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I 諾言 - 第十章:娃娃国·下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3-06 10:26:31pm

其他·同人


「唔。」

辛月看著自己手機上的東西,不禁感到頭疼。

落落長長的一大段文字都是在說去某個地方的路線,上面還附上了一張地圖。重點是,落款處的大名:尹皓宇。

他實在不理解對方為什麼要他來這個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的地方。就連計程車司機都不願意再深入。看郵件上所說的,似乎還要穿越整座山什麼的。

就在辛月拿定主意要打退堂鼓而開始往回走的時候,他猛地發現自己走到了陌生的地方……至少,他在來的時候完全沒看到有輛機車停在路邊,還有一個戴著安全帽的女人站在機車旁。

他迷路了。

而且手機還該死地沒信號。

沒法子了,他硬著頭皮朝出現在荒郊野外的人走去,「不好意思……」

「小哥哥。」女性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打斷了辛月原本要去向那個倚在機車上的人打聽地點的動作,他回過頭,看見一個……女人?應該是個女人,那人有前凸後翹的傲人身材,不過她有著的東方臉孔卻比較偏向男性,只看臉的話真的會認為是個帥氣的男人。尤其她還一頭男短髮和一身潮酷造型。

「欸,真的是很帥氣的小哥呢。」陌生女人衝他露出燦爛的笑容,她走到機車前,不著痕跡地把另一人護在身後,「那麼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

辛月還是發現了對方「保護」的動作,但是無妨,畢竟他只是想問路。他將手機上的地圖拿給對方看,後者完整地看完後加深笑意。

「就是這附近哦。」

女人笑著向他解說,耐心且不厭其煩,要不是另一人用行動催促了她幾次,她說不定還會和辛月聊起家常來。當辛月朝她道謝時,她也只是擺擺手,「不用客氣,走吧小堯。」

就這樣,行跡可疑的兩人跨上機車揚長而去。

辛月沒想那麼多,雖然他對從頭到尾沒有脫下安全帽的另一個女人感到好奇,不過當人都走了之後就不再放在心上了。

他現在專注在尹皓宇給的這個地圖,經過女人的說明他才知道目的地其實並不怎麼遠,是他自己跑了遠路。

果然,沒走幾條小路後他就看到了應該是他想要到達的地方。

白色的建築物。

像是個城堡一樣建築雕了兩座天使在門前,作為隔絕城堡與外界的白牆上也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精緻紋路。辛月從攀著藤蔓的大鐵門之間的縫隙中看進去,左右對稱的建築和設計非常的漂亮,而且肯定有定期修整,所以一直保持著乾淨整潔,可是……

辛月回過頭,望著那整片的森林。

他一路來都沒見到有生人的痕跡。

為什麼這麼偏僻的地方會有這種建築?

富人的別墅還是——

還沒來得及想通,他的後腦突然受到一下撞擊。

「皓宇跟辛月也失蹤了?」

得知消息的衛揚真是一個頭兩個大,原本就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現在又多了事要做。

話說現在是流行集體搞失蹤嗎?

「現在很難搞,莫先生在裡面……」阿凯怯怯地向自家老大指了指休息室的大门。他不可能讓非相關人員待在辦公空間里,所以他們請那位企業家在休息室稍作等待。

而裡面現在低氣壓加烏雲籠罩,他根本不敢進去看看情況,那莫姓企業家的氣勢還真不是蓋的!

衛揚走進休息室,就那麼剛好看到莫阡諾對著手機說:「小愁,爸爸沒空,回家再陪你好不好?」

手機屏幕里的小孩露出燦爛的笑容說好,然後揮手關掉了視頻通訊。

「呃,對不起。」衛揚知道那小孩是對方的兒子,下意識地就先道了歉。

「你是在為無意中窺視到別人的隱私而道歉還是說因為察覺到自己連手下員工都搞丟而道歉?」

這一句引起了衛揚的不滿,「他們都是成年人。」

已經不是小孩了,他們說不定只是去哪裡溜達了而已……他知道這很沒有說服力,畢竟尹皓宇真的不是會什麼都不說就玩失蹤的人。

「我相信你的能力,也相信皓宇不會無故失蹤。」莫阡諾頓了一下,「最近有什麼不正常的事嗎?」

要說不正常的話……就是辛月車子里的那具孩童屍。

衛揚一直想不通棄屍者不顧被發現的危險把屍體塞進一個法醫的後車廂裡到底有什麼意義?

原本他第一直覺這是給他們的警告。

但如果真的是警告……那麼把屍體放在檢察官或警方的車裡不是更好,為何選擇的是和案件其實不怎麼有關係的辛月車上?

直到後來尹皓宇莫名其妙地問了一句其他屍體的附近是否也有那個黃色的貼紙。

答案是否定的。

再之後,就沒了尹皓宇的消息。

沒過多久連辛月的音訊也消失了。

他咬住手指甲,有些煩躁不耐。

雖說重新跑了一趟現場和看過監視錄像帶後他對運送孩童屍體的人多少有點頭緒了,不過證據還不夠。

唯一的發現就是棄屍現場和林荷茉以及玫亞消失的地點附近都有過一輛白色麵包車的身影。

上頭的壓力下來了,他的動作必須更快。

「那麼就先告辭了。」他其實還有活動,在這裡耗太久了。

衛揚笑了笑,「你是來做什麼的?」

莫阡諾不答話,自行離開。

無聊。

慈善晚會。

莫阡諾站在角落無意加入那群虛偽面孔的人們的談話。

富麗堂皇的大廳裡全是費心打扮過自己的賓客們,橘黃色的燈光給現場添加了一種即神秘又溫暖的氣氛。

人們在交談著,然後互相敬酒。

這不過是被商人們利用的黑色活動,當一個人被冠上仁慈善良之名,自然而然會得到更多的利益,以及自動找上門來的商機。

畢竟在商界名譽等於一切。

即無趣又噁心,可他何嘗不是他們之中的一員呢?

莫阡諾不禁有點唾棄自己。

他成了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

就在這時,某個人的身影闯入他的視線範圍,他愣了一下,立刻跨步上前追上那個人,「皓——」

「走開!」

一股力道狠狠地將自己推開,力氣之大讓莫阡諾踉蹌了幾步。

「怎麼了?」男人轉過身來,一頭霧水地看著突發狀況,他不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雙眼裡滿是疑惑。儘管如此,他馬上拉回剛剛推開莫阡諾的青年,接著對莫阡諾禮貌性地笑了一下,「你是?」

「莫阡諾。」

「啊,我有聽過你的名諱,這還是第一次見到真人。」說著,男人伸出右手,「你好,我是這次代表客家商會的尹楠熙,你可以直接叫我楠,南方木頭的那個楠。」

莫阡諾回握楠的手。順便借機打量對方,睫毛長,眼睛大,而且笑起來的時候會露出牙齒,兩顆門牙躲在紅艷的雙唇中,看起來好像隻兔子一樣。身高嘛,應該有一米七多吧,蠻高的個子,只是長了一張不符合身高的臉,很可愛,看起來年紀應該比自己還小。

「這位是……我保鏢苏鈺。」楠在介紹保鏢的時候明顯遲疑了一下。他身邊的保鏢不算高大,兩人身材也差不多,但明顯保鏢大了一圈,而且給人感覺是個脾氣暴躁的人,從剛開始就一直帶著濃濃的警戒意味瞪著莫阡諾。楠似乎沒發現保鏢的無禮,臉上依舊掛著溫和的笑容,「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不,我認錯人了……」莫阡諾自己也有點怔住了。他怎麼會把這個男人誤認成失蹤了的尹皓宇呢?

明明氣質和身高都不像。

尹皓宇比這個人矮,而且渾身都冷冷帶刺兒,老是擺著一張臭臉,很少會這樣開朗地笑。

商會訓練有素,楠的眼裡只閃過一絲詫異,但很快就恢復原狀重新掛起營業式的笑容,「希望有機會能和你合作。」

「當然。」

一場烏龍之後兩人很自然地交換了聯絡方式,再客套地聊了幾句後,莫阡諾找了個藉口離開。

遠遠的,一位金髮藍眼的青年將這小插曲看在眼裡,不齒地笑了聲,「做作的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