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55、5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18 7:30:26pm

奇幻·玄幻


2-55

把厄臨安頓好,瑟希也不想繼續唸這個麻煩外孫,看看外面已經凌晨,該辦正事的時候到了,瑟希閉目,充滿歲月痕跡的手擺在厄臨的胸前,對著窗外無盡的星空說:「劍靈閣下,請現身吧。」

沒有反應,瑟希不由皺眉,今天到了夜宮他確實記得聖靈冥吻在宮中不在厄臨身上,但這種神兵利器怎麼可能沒有留下任何東西在主人身上?正當瑟希打開眼睛,就看到眼前出現一把發著幽黑藍光的劍。

劍靈毫無支撐的懸浮在空中,讓瑟希差點跳起來,若不是想到可能會嚇醒厄臨,瑟希第一個反應就是拔劍砍過去,但冷靜下來定睛一看,原來這把發著光的劍是聖靈冥吻,去除掉正在散發的光,就可以看出原來聖靈冥吻的樣子,瑟希這才放心,但也心驚了一下,他完全沒辦法察覺聖靈冥吻是如何出現的。

「劍靈閣下。」輕輕的離開位子,瑟希對聖靈冥吻行了90度的禮,極其虔誠的將手放在自己的額上,中指點在眉心。

「這麼久的歲月,想不到還有人記得這個禮節,看在這點,我就聽聽你想說什麼吧!」聖靈冥吻之中的劍靈第一次以人類的樣子正式出現,在厄臨以外的人面前他有些不習慣的看看自己,瑟西也借機偷看兩眼。

他身上穿的是習慣的衣物,上面繡滿了繁複的花紋,一直壟罩在灰霧之中看不出顏色,但想必是非常優美的紋飾,但最重要的是,這種衣服幾乎走過這片大陸所有地方的瑟希從沒看過,但他有著些微的印象,這是哪裡的衣服?半長不長的衣袖開口有些寬,雖然不能說是寬鬆,但想必要讓細小的暗器滑出來也是十分輕鬆的,所有的物品都有他設計出來的用途,很明顯這件衣服的樣式就是用在宮殿那種正式場合。

劍靈也看著瑟希,他對這個人類還是蠻感興趣的,不管是這個人怎麼知道他的存在,到這個人類請自己出來做什麼,劍靈都很想知道。

「劍靈閣下,請問,您與我孫子是怎樣的關係?」瑟希暫時想不起到底是怎哪裡看過那種衣服上的花紋,而劍靈一直看著自己,瑟希這才想起來該做什麼。

「什麼關係?」劍靈輕笑,看著瑟希。「使用者、被使用者;被指引者、指引者。」劍靈指著厄臨,回答。「你想問什麼呢?我們對於持有者的親人都會比較寬容的,問吧!」說是寬容,其實是不想要與持劍者鬧翻,也是因為劍靈實在太無聊了。

「能請閣下,代我照顧我這呆頭呆腦的孫子嗎?」

劍靈終於正視瑟希,微笑逐漸的僵硬下來,幾秒鐘過去劍靈再次開口:「你對我行禮,想必知到我是誰吧?」

「冥神閣下的巡使,寄居聖器聖靈冥吻。」瑟西完全明白。

「那你提出的請求?呵呵,卑微的人類阿!寬容並不代表縱容,想必你是很清楚的,本人身為大人所派的巡使,雖不得隨意干預下界的事務,但並不代表沒有懲處冒犯大人尊嚴的能力,更何況只是捏死一個卑微的蟲子?」劍靈眼中發出幽亮的光芒,直射入瑟希的眼中。「還是,你覺得你有能力干預大人的指示?」

劍靈完全不隱瞞自己的行為與立場。

2-56

瑟希老臉上冷汗涔涔而下,但低頭一看,就看到床上的厄臨,沉睡的小小的臉越來越有他母親的樣子,倔強、不屈,但私底下卻是那麼的脆弱,而厄臨更脆弱的在睡夢中依然不安的皺眉,頭輕輕的搖晃,身體蜷曲成一團,看著這樣的厄臨,瑟希咬著牙,強撐的頂著來自劍靈的壓力。

劍靈看著瑟希,眼睛不善的瞇起,劍上光芒更盛,劍靈在光芒的掩飾之下,有些許的時光會閃過迷網,這才讓他用這麼緩慢的速度提起攻擊,在他的私心底下,希望用這樣的方式迫使瑟希放棄這個要求。

只要是瑟希自己放棄,那樣一切就與他的決定無關了,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樣的人,以往他都負責面對亡靈聖者,而那些亡靈聖者多半已經成年,他雖然是巡使,但他並沒有直接面對信徒,他從未如此直接的接觸過人類的願望。

第一次處理這種屬於人類的情感所提出的要求,雖明知這是絕對不可能答應的要求,但卻有那麼一點感動,他當然希望瑟希在這樣的壓力下放棄這個要求,但他的心底卻同時希望瑟希堅持他的眼神,那種明亮堅定的眼神他在很多人類身上看過,包括與他一起生活許久的很多位亡靈聖者身上都曾經出現過,而他卻完全不能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出現的。

劍靈在猶豫,能量還是逐漸累積,即將飽和,正當到達頂點的那瞬間,一股黑氣自劍身中冒出來,將聖靈冥吻與劍靈包裹住,整柄劍突兀的消失!

原本低著頭等待最後的ㄧ劍的瑟希突然發現,那足以把死人喚醒的可怕光芒消失了,錯愕的抬頭,聖靈冥吻真的不見了!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瑟希雖然有些慶幸自己逃出一命,但更多的還是失望,劍靈並沒有答應他的請求,那他還有誰能拜託?能讓一個劍聖拜託的,只有可能是其他的聖級人物或者是更高,例如劍靈這種侍奉一位主神的神僕。

瑟希抹去臉上的冷汗,踏著沉重的腳步到厄臨的床邊那張椅子上坐下,有一些皺紋的手放在他的小臉上,順著臉龐滑過,厄臨睡得很沉,剛才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沒能影響到他,瑟希拉好厄臨的被子,看著他,眼睛焦點卻不在他的身上,而像是穿透他看到什麼一樣。

「小雅,如果爸爸告訴你沒辦法保護你的寶寶,你一定很生氣吧?你會三天不理爸爸,煮奇怪的湯給爸爸吃,還去跟你那些叔叔伯伯宣傳爸爸吹牛,對不對?」可是小雅,爸爸真的做不到的時候你還是會原諒爸爸的?對吧?

活到這把歲數,瑟希卻在最後一刻再一次體會到即使拼了命去做,即使站上了最頂峰,即使有再多的閱歷再多的教育,也無能為力的感覺,手中吹彈可破的觸感,再再證實了厄臨的年幼,而年幼等同於危險,也等同於無力,就算願意幫助、愛護他的人很多,不管明裡暗裡,但他們還是不可能做到最完善,而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劍靈。

當他做下請託劍靈這個決定時,連自己也十分猶豫,怎樣想也覺得不可能成功,而事實也是如此,還差點搭上自己一條小命,雖然不後悔,但還是失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