對弄得對方不適。

衛揚接過那個玩意兒打開,彎腰用最小的動作把眼睛里的異物取出放入小小的凹圓容器中。他把隱形眼鏡的雙聯盒放在副座上,接著便在位置上躺下。

還未完全閉上的眼睛展露出它原本的色彩,詭異的紫紅色覆蓋著正常人眼珠上黑色的部分,偏淺的顏色特別明顯,有點像只慵懶的貓。

「不過阿磊應該睡了哦。」

聽了兄長這句調侃,衛哲才意識到自己的藉口有多麼蹩腳。

衛家宅里警局很遠,那半獨立式的雙層排屋坐落在郊外,是個人煙稀少的地方,到達市區至少要花四十分鐘。

「進來吧。」

踏著歪歪斜斜的步伐進入家中,衛揚才剛說完話突然整個人腳軟癱倒——還好衛哲眼明手快,及時伸手把人抱住后者才沒在鞋櫃上撞破頭。

虛驚一場後衛哲驚魂未定,他的兄長也一點反應都沒有,他搖了搖對方,這才發現對方原來睡著了,閉著眼睛把全身的重量壓在他身上。

衛哲嘆氣,拉著衛揚的一隻手用力把人扶起來,摟著對方的腰拖人進去。本來想著把人放在沙發上再去開燈,這不是他的房子,沒光的話他不方便,但他還沒走到客廳,突然燈光全都亮了起來。

「爸爸你回來了嗎?」

一個十一、二歲的男孩揉著眼睛、打著哈欠走進衛哲的視線範圍內,他看了眼身穿藍色睡衣的孩子,決定堅持自己原本的計劃先把哥哥放倒在沙發上。

牆上的掛鐘顯示現在是凌晨一點十三分。

「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睡?」

小孩長得和他爸真是一點都不像,棕褐色的短髮微卷,就連雙眼都是寶石藍的顏色。

難怪會有話說兒子像媽。

「哲叔。」小孩眨了眨漂亮的藍眼睛,很有禮貌地先叫人,然後才回答叔叔的疑問,「我剛剛聽到聲音,所以就下來了……爸爸又在門口睡著了嗎?」

又?

衛哲看向完全睡死的兄長,忍不住再度嘆氣。

的確,好幾次和衛揚一起回來這個家的時候,衛揚總是會突然睡著,無論是吃飯吃到一半還是在看電視中,有次甚至還差點從樓梯上摔下來。

他無奈地摸了摸小孩的頭,「你爸他好像一回到家就會解除所有防備。」

小孩眯起了眼,享受大手在自己頭頂搓來搓去,「爸爸說家裡是最安心的地方。」

「你先回房睡覺,我帶你爸回房間。」他對侄兒擠出一個笑。

「那叔叔要不要吃東西,我會做飯。」

「沒關係,阿磊去睡覺吧。」

「好。」

目送小孩上了樓,他再次把視線放在他哥身上,認命地把人扶起來。對方這次是真的累了,今天一早就跑了好幾個現場,然後開了會議又被高層叫去訓話還有應付那些記者……那群人也不想想,不給他們一些空間的話他們又怎麼可能能夠在短時間內破案。

拖著人到二樓,門沒關好,就不知道是貼心侄兒的所作所為還是他哥出門沒關好了……不管是哪一個都給了他便利,畢竟他剛才還想著要怎樣踹門才不會發出巨響呢!

把人送到床上後他擅自從對方口袋里掏出鑰匙、錢包、手機等等的東西。然後一屁股坐在床上發呆。

衛揚的房間一直維持著他新婚那時候的樣子,一點都沒改變,就連妻子的梳妝台也保留著。當然,床頭的牆上掛著的那張偌大的結婚照也沒有被換下過。

他看著照片里幸福地笑著的那對男女,輕聲喚了一句:「大嫂。」

他哥的老婆死於一場空難,那時候衛揚和衛磊都在場,那次意外死了百多人,他哥也因此有了頭疼嗜睡的毛病,慶幸的是衛磊無礙,他們一家也沒再孩子面前提過這件事。

衛哲對這人的印象也一直停留在對方身懷六甲的時候。女人總是笑著說他和哥哥長得很像;又說兩兄弟都是警察,以後出生的孩子也要是個光明磊落、耿直的人;還有在醫院待產時女人對他說的話。

那時候他以為只是產前憂鬱症讓女人不安,沒想到真的有一天女人會無法陪他哥、還有孩子一起走下去。

「我會照顧好哥哥,不會食言。」

一段響亮的鈴聲打斷他的思緒。聲音是從手機上傳來的,他嚇了一跳,條件反射地按下了接通的鍵。聲音停後他先確定衛揚有沒有被吵醒,見到對方仍然睡到很熟之後才收起心去看清屏幕上的來電顯示。

是認識的人。

「凱,怎麼了嗎?」

「揚老大,不好意思這麼晚還來打擾你,不過我是要來報告一件事的。」

他是衛哲……雖然覺得很無奈,但他也沒糾正對方認錯了人。反正這不是重點,而且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搞錯了,他跟他哥實在太像了,加上他手裡這本來就是衛揚的手機。

錯就錯了唄。

「什麼事?」他一邊輕聲問著,一邊拿著手機攝手攝腳地走到窗台前眺望外面的燈光,「玫亞手機的定位有結果了?」

「嗯嗯,我看皓宇那麼緊張,所以就去找厲害的朋友幫忙了下,結果已經出來了。」電話那頭的人說完這段之後就頓了下,三、四秒都沒發聲,接著才再開口告訴衛哲,「老大你知道那個林姓的書記官,她也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