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九章 - 第十九章

夏血瞑≪實與夜陰陽錄之藏書閣≫  - 发布于2016-12-16 10:22:13pm

灵异·鬼怪


猶如喪家犬般的八咫鳥回到了妖怪世界,上報自己的情況以及八岐大蛇自願成為人類式神的事情后,它慘遭自己的上頭重創,並被關押在黑暗的地牢裡,生不如死。

坐在一張圓桌前第一個位置的紫發男人似笑非笑地輕咬著指尖,卻不知在想些什麼。他銳利的犬齒,甚至已經刺入自己的指尖,一滴鮮紅落下化為空氣消失。

“遇上了安倍的後人嗎……”

紫發男人又是勾起一抹詭異的笑。

“有意思……真是讓人忍不住想要玩玩。據說,他們承繼了葛葉的式神契約,對吧?夜刀,你準備去捉他們回來麼?”

說話的是坐在第二個位置的髮色一撮黑一撮白的男子,嘴唇也是駭人的黑色,就像是中毒的感覺。當然,他是化作人形而已,其原形可是不容小覷的大妖。

其實在座的大妖們已經蠢蠢欲動。

對於他們而言,“安倍的後人”可是一種寶物,可以稱之為妖怪特等補品的存在。

恰好,他們都曉得有一對雙胞胎姐弟是承繼了安倍家血統的孩子。

“不,還不到我出馬的時刻。不如,就讓酒吞你先去看看情況如何,然後我們再作決定也不遲。”紫發男人如此說道。

被點到名字的火紅髮色猶如刺猬頭的魁梧男人一邊狂飲著酒,一邊看了看紫發男人。

“求之不得。”

於是妖怪們已經有了個打算。

東海,愛知縣,明日民宿。

心中確實有種不安的預感,意識時而模糊,時而清晰,讓他有些糊塗了。隱隱之中,彷彿有什麼正在控制著自己,但他卻又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對此,咲夜煩惱了很久、很久,甚至不曾告訴詠實。而這件事,是從那天醒過來之後就開始了。

“童子……”顯得如此靠近又如此遙遠的女聲忽然響起,就像是從腦海深處傳出來。

誰?誰是童子?

“不——不要——!”

誰在呼喊?

“——!”

驚醒。

咲夜雙手抱著腦袋,表情有些扭曲,看得出他十分痛苦,不知該如何是好。他緊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發出一絲聲響,免得驚動其他人。

可以的話,他不想讓他們擔心,因為他們已經擔心很久了,擔心到他從使用“天賦”昏迷之後醒過來的那一天。

“你看起來很痛苦呢。”二條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臉上滿是擔憂的神色。

他慢慢走近咲夜,並小心翼翼地將他擁在懷裡,試圖給予他溫暖,又像是在把自身的溫度感染到咲夜身上。

“唔……二條……先生……”咲夜費力地喚著他的名字,眼神渙散。

痛苦,佔據了整個腦袋。

他總覺得他的意識就快被吞噬了,被另外一個意識取代。

不要……不行……還不可以……

時間還沒到……

二條皺著眉頭地緊緊擁著咲夜,並空騰出一隻手,凌空劃了一個五芒星圖案,七彩的光芒乍現。

“真是的,別給我添麻煩啊,該死的晴明。就算是我,也沒有辦法完全壓制啊……”葛葉忽然出現,還不斷地抱怨這個,抱怨那個。

“葛葉大人……!”

“嗯?咦?啊咧咧?居然是你啊,還真是多謝你替我照顧咲夜君呢。”

葛葉認得二條,不過不是認得那張臉,是認得那個靈魂。

沒想到還是有人保留著前世的記憶還有所有實力。這是葛葉心中的想法,她也剛好不討厭二條。畢竟,再怎麼說都好,他們倆可是認識的,而且二條是她孩子的守護者。

“來了……!”二條並沒有跟葛葉說話,反而看著天空,臉色驟變。

怎麼偏偏要在這種時刻……

“十二妖……排行第五位的酒吞童子。是看中了這孩子的情況,所以才會出手嗎?夜刀神,你可真是惡趣味啊……”葛葉很不爽,超級的不爽。

酒吞童子是以真身的模樣出現的。它仍然抱著酒壇子,不過火紅的眼睛卻緊盯著仍然痛苦中的咲夜,眼底閃過一絲異彩。

“到底是女的還是男的啊……嘛,我無所謂,男的女的我都OK,沒問題……嗝……”酒吞童子露出色瞇瞇的表情,掃視了在場的葛葉和二條各一眼,最後視線還是落在咲夜身上。

葛葉自然是不會讓酒吞童子碰咲夜,所以她就算不想出面都不行。

突然,她感覺到了另外一個主人的氣息,先是一愣便主動設下一個結界,保護二條和咲夜。

對此,二條很疑惑,不過一瞬間他也明白了什麼,立刻裝出害怕的表情。

緊接著紙門被拉開,詠實一邊扔出五張白符,一邊來到葛葉身邊。她用的白符可是五種不同的力量,殺傷力更是很大。

“為什麼酒吞童子會在這裡啊!”詠實氣急敗壞地叫道。

“先乾掉它再說。”瀧鎮定地將八岐大蛇給召喚出來,同時也結起各種手印,打出攻擊的咒術。

冷哼一聲,酒吞童子一個閃身,很輕鬆地就避開了瀧的攻擊,但詠實也打出了她最擅長的咒術。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詠實醬,把它引到外邊去。”瀧注意到二條在害怕(裝的),立刻對詠實提出這個轉移戰場的事情。

沒有回應但算是默認了。她真的把酒吞童子給引到外邊去,而葛葉則是被留下來保護二條以及很顯然不太對勁的弟弟。瀧也跟著她到外邊去,兩個人要合作一起對抗這隻大妖。

十二妖第五位嗎……

真是麻煩啊。

“瀧哥,你身上的符夠不夠用?”詠實摸了摸腰間的袋子,臉色微微一變,語氣有些僵硬地詢問瀧。

聞言,瀧也臉色大變。

慘了,符居然不夠……

是因為不久前才跟八岐大蛇和八咫鳥戰鬥時,消耗得​​太多了嗎?

“還是讓我使用我的‘天賦’?或多或少,應該可以對付酒吞童子。”瀧一邊架起防禦的結界,一邊苦笑地提出建議。

幸好結界不需要符咒,只需要劃出一個五芒星就沒問題了。當然,那隻有安倍家的血脈方能辦到,就像土禦門家是安倍家的血脈承繼者。

雖然不是完全的安倍血脈,但還是可以使用安倍的咒術。

“別亂用‘天賦’啊……我可不想再被嚇了!”詠實難以忘記當天所發生的事情。

總之“天賦”這種能力是不被允許胡亂使用的。

“都別嚷嚷了,我的目標不是你們倆,是那個漂亮的孩子。”酒吞童子大大的無視了詠實和瀧,轉而回到了房內。

二話不說就伸出手,打破了葛葉的結界。

葛葉沒有預料到說酒吞童子竟然如此執著,咬咬牙,打算硬拼。她是不被允許動手的,可是咲夜是她的主人,她必須保護他。

“酒吞童子,有我葛葉在,你就休想碰這孩子一根汗毛!”葛葉直接化形,一股神氣瞬間瀰漫整個空氣。

雖然魯莽,又很懶散,但酒吞童子還是知道不能隨便碰觸這種空氣。妖怪要是碰到神氣,可是會受傷的,特別這是真正擁有神格的葉狐、正派狐仙。

突然酒吞童子似乎聽見了什麼,停下了所有的動作,遠離葛葉等人。

“算你們好運,我的老大說暫時放過你們。不過,那孩子,我們十二妖,要定了。”酒吞童子留下這麼一番話後便消失不見。

總之,現在算是沒事了吧?可以鬆一口氣,然後好好照顧咲夜了。

結果,到底十二妖為何要將目標鎖定在咲夜身上,這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