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I 諾言 - 第八章:尸体·下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3-06 10:18:10pm

其他·同人


全局轟動了,某法醫尋外甥女三千里,人沒找到卻找回來一具乾屍。

深黑的屍體意外地完整得不像話,它全裸地被擺在書桌前的椅子上,全身乾瘦,雙眼圓瞪瞪地睜著,臉上也保留著面對死亡時的絕望,表情恐怖得無法形容,實在讓人難以想象他生前究竟經歷過什麼。屍體身上唯一明顯的傷處是其被紅線固定住的雙手雙腳,緊緊地束縛著他的行動,也因為用力掙扎過的關係,細線纏入皮肉中,一部分的紅線甚至被凝固的鮮血染成黑色。

「是韓泰民本人。」

屍體的身份很快就被確認了,得知消息的尹皓宇不意外,在發現那個「韓泰民」是假的之後他就有了這個預感,不然那個男人怎麼能這麼自在地盜用另一人的身份生活。

不過這也說明玫亞的處境很危險……

尹皓宇又開始無意識地啃咬自己的下唇。他受的傷雖然看起來很恐怖但其實並不算重,所以他推翻了為自己治療的學弟要自己留院觀察小心腦震蕩的堅持,早早就出了院,回到了局裡。

驅之不去焦慮讓他沒法冷靜下來,現在線索又斷了想要樂觀地相信「沒消息就是好消息」都很難。

說到底,為何玫亞和林荷茉會去找韓泰民?

玫亞傳給他的郵件中有兩張照片:一截小指和一包血袋,另外就是一些簡介……尹皓宇頓了一下,混亂的思緒忽地平靜下來,「張靜。」

郵件完完整整地備份給了局裡的負責警官,他們應該會去查張靜的身份,現在一天都還沒過,結果需要等。

恍惚間他來到了衛揚的辦公桌前。

或許他潛意識裡還是惦記著早上對方說的那些欲言又止的話語,以及那認真的神情……他知道衛揚不是在說謊,只是衛揚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桌前沒人,正如以往那樣。

衛揚總是很忙,好像重案組除了他以外就沒人了,凡事都親力親為。

「尹先生?」小警員注意到站在衛揚辦公桌前的尹皓宇,熱心地湊過去告知:「如果你要找老大的話今天是不會見到的哦,他去了十三區那邊找被害者家屬了。」

尹皓宇瞥了他一眼,重新把注意力隨意被放在桌上的紙張。衛揚的辦公桌不能說是亂,但文件排放也沒有什麼秩序。他對那些機密或是案件一點興趣都沒有,只是死盯著夾在一堆資料之中的某張畫像。

他看見的時候畫像只露出了一角,能瞧見的就只有一小部分下巴線和挑起的嘴角,現在他將那張紙抽了出來:那是某個人的素描,很平凡的一個男子。五官端正、雙眼有神,他的嘴角微微上揚,勾出一個迷人的角度,有點兒帥氣,氣質也很好。

尹皓宇伸手指著那個畫像,「這是誰?」

「我也不清楚,老大沒和我們提過這個人。」

對方在說什麼尹皓宇再也聽不下去了,傻傻瞪著那張畫像。簡直就要把畫像盯穿,小警員見他不再搭理自己,便摸摸鼻子先行退下離開。

辛月路過的時候就是看到這樣的畫面。他就算他才剛加入十二區的工作,但他也看得出尹皓宇很寶貝玫亞。自己最愛的外甥女失蹤已有二十四小時,肯定很緊張。遲疑了一會兒才下定決心上前去搭訕,「尹先生,你手不方便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過去他曾經私闖尹皓宇的民宅,現在一提到他的宅子辛月就有點心虛。不過還好尹皓宇似乎一點都不介意。

有著年輕外表的資深法醫只考慮了幾秒便答應,「好。」

停车场在地下室,出动车通常都泊在户外,访客和工作人员的车辆才会在停车场里,所以停车场一向都没什么人走动,安静得吓人。

辛月領著身為前輩的尹皓宇往自己轎車的方向走,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對方聊天,企圖分散失去外甥女的他的注意力。

然後遠遠的,他望見了某輛灰色轎車的後車廂的蓋子上被人用红色的油漆画了一个箭头。

箭头指向車蓋的锁匙孔上。

「不會吧!」這是他的新車誒!

這麼快就報銷了!

辛月慌慌張張地掏出鑰匙開車門確認車內的情況。車子里保持著他離開時那樣沒有絲毫變化……那麼就是他的後車廂出了事,那麼大個的箭頭畫在那邊沒事情才有鬼!

——惡臭。

他捏了捏鼻子,轉過頭深深地吸一口氣然後憋住,這才用鑰匙弄開後車廂。

「哇!」打開之後味道果然更濃,那是股對他和尹皓宇來說都非常熟悉的味道。他車後那個不大的空間內躺有一個鼓鼓的黑色大型垃圾袋,臭味就是從裡面傳出來的。

辛月大概知道那袋東西裡裝的是什麼了,只差親眼確認。就在他伸手要碰到袋子時,某種布料直接扇到他臉上,緊繃的神經一下子卸了下來,整個人愣住了。

「手套。」尹皓宇面無表情,把手套塞到對方手裡,順便舉了舉自己的慣用手,無言地表示自己不方便。

「謝了。」戴上手套後,辛月硬著頭皮動手解開垃圾袋上的封繩,接著緩緩拉下袋子。那裡頭臥著的屍體大概還是個孩子,有一張特別好看的臉,五官精緻,第一眼見到會覺得非常驚艷,不難想象要是長大了會長成怎麼樣的一個大美人。只是這張臉呈現出中毒般的紫青色彩,詭異十分。

  然後死屍脖子以下部分的皮肉組織軟爛到已經和骨頭自動剝離開,各種袒露在外的內臟器官也全都塞進了垃圾袋里,時不時還能看見一些蠕動不停的白色蛆蟲爬在這堆腐爛骨肉上。

這般极具視覺和嗅覺雙重衝擊的畫面,即使辛月是名法醫也覺得不適。他悄悄瞄了一眼身邊的尹皓宇,對方雙眉緊皺,看起來同樣也不好受,但仍然邁步湊上前去查看。

  

  周圍空氣中瀰漫著的是難聞到足以使人嘔吐暈眩的腐臭,不知從何而來的黑色綠頭蒼蠅圍繞著屍體,正不斷地轉悠和盤旋,偶爾還停在屍身上。

辛月覺得自己快要吐了,趕快退開到空氣流通的地方通知人過來。

獨留下來的尹皓宇抬頭看了眼車蓋子,之後久久不能移開視線:那裡有個黃色的笑臉貼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