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十四 消失的帮派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6-12-18 2:24:26am

其他·同人


南宫蝶来到唐颖家,一脸嫌弃地站在她家楼下。

唐颖住在一栋老款式三层楼店屋的二楼。楼上是房东的住户,楼下房东开的一间富有古色古香的味道的咖啡厅。不过呢,全年打苍蝇,房东都是靠那微薄的房屋租金才能牵强的生存下来。

南宫蝶拿出手机拨通唐颖的号码,叫她立即换一件稍微得体的衣服后马上下楼迎接她的大驾光临。

南宫蝶的原先计划是先骗唐颖下楼,然后直接把她拐到另一个比较干净的地方,再开始与她们之间的交谈。

要是待在眼前这个破旧的贫民窟,南宫蝶很快就会休克去找她爸爸了。

唐颖接到电话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她就穿着一件乳色性感背心和一条家居短裤从楼上下来迎接南宫蝶。

唐颖知道南宫蝶在打什么歪主意,所以根本没把南宫蝶的话放在心里,也没有出去的打算。

“你怎么不换衣服?我不喜欢待在这里,我对灰尘敏感,吸入太多会死人。”南宫蝶啧了一声,对唐颖翻了好多个白眼。

南宫蝶不喜欢来唐颖这里是有原因的。以她自己的话来说呢,就是“谁会喜欢成天来到狗窝里钻被子,又不是乞丐”。

不过她不敢把这句话当面说给唐颖听,因为以唐颖的个性,她听到那句话后,一定会跟自己翻脸的。为了保住这难得的人才,南宫蝶最终强忍了想要吐槽的那份心情。

唐颖不介意南宫蝶的嫌弃,反正与她相处的这几年,也都习惯了。要是没被南宫蝶吐槽,她反而会觉得不习惯。

“我最喜欢的T恤被风刮走了,我想留在这伤心地悼念它曾经存在过的痕迹,所以现在没心情出门。”唐颖随便瞎编一个理由,也没打算跟南宫蝶贫嘴。

不过T恤被风刮走是实话,她也的确在家里伤心了好多天,还差点饿死在家里。好在南宫蝶那天刚好有事找她处理,她才能重新打起精神。

南宫蝶一听就知道是即兴编出来的理由,明白了唐颖那顽劣的态度。她暂时还不想与唐颖翻脸,只好暂时委屈自己,拿自己的性命来搏一搏,看看自己这次到唐颖家能带多久才晕过去。

唐颖见南宫蝶的气势弱了下去,感觉沾沾自喜。她很清楚的知道南宫蝶是吃软不吃硬的类型。要是跟南宫蝶比坚持,她最多拼死的硬碰硬,所以只要装作自己很弱的样子,她就会心软而屈服于你。

不过唐颖也了解南宫蝶,要不是有严重的事情必须有事求于自己,她根本不会忍辱负重到拿生命来开玩笑的程度。

南宫蝶曾来过唐颖的家里几次,每次都把南宫蝶弄到半死。

由于南宫蝶真的有灰尘过敏,只要一吸入灰尘,她的鼻子、皮肤好眼睛就会依序开始痒得厉害。再待上好几个小时后,她就会开始咳嗽气喘,最后受不了了,就会昏厥过去。

每来到唐颖家一次,南宫蝶就会被送医院一次,然后住个两天留院观察才能回家。这一系列的程序看似简单,但却相当的麻烦。尤其是住院的那段期间,南宫蝶还要一直闻到医院的药水味,害她总是没胃口吃饭,睡也睡不好。

回到家后,她都会瘦了一圈,吓得佣人们以为她在医院被检验出得了什么不愈之症。

唐颖走在前头,带着南宫蝶走上建筑物旁的楼梯,每节楼梯旁都会摆着许多空罐、空玻璃、铝罐、旧报纸、厚纸皮等之类杂乱不堪的再循环用品。而这些东西已经把整条路都堵成只能让一人通过的缝隙,再胖一点的人或许就不能通过了。

这些垃圾当中,有些纸皮被风吹雨淋过,半潮湿的,还会发出发霉的异味,让南宫蝶闻了很想做呕。

南宫蝶用手帕盖住鼻子,忍住恶心的感觉,坚持通过了那条“走往地狱”的楼梯,好不容易到达唐颖的家门前。

这栋楼,不管是外观还是内在,到处都能见到漏洞和被修补过的痕迹。恐怕这里只要发生轻微地震或者哪天有两帮人在这里闹事打架,这栋楼就会毫不犹豫地坍塌下来。

刚踏入唐颖的家,又有另一股比在外面更难闻,更让人反胃的怪味从房内扑鼻而来。那种味道就像是好多天没洗的袜子被堆成一堆,加上隔夜饭的臭酸味,再加上小动物的尸体味道一样……

各种错中复杂,朴素迷离的臭味掺杂在一起混合起来的超级浓缩臭味,闻起来时,南宫蝶的肠胃不由自主地萎缩了好几厘米。感觉灰尘敏感的症状还没发作,自己就会先被这股味道熏死。

南宫蝶此时真后悔没有叫龙叔事先准备好防毒面具。

唐颖已经习惯了这股味道,反而一嗅到这股味道,整个人就会产生一种莫名可状的安全感,有种回到自己的窝的感觉。

南宫蝶咳了几声,尽量憋住气,减少呼吸的次数。她赶紧走到窗口边,此时也只有那里的空气是最新鲜的。

“随便坐啊,小蝴蝶,别跟我客气。”

啧,就这点地方,谁会跟你客气啊!

唐颖扫掉沙发上的零食渣片和垃圾,腾出一个空位给南宫蝶坐下。她再随便收拾桌上的杯子和杂志,空出一个可以放电脑的位子。

唐颖把手提电脑搬到南宫蝶的面前,给她看论坛里的动向,再回到自己原本的电脑前,点击几个话题给南宫蝶看。

手提电脑和电脑是相连的,只要电脑有什么动态,都会显示在手提电脑里,就算南宫蝶不动鼠标,手提电脑都可以自动操作。

唐颖打开一个标题为《帮会失踪案》的帖子。发布帖子的人名叫“炼狱之曜”,南宫蝶一看到那个名字,感觉好熟悉。不久后她就想起了,那是之前发布《两帮派消失案》的帖子的用户名!

“怎么又是这个炼狱之曜,他好像很多关于这个案件的信息。”南宫蝶开始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觉得对方一定知道什么内情,说不定整件事他都了如指掌。

“炼狱之曜”到底是谁,怎么那么多关于血墙事件的情报?

唐颖让南宫蝶看这帖子的内容,里面写着——

近日,J市发生了好多事情,最近又发生了另外一宗离奇的事件。不久前发生了两个帮派打架事件,之后他们消失了,现在,J市的个小派也很奇怪的,一个接着一个的凭空消失了!据我所调查,这些小帮派都来自南宫门下和季家门下,唯独就是没有安家门下的帮派。这是为什么呢?

南宫蝶看完后,脑袋停滞了半晌,什么都想不到,好像死机一样。

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越来越离奇,越来越靠不着边了?

南宫蝶顿时茅塞顿开,看了这些言论后,她的思路瞬间就清晰了,很多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都开始历历在目。

她回想起那些之前发生过的种种事情,感觉所有的事都发生得太巧合了,时间都那么的吻合,照常理来说,那是绝对不可能会在现实中发生的事。

被这帖子这么一提醒,才发现自己好像早已陷入了被人设定好的圈套里,而自己的好奇心和好胜心,把自己顺利地一步一步带入了别人的陷阱里。

不得不承认,她的一举一动宛如被谁操控了,而自己却鬼使神差地跟着别人的节奏在完成对方的期望。

比起南宫蝶,唐颖的反应就显得很镇定多了。她说道:“我们一开始就不应该查这事,这是一个圈套。”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旦步入沼泽地就很难再完好无损地从里面走出来。

接下来唐颖对南宫蝶说的事,都相当的严肃,她改掉以往爱开玩笑的语气,道貌岸然地对南宫蝶说了好几套计划。而南宫蝶也显得非常沉稳,不知道是过于惊讶而反映出来的条件反射还是自己心里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

这套计划唐颖已经想了一整夜。虽然还是有好多遗漏的破绽,但这些漏洞都一一被南宫蝶补回来了。

既然对方要跟南宫蝶玩,那她只好奉陪到底。一来是为了自家的名誉,二来是为了考验自己的极限到底到哪里。

南宫蝶就像是再次瞬间长大一样,让唐颖为她的冷静和思路清晰感到不可思议。

这些计划只有南宫蝶和唐颖知道,她们并不打算把它告诉第三者,因为在他们所认识的人当中,已经出现了好几个嫌疑者。只要一个不小心风声就会出乎预料的被传出,说不定那个嫌疑者就会从而得知消息,而这个心思周密的计划就会直接功亏一篑。

然而,目前最先应该解决的就是帮会消失的事。这么多帮会在短时间内消失,必定惊动了警方和政府,就算试图把事情掩盖起来,那也只是短期之策,毕竟纸是包不住火的。

尽管黑社会里的所有知情者不说,但他们却不能确保失踪者的家属会乖乖的坐以待毙。那些家属一定会去报警,到时候事情就会义无反顾地朝向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发展了。

南宫蝶是很喜欢恶作剧,不过却很讨厌处心积虑的去计划一件事,因为嫌太麻烦。并且如果她要跟唐颖合作的话,那她以后来这里的频率一定会比之前更周密,而这是她最不希望发生的事。

唐颖告诉她,首先,她们必须要查到“炼狱之曜”的真实身份,并且尽快找出对方,用什么方式都好,逼问他所有关于这血墙的事。不管他知道什么,都要让他统统都吐出来,说不定当中就有很多有利的线索。

查找的同时,他们也会监视着刚才达成共识的两个嫌疑犯——龙叔和吴叔。

在整件事当中,头号嫌疑犯是吴叔,因为血墙就在吴家茶馆的后面。吴叔这个人虽然看起来贪财却富有原则,但南宫蝶却始终认为他总有种老奸巨猾的劲儿。

身为称职的老江湖不可能察觉不到任何的蹊跷,所以南宫蝶认定了那天她和季晨光去找他时,他必定有所保留。至于他听见血墙后的惊讶表情,必定是装出来的。

人称老狐狸的老家伙,演技也是一定到了一流的水准,要是进了演艺圈,说不定都拿了好几次奥斯卡影帝了。

而第二嫌疑犯是南宫蝶和唐颖在之后的交谈中才选出来的,因为他们发现最近龙叔好像怪怪的,总在想要找他时却不见踪影,这不并不像是龙叔的一贯作风。以前南宫蝶只要一拨通他的手机,不过半秒就会被接通了,然而现在不管打几次,都会被转到客户服务那里去。

虽然整件事至今为止都还没找到与龙叔相关的信息,不过就凭不接电话这一点,南宫蝶就笃定地认为,就算龙叔与这整件事无关,他也肯定有事隐瞒着她。

之后,南宫蝶突兀想起了一个细节,她记得当时他们在吴家茶馆临走前,吴叔叫她替他向龙叔问好,吴叔还称呼龙叔“阿龙”。要不是很好的兄弟,是没有人敢这么称呼龙叔的,更何况是在南宫蝶的面前。

说到这里,唐颖觉得说不定他们两个其实就是合伙人。毕竟血墙事件算是个大事件,两个人办事总比一个人办事来得得心应手,也更省时间。所以干这事的一定是两个人或以上的组织行动。

不过就算他们好不容易做出了这几个假设,但这些都太过于片面了,根本没有实际的证据可以证明。更让南宫蝶纳闷的是,唐颖不让她把事情告诉季晨光,以免节外生枝。唐颖认为,在她们的计划里,越少人知道会更好。

唐颖原本就是个国际骇客专家,她办事一项独来独往,要不是南宫蝶曾在关键时候帮助过她脱身,她也不会破例与人合作。也不知道唐颖从小受过什么打击还是被谁背叛过,她现在总是很难相信别人。

明天星期一,唐颖叫南宫蝶去上学,因为她要南宫蝶监视龙叔的一举一动。在龙叔不注意的时候在他身上隐秘的地方贴上窃听器。另一边,唐颖也会全天在家里窃听龙叔一整天到底跟谁交流过,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放学后,唐颖让南宫蝶到吴家茶馆去,假装去探测情报,其实是在茶馆里装窃听器,一样窃听着茶馆的动静。

唐颖早就准备好几个窃听器,在南宫蝶临走前顺便叫她带上。

这个窃听器已经被唐颖改造过了,市场上根本找不到这类型的窃听器。窃听器的体型就像手表的电池一样小,而且重量又轻,像羽毛一样,拿在手里时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手里正拿着东西。要不是眼睛尖锐的人,这个窃听器绝对不可能会轻易地就被人发现。

回到家后,已经是傍晚七点了。

女佣已经准备好了晚餐,不过已经凉了。弄热好后,南宫蝶草草地吃了晚餐,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南宫蝶这时才想起了手机,屏幕一片漆黑,已经自动关机,好像是没电了。南宫蝶赶快把手机接上充电器,才把手机开机,之后,她发现有好多个未接来电,都是来自季晨光打来的。

她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心里有些内疚。她好想把计划告诉季晨光,可是唐颖不让她说,她只好忍了。

南宫蝶闭上眼睛,疲惫地趴在床上,手里拿着电话,脑子里想着一些事。不知不觉地,她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