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I 諾言 - 第十三章:男人·上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3-06 10:32:02pm

其他·同人


他到的时候正好看见自家儿子和一个陌生男人招手。

他带着疑惑迎了上去,对不安的卫磊露出安慰的笑容,接着向那陌生男人问道:「你是……手机的主人?」

除了这个以外卫扬不知道对方还能有什么身份。

男人勾起嘴角,点头,「这么晚了看见两个孩子在大街上溜达,因为有些在意所以问了下,没想到居然刚从绑架犯手中逃脱。」

男人很年轻,大概是在念大学的年纪,长得也颇干净,看着很顺眼。

卫扬对男人说出感谢,点头致意,「麻烦你合作录一次口供。」

「啊,真糟糕……」男人露出苦恼的表情,眉毛都皱在一块了。他的双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所有口袋,最后尴尬地掏出一张学生证,「我没把身份证带在身上,这个可以吗?」

姓名栏上写着「葉涼」二字。他是一所艺术学院的三年级生,名字上面有一张四方的晶片。虽然这张学生证上没有附上照片,但卫扬想:这人没必要说谎。自然就没有去怀疑这学生证的真伪,和前来接手的警员打过招呼后就回到孩子身边。

确认自己小孩真的安然无恙之后,卫扬差点就瘫倒。这一次真的吓到他了,还好没事,出手给了这小孩一个暴粟,「你这小子,真是……」

才十几岁的小孩瞪大着眼睛,一本正经地承诺,「不会有下次了。」

「你还想着有下次啊?」

卫磊摇头,接着迟疑了片刻,慢慢地走上前去抱住父亲,「好可怕。」

卫扬回抱他,大手一下又一下地轻轻拍在孩子的背上,没好气地告诉自家儿子,「爸爸不是教过你吗,觉得人很可怕的时候就想想他们蹲厕坑时的样子!」

說到這個,衛磊噗嗤一下笑了出來,破涕為笑,「爸爸說的對。」

「乖兒子。」他搓揉兒子的一頭捲髮,让对方从刚刚发生的事件上转移注意力。卫磊真的很懂事,一般都不会向他人透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和父亲谈心的次数也少得可怜。知子莫若父,卫扬明白儿子的性子,也清楚自己不是个好父亲,但他不曾挑破这平衡。他认为,这或许是父子俩最好的相处模式。

正当他和孩子培养感情时,他弟突然叫了声,呼唤他过去。卫哲要让兄长看的是一辆面包车,那辆车正是玫亚失踪之前在那个老建筑里出现过的车子,而车里的导航系统打开着,画着路线到一个郊外。

警方在车子附近也发现了卫磊形容的那几个诱拐犯:无一存活。

尸体的脑袋往左边弯,关节也都被弄断了,乍看之下没什么外伤,详情还必须等验尸报告出炉。

拜托认识的警员照顾好卫磊后,他决定和自家兄弟去这个地点看看。

目的地耸立着一座白色的建筑物。英国风的建筑,左右对称,打开生锈的大铁门之后要经过一个大庭院才能到达建筑物那里,不过庭院杂草丛生,一看就知道没被人用心打理过。卫家双子动作非常小心,先不说可能会有什么埋伏或陷阱,这么荒凉的地方多的是蛇之类的生物,不小心点不行。

只有两层楼高的建筑物占地蛮大的,几乎是一般独立式洋房的一倍。

入室的门把是干净的,这说明还是有人固定使用这个地方,不过灰尘味儿很重。他大致看了一下,用手机的手电筒照了照,往左往右各一条路。卫扬比了个手势表示自己会走右边的,然后说:「这边只有一些地方被使用而已,不用去看那些没人动的房间。」

卫哲自然也明白这点,开始搜查之前他摸出后腰的警枪,而手电筒就抵住手枪的柄下,他不忘提醒兄长:「小心。」

卫扬回复对方一个ok的手势,两个人往相反的方向走。

这个房间……太干净了。比起其他满是灰尘的房间来说,这里真的太干净,而且诡异的是,这个空间中有不少小孩子的玩具。

灯光照到柜子的时候突然熄灭,手机关机了。卫扬试了几次都没法将它重新启动,可是他在开启手电筒的时候明明有确认过电量,76%的电量怎么可能才走几步就用光?

他啧了声,不得已只好在看不见的情况下进入房间。走动的时候他不小心踢到了在地上的玩具,不知怎么上了发条的玩具车发出每个人都耳熟能详的童谣曲子,带着咯嚓咯嚓的声音缓缓地驶向角落。

「这怎么这么像鬼故事的情节……」

卫扬不禁起了一身的寒颤,脸上的笑不是笑。

等到双眼差不多适应了黑暗后,他往柜子那儿走去。光灭掉之前他有看见柜子的模样,那东西大概就和他家里的衣柜差不多大。而打开柜门后,那里面也的确是个衣橱的设计,长形的木柜子中间被挖空了,不过底下有两层抽屉。

第一个抽屉里面只有些脏衣服。真要拉开第二个抽屉时,他感觉到里面不同寻常的重量,脑内自动列出几个可能性,但他没再细想,直接拉开了抽屉。

一种难以言说的腐臭气味猛地扑面而来,风掀起了一层灰尘,卫扬偏头,用衣袖掩住口鼻,不过他还是被呛了一下。他打了个喷嚏,这才定睛去看——

「又……还活着!」

他以为他看见的又是一具小孩的尸体,不过在他拉开抽屉之后的几秒中,以扭曲的姿势塞进里面的孩子睁开了眼睛,那是橘中带红的色泽。卫扬和那孩子对上视线,好久才反应过来,「哲,这里有一个小孩!」

是个女孩,看样子年龄应该比自己儿子还小一点。

神色呆滞的女孩对周遭事物都没有什么反应,任凭卫扬和卫哲两人把她给弄出来。

「别怕,叔叔是来救你的。」

女孩伸出了手,指向了黑暗。

「什么?」

望着那一处黑暗,卫扬不自觉地皱起眉头,「好像有东西……哲我过去看看——」

卫哲抢先兄长一步走进黑暗,为了阻止卫扬跟着来,他放下话,「我去,你带这孩子先走。」

他把照明留给了兄长,所以只能一路摸黑。里面真的是一片的黑,他需要扶着墙慢慢走进去,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突然闻到一股臭味,然后看见了光。

「谁!」

他看见有个人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縮在裡側的角落、也不知是昏迷還清醒。慢慢靠近,隔著一段距離便聞到了陣陣惡臭,那人的手腳全爛了,四肢腐爛後還盤旋數隻蒼蠅。

卫哲承认自己真的吓到了。

他工作了不短的时间,接触到的尸体也不少,其中还遇到过半死不活的被害者,但是看到这种状态的尸体还是第一次。

他蹲下去查看,惊讶地发现这人居然还活着,不是什么尸体。

「你还好吗?」

不好,一点都不好。

这个人的状况糟糕透了,胸部只有微弱的起伏。光裸的上半身看得見突出的肋骨,身上也遍布着各种被毒打过的痕迹,一些伤口甚至還在冒血。

他五官早就看不出原狀了,上下唇咬爛了不說,微張的嘴裡根本找不到一顆完整的牙,鼻樑也被打斷,两边的眼眶红肿而且呈現黑紫色。

「救护人员呢!」他朝着对讲机大吼,「快派些人过来,我这里有个倖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