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I 諾言 - 第十四章:男人·下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3-06 10:38:24pm

其他·同人


他们开始收网。

然后在更深处找到血淋淋的林荷茉和奄奄一息的玫亞及辛月。

玫亚并没有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后就回到岗位上。

「辛月让我告诉你那晚的尸体都是死于失血过多。」「不过因为太奇怪了所以最终的报告还要等一段时间。」

「那天晚上的『叶凉』是假的。」

「什么意思?」

「我们根据那张学生证上提供的资料找到学校去,可是我们找到的『叶凉』和那天晚上的『叶凉』长得完全不一样。」卫哲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说一下当他以为自己将见到那个清秀的大男孩却看见脸上长满痘痘的肥胖男子时自己内心的震撼。

这说明了什么?

「真的『叶凉』也表示自己的学生证早在两个星期前跟钱包一起失窃,现在正在等着新学生证做好,学生证上没有照片是因为当时负责人弄丢了。还有……」卫哲顿了一下,叹了口气,「还有那天打给你的那支手机号码,现在查是空号。」

「你是说我们以为的善良市民居然是个偷窃犯——」卫扬想起了什么事情,猛一拍桌,「玫亞,你还记得那时候我追的那个人吗!」

「你是说那天你发神经追出去那次?」

他真是懒得理无时无刻都想损自己的属下了。

卫扬在抽屉里翻了翻,找出一个档案夹,拿出放在里面的那张照片。他点了点那个人的脸,照片放大后本该变得更加模糊,但经过鉴识人员的帮助,已经变得可以看清楚大致五官了。另外他又找出之前玫亞对这人的拼图,那张素描。

他把纸张丢在桌上,气急败坏地说:「你不觉得他跟『叶凉』长得很像吗?」

看了那两份东西,卫哲不由得倒吸一口气。一是为了压下震惊,二是为了驱散想要狠揍自家白目兄长的冲动。

「是同一个人。」

「幹!我居然让嫌疑人在自己面前溜走!」卫扬再一拍桌,痛觉马上从手心传至大脑,疼得他呲牙咧嘴。他感觉到深深的挫败感,「我就说他没死,那么毫不犹豫地跳悬崖肯定有鬼!」

一想到当晚的状况,卫扬突然觉得那个叶凉那副似笑非笑的嘴脸特别可恶,明明长得人模人样的,举止谈吐也那么正经……不过连续两次都出现在现场,那个「叶凉」究竟是什么人?又和那么多小孩的失踪和死亡的事件有什么关系?

「申请搜索,从悬崖那边找起,我就不信什么都找不到!」

「知道啦,我会帮你准备好人,等法院批准我马上一群人去悬崖『跳蹦极』!」

「老大,你发现我的时候我是个什么状态?」

「昏迷啊。」

「不是,我那时候是在哪里啊?」

卫扬敲了敲白板上那张白色建筑的照片。「在这个地方的后院,那里有一个小木房,就是在那里。你和辛月两个人身体虚弱,而且叫你不醒。」

「真的假的啊……」

「当时好多人都在场,可以证明我没在说谎。有什么问题吗?」他用下巴指了指卫哲,后者瞬间接收到了他的暗示,立马点头回应。

卫扬的确没有说谎,这个卫哲可以保证,因为当时卫扬把女孩送上救护车之后就马上带着救护人员返回现场救了那个男人,那时候他和卫扬继续深入现场,结果发现了倒地不起的辛月和玫亚两人。

而林荷茉是在二楼被发现的。

玫亚很肯定自己昏迷以前都呆在集装箱裡,脑子内完全没有出来的印象,究竟是谁救了他们呢?她皱了皱眉,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摇头,决定先隐瞒集装箱的事情。「那我就告辞了。」

「哲,医院里那位情况怎么样了?」

「不太好。」卫哲脸色难看,「虽然意识已经清晰,本人也很平静……但是因为感染锯掉了他的双手双脚,牙齿被拔光、舌头被剪掉、內臟也受到各种程度的伤害。他现在只能靠着仪器进食和呼吸,这种状态根本受不了刺激,恐怕很难从他口里套出点什么。」

他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很是沮丧,「都是我的错。」

如果那晚有认出「叶凉」来的话就好了。

「叶凉」会在那里出现不可能是巧合。他到底是什么身份?那几个诱拐犯又是被谁杀死的?

问题真的太多太多。

「不是你的错,担心孩子的你没有错。」

「谢谢。」

一直安静的孩子在玫亚走后来到父亲身边,顶着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开口,「爸爸,阿磊是不是做错事了?」

「这和你没有关系。」

「不是爸爸的错,都是因为阿磊,所以爸爸才没有抓到坏人!」

卫哲捂脸,不想跟侄子争论下去。这才十几岁的孩子一钻起牛角尖来,谁都说服不了他。也不知道这个性是像谁,明明嫂子那么温柔贤淑,他哥也不会这么固执……负负得正的原理吗这是?

「磊啊,那天救你和莫愁的那个哥哥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

「他问我叫什么名字。」

「就这样?没有再多说什么?」

「只有问名字,然后阿磊就和他借电话打给爸爸。」

「你认识那个哥哥吗?」

卫磊摇摇头,认真地回答道:「阿磊是第一次见那个哥哥。」

真是奇怪。

但卫扬没来得及细想,就看见某位鉴识冒冒失失地推门进来。

「老大老大,那个林小姐在失踪前交给我这个东西!」

那个手表裡的齿轮全被拆出来了,在那个空间塞了一片SIM卡,里面的内容有三个:名单、地图还有一个像是账本的文件。

「你上次在会议上说的人是林荷茉?」卫哲想起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这是那里面的东西,我把它影印出来了……」

卫扬接回来看了两眼,暴怒,直接拿那叠纸张往阿凯脑袋上拍下去,「呀,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现在才拿出来!」

「我我我我也不知道会和这件事情有关啊!」阿凯抱着头,快快逃到门旁,手摁在门把上随时准备逃跑。话说他一整天窝在实验室里,哪会知道林荷茉失踪的事情啊!

「是时候出动了,那个女记者连他们的据点都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