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63、64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22 6:54:31pm

奇幻·玄幻


2-63

「說吧,什麼事?」鳴電在旁觀賞旋靈觀賞許久後,終於等到他看完了。

「慈先生說,這件事情是光明神所下達的神諭,目標是要消滅世界上所有的死靈法師。」這件事情足以讓全世界都變個樣,難怪黑暗同盟這麼緊張的備戰。

與討喜的光明教會不同,黑暗同盟的人就是信奉殺戮、痛苦。這幾位神的信徒聯合起來組成的同盟,雖然這些不討喜,可是由於所信奉的神祗非常大方的賜予神力,所以吸引了很多人。為了與他們對抗,光明教會也不甘示弱的聯合了其他的教派,只是光明教會勢大,所以沒有人說光明同盟。

這兩個跨國大組織就在全世界各地不停的爭鬥著,每個地方有光明教會就會有黑暗同盟,黑暗同盟統治的地方一定會駐紮著一批光明戰士,雙方已經有他們的默契存在,但這紙神諭破壞了這一切,先不提戰後雙方如何重新達成默契平衡,光是這場戰鬥打起來就足以讓除了六大國以外的所有小國人人自危,有些小國的戰力甚至還比不上自家國中駐紮的光明戰士與黑暗戰士。

「消滅世界上所有的死靈法師?好大的口氣!」鳴電也是被這消息氣昏頭了,輕蔑的嘲諷著,光是想到這場戰爭背後他要花上多少的金錢時間來修補,他的頭就開始痛了起來,非常非常的痛,伸手揉揉自己的太陽穴,口中繼續輕罵直到稍微氣過了,才揮手要旋靈說下去。

「陛下,死靈法師終究是黑暗同盟最大的戰爭主力來源,黑暗同盟是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死靈法師被屠滅,這場戰爭勢無法阻止的了,慈先生保證這場戰爭當中除非誤傷或者是特殊情形,光明教會會極力避開與通民眾與國家。」雖然這種保證在緊急時刻跟屁沒兩樣。

旋靈說到了重點,死靈法師是黑暗同盟不可能放棄的人才。先不提這個職業的特殊性,單就他們的戰鬥能力就是不容放棄,而且死靈法師天生就屬於黑暗同盟,他不像是其他職業可以選擇是否加入或者中立,死靈法師除了黑暗同盟之外是沒有其他去處的。

他們身邊永遠圍繞著死亡的氣息,與他們同住超過三個月後就不會有活人存在,他們操弄亡者,毀滅一切非他們所能使用的東西,將之轉換為他們所能操弄的東西,他們還各個身兼數職,擁有悠久的壽命讓他們無論在任何領域都擁有極高的地位,最重要的是,他們在一場戰爭中,只需一個人就可以左右戰局,一個人就是一隻軍隊,這樣的能力甚至無關於他們的位階與修煉時日長短,就算今天剛成為死靈法師,明天就可以招喚出一隻不死軍團!

長久以來,死靈法師們就是黑暗同盟在抵抗光明教會時的主力,沒有了死靈法師,黑暗同盟是不可能像現在一樣擁有與光明教會同等的勢力,所以放棄死靈法師絕對不可能,但同樣的,讓光明教會的那些信徒們放棄光明神所頒下的神諭?別傻了,這怎麼可能?

2-64

「通知全國各地,戰爭警戒,駐軍全數留在駐地不得任意外出,城防軍密切注意光明、黑暗兩大勢力的動態,必要時期允許強制驅逐城市中居民,發公文通知所有貴族,明天一早請所有大臣都來開會。」鳴電暫時做出處理後,皺緊了眉。「旋靈。」

旋靈知道這不是在叫自己,因為鳴電用的聲音極度輕柔,這種像是在呼喚戀人的語調就算真的是在叫他,他也打死不會承認。鳴電是在呼喚這個國家,想要在這樣的情況下找到一個出路,找到一個傷害最小,獲利最大的出路。

「陛下,屬下馬上請各大臣過來『今天』開會。」旋靈故意強調那兩個字,讓鳴電從苦惱的責任當中暫時跳脫出來。「在那之前,您是否要先去『休息」?」

聽到旋靈這樣的語氣,鳴電這次真的在臉上掛起溫暖的微笑,站起來活動活動僵硬的身子,一面對旋靈說:「你知不知道,我爲什麼老是在熬夜?」

「因為您老是非要等到最後一刻,才肯認真把工作做完!」旋靈咬牙切齒的在心中加上沒說出來的話:害我也要陪你ㄧ起熬夜!

「然後害你也要一起熬夜對吧!」鳴電果然如預期一般看到旋靈的臉瞬間僵硬了一下,拍掌大笑。「其、其實,我熬夜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你只有熬夜熬到累了,才會變回我的瑟芬。」笑夠了,鳴電這才走到僵硬的旋靈身邊,在他耳邊用著無奈的語氣這樣說,然後拍拍他的肩膀,一邊扭著身子一邊走向他的寢室。

對於祈冷‧祭爾帝來講,今天也是一個不眠之夜。

今天在學院確定了厄臨真的在這裡唸書之後,處理完眾多的事務,雖然該做的事情、需要外部配合的部份長老们都非常詳細的指導他—除了沒有跟來而是讓他自己與學院的人談—但最重要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完,那就是他該如何與厄臨相處,如何與他擁有表面上的正常關係,還有,他該如何讓厄臨接納他。

這些事情讓祈冷快要抓狂了,他還爲此在處理完事情後,硬是闖入即將休息的書庫,抓走了一些諸如《該如何擁有真正的好朋友》、《不可不知!即使是地精也能跟龍成為朋友的交友秘笈》的書籍,然後飛奔回家去把這些書拿出來啃。

熬夜的結果是,他發現裡面都是一些奇怪的東西,完全無法吸收,再想到他的主人是讓所有人都以怪異這兩個字來評論的人,他只覺得眼前一黑,世界再也沒有光亮。

「祈冷,你在嗎?」門外傳來敲門聲,祈冷連忙把那些書收起來,整理好自己後開門。

「長老,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我來找你。」長老笑瞇瞇的摸摸祈冷的頭。「我們進去裡面再說吧。」

進到屋子後,長老抬頭看著這棟屋子,不大,但也不小,設備齊全,但卻有種空蕩蕩的感覺,因為這裡面只有這些東西,看不到個人物品,就好像是暫住的過客,不是一個家,但很不幸的這裡卻是一個家,一個只有兩個兄弟的家,這是所有祭爾帝家族成員的宿命,自出生就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