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74.拦路者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8-03-05 1:34:14pm

奇幻·玄幻


守护灵的战场,那是属于守护灵战斗的地方。这说法只有每个主人都安分守己,不干涉战斗才能成立。然而,世上总有少数人不按照常理行事,这群人称为少数派。而他们的行动,会带来革新,或者混乱。

两个少年,给中央大街之战斗带来的,是史无前例、前所未有的混沌。

一个拿着棍子,嘴里叼着不知从何处捡回来的干草,如果配上斗笠,会被人误以为是日本的古代武士;另一个将外套当成披肩,还在头上绑了一条白丝带,那不太友善的眼神,相似于流氓。

如此招摇的装扮,一下子就被发现了。

“蓝黎空和魏宙扬出现了!夕雨应该在附近,继续找!”

第一个被锁定的搜索地点,是黎空和宙扬背后的石屋。守护灵成群冲入石屋,黎空和宙扬无视他们的存在,笔直地走向天翊的位置。

“他们想干什么?”

众人的疑惑,两人用“惊喜”解答。

一个挥棍,一个出拳。守护灵虽说体能比人类强大二十倍以上,体重却和一般的成年人差不多。抓准角度全力击打,有把他们打退、打倒在地的可能性。

疯狂的举动,爆发了令人目瞪口呆的病毒。受感染的人,表情会定格好一段时间。

守护灵遭到突袭,攻击节奏被打乱,包围网处处是破绽,反击的机会送给天翊。

对方乱了阵脚,美诗的思路乱成一团。

美诗猛地甩头,欲把这些扰乱思绪的影像从脑海给甩出去。

甩开了,那又如何?守护灵对人类的攻击全被护主盾给挡下。即使只想用双手制服黎空和宙扬,护主盾仍旧会自行启动。这种情况下,美诗能想到的,就是靠人手能制止这两人。然而,一个拿着棍子,一个曾经打败跆拳道黑带高手,除非是勇者,否则美诗叫喊一万次都不会有人敢出手。

以柔克刚,四个字闪过美诗的脑海。

“这里有人习得柔道吗?有的话,麻烦你们去对付蓝黎空和魏宙扬!拜托了!”

救命绳般的话语,把群众从混乱的深渊拉起来。部分群众这才想起自己习得相似的防身术,部分则是为了在女生面前逞英雄,纷纷站出来和黎空与宙扬抗衡。

只要看他们的“英姿”,就能归类了。

逞英雄的,宙扬只是一个假动作,便把他们吓得坐倒在地;真材实料的习武者,丝毫不动摇地面对宙扬的拳击,找寻时机制服宙扬。

只有一人,那倒还容易对付。面对数位会柔道的人,宙扬也得谨慎行事。

“逞强装英雄的,到别处去。这里是战场,容不下弱者。”

坐在地上的人群听得不是滋味,脸带不悦神情立足于地上。

“你这家伙,以为同样阵营,我们就不敢出手吗?”

少年说毕,拳头早已准备就绪,遗憾的是还未出手就已经被抛出去了。这个举动,触发了闹内讧的按键。要制服黎空和宙扬的任务完全被遗忘,占据他们脑海的,仅是要维护自己的尊严一事而已。

混乱进入了下一个阶段。无论是美诗,还是黎空,都不曾预想过这种情况。

我的判断错了吗?美诗责问自己,脸色苍白,脑袋更是一片空白。

缭乱的视线中,妍霞奔向前方的身影是如此的清晰。人体横飞的战场,穿梭于其中随时有可能被波及,妍霞仍坚持往前跑。看着这样的妍霞,美诗才知道要怎么做。

“现在不是闹内讧的时候!有什么不满,全部给我留到战斗后才清算!能打的,就去制服魏宙扬!”

美诗又一次平息了混乱。

“先撇开她本身的领导能力不谈,校花的号召力还真是不同凡响。”黎空叹道。

一直在半空挥舞的棍子,安静地朝向地面,在黎空有下一个举动前,不会有任何动静。

“来阻止我吗?”

黎空和妍霞保持距离。有一条线,看不见,但确实存在。黎空希望妍霞留在原地,不愿她进入这残酷的世界;妍霞渴求黎空能越过这条线,像过去那段日子那样,简简单单地伴随在她身边。

守护灵的身影不断闪现于他们之间。即使想到达对方所在之处,双方都不敢轻易踏出第一步。

“没有别的选项了吗?”

喧嚣的战场,妍霞的声音却是如此地清晰。

黎空双眸中的妍霞,没有美诗伴随的身影是如此孤独。所幸的是雨停下了,否则会让她的身姿看起来更为孤寂,黎空会更冲动地踏出迈向不同未来的一步。黎空不断告诉自己,必须压抑住这股冲动,一切都是为了另一个美好的未来。

“不管革命的结果如何,我已经决定暂时要离开银阳了。”

“为什么?有我在,你还有需要离开银阳的理由吗?”妍霞的声音混有一丝歇斯底里的成分,情绪有少许激昂。

“我要去夺回我的智力。没这玩意,我无法保护你。”

“就不能陪在我身边?我们明明可以一起战斗啊……”

“外面的世界太残酷了,我不希望你再次受到伤害。能等我回来?”

空气陷入短暂的沉默。妍霞整理着思绪,得出了结论。

刹那间,巨响阻断对话,烟幕阻断视野。

妍霞被带走,黎空的前路被烟幕和壮丁拦阻。战场就是如此无情,连接两人内心世界的桥梁就此被折断。那句“我等你”,来不及说出口,只能化为眼泪,静静地飘散于漫天枪林弹雨的战场,却怎么也到达不了黎空之处。

棍子缓缓升起,嘴角速速下垂。热气流吹拂刘海,紧皱的眉头将黎空不悦的身影深深烙印在众人的眼里。

人多势众,黎空的气势不足以让他们感到畏惧而撤退。

面对手持棍的黎空,即使人多,依旧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准备发狂的人会作出何种举动,是难以预测的。

“这湖人棍是从怪物身上拿到的。打在你们身上,你们是否会骨折呢?”

湖人棍对人无法造成任何伤害,黎空没有忘记这点。在对手不知情的情况下,一句谎言,通过表情、声调、行动等的加工,配合群众对黎空过去的认知,化作真实的威胁。

群众惧怕,脚步不协调地往后移。

会令人畏惧的,并非发狂的人,而是在理性十足的情况中可以发狂的人。

恶魔的脚步渐次逼近。较为胆小的人们无法靠人数壮胆,坦然地面对内心的声音,溜之大吉。这如核能发电,在不受控制下会产生暴走性的连锁反应。

逃兵逐渐增加,胆敢面对黎空的勇者屈指可数。

“为什么要阻扰我们?”

“这是我的台词。我还没说,你反抢先一步?你知道这样会惹人生气吗?”

面对站在前方的美诗,黎空的双眸透露出一丝火光,全身都在散发着愤慨的气场。毕竟美诗担任指挥官一职,加上美诗过去至今就不断阻挡黎空和妍霞连接内心的世界,黎空无法不把美诗当作是命令静燕带走妍霞的人。

“听好了,妍霞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可以把她交给任何男性,就不会交给你这种满腹阴谋的人!”

“是朋友的话,就尊重她的决定,而不是擅自帮她做决定啊!”

“净是一派胡言!全部给我上!把蓝黎空给打倒!”

逃兵们好似服用了兴奋剂,立马回归战场。黎空的眼中看来,这完全是一群傀儡。若要用更难听的词语来形容他们,那非“丧尸”二字莫属。

恐吓只对人有强力效果,面对疯子可起不了太大作用。

眼瞳透过眼角窥探侧后方,不是要寻求增援,而是要确定“某样事情”。看见一切如计划进行,黎空决定先撤退。在那之前,黎空还有一件事要做——

“辩论实力不如我,就靠暴力解决吗?”

“竟敢侮辱我们的女神?蓝黎空,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我说的是事实。不爽的话,就追上来啊!宙扬,撤了!”

“全部追上去!绝不能让这两个家伙逃掉!”

黎空转身时露出的阴险笑容,散发着不祥的气息,笼罩美诗的内心。

猜不透,美诗猜不透黎空到底在想什么。出现在这里的目的,进行一连串无厘头行动的目的,是如此神秘。越是思考,不安的感觉越是扩张。

思绪和现实同步之际,苍白色的绝望占据美诗的脸。

红色的方格依次浮现在地面。方格简直就是人的影子,被围绕的人无论往哪儿跑,方格依然存在于该人的脚下。绯色光束与地心引力逆行,一束接着一束笔直升空,愈发频密,形成方形棱柱。光柱的色泽稍微淡化,尔后连同里头的人消失了。

荣隆败北后,也是发生了类似的情况。因而可以理解为这是结界将败者送离战场的现象。

“蓝黎空和魏宙扬的出现,不单是要干扰守护灵之间的对战,还要让我们的焦点放在他们身上,从而忘记将药剂交给守护灵恢复体力值,好让天翊和六玛能主导战斗走向,进而削减我们的人数。蓝黎空,难不成你丧失智力的事,打从一开始就在演戏吗?”

愤怒的心情涌上心头,仍无法给美诗的脸色带来红润。

“他没有演戏。他确实是丧失了智力,只是我们愿意把智力借给他使用而已。”

“如果我没记错,你就是柳艺朝吧!身为转校生,为什么你要协助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人?还是说你想趁火打劫,摧毁圆桌骑士?你是不是风月的间谍?从实招来!”

“你问了三个问题,我逐个为你解答。第一,协助黎空,是因为他总能让我看见不一样的景色;第二,我只想和你们交手而已,对于摧毁圆桌骑士完全没有兴趣;第三,我只是来真云镇照顾表妹而已,转校是自愿的,不是学校安排的。”

美诗鲜有地紧握拳头,即便艺朝的回答是事实,她也不对此感到满意。

“话说回来,你对人的疑心别那么重,动不动就说别人有阴谋之类的。这样子,好人都会被你当成是坏人啊!”

“反正协助蓝黎空的,都不是好人!”

这番话,让艺朝产生了一大疑问:是黎空得罪她,还是她对黎空有偏见呢?

忽然,美诗拿出了手机,多半是要叫增援。

叫来新的帮手,看似会让战局的优势再次转向圆桌骑士阵营。然而,这是艺朝所追求的刺激感,是协助黎空的另一个原因。

“你们快要到中央大街了吗?”

“需要时间。快则十五分钟,慢则半小时,甚至更久。”电话另一端传来的是谢夏沉重的声音。可以推测,她们遇敌了。

“将近十个人集体围攻也要花那么长时间?对手是什么来头?”

“简称‘超里马’的‘超武士’里翁·马格雷特。”

超里马的战斗力众人皆知。若不是巴卡立拒绝参赛,他早已是骑士中的一位。美诗不知晓巴卡立为何成了圆桌骑士的敌人,可以肯定的是,救兵无法在短期抵达。

“我明白了。我们这里会想办法对付天翊和六玛的。”美诗十分无奈。

美诗挂断电话后,猛地拍打自己的脸颊,驱逐苍白的脸色,提起十二分精神,眼神变得锐利,如菜刀,随时想把艺朝剁成肉碎。

不知不觉,天翊和六玛开拓了一条道路,终于能按照原定计划,合力抗敌。此刻,他们和世轮聚在艺朝旁边,等待下一个指令。

世轮偷瞄艺朝,发现艺朝那满怀期待的心,不经意从脸上透露出来。

这算是好事,世轮却感到担心。

“希望对方能让他感到满意吧。不然要收拾残局的,就是我了。”世轮细声嘟囔。

美诗深呼吸,调整心境。指令传出之际,是乱战再次进行的时刻。

革命,还在持续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