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25 第一晚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6-12-24 11:13:57am

都市·爱情


《唐风.绸缪》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 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这首诗的意义日曜大致上是理解的,因为在每一次有亲朋好友结婚的时候,自己的母亲就一定会在红包上头写上这首诗,貌似没有记错的话是口头上调戏新郎和新娘的?古代是以闹洞房来看新郎新娘出丑以及难看,并且以此为乐,可是现今社会已经没有了这样的习惯,都是在酒店里吃吃喝喝,就散场了,所以这首诗是代表口头上的闹洞房,但很少人理解到其含义。

若不是知道自己母亲以前还念过一段时间的中文系,自己也因好奇而去找过这首诗的意思,自己或许到现在都不明白这首诗的含义。

“日曜?”垂暮刚刚也是看这首诗看呆了,原因自然是因为不了解这首诗在说什么东西,不过,看日曜那副满头黑线的样子,莫非是什么不好的事吗?

日曜因垂暮的叫唤声而回过神来,朝她温润一笑,表示自己没什么。他心里,冒出了一个:‘绝对不能让垂暮知道这首诗的意思’,他不想知道她的反应,因为那很有可能是脸红,然后不断避开他。

对一个刚新婚的夫妻来说,那无疑是打击人的。

在垂暮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他下一句话之前,日曜便已搂过垂暮的肩,回他们的房间洗漱换睡衣去。

++++++++++++++++++++++++++++++++++++++++++++++++++++++++++++++++++++++++++++++++++

恶梦,永远都是让人畏惧的。

她的来到,一直都是不被所有人祝福的,从出生的那刻起就是。

她的家族有一个特别的传统,亦就是在每个他们家的母亲怀着自己的孩儿的时候,就一定要举行一个名叫‘带祝’的仪式,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根据师父对她的解释就是:带着所有人的祝福出世,若没有举行,那便会唤来恶魔。

自己的父母亲因为不相信而拒绝了那个仪式,所以,便把她这个恶魔给唤来了。出世,耳边便充斥着源源不断地尖叫。她哭喊,没人愿意靠近她,不是称她为‘恶魔之子’就是‘杀人犯’,呵,也是,自己一出事就害自己的母亲难产死了,也害了还在外头工作送货的父亲。

没有人愿意收留她,除了是因为没有举行‘带祝’这个仪式以外,其他人也觉得:这样古怪的孩子,即使好心收留了她,到头来也是会将自己害死,所以,一致都不收留是最好的选择。

她就这样被抛弃在了一个破烂的庙。

她在那里遇见了师父,师父名字叫什么,她忘了,但师父从小开始教育她到大,给她算命,算是对她很好了,唯一不好的地方便是时常对她恶言相对:“你这样的人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你这样的命,是没有资格在我们这些普通人面前发脾气的”之类,她从小就忍到了10岁的时候。有一次,师父也是这么骂她的,她忍了10年的脾气终于忍不住爆发了那么一丁点儿,就这么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她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

只是,在醒来的时候,明明之前在禅堂的她,此时此刻却处于自己的房间内,躺在床上,衣服完整。她疑惑,是不是师父帮忙自己呢?

于是,她下了床,开始寻找师父,一路找,一路喊师父,但却都得不到回应,她想,师父会不会在厕所冲凉呢?她就去了厕所,在那里,她,看到了师父的尸体。

鲜红的…师父身体上的那些刀痕,砍伤,都很混乱,都很深……似野兽所为。她没有失去意识的记忆,只记得自己似乎很生气,师父到了最后也没忘责骂她……

…是…她…

是她…做的…这一切,都是……

++++++++++++++++++++++++++++++++++++++++++++++++++++++++++++++++++++++++++++++++++

日光穿透过窗帘布直映入室内,把整个房间都点缀得明亮耀眼。

垂暮缓缓将自己的眼睛睁开,像刚刚那样的梦,她发过很多次了,但每一次梦见都一定会让自己的心似被揪住一般,很痛。

她抚上自己的脸,眼角边有泪水划过。再看看眼前的日曜,他还没醒,很好。

昨晚他们在回到房间之后,日曜出乎意料地没有说要和她行夫妻之实,只告诉她说他们两个都累了,需要好好休息,就这样上床睡那种没脱衣服的觉了。

说实话,垂暮心中还是有一点点的惊讶,毕竟根据她之前和其他新郎们见面的时候,很清楚地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欲望,心里,说不害怕,是假的。她以为天下间的男人都是一样的,但只是没有想到日曜会那么体贴人。

是想要让她好好接受了他再实行吗?

垂暮心里顿时一暖,抬手,纤长的手指沿着旁边睡熟的男人的脸面轻轻地描绘着。男人的俊容稜角分明,五官搭配得甚是完美此刻的他盖着眸,那长长的睫毛在光线的照射下映出的形状把他整张脸都衬托得愈发立体。

这样的男人,是自己的丈夫……

垂暮很庆幸日曜此时此刻并还没醒过来,要不然她现在所做的事情被他知道了,她就真的是丢脸丢到家了。

一个翻身,垂暮把日曜抱住自己纤腰的手臂拿开,正准备下床,在日曜醒来之前为了不让他发现残留在自己脸上的泪痕而去洗个脸,结果,才刚把日曜的手推开不久,那只爪子又立刻搂过了她,把她压到床上,压回自己的身边抱住。

“老婆,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