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I 諾言 - 第十一章:成熟·上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3-06 10:28:03pm

其他·同人


他的一天從睜開眼睛開始。

天還未亮,安靜的空間里唯一可以倚仗的是那桌上的一小盞燈,他不習慣在黑暗的環境中入眠,在上床前一定會打開那盞燈。

他睜著眼睛對天花板發呆,直到鬧鐘響了,他才起身。小小的身子從被窩里鑽出來,睡得一團糟的髮型如同鳥窩,他打了個哈欠,迷迷糊糊地下了床。

父親和叔叔因為工作老是不在家,冷清清的家裡很少會有溫暖的時刻。他努力扮演著不會讓爸爸操心的好孩子,對每件事都全力以赴,好讓爸爸可以全神貫注在工作上。

他從二樓臥房來到廚房,從冰櫃里拿出昨夜的剩飯,加了熱水後就當作早餐吃了。圓形的飯桌他佔用了極小的空間,偌大的房子也總是就只有他自己一個人。而心裡的落寞巨大到讓他無法假裝若無其事。

他來不及任性就被迫獨當一面。

但他必須繼續當個乖小孩,不能給爸爸添麻煩。

吃了早餐,收拾好餐具後,他拉開客廳角落擺放的一個櫃子的門,裡頭只有一個相框、一個插滿百合的花瓶。他雙手合十,對著照片恭敬地一鞠躬,「媽媽早安。」

年幼的他幾乎是從別人的口述和相片中得知母親的一切,但是有時候他想,他其實清楚地記得那給予他溫暖的女性。

那人早上會親吻他的額頭,溫柔地叫他起床;下午會抱著他站在窗前,一邊教他唱歌一邊等著父親回家……

漂亮的女性在照片里對著他笑,他看著看著也跟著露出了笑容。

「我出門咯!」

小孩的身影踏出門外,紅木門隨即緩緩地合上。

噠的一聲,自動上鎖。

步出校門的他看了眼手錶上的時間,是時候該回家了,如果不乖的話爸爸會很頭疼的。

會來接他的校車司機遲到了,他坐在校門口晃蕩著腳,百般無聊地哼著小曲兒,看著行人來來回回地走著。

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右肩,他從右邊往後看,沒看到人;這時,左肩又被人拍了一下。

無聊。

這回他乾脆不做任何回應了。

惡作劇的主人自己現身了。帶著眼鏡的小男孩撇著嘴,對於衛磊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一點反應都沒有而感到不高興,「阿磊哥哥理我嘛!」

他伸手掐了掐男孩肉呼呼的臉蛋,還拍了拍男孩頭頂上的畫家帽,十分敷衍地道,「乖。」

男孩馬上笑開了花,這才滿足地和衛磊告別,「阿磊哥哥再見!」

衛磊的回覆只是抬起手來揮了揮,全程面無表情,目送對方離開。

這傢伙叫莫愁,和衛磊就讀同一所小學,因為家裡有錢結果成為了學校里有名的冤大頭,不過他本人好像沒察覺到這件事實。

領著那孩子走的不是平常那位司機先生,而是几个长相凶神恶煞,穿着还非常轻浮邋遢的男人。

奇怪,那些人怎麼看也不像是莫家的下人……自覺有問題,衛磊沒多想就跟了上去。

他跟在他們後面走了好一段時間,從學校越走越遠來到了郊區,再繼續往下走會很不妙,在人煙稀少的地方求救是件極其困難的事情。他本來還想著走一步看一步、見機行事的,見他們還有繼續往前走的意思,衛磊只好先發制人,開口叫住那無知得不食人間煙火小鬼:「喂,莫愁!」

「阿磊哥哥!」

他回抱撲過來的小男孩,眼神卻沒有從那些企圖拐騙莫愁的人們身上離開,而嘴裡的問句又是對著莫愁說的,「你要跟他們去哪裡?」

完全沒搞懂現況的莫愁眨了眨眼,「我也不知道要去哪裡,可是他們說是爸爸派來的,所以要跟他們走啊!」

你是笨蛋嗎?衛磊差點沒忍住要巴這傢伙腦袋的衝動。他真的被這小傢伙的天真無邪打敗了。那種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的傢伙會是這孩子的父親的手下才有鬼吧!

他同時也注意到,有輛箱型車停在不遠處,就在前方轉角處,見他們在這裡停了下來,車子緩緩倒退,在一邊停下。之前衛磊沒發現這車子單純是因為被擋住了視線。

「小朋友。」男人嘿嘿嘿地笑,自以為擺出了和善的叔叔的模樣,「你要把我們家小少爺帶去哪裡?」

原來如此,這就是爸爸說的要小心提防的怪叔叔。

衛磊不掩飾眼裡的不屑,撇著嘴露出不悅的表情,「我要在你們之前拐跑他啊,看不出來啊?」

他的回答引來男人們的捧腹大笑。

衛磊不以為意,寶石藍的雙眼警戒地瞪著他們。因為是小孩子,所以他們絕對會掉以輕心。

三人,還有負責開車的一人。

他很清楚,憑一己之力是不可能打敗他們然後逃走的。他能夠利用的就只有在道場學過的技術以及這些人對小孩幾乎零的警戒心。

必须找準時機……他下意識咬緊了牙,

「來,叔叔也帶你一起走。」其中一人說著,便伸出手來想要拉著兩個孩子上車。

衛磊借機借力,一個過肩摔把人摔出去,這個動作對他來說實在太吃力了,尤其對方的體重不知道比自己還多幾十倍。

以前在道場摔教練的時候教練總是能很快爬起來,那時候他就覺得這招數不適用,吃力不討好,對方根本不痛不癢。

所以他把人摔在了石頭地上。

所以那人好久都沒再爬起來。

郊外多的是碎石地,摔個跤都能磕出血的地方,這一摔總會造成一些傷口,要是幸運地砸中了爸爸曾說的那個會死人的地方就太好了。

像是首領的另一男人踹了踹倒地不起的同伴,見他真的沒有意思要起來後便朝他吐了口唾液,「廢物。」

衛磊努力讓自己過度運動後的急促呼吸平穩下來,好強的個性又逼得他吐出挑釁般的話語:「再來啊。」

「哥哥……」

衛磊看都不看莫愁一眼,冷冷地都給對方一句,「你躲好。」

他的實戰經驗不足,要顧好自己一個人都很困難,何況還要保護莫愁。

分身乏術。

他很明白自己不是這些成年人的對手,力氣不夠,就算使出技術恐怕在他們眼裡就如同抓癢!

成年男性……衛磊呼出一口氣,擺出架勢,「是你們逼我的。」

車子里的人不嫌事大,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嘿,這小孩挺神氣的。」

「神你媽!」

拳頭落在了最近的男人的胯下,難以描述的痛苦從那處傳至全身,剛還嬉皮笑臉的男人捂著傷處倒地,扭曲的面孔猙獰得可怕。

衛磊還嫌不夠似地狠狠補上兩腳,使出的勁完全就是要人絕子絕孫!

他自然懂的,小孩子的幾腳可能算不上什麼,直接將早先放下的書包砸過去,幾公斤重的書本有他受的了!

他爸說了:能動手時就不要動嘴;打不過就要跑;跑不過就來陰的,要記住男人統一的死穴就是胯下!

「來呀,互相傷害啊。」衛磊依舊很冷靜地說。而那雙漂亮的眼睛居然帶著笑意,參雜著某種不符合他年齡的狂妄。

這是他在對打中嘗不到的過癮!

去他媽的招式、去他媽的規則!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衛磊的行為舉止顯然惹惱了那個首領,衛磊反射性就想要退開、逃躲,無奈他怎麼會是一個成年的人對手,直接被人揪住了領子,被拎起來了!

衛磊的雙腳在空中踢騰,男人用足了力氣,勒得他呼吸困難。就在這時,他看見了一道銀光在自己眼前晃著——衛磊伸手緊緊抓住了項鍊的十字架吊墜,對著擒住自己的人的左眼,使勁捅下去!

「死小孩!」

對方鬆手那瞬間衛磊脫掉了項鍊,銀色的鍊子隨著那人掙扎的動作搖來搖去。

「你以為我戴十字架是因為信耶穌嗎!」當然是因為那是爸爸給他的防身利器啊!

男人疼得哇哇叫。衛磊牽起莫愁的手,趁機想逃跑,下意識地往男人那個方向看,却忽然看見一雙手從男人的背後伸出來,有著紫黑膚色的手放在男人的脖子上……然後更多的手出現,爭先恐後地抓住男人的手或腳。

「為什麼動不了了!」

接著,有一個人形像蜘蛛一樣爬上男人的肩。

衛磊和那東西四目交匯,人頭那兩個窟窿裡面的眼睛沒有眼白,完全的黑眼珠一點都不像是正常人的眼睛。真正可怕的是它的眼皮被銳器一下一下地挖開過,整個眼睛好像隨時都會掉下來一樣。

「阿磊哥哥!」

他被眼前的畫面嚇到了,要不是莫愁拉著他逃離現場他可能還傻愣愣地杵在原地。

那是什麼東西?

驚魂未定的他往回一看。不看還好,一看嚇一跳,那個東西就伏在他背上,可是一點重量都沒有,也難怪他沒能及時發現。那鬼臉貼得極近,臉對臉眼對眼的,衛磊這才看出對方是和自己年齡相仿的男孩,只是那副模樣已經不能被稱作為人類了。他不知怎麼的又傻住了,逃命的腳步停了下來,不管莫愁怎麼拉怎麼喊都沒反應,好像被那玩意兒攝了魂。

这到底什么东西!

然後,他看見一隻白皙的手伸過來,手心朝著他的臉,但是沒動手捂住他眼睛而是用手背輕輕地推了那黑不溜秋的男孩一下。

衛磊還覺得怎麼這麼神奇居然有人能夠碰到那個鬼傢伙,接著就聽見一個陌生的男聲道:「閉眼。」

他聽話了。

鄰居來電追問衛磊遲歸的原因,衛揚才發現出事了。他必須承認自己一直以來沒有怎麼好好盡過父親的責任,但是關心孩子的心他自認一點都不少。一聽被他交代注意孩子舉動的鄰居這麼說,他馬上打開裝在家裡的監控。果然,本該到家的孩子不在家裡,那個空間一點生氣都沒有。

鄰居勸他別擔心,保不准是衛磊想要引起父親的重視,故意這麼做的。

對方知道衛家的問題,說那話的時候語氣酸得跟什麼那樣。不過衛揚知道事實不是那樣,阿磊一向乖巧聽話,不會做出這種事情。

肯定是出事了。

細思恐極,他馬上就把孩子的模樣和他們發現的那幾具孩童屍體聯想在一起。

不會的。

他不斷在心裡催眠自己:那種事情不會發生在阿磊身上。

只有阿磊……只有阿磊絕對不可以出什麼事!他不能再失去阿磊了!

衛揚再也坐不下去,可是才剛步出辦公室,他就被一股力道撞在辦公室的玻璃牆上,只見那家財萬貫的企業家上氣不接下氣,說:「去接我兒子的司機沒接到人。」

衛揚難得火了,自家孩子下落不明,這傢伙還來找麻煩,「那就去掛失蹤人口啊,你以為我是負責那部門的嗎!」

氣氛看來兩位父親隨時會互掐起來,但他們還沒來得及吵,衛揚放在口袋里的手機鈴聲響了。

衛揚瞪了莫阡諾一眼,便掏出手機查看。這通來電沒有顯示聯繫人,有的只是一串陌生的號碼。

這種時候會是誰?

帶著疑惑接通了電話,衛揚還未開口問候對方,電話那頭的人喊了句:「爸爸!」

「磊?」他兒子沒事?衛揚松了一口氣,緊繃著的精神一下就放鬆了。真是快嚇死他了,「你去哪裡了,這種時間你不是應該待在家中嗎?」

「嗚嗚……對不起爸爸……可是壞人他們要壞事,還有黑黑的……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不過十二歲的孩子受足了驚嚇,說起話來語無倫次的,沒了平日里冷靜淡定的樣子。

「乖啊,爸爸很快就會找到你了。」衛揚比了幾個手勢要人快點去查位置,自己則繼續安慰明顯受驚的兒子,「阿磊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沒……有,很痛!好討厭,硬邦邦的身體!」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愁呢!」莫阡諾一掌按在了手機上,「小愁他消失以前是跟你家阿磊在一起的——」

另一個屬於小孩、活力四射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是我爸爸的聲音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