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 深海 - 楔子

單華≪來自緘默≫  - 发布于2018-03-13 5:51:19pm

耽美·百合


來自緘默—深海

沈默的守護、無言的愛情……源自萬丈之下無法到達的深海。

「如果生在相同的立場,是否就可以拋棄所有藉口坦率地承認愛你?」

羋家四子的爾虞我詐拉開序幕,各懷鬼胎的四兄弟守著自己的秘密想要至彼此於死地!出生於羋家,難道、真的,就沒有其他選擇了嗎?

軍隊的步步逼近,內鬼的活躍,加上故人歸……於是,羋珩只好將自己全副武裝、化作惡鬼,拋棄所有不必要的愛恨情仇,讓自我墮入深海大淵。

——這裡是深海,即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楔子

他單單就只是坐著也足夠讓所有人窒息。

漂亮,本該用在女子身上的詞要用在他身上那是一點都不古怪,也沒有丁點唐突。他不過十歲的年紀就已經像個幽靈般妖艷,清冷空靈的氣質配上精緻的五官,唇紅齒白,還有那一身量身定做的高級綢緞,襯得他的膚色雪白……不管復習幾次,羋建國仍然無法習慣親兒子的美貌。

「阿珩,和你乾爹處好關係,對你不會有害處。」

最開始的時候,他不過就是隨口說的一句玩笑。到底是親兒子,怎麼可能會讓自己的血親和那個所謂的「乾爹」單獨相處?畢竟,他可是很清楚那個「乾爹」會對他的兒子做什麼。

「就那和你一樣惡心的戀童癖?」少女模樣的女人臉上露出鄙夷的神情,她抱著手,冷冷地看著父子倆,「虎毒不食子啊羋建國,你這是要把自己兒子往火坑裡面推嗎?」

「方芳,你不要得寸進尺!」

「難道我說錯了,那麼還請羋老爺賜教!」

他靜靜地看著開始爭吵的雙親,不勸阻不干涉。

他的父母,一見面就會吵架。

老爹傲,不願討好遷就、哄哄母親。

母親傲,不屑低聲下氣、三從四德。

話說兩人本來就没有真感情,不过就是老爹从街坊那儿听到母亲天煞孤星,所以才重聘迎娶,因为老爹自己就是贪狼坐命,他想比比看谁的命比较硬。

結果誰都沒克死誰,就這樣鬧到兒子都已經出生還九歲大了。

雖說母親只是老爹的四姨太,但他們的關係鬧得非常僵,幾乎是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的,而且一見面就巴不得掐死對方。事情會變成這樣,主要還是因為之前母親操刀砍過老爹的緣故。

多么彪悍啊,他的母亲。

明明,那个生下他的女人看起来那么娇小无害,可是一铆足了劲就像个疯婆子一样恐怖,曾经把想要打压自己的大夫人给吓得那是对她敬而远之,有多远避多远的。

没人治的了她,没人。

「别听你那头发长见识短的妈胡说。」老爹和母亲吵完架,心情犹如跌倒了谷底一样糟糕,他哼了一口气,像个闹脾气的孩子一样气鼓鼓的,「和你干爹相处好,总是好的。」

他的回答,往往就只有一个好字。

出生在这个家庭,剥夺了他拒绝的选择。他无能改变自己生活的环境,只好顺从。

所以当那个被他叫做「干爹」的男人解开他的衣服、大手在他赤裸的身上游走的时候,他才明白恐惧和害怕;当那些女孩子的衣服被穿到身上的时候,他才懂得惊惧不安。

然后,他第一次理解到母亲说的恶心是什么意思。

忍住想要吐的冲动,还有强烈的反胃感,他默默接受了男人的欲望。他告诉自己、催眠自己:没事的、熬过去就没事了。

-

那时候的他,并不知道世间有一见钟情这个词。只是偶然看见了一抹倩影,接着就再也移不开视线。

就在不远的台阶上,身着华贵的小女孩坐在那儿,她哭红了鼻子,不停揉着感觉干涩的眼睛,楚楚可怜的模样谁看了都会心疼。

见状,他赶紧跑回自己的住舍拿出件保暖的毯子披在她身上。

情窦初开的男孩,没认出眼前的小孩和他同性。他好奇地打量小孩精致好看的小脸蛋,心想:这小孩生得真好看,大大的眼睛不像一般人普通的黑色或棕褐色,是有点儿蓝的深黑,好像大海的颜色。他看得出神、看得着迷,看着对方的脸蛋稍微恢复了血色,而自己挨着冷风,冻得直发抖,却还傻傻盯着小孩的脸看,不想轻易离开。

终于,他忍不住伸出手,摸摸小孩的头,像是安慰一样,轻轻地。有时候手指碰到了小孩的脸,有点冻僵的手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他仅仅只是这样做就开始觉得害臊。

第一次,他发现触碰一个人是会让自己心痒痒的事情。

小孩下意识蹭了蹭搁在脑袋上的手,低低的抽泣声也慢慢平稳下来,也不流泪了。

小哭包——男孩在心里偷偷给对方取了外号。

「你不会说话吗?」

奶声奶气的童音发出疑问,稚嫩的嗓音这般纯净美好,害他想都没想就点头了,然后便听见那小孩嘟囔了句「那也好」。

好?

什么好?

依然忧郁的小孩再也不说什么。

他突然想起自己口袋里还有一颗在芈家做仆被奖励的糖果,立刻把糖果掏出来,一看还完好无缺的,马上松了口气。他把被艳丽色彩包装的糖果在小孩眼前晃了晃,企图吸引他的注意力。

这糖果是洋人的东西,就像他们这里的桂花糕一样,甜甜的,他之前尝过一颗,橘子口味的,非常不错。

「给我吗?」小孩拿过包装廉价的小糖果,捧在手心里,「谢谢……母亲也说过的,嘴巴里甜甜的话身体就不会痛了。」

把糖果吃进嘴里后,白玉无瑕的脸上迅速绽放出笑容。

「你知道吗?母亲说会蛀牙所以一直不肯我吃甜食,我从小到大就没吃过几个甜的,兄弟们吃的甜食总是没有我那一份。」小孩含着糖口齿不清地倾诉,嘴里的糖让他的脸颊鼓起一块。

真可爱。

他想,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人能够无视这张笑靨。

天真无邪,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