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5:一丘之貂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8-03-18 8:03:23pm

奇幻·玄幻


那日宋武神一行人在天界追黑衣人一路追到了绯红的云霾。

在看不清前方的环境下天兵们几乎像无头苍蝇般乱闯乱碰,唯善战的宋武神凭着风的动向察觉到急忙冲破云霾的黑衣人。

宋武神连忙追去,一手抓住了黑衣人的手臂只是没想到狗急跳墙的黑衣人竟不惜自断手臂正打算逃跑。宋武神一声喝令,腰间的环首刀以极快的速度脱鞘而出往黑衣人的左肩划去,四散的天兵们也很快地重振队伍随宋武神的声音赶来。

眼见逃脱无望的黑衣人最后纵身一跃,逃往人间界。

这就是为什么如今宋武神会来到了人间界。

仔细数数,这已经是武神来到人界的第三天了,对于天界来说武神不过才离开大殿两刻钟的时间。

如今的武神已经褪去身上那一身盔甲,收起了随身佩戴的环首剑。一身日常服的他身穿米白色衬衫与牛仔裤,宽松衬衫里恰到好处的肌肉若隐若现,引起周遭不少视线。由于扎起马尾的武神英俊潇洒,整体给人的感觉干净利落,走起路来不乏大将风范所以周遭视线的主人多为女性。

为了避免引起注意,随武神一同前行的天兵们也换上了人间界的服装,只是比起他们的盔甲,更引人注意的无疑是宋武神帅气的脸蛋。

“禀报宋武神,属下已经在这搜了数日还是不见黑衣人。” 宋武神一行人下凡后一路追着黑衣人,那日追出了花店黑衣人便消失匿迹。之后天兵的兵首——星繁,带着几个天兵到处搜索还是一无所获。

“星繁,如今身在人间界,所以还是随人间界的说话方式来交谈吧。日后你大可直接唤我宋恒。”担任神职已有六百年之久的宋武神在多次下凡执行神务后发现凡人排斥异类的本性。“我想黑衣人也已经和我们一样乔装打扮,隐身在人海里了。”

“可他是魔,而且双眼艳红得很,要藏起来应该不容易啊。”开口的是一个神资较浅的天兵名为赫迪,他的说法让星繁哭笑不得。

星繁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接着随意指了几位路人。仔细地观察了那些路人后,赫迪这才明白兵首为何会在此发愁。走在人间界的路上,艳红的双眼比比皆是,而且不止是艳红色,还有蓝色、绿色、紫色,有些凡人甚至还有异色瞳。

正确来说那是彩色隐眼。

“这是人类名为隐形眼镜的发明,有多种颜色选择。再说人海茫茫,而我们也只认得黑衣人的双眼,要找到他......难上加难。”

“稍安毋躁。”比起天兵,宋恒淡定得多。经过深思熟虑后他下令搜索黑衣人的行动即日起改为夜间搜索因为他的环首刀在没有他的操控下只会划向魔族,而魔族的双眼天生会在黑暗下发光¬——

至于墨卿云,那日花店电线短路让她平白无故损失了一笔维修费。她从粘液里捡起的钢笔笔杆、笔盖和握位程黑色,笔舌则是玫瑰金色,钢笔的笔盖上刻着一对恶魔的角,刻工精致,看起来和一般昂贵的签字笔无异,但是打开笔杆里面压根儿不见吸墨器。

而自从迎上那艳红的双眼后,墨卿云夜里频频发梦。

“婉希,你爸究竟何时才会回来呀,颁奖典礼就快开始了。”

“再等等吧,我爸每天一个人看顾这店面,很辛苦的。就让他在家里多休息一会儿麻。”

这是两个女孩在一间破旧杂货店里的对话。两位女孩正值妙龄时期,穿着各自心爱的连身裙,满心期待地等待颁奖典礼的到来。忽然店里来了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大叔,发际线后移并且挺着大肚腩。他身穿白色背心和一件短裤,略长的胡须渣看起来不修边幅。

一踏进店里,大叔连完全忽视店里的货物直接走到了柜台前,弱弱地问道“你爸在吗?”

“我爸回去休息了,暂时由我来顶替。请问大叔找我爸有什么事吗?”

“没事。”大叔的眼神毫无焦点。发现婉希的爸爸不在后,他低着头缓缓地从店里走了出去。

“婉希,这大叔看起来怪怪的,要不播个电话给你爸?”发现不对劲的另一个女孩提出建议。

“也好。”婉希拿起了收银机旁的手机,翻出自家老爸的手机号,还没来得及按下拨打按钮,大叔已经再次来到柜台前高举着西瓜刀大喊:“今天我要提着一颗人头送到你爸面前!”此时的大叔眼里充满着失控的怒气。

初次面对此番情景的女孩们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哭喊着救命。

尖叫哭喊的声音成功引来了街坊甚至左邻右舍的注意,纷纷前来想救出女孩,可惜店面的前后闸门早已被大叔锁上。

吓得双腿发软的婉希很快地被大叔逮着,拖出了柜台。

“不要!求求你!”此时的婉希流着泪,希望大叔绕过自己。

恐惧与绝望早已把店面填满,通过闸门的缝隙传了出去,就连闸门外的乡亲都可以深深感受到,有些透过缝隙目睹事情经过的大婶甚至也着急地哭了起来,替女孩求饶:“拜托你!那些女孩是无辜的!”

可惜手持西瓜刀的大叔不为所动,高高举起西瓜刀然后然后往婉希落去。

店内的哭喊声在一瞬间停止了。

待乡民找来了大钳子成功撬开闸门后一切已为时已晚,被大叔砍伤大动脉的婉希因失血过多,死了而她身上的连身裙支离破碎,剩下溅的一身是血的另一个女孩......

好不容易从梦境中抽离的墨卿云额头沁出无数颗冷汗。她习惯性往手背用力地掐去,直到感觉疼痛才松手。

深深地吸了口气,她打开了床头灯。看见自己枕边的表妹那猪一般的睡相,不时还把手伸进裤子里瘙痒,她才感觉松了口气。

这个梦自墨卿云十三岁开始就一直跟着她,每日每夜让她不敢入眠直到十八岁,但是她已经好久年没有再梦到这梦境了。

究竟是什么勾起了她的恶梦?这个疑问让她下意识打开背包,往内瞧了一眼。

黑色的钢笔还在原来的位置,从未变换过。

“与我无关。”忽然一句简短有力的话像刀刃般灌耳,墨卿云吃痛地捂住耳朵迟迟没有回复听力。

墨卿云感觉自己似乎招惹了什么【东西】,为了纾解不适感,她拿起外套打算到楼下公园透透气。

夜深,租屋楼下的公园空无一人,不时还吹着凉风。墨卿云不禁想起自己刚搬进这租屋区时经常有很多情侣喜欢躲在公园比较隐秘的角落搂搂抱抱,压根儿没有顾及其他公众的感受。而她总喜欢惩罚式地盯着情侣们猛看,为的就是让他们懂得分寸,让他们浑身不自在。

这样的举动维持了好一阵子,自此果然再也没有情侣敢在这公园做出让人不舒服的举动了。也正因为如此,夜深的公园才能难得无人。

想到这里墨卿云不禁笑了笑。

“真有这么好笑吗?”熟悉的声音又再次像刀刃般灌耳,只是这一次声音近在咫尺。

墨卿云忍痛寻找声音的主人,迎上了一个坐在暗处的男子。

男子身穿黑色卫衣和黑色裤子像是在等候某个人静静地坐着,要不仔细看还真没发现黑暗里坐着一个“人”。

只是大半夜的,为何还戴着一副墨镜?

把外套的领子拉高,墨卿云做好了心理准备后小心翼翼地问道:“是你在说话?你是什么人?” 她害怕眼前的男子一开口那震耳欲聋的疼痛感会再次降临。 

良久,男子才不慌不忙地开口:“我不是人。只是一个被你污蔑的存在。”语毕,男子终于把脸上的墨镜摘掉,露出那发光的艳红双眼。

“要不是你,那场梦为何会再次出现?”要不是有“人”从中作梗一场被遗忘许久的梦境又怎会平白无故再次出现。

“我只是趁着天气好出来看看我落下的东西是否还安然无恙,正好碰到你发了场恶梦罢了。若真要追究,倒不如说正因你我属同类所以才会产生共鸣吧。”男子把玩着手上的墨镜,一点也不介意暴露自己的身份。

墨卿云开始有些后悔牺牲自己的睡眠来听男子妖言惑众。她气急反笑转身就想离开。

接着男子露出嘲讽的笑容“你我乃一丘之貂,因为我是魔,而你心中有魔。”

说完,男子随着流动的风消失在黑暗处。

【因为我是魔,而你心中有魔。】

在这月明风清的夜晚,这句话像是一颗微小的石子跌进波平如镜的湖里,在墨卿云的心理激起了荡漾的波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