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75.关键人物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8-03-20 3:59:46pm

奇幻·玄幻


沙尘滚滚。轻吻脸颊的微风,有种哀愁,有点苦涩。

口袋中传出激昂人心的曲子,不一会儿就陷入安静之中。荧幕上的名字,告诉英季藏在风中那心酸的味道为何事。

“是吗?好好地大干一场吧。”

手机离耳,英季继续盯着孟曏。孟曏的视线,还是老样子,放在手机荧幕。

“终于开始了。”

孟曏的脸庞蒙上一层薄薄的阴险。那微笑,牵引某种阴谋浮出水面。明明只是浅笑,英季却感受到蕴藏在其中的浓郁寒意,远比黎空的奸笑来得阴森。

冷汗一滴又一滴,不由自主地滑落。

“你看起来很开心呢。”

“一切事情按照原定计划进行,我能不开心吗?”

对于这番话,英季只有两个想法:孟曏改写了结界设定来窥探战场各处的情况,或是遣送谍报员混入圆桌骑士或第三方势力当中传播情报。可是不久前,英季才检测过结界设定,没有被修改的迹象,情报来源多半是后者。

“谍报员吗?有多少人呢?”英季不认为孟曏会老实地回答,仍抱着“问一问也无妨”的心态提问。

“告诉你也无妨。我的谍报员不多,只有一个,却是左右革命走向的关键人物。”

英季对孟曏性格的认知是——凡是英季知道的东西,孟曏一概不会给予太多提示。这回如此老实地将情报透露出来,暗藏着“英季没有本事把谍报员找出来”的意思。可以想象谍报员是不知名的小人物,亦可以是众人皆知但存在感不强烈的人物。

自身的尊严受到挑战,英季不吭声可不行。

“有意思,我就当作是你发给我的挑战书了。我会把他的真实身份给找出来。”

“做得到就来吧!”

*****

飘舞的蓝色外袍,绣有的银色纹路,透过刀刃反射的月光,闪烁着。远处望去,会被误以为是沙漠中的萤火虫。少女眼中,这是难得一见的光景,沉重的脚步稍微轻快起来,在沙丘上印下浅浅的脚印。

笔直烙印在沙地的脚印停滞了。

令少女止步的,不是眼前这位样貌与身高都如此平凡的少年,而是与少年并肩行走的守护灵。那悬浮在武士刀上方的绿色半透明刀刃,配上扎起来的马尾,散发着和主人截然不同的强大气场。少女首次在近距离目睹武士的英姿,方才首次体会到守护灵的强大,能通过空气传达给人知道。

少年和少女虽只有一面之交,少女那金褐色头发编制的双辫子是如此地难以忘怀。少年凭着他强大的记忆力,从脑海中搜索出和少女见面的场景,追溯到少女的名字。

“如果没记错的话,你是圆桌骑士的伊丽莎白吧。”

“只是在会议上见过一面,而且我也没有进行过多的发言,你就记得我。巴卡立,你果然和传闻中一样,记忆力非凡,特别是在记忆女生样貌这方面。”

巴卡立那得意洋洋的感觉立即被驱逐到十万里外。

这番话,让巴卡立理解到为何曾经有一段时间,原先和他很要好的女生都刻意和他保持距离交流。意识到这一点,惊愕的表情瞬间跳转去不悦的嘴脸。

深层想一想,会传出这种褒中带贬的传闻,相信只有两个人。

“英季和黎空,你们竟敢这样作弄我?稍后再找你们算账。”巴卡立细声嘟囔。

“先别管这个。你是敌人吗?”

巴卡立再度展露出讶异的脸。虽说第三方势力见面后第一件事,通常会猜测对方是敌是友,伊丽莎白如此直截了当地向对方索取情报一事,使得巴卡立不知要为她贴上“单纯”还是“直接”的标签。

虽然察言观色的能力不及黎空,对方是不是好人一点,巴卡立不会看走眼。

“我是来拦截圆桌骑士的。如果你是圆桌骑士的人,我就是你的敌人。”

巴卡立毫无隐瞒地表明自身的立场,可以说是伊丽莎白的单纯让他打算推心置腹地谈一谈,也可以说那是对超里马拥有绝对信心的表现。

“正好我也要找圆桌骑士中的一人。即然这样,其余的就交给你了。”

“稍等。照理来说,这里不是应该说一句‘我们联手吧!’才对吗?”

“我不是说了我只要找其中一人吗?这样说的话,我的对手就只有一人,其他的自然就归你对付了。”

接连不断的爆炸性发言,制造一个又一个惊喜,接二连三袭向巴卡立。如果革命后有最佳惊喜奖的话,巴卡立绝对会请求黎空颁发给伊丽莎白。伊丽莎白到底是太单纯,还是太会盘算,巴卡立已经搞不清了。

“那就没关系吧。反正我原先的打算就是让超里马单挑全体骑士。少一个总比没有少来得好。”

“单挑那么多人,就算是超里马也会惨不忍睹地落败哦。”

“落败是肯定的事。我能为黎空争取到多少时间,那才是我要做的事。”

伊丽莎白的认知中,男生是自尊心极强的存在,决不允许落败一事存在于他们的生活记录里头。然而,巴卡立坦然接纳即将落败的事实,推翻了这个概念。

巴卡立是有趣的男生,这个想法很自然地浮现在伊丽莎白的脑海。

起风了。吹来一丝敌意,吹走一切惊愕。眨眼间,巴卡立换上认真的脸庞。

滚滚沙尘占据了前方大半的景色。听声音,和纪录片中沙漠风暴完全不相似。根据记忆中构筑的地形,前方无疑是红方阵营高层待过的指挥塔,后方则是黎空正在混战的小城镇。巴卡立可认为正有一大团队以着极限的速度,打算经过此地,奔向城镇。

宁静的夜晚,脚步声格外响亮,变化的层次更容易被察觉。

下垂的刀锋划出短短的弧光,熄灭的蜡烛燃起了半透明的青色火焰。不止超里马,艾琳也准备好出动了。

“准备了。”

目标进入视线范围之际,沙丘仅留下深深的脚印,尔后被掀起的沙尘掩盖了。

仅仅是武器间的碰撞,就能掀起如此风势,伊丽莎白不敢想象沙漠的地形在战后会变得如何。

但那不是伊丽莎白要关注的问题。

“艾琳,分散敌人,把望月找出来。”

“了解。”

艾琳把蜡烛横摆在前方,蓝色纹路以她为中心点,浮现在沙地表层。涌出的能量,使灰蓝色的裙摆轻轻摇曳,凭空出现的青火,衬托出绯色新月的不祥之意。艾琳的身姿,宛如巫女,和其头衔“青炎姬”十分相符。

“青烛蛇。”

柔细的声音,将无生命的青炎化为全身覆盖火焰的蜡烛蛇。青烛蛇在艾琳的身边盘绕数圈后,两眼发亮,迅速冲往超里马所在的战场。

青烛蛇灵活又柔软的躯体,使之得以穿过错综复杂的斩击,进入敌方的领域探索,同时留下灼伤对手的火焰。这是艾琳所有技能中,攻击力最低的技能。然而,青烛蛇的特点是它所看见的景象,都会传输到艾琳的脑海。

名叫望月的女性守护灵,被蛇的双目逮个正着。

一步又一步,望月不单只是避开斩击,还将悬浮的刀刃群当成踏板,在空中优美地翻转。其身姿,如忍者,又如舞者。

短刀划破长夜,带着一丝红光笔直下坠。

望月和超里马之间,隔着一个蓝色图腾。望月立即施展天步,免于被巨型手臂“青炎烛臂”给擒拿住。

艾琳的脸庞映入望月的双眸。电光石火间,眼前的景色瞬变。回过神来,望月已躺在沙丘上,明显是被艾琳击落了。

夜空作为背景,青炎特别耀眼,回避攻击,是轻而易举的事。

望月持续翻滚,避开了火球的袭击,还能顺势翻腾,重新立足于沙地上。

这时,望月方才发现,自己和混战地点隔开了好一段距离。如此距离,完全无法接收主人的指令,更无法支援战友。当下要做的,是全速回到战场。

“跟我单挑吧。”艾琳挡在望月前方。

“主人没有下达这个指令。请容我拒绝。”

“如果她答应让我们单挑的话,你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吧?”

艾琳让出一条路。望月停驻在原地,目睹国子尾随着伊丽莎白,逐步迈向她们所在的方向。

国子的步伐略为缓慢,每当伊丽莎白回过头确认国子是否还跟在身后时,国子总是别过头,不敢正视伊丽莎白。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守护灵略知一二,最清楚的,莫过于她们两人。

“我们去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吧。”

伊丽莎白冷漠的语气,国子沉默的举动,将寂静带到下一个地方。

*****

“是美诗吗?”

曼棋瞧见谢夏挂断电话后一脸凝重的神情,问道。

“嗯。她那边有天翊和六玛阻扰,这里有超里马,夕雨又不知道跑到哪儿去,情势实在不太乐观。”

“既然如此,这里就速战速决吧。”

“你说得没错。全员注意!进入次模式!”

摇曳的椰树,飞扬的沙尘,震撼大地的能量果然不同于想象。

这个时间点有守护灵进入次模式,是预料内的事。但全员一同进入,意味着詹主任一派完全掌握了习得次模式的方法。倘若他们在招揽过程中透露了方法给加入红方阵营的人们,他们的守护灵就有在革命期间变强的可能性。对黎空来说,是不利的事情。

也因为这个缘故,超里马能拖住对方的时间相对地减少了。

“给了你那么多道具,你至少阻拦他们半小时吧!做不到这点的话,超里马就称不上是桂马的对手了。”

“一直麻烦你这样那样,实在太不好意思了。过后会想办法请你吃大餐的,所以革命期间就麻烦你帮忙我去对付圆桌骑士的人吧!不过记得留住缃蕾,我要让夕雨直接和她一对一单挑,并将她打得落花流水!拜托你了,关键的第八人!”

黎空的委托跟着英季的话语闪过巴卡立的脑海。

“这下,我终于能知道超里马还能变得多强了。”

巴卡立取出黎空在委托他时附送的经验宝瓶,毫不犹豫使用瓶子其中一个功能——让瓶子消失,使守护灵获得里头储存的经验值乘以两倍的数值,大幅度提升点数,使得超里马的攻击力、敏捷度和防御力剧烈提升。

点数的增加,代表能使用的技能也增加了。

全员进入次模式,本应能直接扭转局势。正因为巴卡立的举动,局势再度扭转,完全是持久战的节奏。

“别慌!不管数值怎样提升、得到多少新技能,对手还是只有一个人!保持阵型,全力以赴,即使是超里马,回复药耗尽时必然会倒下!”

巴卡立把笑意隐藏在面庞后方。而巴卡立的后方,则隐藏着英季的笑意。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