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试读版〈前传〉 - 2 杀手零(完)

DNA≪黑天使的童话≫  - 发布于2018-03-30 1:01:50am

都市·爱情


台中西屯,人潮汹涌的逢甲夜市。

“代号?”欧阳凌初入自由身杀手这行的第一天,负责欧阳凌的杀手经纪人—无名,这么问道。无名与欧阳凌在人群堆里闲逛,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周围排着长龙的食客队伍。随处飘溢的美食香味让无名有些心不在焉。

周围的人群有些吵杂。欧阳凌迟疑了一下,用同样的语气提高了声量,重复着无名刚才的问题。“代号…?”欧阳凌开口说完后,就忍不住倦意地再次打起了呵欠。

外表干干净净,斯斯文文的无名推了推细边银框眼镜,似有若无地叹了口气后,缓缓开口解释道:“杀手都需要一个代号。算是行内人对你们的称呼吧!”无名又一次用眼神扫视站在身边的欧阳凌。还算清秀的模样,一头黑色中长发随意的扎了起来,随性散落的发丝垂在脸庞两侧。白色无领短袖T恤,配上怀旧破洞风格的浅蓝色丹宁牛仔长裤,散发着莫名的颓废感?或者该说是邋遢…?看得出欧阳凌应该出来得很匆忙,就连脚下的拖鞋都一大一小,一旧一新,很明显不是对称的鞋号。尽管人字拖的款式相同,不过不难看出左右脚上正穿着的这两只有着明显的差异。

这小子看起来就普通的青少年一名,初出茅庐的22岁,年纪虽然轻,不过欧阳凌的眼神中总是透着不符合年纪的冷冽,甚至对周遭的一切都有着一种事不关己的淡然感。在刚才正式见面的十几分钟前,老实说无名依旧抱着饶有兴趣的心态看待这名素未谋面的欧阳凌。不可否认的,无名对欧阳凌这个人充满着好奇心。因为引荐欧阳凌跟自己合作的那位中间人,给了欧阳凌相当高的评价。不过当无名见了欧阳凌的真人后,说真的,无名开始默默地担忧起来。因为不管横看竖看,这个欧阳凌明明就是一个普通得不得了的少年吧了。甚至这个欧阳凌连正常青少年该有的活力都没有。

欧阳凌眨了眨泛着泪光的眼眸,又一次打了一个呵欠。

无名终于受不了地开了口。“你的师傅没跟你说过吗?进这行的都需要一个行动代号。”无名开始感到有些困惑与不耐烦了。听那位中间人说,欧阳凌其实就是传闻中‘那个女人’的救命恩人。所以‘那名女人’才会破例开金口帮欧阳凌搭线,将欧阳凌引进杀手界之门,并对外宣称欧阳凌是自己徒弟的。不过现在无论怎样观察,无名真的无法想象眼前的这个欧阳凌究竟有什么厉害的本事?

虽然说人不可貌相。但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真的有那么厉害吗?不过据无名所知,‘那名女人’在道上出了名的冷漠无情,因利落不拖泥带水的做事风格和特立独行的行事作风而闻名,厉害的身手自然不在话下。如果真如传闻那般,欧阳凌若真的是‘那个女人’的救命恩人的话,那到底欧阳凌的厉害之处又在哪里呢?不得不说的是,杀手这一行对后台背景,也是蛮讲究的,毕竟工作的机会直接跟信誉挂钩,新人开山的第一单通常机会都不是那么好得到的。不过如果有引荐人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话虽这么说……

不过眼前这个欧阳凌跟杀手这一行怎么显得如此格格不入,那么有违和感呢?

“小子,你知道这行是干什么的吗?”无名终于按捺不住郁闷的心情,脱口而出道。

“当然知道。”欧阳凌停下脚步斜睨了比自己高上半个头的无名一眼。

无名跟着停下脚步,等待着欧阳凌的回答。

“不就是做扫除工作的吗?”欧阳凌抽出原本放在口袋里的手,然后用双手比划了一个‘扫地’的动作。

“是扫除工作没错,不过我们清除的可不是普通的垃圾污垢那么简单。一个不小心,可是会致命的。”无名实话实说,并不是存心想要吓唬欧阳凌。

明显的不是错觉,无名能看出欧阳凌的眼神瞬间锐变。欧阳凌微微抬头看着无名,用的是一种杀气满溢的挑衅眼神。好似在对无名无声地说道:‘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你用不着那么多废话。’

这大概是那么沉闷的对谈会面里,无名第一次感受到欧阳凌的认真与显露的杀手特质。那么的危险且冰冷无情的气息。但仅仅只是一秒吧?欧阳凌就再次迈开脚步,回到那副懒洋洋的散漫态度。

被抛在欧阳凌身后的无名回过神后,立刻追上欧阳凌身侧,道:“喂,你都习惯这么无视人的吗?我们以后可是要合作的咧!你真打算继续用这种无谓的态度和语气调调对我……?”

“杀手经纪人都像你这么的烦人的吗?‘那个女人’不像是可以接受这种废话的人。”

“……”一阵无言后,无名过了好半晌才回应道:“你都跟我们一样这么称呼‘那个女人’的吗?她不是你的师傅吗?”

欧阳凌无声的叹了口气,然后又打了一个呵欠。这才慢条斯理的开口问道:“我可以换经纪人吗?”

“……咳咳……”毫无预警的,无名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

这小子……我都还没嫌弃你乳臭未干没资格入行了,你竟然还敢嫌弃我这个经验丰富的杀手经纪人?不知怎的,无名默默地感到有些忧伤和自信心受创。

“……别太认真,我开玩笑的。”欧阳凌面无表情的说。

无名有些无奈地望着前方的人海,心里头的郁闷可想而知。

“那个女人说你对新人很好。”欧阳凌东张西望,闲着没事地观察着周围的档口在卖些什么食物。

“是吗?真是受宠若惊呢。”无名回答。他可不记得自己跟‘那个女人’有什么特别交情。若真要说的话,大概就是无名曾经对‘那个女人’毛遂自荐想要做她的经纪人时,被毫不留情地当面拒绝了。那是无名在某次杀手组织难得的私下聚会时,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还真是如她的杀手代号‘那个女人’一样,那么的特别独一无二,莫名的让人产生敬畏之心,如清冷高傲的女神般不可猥亵,却又自然地在举手投足谈话间,流泻出女人特有的妩媚和诱人气息。

“听说你救过‘那个女人’的命?”无名难掩好奇心的发出提问。原本也没多大期待欧阳凌会回答,但意料之外的,欧阳凌不仅开口回答了,甚至还说了目前为止最长的话。

“算是吧…?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我只是学过一些紧急救援的方式,又刚好看过类似的电影情节,然后就有样学样的照办了。不过替她取出了子弹后,她还真活了。那种感觉很特别。反正就她硬要我想个愿望让她报答,我就回答说让她帮我找份工作了。”

“……”这次,无名是彻底的无言以对了。‘敢情你这小子只是阴差阳错地就入了这行?!所以说,除了所谓的急救常识外,什么都不会了吗?’无名此刻的心里有多只草泥马在狂奔的节奏,整个心情犹如坐着过山车飞驰在轨道上,原本好端端的,却又突然间发现前方的铁轨因故断裂。那样的不幸,那样的……唉……这种心情,已经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了。就两个字,复杂!

似乎看出无名的想法,欧阳凌打了个呵欠后,接着说道:“好困……哎哟,反正我这人就两袖清风,拍手无尘,无牵亦无挂。进这行也没什么不好的。”

“这个不是小孩子扮家家酒闹着玩的。你可知道工作性质是什么吗?你有所谓的自保能力吗?你……”

“你想亲自试一试吗?”欧阳凌没头没脑的丢出这么一句话。

“什么?”无名露出困惑不解的眼神,但那份疑惑转瞬即逝,后来只剩下满满的震惊与羞愤。不给无名有任何缓冲思考的机会,欧阳凌瞬间突变,恶狠狠地给无名来了一个完美的过肩摔又接着将无名反手扣着,整个人就这样居高临下地将无名强压在腿下。就这样,无名直接毫无形象可言的趴在人来人往的街上,错愕得不知该如何反应。只听见耳边传来周围人群的惊呼声和欧阳凌波澜不惊的声音……

“既然你那么不放心,与其白费唇舌,不如这样子直接点更省时省力。我究竟有没有资格胜任这份工作,这答案你就自己去找吧!”在留意到周围的人开始拿出手机开启相机或录影模式后,欧阳凌二话不说放开无名的手。接着欧阳凌若无其事地将双手插入口袋,一副事不关己的路人模样,慢慢地往前走去,淹没在人山人海的人群里。

那之后……是过了三天的事情了。

无名摆出一副不屈不饶的坚毅样子,再次嬉皮笑脸故作友善熟络地,主动联络起欧阳凌。

欧阳凌与经纪人无名通话中。

“喂~”无名的语调轻扬,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此刻的心情愉快。

“嗯。找我有事吗?”欧阳凌嗓音低沉地应了一声。

“呃…咳咳……”轻咳几声,又吸了吸鼻子。无名略微尴尬地开口说道:“我充分地了解,以你的背景和实力绝对有当杀手的潜质和资格。”或者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刻身在家中的欧阳凌拨开窗帘白纱,眺望窗外的景色。

他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哦~是吗?”

“那个……你的杀手代号想好了吗?”

“当然。”

零。

一切归零,重新开始。

归于尘土化为尘埃,不留一丝痕迹。

“零?哈,还真是个好名字。不过……”无名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问出了口。“不打算用回‘鬼’作为代号吗?‘地狱门的鬼’,你之前的名号要是一亮出来,生意肯定源源不绝。”

闻言,欧阳凌的眼神黯淡下来,眼神有些阴郁可怖。欧阳凌拉上窗帘,转身背靠着白墙看着昏暗的室内,用略微低沉的声音回答。“地狱门的‘鬼’已经死了。现在……这世上只有‘杀手零’。从今往后,不再受限于组织的命令,自由自在,潇洒自若。”

【全文完】

——————————————

❣ [后记]

在此特别感谢所有读者们,祝大家看文愉快~!

希望读者们可以抽空点个赞/留个言/送个香蕉之类的刷一下存在感~谢谢啦~!XD

欲知欧阳凌的后续故事,请继续锁定DNA的FB官方公告!

最后,再一次诚心感谢大家的支持!(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