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I 諾言 - 第十七章:家人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3-21 1:24:04am

其他·同人


蔚蓝被收押后,事情好不容易告了一段落。

卫扬抽空让卫哲送自己回家一趟,一方面是要去见一见自家宝贝儿子,另一方面是想要整理自己一身的污秽。

「你等一下,我去和阿磊说说话。」

卫哲点了下头,在车子里目送自家兄长走进屋内。只是他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他哥一踏进玄关就被一支手枪给指着脑袋。

卫扬反射性地举高双手。

戴着黑口罩的人把枪口贴紧了卫扬的脑袋,「安静地走进来,不要想耍什么花招。」

在客厅,他看见他的儿子被一个男人架着,很明显就是要来威胁他的。

「不要把孩子牵扯进来。」

「我只有一个条件。」他将手枪抵在了卫磊头上,「放了蔚蓝。」

「放了阿磊,我们好好谈。」男人的动作让卫扬免不了一惊,他的宝贝儿子被这样对待是要吓死他啊,要是枪支突然走火怎么办!

「你觉得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和我谈判?只要你放了蔚蓝,一切都好谈……我可以替他顶罪。」他眼神里一点犹豫都没有,「你们只是要有个人可以向社会、向上头交代,那就让我来,放了蔚蓝。」

这家伙是冲着蔚蓝来的。

「他是你什么人?」奇了怪了,这家伙和蔚蓝什么关系,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要强出头来领死罪。会为了某个人拼命的关系,要嘛是家人要嘛是情人……卫扬可不认为一般的上司下属或者朋友关系会让一个人自愿来替某个人顶罪。

而且蔚蓝可是逃不过死罪的。

「与你无关。」

正想着要拖延时间等卫哲发现不对,卫扬注意到自家儿子突然有了一点动作。

「阿磊不要!」

-

枪声。

卫哲看向传出声音的两层楼房,这才意识到他哥进去有些时候,而且家里怎么会突然有枪声。察觉到哪里不对劲,他立刻推了门进去,站在电视前的卫扬听见声响回过头,「哲,别过来!」

他哥用手捂着的肩膀在流血。

卫哲这下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对手只有三人。

卫哲魔怔了一样一拳接着一拳连砸带踹地毫无章法地朝最近的那人身上打。其余两人懵了,连开了几枪都被卫哲躲过、不然就是拿那人当作盾牌。

卫扬用力按着伤口止血,努力想要制止兄弟的冲动,但是人一衰起来就是样样来!

剧烈疼痛袭来,痛觉覆盖的不只有他的脑袋,而是全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枪了的关系,这次的痛苦比以外还要严重。卫扬完全站不住脚,直直往下倒,这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到了一定限度就会麻痹到动不了。

他现在就是这种情况,连意识都有点保持不清了,模糊的视线也让他只能看见血亲逮住人就往死里打的狂暴化样子。

必须阻止才行。

卫哲拳头有多硬他是知道的,疯起来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弟弟是真的会把人给弄死。

「哲!」

卫哲顿了一下,拳头没再落到人体上。

卫扬在体力不支之前一头撞上卫哲的背后,他把头靠在卫哲背上,伸出手勉强地抱住对方,感受对方因为愤怒而颤抖的身躯。他头疼得不得了,力气也没了,但是还是死死地贴着对方。他不敢放手,卫哲盛怒之下会把人打死的。

「请你,好好考虑我的提议。」面对突发情况,男人仍然谈定自如,他将弹匣退出枪支,把手枪和子弹全丢在地上,「我可以为蔚蓝做所有事情。」

他表现出自己的诚意。

「不可能,你也最好乖乖束手就擒。」卫扬连一下犹豫都没有,直接拒绝了。然后他就看见红色的光点爬上男人的脸。

男人透过玻璃的倒影也发现了异常,他转头看向窗外,寻找光点原处,然后眼神锁定某个制高点。

「泠煌——」话还没说完,男人面前的玻璃窗出现了纽扣般大的圆形龟裂,他身影一晃,竟然跪倒在地,最后面朝地趴倒。除了最开始射中头上的那一枪,狙击手在背上又补上两枪,鲜血马上在地上晕染开来。

卫家两兄弟震惊十分,恢复正常的卫哲接着就发现红色光点出现在他哥的额头上。

「哥!」卫哲身体先做出了反应,立刻扑倒了自家兄长,子弹镶进地板里。卫扬神情依旧恍惚,突然他伸手摁住还压在自己身上的卫哲。

第三颗子弹擦过他的手臂射在墙上。

卫哲撑着地板起身,马上去确认卫磊的安全,却看见侄子像瞧见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看着男人的尸体瞪大眼睛,傻愣着没有移动。

「阿磊快过来!」

玻璃破碎的声音在卫哲喊出的那句警告后响起,一排的扫射在几秒后才停止下来,先前持枪威胁他们的三人已经被解决了,只留下逐渐冰冷的三具尸首和一地狼藉。

卫哲瘫坐在地上,一手护着兄长,另一手把受惊吓的孩子拥入怀中,好好地安慰他。狙击手似乎没有把卫家人当作目标,现在是追上狙击手的好时机,但不是追上那狙击手的时候,他的家人最重要。

-

卫扬清醒时,身在医院。

他的兄弟似乎完全没有休息,顶着深深的黑眼圈紧张地替他叫来医生做检查。

一阵忙碌之后,室内又恢复平静。

「你还好吗?」他盯着卫扬的肩膀,听医生说那只是小伤,但是他还是放心不下,活活守了一整夜,也没去管接手之后的事情,静静地和侄儿一起看着他哥一整个晚上。

卫扬摸了摸就睡在旁边的儿子,回答道:「嗯,只是擦伤。」

「还好……」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哲,跟哥哥我约定。」他竖起小指和对方说,「不要在孩子面前打架,好吗?」

卫哲无语地看了自家兄长一眼,倒是乖乖伸出手和人拉勾。

他醒来的动静吵到了本来就睡得不深的孩子,卫磊眨着漂亮的蓝色眼睛,委屈巴巴地说:「爸爸,对不起。爸爸会受伤都是阿磊害的。」

「怎么会呢?」卫扬笑得灿烂,眼睛诡异的紫红色彩里满满的都是笑意,他对自己的育儿方法非常满意,「来,阿磊来好好想想爸爸是怎么受伤的?」

「可、可是是因为阿磊没有听爸爸的话乖乖待着爸爸才会受伤的!」

「磊啊……」

「下次不会了,我会很乖很听话的!」

卫扬好欣慰。他的儿子怎么这么暖心啊?

「阿磊你出去一下,我有话要和你爸爸说。」卫哲摸摸侄儿的头,吩咐了他这么一声。卫磊点头应好,也不多问、多说什么,乖乖地跑到了门外。

「哥。」

在开启话题前,卫哲深深地叹了口气。

「医生又跟我说了手术的事情,若是再不把碎片拿出来的话医生说你会疼得越来越厉害。」

在很久以前的那起空难事件中,他的兄长失去了妻子,阿磊那时也差点丧命,就连卫扬自己也有了不能忽视的后遗症。

卫扬眯了眯眼,偏过头,「不是也说了手术风险很高吗?」

「可是哥——」

「我不想死,也不想活得像个废人。」卫扬打断自己兄弟想要说的话,「阿磊已经没了妈,我不会让他成为孤儿。」

卫哲泄气了,他哥一旦决定了一件事就不会轻易改变心意。

「……随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