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十五 计划开始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6-12-22 1:51:04pm

其他·同人


隔天早上,南宫蝶昨晚睡前忘了调闹钟的时间所以一个不小心睡迟了,直到龙叔打电话叫她去上学她才从睡梦中惊醒。

唐颖告诉南宫蝶,演戏就要演全套,如果龙叔叫她去上课,她也要像往常一样拒绝龙叔,与龙叔耍嘴皮子了好几回才装作勉强答应。

要在龙叔的眼皮底下说谎,还是需要演技和脑力的。不然以龙叔行走江湖多年的经验,只要一个人有什么不对劲,他很快就能识破。

南宫蝶了解龙叔,知道他是一个喜欢静观其变,然后因时制宜的人物。他并不会马上揭穿敌人的诡计,但却会在暗地里监视着敌人,然后顺着对方的计划去反咬一口。

南宫蝶记得当初有人想要陷害南宫家,而脑袋机灵的龙叔很快就识破了对方的计划,最后还害得对方差点家破人亡。幸好对方在伤及南宫家之前及时刹住了脚先向龙叔认错,否则他的一下老小都会被他连累。

不过,好在龙叔是在为南宫家办事,要是他是敌方的军师,南宫家早就倒了,而统领J市的就是另外一股新势力了。

这一次,神童南宫蝶和国际骇客专家唐颖一起计算龙叔,还是有些冒险,不过她还是愿意赌一把。

南宫蝶只希望整件事真的不是龙叔搞的鬼,不然就算是有再多的南宫蝶和唐颖,他们也不是龙叔的对手。她们行走江湖的经验没有龙叔那么丰富,就算人再聪明,看在龙叔眼里,也只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罢了,根本无从挂齿。

龙叔道:“小蝶,醒了没,赶快换衣去学校了。”

南宫蝶原本想要立即答应了,但唐颖昨天的话又再次从她耳边响起,她才忍住了冲动。

“啊……上课啊……别啊!我上个星期不是才去了吗?干嘛还要去啊?”

南宫蝶最擅长的就是演戏装无辜,不过龙叔都知道,只是不愿在别人面前揭穿她,因为他也喜欢看好戏。

小时候的南宫蝶最喜欢的就是恶作剧,就算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喜欢恶作剧的习惯还是改不了,只要她的兴致来了,今天肯定会有几个女佣要遭殃了。

“你别跟我装无辜,难道你今天吃饭,明天就不吃饭了?”龙叔在电话的另一端翻了一个白眼。

“我又不喜欢吃饭,少吃一天饭也没关系,有面就好了。”

南宫蝶人小鬼大,对龙叔说话总是很不客气。

“吃面不营养,多吃面智商会下降,到时候你就必须要去学校上课了。何必呢,赔了夫人又折兵。”

“放心吧,就算那些去学校上课的人也不见得少吃面。要是智商降低,应该是整个社会遗弃降低。所以我还没在怕!”

龙叔也不是吃素长大的,知道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们两个一定不会有结果。为了提前结束这浪费时间的对话,也是时候出大招了:“你爸要是知道你这样,一定会从棺材里爬出来,每天都到你的床边哄你睡觉,再叫你起床去上课。”

南宫蝶最怕鬼怪之说,心里毛了一下,不甘示弱:“啧,干爹,别跟我来这套,我去就是了,干嘛说这种东西吓我!屋子这么大,就我一个人住,发生什么事,你在黄泉路下也不好跟我爹地交代。”

南宫蝶和龙叔在电话里闹了好久,直到龙叔又再搬出南宫老爷,她才假装被龙叔说服,很不情愿地挂了电话。

当南宫蝶要换上校服时才意识到了自己的校服已经被拿去充当抹桌布了,只好又在衣橱里随便选了一套跟之前穿去上课的便服款式换上,再向往常一样往背包里塞了几本漫画书。当然 ,她绝对不会忘了带上窃听器。

吃着早餐时,南宫蝶习惯开电视听新闻,可惜而又庆幸的是她并没有听到任何关于消失帮会的案件。看来他们的家属还没报警,不然就是家属已经报警,但事情比她想象中的严重许多,在还没抓到凶手之前,警方还不敢公诸于世。

不管怎样还是要行动快点,绝对不能让警方介入,不然这摊祸水就会越搅越浑浊,越来越难应付。

这种感觉好比一个卖古董的商人,知道自己的商品被盗却又不敢报警一样,因为当今社会,还有多少市面上的古董是见得光明的?要是报了警,抓了盗贼再赔上了自己的名誉那就不好了,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如果被盗的古董只是小货还好,大货可就要心疼好几天呢。

上了龙叔的轿车后,南宫蝶就开始了与唐颖昨天设计好的计划。

她现在需要设法把窃听器贴到龙叔的身上,这样一来只要他走到哪里,窃听器就会跟到哪里。

南宫蝶先展开了话题。

“干爹,这两天你去哪里了,找你都找不到,打你电话也不通。你私会去了?还玩两天啊,有收获没?”南宫蝶开起龙叔的玩笑。

她知道龙叔从来就不喜欢招花惹草,见到女色也是避忌三尺,也不明白为什么,做到好像以前曾经被女人强奸过似的。

龙叔瞪了南宫蝶一眼,没好气地回答:“去你的,我跟谁私会?最近帮会有事,我去处理一下,还有国外的交易临时有些问题,而我急着出国,忘了把号码转换成国际模式,所以你打不进我的号码。”

就算龙叔解释了,南宫蝶还是半信半疑。

她最厉害察言观色,刚才她在龙叔的眼神里发现了一丝的犹豫,不过这个犹豫维持不到0.25秒就消失了。

不过,她还是很识趣地“哦”了一声,不让龙叔发现她的怀疑。

一路上,南宫蝶都找不到机会下手,直到到了学校,南宫蝶才稍微慌了。最后,她想到与龙叔拥抱,然后趁机把窃听器放在他的口袋里。

南宫蝶和龙叔虽然不常拥抱,不过大多数她去学校时,下车前,都会与龙叔来一个再见拥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是在她小时候就培养出来的习惯,相信这样就能顺利地蒙混过关。

下了车,南宫蝶背过身面对龙叔,往校园内走,再转过身时,龙叔的车子已经开远了。

南宫蝶目送车子离开,直到车子的身影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消失在拐弯处,她才安心的做了一个yes的动作。她顿时觉得精神气爽的,没想到事情能这么顺利地就完成了第一步。但南宫蝶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因为龙叔的心思谁都猜不透,或许他已经察觉到了,也或许没有。

现在时间上早,天也还没完全亮,带着稍稍的灰朦,周围的温度也凉飕飕的,好像要下雨了。

南宫蝶来到之前与季晨光初遇的公园,做回之前睡在他大腿上的长凳,眼睛注视着之前他睡过的树荫下,嘴角莫名地上扬。

这种感觉好奇妙,一夜没见,南宫蝶竟然会想念季晨光,他的样子也会时不时地浮现在南宫蝶的脑里。

南宫蝶不明白这份感情到底从何而来,又为何而来,但她并不排斥这份思念。以前南宫蝶的爸爸总到外地去谈生意,很少在家,而她每天都会与爸爸视频聊天,就算是通电话,她也会一边看着爸爸的照片,一边聊天。

每到夜深人静万籁俱寂时,她对父亲的思念之情就会肆意地膨胀,偶尔还甚至会搞到失眠。

思念的感觉很不好受,不过爸爸跟南宫蝶说过,思念着一个人,就代表着你在乎着对方,既然在乎,就一定要珍惜,不要等到失去了再来后悔。

昨晚,南宫蝶除了为了要执行任务了而兴奋过头以外,她也为这份奇妙的感情深思熟虑了好久。

她还不清楚现在季晨光在她的心里占据着怎样的地位,不过她知道,在他们共同陷入的这件事情当中,他在她的心里占据着不可或缺的位子。南宫蝶需要季晨光的帮助一起破案。

不知道在长凳上坐了多久,天色依旧是灰苍苍的,一点太阳破蛋而出的起色都没有。随着时间的转动,天色反而越来越暗了,不时,还会有几滴小雨滴从天而降,滴在南宫蝶的头发和手臂上。

南宫蝶伸出手掌,测试雨势的大小。

渐渐地,雨滴越来越多,当南宫蝶想要跑到教学楼去避雨时,发现已经来不及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宛如被打了鸡血一样顿时哗啦啦的变成了滂沱大雨,一瞬间就把南宫蝶的全身都淋湿了。

一跑到教学楼,南宫蝶赶紧脱下背包,拍打着湿透的表面。她湿透了没关系,不过书包里的漫画和窃听器绝对不能中水,因为窃听器是被改造过的,材料什么比较简陋,暂时还没有防水的功能。而漫画呢,纯粹是南宫蝶的个人喜好。她今天带来的是自己最爱的漫画,上面还有作者的亲笔签名,绝对不可以被淋湿,不然她绝对无法原谅自己。

有些人就是很奇怪,明明生物会比非生物来得重要,生物要是没了,就再也无法挽回了,而丰生物则可以在创造,要多少有多少。但他们总会强词夺理说,生物可以复原,非生物要是坏了就坏了,就算可以再创造,那也不是当初原来的那个了。

是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道理。在自己眼里或许是真理,但在别人眼里或许是歪理,然而不管是歪理还是真理,南宫蝶只相信自己的直觉和道理。

突然,南宫蝶的头上被一条毛巾盖住了,伸手去撩开遮住眼睛的毛巾,她发现身边还站着另一个人——季晨光。

这简直就像是偶像剧里才会有的画面,原来现实中也会发生。就在南宫蝶还处于不可思议地状态时,季晨光就动了歪念,忍不住抓过她的头,隔着毛巾不停地揉搓她的头发。季晨光稍微有些用力了,害得南宫蝶随着他手摇摆的方向东倒西歪的,差点站不稳跌倒。

等南宫蝶快被季晨光折腾得筋疲力时,他才肯放开她,然后还若无其事般对她绽放一个犹如阳光一样灿烂的微笑。

南宫蝶犯了一个白眼,对季晨光的好感度值豁然暴跌。

他今天是怎么了,疯了吗,还是他今天一早起来就中邪了?

在别人眼里,这才是季晨光的本性。他的个性从小就有点古怪,在别人面前,他时而像下雨一样阴沉沉的,又时而像太阳一样调皮开朗。

他还有其他模式,比如温柔沉稳、懒散无力、积极开朗和消极沉闷,就像女人衣橱里的衣服那样丰富多彩,而他的心情也好比换衣服一样快。

然而,他这个怪脾气也不是所有人都皆受得了,暂时只有季晨光、季晨曦和吴皓宇受得了,就连他爸爸也觉得他是不是精神分裂了。在他哥哥还没正式成为心理医生之前,还曾经因此带过他去给心理医生辅导,不过都没效用。现在只要一有空,他爸爸就会叮咛季晨风帮他开导,把他的阴阳怪气调整回来。

季晨光倒是不以为意,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都是他演出来的。他从小就觉得自己身负重任,肩膀上扛得不是爸爸的面子,而是整个季家的面子,所以他不可以有任何的差池。

刚开始时,季晨光只是觉得被捉摸不透的感觉很好玩,可以把所有人都玩得团团转,但到后来,他发现这个好玩还可以有另外的优势。当他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时,他就会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古里古怪的,让对方觉得自己疯了。

久而久之,这项技能也被众所皆知,成为了他的标志。

当然,他现在突然转性,就证明了他已经感觉到了一些异样,必须换个模式来混淆对方。如果对方知道自己是这种个性的,那他一定不会在意。而这也证明了一件事——对方一定是他身边的人。

南宫蝶是女生,自然不喜欢别人无缘无故地弄乱自己的头发。她一直瞪着季晨光,但他却好像装作没看见一样,继续蠢不拉几地傻笑。

南宫蝶不再理会季晨光,随便整理了头发,再看一眼手表,发现距离上课时间已经不到五分钟,赶快拔腿就往可是奔去。

回到课室,班里依旧像之前一样吵闹不堪,不过班上同学的人数倒是减少了许多,可能是因为下雨天的关系,很多学生都偷懒不来学校了。

南宫蝶注意四周的学生,那先那天找她闹事的那几个女同学也不见踪影,好像也没来上课。

这样也好,反正南宫蝶今天没心情玩弄别人,她们不来,她的耳根也可以清静一些。现在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就算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还真的不知道要躲哪里会比较安全,毕竟她又不常来学校,并不了解学校的建筑结构。

不久,上课钟声响起,老师准时进教室。

老师一进班就先点名,搞得好比小学生一样,让南宫蝶对这所谓的贵族名校再次感到另眼相看。

她真不知道当初是谁建议她报名这间学校的,老师虽然是一流的,教材和设备也是贵而重本的,但教学制度怎么那么拘谨,一点都不气派。南宫蝶认为,上课前点名这件事,就连国中和其他的独中都不提倡了,拿点名的时间去教课更为实际。

不过老师点名的速度倒不是盖的,也可能是因为今天出席的学生也寥寥无几,很快的,老师就进入了正题。

这一整天下来,南宫蝶都没专心听老师上课,把心思用在注视窗外的雨滴和手表上正在被消耗的时间。要不是为了执行计划,打死她都不会在这么短期内来学校这么多次。

过了两节课,趁着环节的时间,南宫蝶好不容易才有片刻喘气的机会。她把头靠在桌面上,手则放在裤子边上。这时,她好像在裤袋里摸到什么东西,拿出一看,原来是一张半湿的字条,已经皱得不成样子。

打开纸张,上面的字迹已经被水抹掉了一半,不过透过笔记的痕迹,南宫蝶可以隐约看出上面写的字。

上面写着——我们已被跟踪,小心行事。

南宫蝶想着,这个字条会是谁传给自己的?

倏地,她灵光一闪,仿佛瞬间被点化,想起了今天早上季晨光对她的反常举动,难道就是在那时,他趁乱把字条放到自己的裤袋里去的?

南宫蝶就好奇了,她平时处事细心,怎么就感觉不到有人在她的裤袋里塞东西?

换个角度想,那季晨光早上是趁机摸了她的大腿咯?那她可不可以告他?

别想这些有的没的,那张字条是个警告。

他们已经被跟踪?被谁跟踪,难道是这次事件的嫌疑犯吗?吴叔还是龙叔?

一连串的问题瞬间浮现在南宫蝶的脑海里,让她一时想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在学校里,除了季晨光和自己,还有谁会与这件事扯上关系?难道对方早就潜伏在他们的周围,在他们的周围当中还有个人其实深藏不漏?

嗯,也许这就是最好的解释。

现在仔细回想起来的话,刚才季晨光的反常就可以解释了。

季晨光想要用反常举动来掩饰自己,可是照常人的思考来想的话,这样不是会更加的引起别人的注意吗?南宫蝶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