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I 諾言 - 第十八章:殉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3-25 11:24:31am

其他·同人


在那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

蔚蓝涉及的犯罪太严重,警方不敢草率盖棺定案。之后他们安排了在柜子里找到的倖存者的父母与蔚蓝见面。

女孩的父母当场暴走失控,会面不到五分钟就被拉开。

蔚蓝在惹恼别人这方面很有才华。

卫哲按了按隐隐发疼的太阳穴,问:「你为什么要做那些事情?」

贩卖儿童。

这件事不管是在司法上还是人性上都不会轻易得到原谅,这是从根本上错误的事情。

「因为这个社会有那种需求。」自称蔚蓝的男性偏着头,游刃有余地回答道:「你问我为什么要那么做,不如去问提出这种需求的家伙:为什么要那么做?」

「还敢狡辩!」

「我没有,我被抛弃了,组织的据点马上会变动,你们想要在我这里顺藤摸瓜找到在上面给我指示的人是不可能的!」

卫哲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而且他们也的确断了线索。就连其他孩子的身影都没见到……他可不认为失踪的孩子就只有被他们找到的那些而已,那些已经成为尸体的孩子而已。

肯定还有更多孩子在等待救援,可是他们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无从考察。

蔚蓝所属的组织,根基非常的深。

他知道的,一般这种组织都和权贵有所勾结。

蔚蓝说的对,如果没有需求,哪里需要这些小孩子,可是那所谓的需求,却是他们可能永远都碰不到的高层人物提出来的。

真的很矛盾,这个世界。

卫哲见盘问无果,接着拿出「叶凉」的画像,「你认识这个人吗?」

蔚蓝看了那张素描后露出笑容,高深莫测,却没有更多的反应。

「那么这个人呢?」

蔚蓝脸色有了微妙的变化。

「他本名邱师沄,他企图以自身来代替你,结果被神秘狙击手射杀。」捕捉到蔚蓝的动变,卫哲顿了一下,「他死前说了一个名字,『泠煌』。」

「死了啊,那个笨蛋……」他脸上的笑容垮了,他摇了摇头,撤下那比哭还难看的表情,「这家伙是『作家』……啊,就是类似情报贩子吧,只是被组织安排来监视我的,干嘛那么多事,活该。至于泠煌,我无可奉告。」

「看来你是不会老实交代了。」他再度拿出证物,这是他们尽力复原并整理过的东西:张静藏在手表里的资料,「你们想找的就是这个吗?」

「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蔚蓝看也不看那些一眼。自己当初纠结于这份名单和据点位置已经没有意义了,「信号弹已经射出去了,他们马上就会移动,你们现在去堵也没用。」

蔚蓝说的不错,在他们动身去那些地点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时候,发现所有地方都人去楼空了。

「不要白费力气了,在我上面的人不是你们这样的家伙能抓到的,你们现在看见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不要妄想可以把首领给拖出来,那是痴人说梦。」

「不说别的,说现在。」卫哲道,「为你害死的那些孩子偿命吧。」

「不管你信不信,我也是身不由己。但是啊……咦?」

蔚蓝不配合,审讯就无法继续下去,本来起身打算离开的卫哲回过头来,看见蔚蓝不怎么利索地在翻看那份名单,他眉头紧皱,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

「这份名单有问题吗?」

「不是……张静从我这里拿走的不是这些。」

卫哲不解,「什么意思?」

他狂妄疯狂地大笑,嘴里吐出诅咒般的话语,「你们自个儿琢磨去吧!」

在那之后、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听见了爆炸聲,與輪胎打滑的摩擦聲交錯,不時還有來自後方的咆哮、警笛声,和遠處不相干的呼喊。

对了,他被袭击了。

在前去法院的路上。

车子打滑翻车,在他两旁的警察成了肉垫,减轻了对他的冲击,他卖力地踢开压在身上的尸体,移动到前排和后座之间的空隙中。

除了射杀了驾驶者和看守者以外,他猜,子弹击中了车子的后胎。

在他听见那位警察先生搬出了泠煌的名号后,他多少也料到自己会有这种下场。组织里负责暗杀和追踪的高手——泠煌,既然泠煌连邱师沄都杀了,多半也会把自己给灭口,只是之前在警方的保护下找不到机会而已。

狙击可是泠煌的拿手好戏。

不斷擴張的紅,渲染了他的髮、他的指尖、他的人、他的一切。

不错,他负伤了。

狙击是泠煌的强项,在他进入对方的视线范围内时,他早就该丢了性命了,现在只不过是给他点空闲呼吸几口气罢了。

他靠在椅垫上,缓缓地吁出一口气。

他想要的,其实很简单。

想要活下去、想要平凡的人生。

他想着他苍白而单调的过去,短短几句话就能概括完的二十几年人生。他被带走后就被迫抛弃了正常的生活,被调教成会献媚而且冷血的武器,杀人、破坏……为了活下去什么都愿意去做。

林荷茉问过他为什么要假扮成韩泰民,当时他一直回避回答这个问题,但其实答案很简单。

他想要,那样的生活。

提心吊胆的日子他过累了。

真的好累。

要死了啊……

他突然笑了出来。可一笑就牵动了伤口,疼得他倒吸了好几口气,被卡在喉咙里的血水呛了几口,忍不住发出几下咳嗽声。

死了的话……是不是就能回家了?

是不是就像那些小孩一样,会被自己的父母认出来、带回家?

一滴泪从他眼角滑落。

死了的话是回家,而不是回到那个地狱。

「真好。」

-

红色溅落在蓝白的警车,成了强烈的对比。

红色、蓝色、在车子旁的尸体——这和他失去妻子的那天几乎相同的景色勾起他悲痛的回忆,他马上移开视线,却不可避免地微微颤抖起来,连呼吸也变得急促。

他很清楚,自己根本还未摆脱那天的阴影。

卫扬的异常迎来玫亚的关心,「老大,你怎么了?」早先天的时候,她家老大家里闯进一个不要命的,害她老大进了医院。作为下属,即使很怀疑这个前一刻还活泼乱跳的上司是不是在演戏,她还是得装个样子关心。

卫扬握紧胸前的十字架,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并告诉玫亚,自己没事。

蔚蓝乘坐的警车上,无人生还。

「蔚蓝死了?」卫扬问。

「死透了。」

妥妥的一个杀人灭口。

「不过很奇怪。」玫亞指着车子左边两个爆胎的痕迹,「那是狙击枪打的,开车的员警也是被狙击枪射死的,而蔚蓝和另一位中的子弹却是手枪的型号……既然对方有狙击手那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安排另一位杀手?」

「要嘛是谨慎行事要嘛是……」卫扬眯起眼,若是事实是接下来他要说第二个可能性的话就麻烦了。他看向玫亞,对方皱着眉朝他点了点头,想必是和他想到了同一个点上。「除了蔚蓝所属的组织以外,还有另一个人或团体存在。」

而在确认现场画面后,卫扬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狙击手首先打翻了警车,而后来的持枪骑士在击杀蔚蓝与警员之后举枪指着狙击手的方向,他开了两枪。之后狙击手回击,骑士才猛踩油门落荒而逃。

「三国鼎立吗这是?」

警方、组织、和一个未知。

「还有一点不知道老大你有没有发现,那时候我们……不,大概是我想多了。」玫亚最终还是没有发表自己的疑惑。她只是觉得有些奇怪,那时候他们根据那些据点想把那个组织里的人一网打尽的,结果就只有蔚蓝在的那个地点是准确的。

应该,只是巧合……或是组织高层故意留给蔚蓝的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