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七章 - 第十七章

夏血瞑≪實與夜陰陽錄之藏書閣≫  - 发布于2016-12-16 10:20:53pm

灵异·鬼怪


北關東,陰陽寮分部。

詠實悶悶不樂地抄寫著歷表,身上不斷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她會這樣是因為心情不爽,畢竟她現在是孤身一人抄寫這麼多的歷表還有畫符之類的,又沒有其他直丁或使部幫忙。沒辦法,誰讓那些直丁和使部都有其他事情要忙,而且剛好她的弟弟到現在都還沒醒過來。

對,沒醒來。這都過了多少天去了?貌似有十天來著了吧?

總之在這十天內,咲夜昏迷的當兒都是由詠實一個人負責他們倆的工作。話雖如此,她有些撐不下去,再加上心中對於弟弟的擔憂越來越大。

下意識的嘆息了一聲,詠實把手頭上的歷表給解決了之後便離開座位。她想要去看看咲夜,看看他有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走著走著,她不小心撞到了人,兩個人一起跌倒而對方手中的文件滿天飛。

揉揉臀部,詠實不悅地瞪了對方一眼卻在下一秒愣怔了一下。她真沒想到自己會這麼碰巧遇到熟人,不過按理說眼前的人不是應該在總部的嗎?怎麼跑到這個分部來了?

“啊,真抱歉!咦?詠實醬!”此人正是瀧,他現在是個陰陽生,只是他是隸屬陰陽寮總部的。

那麼,他怎會出現在這個分部?

“瀧、瀧哥!你不是應該在總部那兒的嗎?幹嘛跑過來……”詠實邊說邊替他撿起那散落一地的文件。

“是悠也大人叫我過來的。他說……讓我自由一點沒關係,所以我就想說直接調過來分部,跟詠實醬和咲夜君一起工作。”瀧笑得很燦爛。

聞言,詠實真的很感動。不過她並不是什麼煽情的人,所以只是眼眶發熱了一會兒。

可是這份喜悅,卻沒有弟弟與她在一起共享。她突然有些失落,整個人看起來很沒有力氣,沒有精神的模樣。

知道詠實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的瀧嘆息了一聲。他不是不知道咲夜現在的情況,不過說到底,那也是他的錯。要不是對方一味地想要殺了自己,那麼咲夜也不會使用他的“天賦”,造成現在的昏迷不醒。

這一次瀧會被悠也派過來這裡也不是沒有理由。當然,自由是真的,另外還有一件事情就是替他好好照顧詠實和咲夜。

沒想到這倆姐弟之中,弟弟特別麻煩呢。

雖然詠實不怎麼聽話,但關鍵時刻她還是會冷靜下來,好好想辦法解決。只不過,咲夜雖是乖巧溫順,可一遇到自己人有危險,他就會不顧一切代價去解決,甚至不惜傷害自己。

“詠實醬,能不能帶我去看看咲夜君?”

“嗯,當然能。”

詠實笑了笑,便牽著瀧的手,兩個人一起去宿舍。

咲夜當然不是在醫療室,畢竟他本身是沒什麼大礙,就是一直昏迷著不醒過來,看起來就像是陷入沉睡的感覺。

回到宿舍,當詠實一開門,瀧不由愣怔了許久。

這房間很小,只能容得下一張床,還有衣櫃。

除此之外就什麼都沒有。

床上躺著的是咲夜,他那模樣看起來真的很像單純的在睡覺。只是,他這一睡,就是十天,到現在都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咲夜君一直都是這樣嗎?”瀧疼惜地摸摸咲夜的頭髮,邊問道。

“對,一直都是這樣。別人不知道還以為他只是單純的睡覺……不過,我的感受可能跟你們不太一樣。”詠實皺著一張笑臉如此說道。

確實,她的感受不太好。

心情不好也是這個原因。

“雙胞胎之間的感應嗎……”

“呵呵,確實是雙胞胎之間的感應。現在我還是可以感覺到咲夜正在做惡夢,一個關於以前曾經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一件悲劇。”

詠實的淚水已經落下。她確實被咲夜影響到了,雙胞胎之間的感應本來就是這樣,所以她現在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咲夜昏迷中的痛苦。可是,她不希望弟弟再痛苦下去,也不願意自己痛苦下去。

可以的話,她很想代替弟弟承受那些痛苦。

或許是情緒不穩定的關係,詠實沒有自覺她的靈力正在外洩,造成妖怪們蠢蠢欲動。

在異界睡覺中的葛葉感覺到了北關東這裡的氣息很混雜,除了嘆息也就只有嘆息的份兒。她實在很無奈,明明都已經成為那兩個孩子的式神,也抽取了他們不少的力量,怎麼還是難以封住靈力外洩所造成的吸引力?

看來是血統的關係吧。

畢竟再怎麼說都好,詠實和咲夜這對雙胞胎姐弟,是她的——

“咦?怎麼突然……?”葛葉原本準備到人界去幫忙,卻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不由愣怔住。

為什麼……會……?

“葛葉大人。”

由於這是式神所在的異界,所以遇上其他人的式神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現在出現在她面前的,是悠也的式神。

她記得,這孩子名叫……

“藍晝,對吧?這是悠也替你取的名字。不過,我倒比較喜歡你從前的名字呢,十二月將的兇將天罡。”

藍晝無話可說。他確實是十二月將之一,是當中戰鬥力排行第二的超級戰力。可是,他放棄了“天罡”這個名字,改用悠也替他取的名字“藍晝”。

“別說往事了。方才……那股氣息,不會有錯的,我可是仍然記得那股氣息的主人。”藍晝的眼睛都變了,深情甚至有些複雜。

葛葉當然知道藍晝在說什麼,可是這並不代表氣息的主人會乖乖等著讓他們見著“他”。

畢竟是自己最熟悉的人,所以葛葉很清楚“他”不會願意現在就跟他們見面。

“那麼,你應該很清楚那孩子的性子。所以,別過去。要不然,以後他都不會再出面了。”葛葉似笑非笑地拉住藍晝,免得他真的衝出去,把人給嚇著那可不好。

咬咬牙,藍晝也不是不知道“他”的性子,所以他很努力的忍耐下來。更何況,十二天將和其餘月將都能忍耐了,那麼他也得學著忍耐這回事。不過啊,他還是希望可以見上“他”的一面。

說起來,那傢伙真會隱藏自己……害他找了這麼久……不,是害他們所有人找了這麼久。但,如今能夠得知“他”的消息,那就可以安心下來。

“我走了。還請您務必照顧好櫻宮詠實和櫻宮咲夜。”藍晝倒是很恭敬地說道,然後就真的走了。

葛葉輕笑著不語,視線緩緩地從藍晝身上移開,透過異界看到人界,看到自己的主人之一詠實昏過去的一幕。不過,她並沒有任何的行動,反正詠實身邊有土禦門家的孩子照顧。

嘆息一聲,葛葉心裡倍感擔憂與無奈,還有一絲喜悅。

“究竟你有何打算呢,我的孩子……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