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59、60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20 9:23:41pm

奇幻·玄幻


2-59

「我跟我的持有者問題哪裡多了?」劍靈帕米薩拉爾像是被刺激到一樣,旋身大罵,雙眼赤紅似欲則人而噬。

「咳咳,你ㄧ定要我說嗎?」環靈臉上的微笑拉大成狂笑,笑到開始嗆咳。

「說不說?不說我要回去睡了!」帕米薩拉爾怒吼,整個人背後出現熊熊烈火,環靈頓時噎住,這次是真的嗆到在嗆咳了,帕米撒拉爾一氣之下甩頭就走,環靈連忙抓住他,表示他是真的在咳嗽不是在笑他,直到緩過氣來,才開口繼續說:「這次大人交代,我過來幫你,同時還要監視你的那個持劍者,免的你又脾氣上來,把自己的持劍者弄丟了。」

「我的持劍者不用你管!上次那只是我睡著了,才會不知道持劍者死了而已!」帕米薩拉爾大聲辯駁。

「是是是,但是我們沒時間了,所以拜託你ㄧ定要好好的看好你的持劍者,免的大人的計畫失敗了。」環靈連忙把冥神殿下抬出來,免的他們之間最強的、同時也最沒耐心的帕米薩拉爾真的不理他直接走人,他就來不及交代工作了。

「什麼計劃?」

終於說到重點了,環靈有種感動自心底油然而生,跟帕米薩拉爾說話真的要很小心,還要抓住他的脾氣啊!但他也不想想他那愛玩鬧的個性也要佔很大的部份吧,無論如何,環靈終於要開始說正事了。

「重建冥神殿。」簡單來說一句話,真的要做出來可就是千難萬難,尤其是看過那個外表是小孩,內心也是小鬼頭的聖靈冥吻持有者。

帕米薩拉爾皺眉,冥神殿,多久沒聽過的詞彙了?自從大人看神界的氣氛亂七八糟,每個神都拼命發展信徒後,就下令取消掉冥神殿,另外開闢了一個冥神領地,而冥神殿除了當初那些虔誠的祭司們還有記載以外,已經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今天瑟西做的那個動作就是當初祭司對神僕們所行的禮。

「為什麼?大人不是不打算擁有冥神殿?怎麼會又要重建?」這是個好問題,環靈給劍靈一個大拇指表示嘉獎,換來的是劍靈沙鍋大的拳頭在眼前飛舞。

「因為亡靈聖者沒有冥神殿後,逐漸的落沒消失,然後又發生了錯殺,結果光明神殿為了補償錯誤竟然去做那些亂七八糟的實驗,弄得現在變成這樣。」環靈指著那灰色的漩渦,無奈的聳肩。「所以,光明神殿下沒辦法收拾了,只好拜託大人出手,你也知道,要處理的最好方法就是重建冥神殿,然後把散落世界各地的具有亡者呼喊資格的人全部保護起來。」

一聽完這句話,確認環靈沒有要再說什麼,劍靈掛在臉上的不爽兩個字瞬間變成暴怒:「憑什麼他們弄出來的禍要我們收拾?我們老老實實的工作,他們來添亂就算了,現在還要我們幫他們收拾!」這個怒吼算是驚天動地,保證全城聽的見的人都聽到了!不過厄臨目前被昏睡了,而其他的幽靈們光是聽到這聲音就快嚇死,才沒那膽量去看個究竟。

2-60

「咳咳!帕米撒拉爾,我知道你很生氣,事實上我也很生氣,但是沒辦法阿,畢竟當初大人一氣之下解散了冥神殿,而讓保護亡靈聖者的力量大為衰減,導致現在的狀況,嚴格說起來大人也可以被說是怠忽職守,沒有好好的培育亡靈聖者來完成他的工作,所以這事情大人也不能不管的。別瞪我!你講理阿,我又沒有說錯,只是說的實在了點,我還沒說到難聽點的話呢,喂!你東西收起來,你……」環靈飛速的往遠處逃逸,後方飛來大量的寶藍色光芒。

「記住,我是來幫你的,不要給我添亂!」這句話成功的讓帕米薩拉爾停手,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距離太遠丟不到了而停下。

「你才不要亂來!」帕米薩拉爾對著遠方已經看不到的環靈大吼,他當然知道環靈說的也沒錯,只是他還是很不高興,非常的不高興!誰都不可以隨便說他的主人的壞話!

終於平靜下來後,帕米薩拉爾開始仔細的思考最近發生的事情,一切事情就是從上次大人要求他讓厄臨的身分在熟悉的人面前曝光開始,厄臨的身分是王子,也就是說他確實是有那個機會、財力,重建冥神殿,而且既然光明神殿下都開口拜託大人了,那樣應該不會遇到光明神殿的阻礙,說不定還可以跟光明神殿要求幫助,哼!既然當初給我們製造那麼多的麻煩,那就給我全部吐出來吧!

資金不成問題,土地只要回到之前的遺址重建就好,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人力了,亡靈聖者原本就是個很產量很低的職業,又經過了那場浩劫,現在只怕要找人超過十個都不容易啊!就算他們所有的神僕們都來幫忙,加起來也不到30人,更不用說神僕們還需要持有者才能動作,要解決這個情況,光靠這一點點的人只怕是杯水車薪,大人到底在想什麼呢?

眉停在半空中,直到遠方天色發白,下方的灰色濃霧逐漸褪去潛藏入地下,帕米撒拉爾才操控著聖靈冥吻回到夜宮中,同時,宮中也有徹夜未眠的人看著曙光長長嘆息,伸了個懶腰靈活一下僵硬的身子。

陛下。」旋靈適時的出現在鳴電身邊,遞過溫熱的毛巾,讓他能夠敷一下疲憊的雙眼。「這樣通宵辦公終究不健康,不要變成常態了。」

「我知道。」鳴電的聲音在毛巾下面悶悶的傳出。「要你辦的事辦的怎樣?」

屬下已經完全辦妥了,包含所有教授、學生,都不知道厄臨殿下的身分,不過殿下原本就處理的很好了,屬下只是讓一些東西出現的更合理化。」旋靈接著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詢問:「陛下,關於厄臨殿下,請問您是如何……」旋靈還沒問完,就被鳴電抬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無論如何,你只要記住,他是我的兒子。」鳴電抬頭拿下毛巾,深邃的眸注視著旋靈,閃爍著不容為抗的堅持,直到確定後者有聽清楚他說的話後,才轉頭回到他的工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