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54:趁人之危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3-04 12:09:22am

奇幻·玄幻


“别再睡了......”

“求求你,快点醒过来!”

一切虚无的黑暗之中,总是间歇性地传来某个女孩的呼唤......

晓雪施予急救已经持续了好段时间,可任凭她烧尽魔力,她那修为浅薄的治疗术根本于事无补;凯特还是昏迷不醒,纵然他皮肉上的损伤已经复原,呼吸却仍旧似有若无,分分钟都会断气的即视感已经填满了他的状况。

心有余而力不足,往往都是很无奈的。即使她晓得这一切只是徒劳无功,继续施救也不过是浪费魔力,她却始终不肯去承认那即将毁灭的希望。

她的泪腺崩塌了,

为了一个她向来讨厌的家伙,

一个夺走她初吻的痞子,

一个屠魔成狂的刽子手,

弑魔者。

凯特.贝格鲁泽。

明明非亲非故的,她却莫名地在乎,甚至害怕这一切都会变成往后的回忆、遗憾;她完全控制不了这悲伤的情绪。

“哎呀,他是怎么了?”没多久,一位不速之客打扰了她的沉沦。

“呃!?”晓雪禁不住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对方赫然是军方的一级上将————黑日;晓雪根本没有察觉到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晓雪在之前有和他打过面照,所以尚且知道他是什么人。

“长官先生!求求你!请快点派支医疗团队过来!他现在随时有生命危险!”无能为力的晓雪,眼下唯有向黑日求救。

“哦?”黑日慢步走了过来,他不像是要联络其他人的样子,反倒露出了相当浓郁的邪笑,对于凯特的生命垂危,他似乎求之不得;背上的黑炎斗篷也瞬间躁动了起来、蓄势待发。

“等等......”晓雪见他的反应有点不太对头,下意识挡在了黑日面前。

“反正他都快死了,何必浪费国家的资源呢?小姐,妳应该很清楚我的意思吧?快让开。”黑日边说的同时,他背上的黑炎斗篷也开始扩张了起来,在周围烧出了一道圆形的围墙,三人都被包围在内。

“他可是赌上了自己的性命去战斗!你怎么可以这样子!?”晓雪清楚黑日想趁机对凯特不利,她只有强忍下泪水,并且掏出了自己的短法杖,示意不肯退让。

“我是个军人,凡是危害国家的毒瘤,我都必须将其铲除,在你身后的家伙可是悬赏12亿的国际通缉犯啊,妳若是继续冥顽不灵,我会将妳视作共犯,一并处决。”对于抹杀凯特,黑日是志在必得。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化作了黑色的火焰,眼神逐渐变得毫无温度,甚至冻得晓雪浑身打起哆嗦;明明晴空万里,却莫名有股寒流穿过了她的身体。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杀气吗?

像晓雪这样的菜鸟又曾几遇过这般场面?她现在的思考现在已经彻底被恐惧给占领了,恨不得立刻逃离这里......

不!

即使她非常讨厌凯特平常的高傲,但偏偏总在自己危难之际,挺身保护自己和拯救自己的也是凯特。再者,之前她也曾经试图抛下闺蜜,独自逃亡;那久久挥之不去的惭愧,令她想保护凯特的意志更加坚定。

现在轮到我来保护你了!

“不要过来......”话虽如此,晓雪还是无法压抑正要暴走的畏惧,尽管她浑身因为害怕颤抖得紧。

黑日也不欲多做废话,将黑色的火焰缠绕于紧握的拳头之上,就是朝表态后的晓雪挥来。迎面扑来的黑色火焰虽然没有热度,但这个刹那,晓雪已经脑补出了自己被活活烧死的过程、痛苦挣扎的景象。

完了!

登时,身体为恐怖所麻痹的她有些后悔了,周围也被黑色火焰给围了起来,最低限度的逃亡是没办法了,她又能如何呢?只能任由冷汗疯狂地流泻、闭起双眼受死......

在黑色火焰将至的瞬间,一道速度极快的身影忽然介入。

咦?!

黑日自是有所察觉,不过一时间难以摸清来者的底细或作出反应,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打出的黑色火轨被强行转移了前进的方向,升上高空、燃烧云霄。

最起码对方不会是泛泛之辈。

“呼,看样子是赶上了。”来者是个满脸胡渣的邋遢大叔,嘴巴上叼着的香烟正是一个绝妙的衬托。他上身披着医师白袍,下半身却只穿着一条完全不搭的四角内裤,摆出踢击姿势的脚上也穿着人字拖,这不修边幅的造型让黑日顿时看傻了眼;若不是他刚刚踢开了自己的黑炎,黑日还真会当他是不晓得从疯人院里跑出来的病患。

良久不觉异常,又听到了陌生的声音,晓雪也只能张开双眼一探究竟,岂料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造型骇人的大叔,差点没让她喷出昨夜吃下的晚饭。

“真是稀客呢,到底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呢?巫教三贤者之首————邪医。”定睛一瞧,黑日赫然对这个古怪的大叔有印象,他曾在军方的资料库中见过此人。他和弑魔者一样,在国际上也是恶名昭彰的通缉犯,悬赏金额约3亿左右。

巫教,起源于中东,是一个为世界所认知的大型恐怖组织。至今为止,他们在世界各地发动了不少大大小小的恐袭活动,敲响了各国的警钟。每个当上幹部的成员都是国际公认的危险分子,悬赏金额最低的也不下百万。巫教之中以教皇为首,三贤者的地位也仅次于教皇而已。

“弑魔者的命,教皇大人已经下了订单,黑日老兄不如就此罢手呢?”邪医轻浮得很,挠了挠糟乱的头发笑道。

嗯?

没等黑日来得及回答,一把锋利的重剑便从背后给削了他的脑袋。他的头颅即便跌落在地,但他的身子还屹立不倒。

晓雪一时被吓得懵逼了。

“巫教的十三处刑人之一,鬼剑。”身首异处的黑日仍是能如常对话,这也是他练就元素化后的好处,身体能够绝对免疫物理伤害。他也在脑袋被斩下的瞬间,看清楚了施袭者的面貌。

十三处刑人,也是巫教之中的幹部体系,鬼剑更是当中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在这个魔法普及化的时代,人类几乎都仰赖着魔法的力量生存、战斗。可他却醉心于早已被埋汰的武道,俗话说得好,剑术再高超的剑圣,一旦对上法师,也会变得毫无还手之力。鬼剑偏偏却以这一身落伍的剑术在这个世界立足,据闻死于他手下的法师已经不下百人,这或者正是他的可怕之处。

“嘿嘿,幸会幸会。”鬼剑是个脸部有许多缝合痕迹的壮汉,那张脸就像从不同的个体中各取一片所拼凑的;狰狞可怖。

“一次就上来两个幹部级的成员,巫教真是看得起我呢。”黑日紧锁眉头,显得很不耐烦,随后他的头颅化成了一团黑色的火焰,回到了脖子的断切处,重新构成了一个脑袋;恢复原样。

“毕竟对手可是亚联最强的六帝之一,没点准备怎么行呢?”邪医将抽完的烟头随手扔在了一边。

“哼,你们真以为联手就能打败我吗?”没错,邪医和鬼剑都是相当棘手的狠角色,可黑日还不至于放在眼里。在他看来,他们两个的实力还不如凯特。

“打败你是不可能的,但拖住你,我们还是很有自信的。”邪医话语刚落,黑日的周身就有东西突然破地而出,直接将黑日给包围了起来。

是植物的茎部,这些植物的上头甚至长着蓝色的花苞,似乎就要绽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