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58:学徒外送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3-27 11:53:05pm

奇幻·玄幻


在经历一场无妄之灾后,魔都虽然多个地方被摧毁得千疮百孔,但在军方、武警和驱魔师共同协力下,城内的魔物残党基本上都被清除了,大量的魔物的尸体陆续被军用卡车运到垃圾焚化厂中进行销毁,就连蚁后产于下下水道中的虫卵也几乎被清理得一干二净,直到铲除所有后顾之忧,人们才开始重建魔都的工程,

古往今来,人类一直面临着各种灾难的威胁,不过他们总是有办法再度忍着伤痛爬起。没有什么复杂的原因,就纯粹是向往着希望的本能在作祟。他们不断地克服难关,随后迎向进化,最终才取得了繁荣昌盛的文明社会;当然,这次也只是一个新的开始。

位于魔都的某个高级公寓,这一带几乎没受到多少灾难的波及,附近的居民也在入城禁令撤除的隔天,就恢复了日常的作息。

凯特居住在这公寓的其中一个单位里,连番的战斗已经令他疲惫不堪,现在他也只能尽可能争取可以休息的时间。即便是睡觉,他也没有摘下那张遮掩容颜的面具。

至于晓雪,由于之前他曾和自己行动的缘故,为了避免军方或警方找她麻烦,凯特将她送到了值得信赖的地下诊所,然而这诊所在乌烟瘴气的黑暗世界中,是个绝对中立的避风港,只要提供得出高额的诊金,在幕后操作一切的势力便会给患者完善的保护,也不会过问私人讯息,至于背后操作的势力是什么人或者团体?至今无人知晓,不过黑白两道都清楚,谁若是敢肆意越过这个雷池,隔天便会神秘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无声无息。

许多受重伤或者染病的帮派首领总是深怕遭人暗算,于是都会选择来到这个地方寻求庇护。绝对的中立和信誉,就是他们长久以来所经营的招牌,把晓雪安置在此,凯特也相当放心。

‘叮——————’忽然间,门铃响了起来,凯特非常敏感,即刻为之惊醒。作为一个国际所通缉的犯罪者,要在充满危险的黑暗中行走,过敏的反应是必须的,否则他现在估计都不知道死了好几回。

预先布下的结界并没启动,最低限度不是前来报复的恶魔撞门,公寓业主的话也不可能,租金不久前才交上,是猎法人吗?军方?还是武警?推销员或者保险业务?尽管疑心重重,凯特小心翼翼地前去开门,左手的人类表皮也逐渐破裂,曝出漆黑怪手。

‘吱。’凯特最终还是转开了门柄,稍稍拉开了下门,便迅速往后闪退了一大步,做好迎击的准备;外头的人也慢慢推开门,把头探了进来。

咦?!

本来凯特才正要亮出自己的鲜红锐爪,对门口挥出斩波,不过在对方探头进来的瞬间便打住了,他那双眼神震惊不已;前来串门的不是别人,赫然是被自己丢在地下诊所的晓雪。

“哈喽.......”晓雪虽然对凯特的紧张兮兮不明所以,但还是战兢地走了进来,顺带打了声招呼。

“是妳?来这里有什么事吗?”凯特很是警戒,毕竟对方和自己只是萍水相逢,难保不会被他人利用来对付自己,因为他为了避开官方的追捕,总是不定时地更换住处,单单是找到自己住址这一点就充满了诡异。

“你有被害妄想症吗?就只是专门来探望你,别这么紧张。”晓雪连忙辩解道,因为凯特那充满戒心的态度相当明显。

尽管凯特不认为晓雪有那种耍心机的智商,但仅仅为了探望,就特地查找自己的下落?想来想去都有些奇怪,肯定另有所图。

“妳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凯特保持着戒心,对此很是在意,毕竟他总不定时地变换住处,就连专业的猎法人都难以掌握自己的行踪,更莫说晓雪这种平凡的女孩,总不会是沿着气味追踪过来的吧?

“是上次那个叫白月的家伙告诉我这里的地址。”可能是冒昧打扰的关系,晓雪的谈吐有些含蓄。

那个混蛋!

光是听到这个名字,凯特的就绷紧了青筋。

“探望就不必,我好得很,请回吧。”凯特斩钉截铁,他实在不想再和这个女孩扯上关系了;就拿之前魔都灾难的行动来说,她的愚蠢可是坑了自己还好几次。

“那个......”晓雪似乎有话想说,但好像听不好意思开口的。

“有话快说。”凯特不太喜欢拐弯抹角,令道。

晓雪提着一袋东西走进玄关,并将袋子放落地面,整个人突然就地跪下,一时没把凯特给搞懵。

“妳想做什么?”凯特那机敏的大脑已经思考不能,压根儿猜不到晓雪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虽然有点冒昧,但请收我为徒吧!老师!这袋生果只是薄礼!”晓雪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惊得凯特呆若木鸡,就差没尿出来而已;这到底什么情形?!

凯特也不晓得如何回答,就傻傻地盯着晓雪看,他吓得不轻。

“在上一次,我充分理解到了自己的实力有多么不足,因此才想找个高人教导我。”晓雪看得出凯特的反应,解释道。

“为什么非得找我?”凯特露出了鄙夷的目光,问道。

“因为师傅几乎精通所有属性的魔法,再加上对付恶魔方面也是个专家,所以是最好的选择......”纵然只是讨好对方必须的奉承,晓雪自己听了都觉得不好意思,有求于人的关系,她也不敢对凯特的眼色有意见。

操,没说过要收你为徒啊!叫得挺顺口的。

“我说过了吧?妳不适合当驱魔师,妳觉得我会答应吗?”凯特挠了挠后脑,这突如其来的外送太麻烦了。

“拜托你。”晓雪这次连磕头都上了。

“我没什么可以教你的,另请高明吧?”凯特想也不想,果断拒绝。

“该怎么做才能变得跟你一样强,只要你肯告诉我秘密,我就保证不会纠缠你。”晓雪认真的表情问道。

“听妈妈的话,好好念书。”凯特根本懒得敷衍,转身就要回去房间再睡觉。

晓雪怎么可能接受这种回答!?

“别这样子小气吧啦的,教我嘛,师傅!”她也彻底丢掉了节操,直接扑过去,抱上凯特的大腿,弄得凯特很是厌烦。

“滚。”凯特尝试推开晓雪,但晓雪就是死赖着不走。

“你不教我,我就不走。”晓雪态度很坚决。

“唉,妳到底为什么要追求力量?”凯特实在拿她没辙,只能轻轻叹了口气,问道。

“这个恕我无法回答,不过我是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忙,拜托了......”晓雪都快哭了出来,叫凯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确实很认真。

“跟恶魔打交道,没有那么好玩,妳也没有那种天赋,何必强求?”凯特说完,就从大衣中掏出了张灵符,硬是贴在晓雪的额头。

“这是!?”晓雪还没来得及去撕下灵符,一股强制性的力量便掌握了她的身体,强行逼迫她松开手,并且站了起来。

“乖乖回去吧,明天我会再换个住处。”凯特话语一落,晓雪的身体也不受控地掉头离去。

“喂!等等!别这样......”晓雪边走边说,直到越来越远,她的声音也终于是淡了下来;耳根清净啊。

脆弱的小花,终究还是不适合在瓦砾堆中求存。虽说是蛮横了点,凯特还是很希望她能放弃走上这条路。他比谁都清楚,与恶魔打交道永远都是一个雷区,随时都要做好搭上性命的觉悟。

善良,毕竟只是迂腐的美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