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65、6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23 11:34:11pm

奇幻·玄幻


2-65

「怎麼這麼空?我記得補助不是不少?」長老皺眉,四下打量著,越看越覺得不對勁,或者說是,不順眼,明明就發下很多的補助,沒道理還空曠成這樣,就算這裡只是暫時的家也應該要有足夠多的家具才對。

「反正只是暫住,總有一天我們都會離開這裡,等到了未來要住一輩子的地方再花錢吧!」祈冷拉來兩張椅子,笑瞇瞇的補充:「不過到時候花的應該也不是我們的錢就是了。」祈冷故意說個笑話來緩解氣氛,長老突然駕臨令人驚愕外,更多的還是擔憂。

是不是又做錯了什麼?

「說的也是,我們這些人終究會到該去的地方,這裡只是一個暫時的家罷了。」點點頭,對於祈冷的表現長老還蠻滿意的,至少進退有序不失禮數。長老結束了觀看,在祈冷的服務下坐下後,看著忙碌的祈冷微笑:「不用忙了,我不是一大清早來讓你請早餐的。」看祈冷先是上茶,然後上點餅乾水果,看時間快到了還準備去廚房煮早餐,長老笑了出來,搖搖手讓他停下來休息一下。

「是的,長老。」祈冷這才發現自己心神不寧到這樣的程度,尷尬的坐下,侷促不安的閃躲著長老的視線。

「祈冷阿。」長老當然發現這一點,但他只能輕嘆,然後平穩的開口:「你應該知道,我們這一族就是這樣的命運,你總該爲了他著想,畢竟那是你弟弟,如果能成功未嘗不是好事,若是失敗了…應該,也會是好事,不是嗎?」像是想起了什麼,長老的臉上也略過一抹痛苦的陰霾。

「無論成功或者失敗,我……」

「是的,無論成功或失敗,你都將失去他。」長老的大手放到他的頭上,溫柔的安撫著不停顫抖的孩子。「但是,這就是我們的命運。」長老嘆息,長長的,想要吐出這一生的怨與傷,也宣告了判決。

祈冷顫抖著,屈起膝在椅子中,長老蹲下來抱住他,讓他整個人在自己的懷中,似乎這樣就可以讓兩人都溫暖些,但長老的手卻是冰冷的,是清晨的寒凉,亦或是心的凍結,沒有人知道,就連他自己也不清楚。

「祈冷,如果沒辦法阻止任何事情,那就祈禱吧!祈禱總有一天能夠見面,祈禱。」雖然機會很低很少,可能永遠不再見面。

「不容易……」祈冷突然開口,但聲音卻小到長老抱著他依然聽不太清楚他在說什麼,但他沒有問,只是把祈冷抱的更緊,緊到像要將他揉進自己胸口般。「好不容易,我們……才接受要分開,可是我沒有走成,現在……現在換……」終於按倷不住,祈冷小小的臉上掉下了一顆顆斗大的淚珠,冰冷的房間更冷了,冷進了心底。

好不容易,兩兄弟說好不在哭泣,接受該分開的命運,接受這棟屋子很快就會剩下一個人單獨的活下去,最後這棟屋子會空下來,又有新的人住進來,然後再也不屬於他們,這裡的回憶也即將不復存在,好不容易他們才做好決定,決定不哭,也決定從一開始就不要留下回憶,但是仔細打量四周,回憶卻無所不在,不停的擊毀心房。

2-66

「我知道,二爺爺知道,我都知道,不哭,不哭好不好?乖,不哭了,不哭了。」只能空泛的拍著他的背,這就是宿命,找到主人後,不可能再見面的宿命。

房子中的另一扇門緩緩打開,發出的輕響讓兩人立刻注意到,另一個孩子站在房門口,臉色蒼白的看著這一幕。祈冷連忙掙開長老,抹去臉上的淚水坐正,但一切都來不及了,長老只好走過去,將另一個孩子也拉過來,將兩個孩子都抱在胸膛中。

「聽爺爺的話,要仔細聽喔。」長老輕輕的細細的聲音同時傳進兩人耳中。「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們祭爾帝家的孩子都是最好的,我們雖然沒辦法在一起,但是我們的心永遠在一起,因為我們留著同樣的血,有著同樣的榮耀。」摸著兩人的頭,在兩人看不到的背後,兩行老淚早已流下。

「以後跟著主人,要好好努力,在成年前想做什麼就盡量去做做看,成年之後也要好好在安全的地方努力,幫忙分擔工作,當個成熟穩重的助手,必要的時候……」長老輕輕地說著,說著早已說過幾千幾萬便的話。

「我們知道的,爺爺。」祈冷用力的抹去再次流出的淚水,另一個孩子也做出一模一樣的動作,然後,他問:「爺爺,我要去哪裡?什麼時候去?」

「皇宮,明天,別擔心,你叔叔會照顧你的。」長老的聲音傳入兩人耳中。

長老走出屋子,天已經濛濛亮,背後的屋子中細微的啜泣聲在他耳中還清晰可聞,讓他失去所有力氣的靠在門邊的牆上。

「還好吧?」一個很熟悉的聲音出現,那是他聽了數十年,而且注定要聽一輩子的聲音,裡面的關心毫無掩飾的流露,讓他臉上也重新找回溫暖。

「沒事。」搖搖頭讓來者不要擔心,掙扎著離開牆。「公爵,您怎麼有空過來?」臉色,應該沒問題吧?看不出來吧?

「我來通知你,我們該出發了,老夥伴。」瑟希笑著槌了他肩膀一下,接著他聽見屋子裡面的聲音,臉僵硬了下,長老苦笑,拉著他緩緩離開那悲傷的宿命。

「你們族裡的小孩又要上工了?是誰?」走了老遠後,瑟希才問。

「喬,要去服侍傲炎皇太子殿下,也就是下一任旋靈。」

「喬?」瑟希挑眉,詫異極了。「是祈冷的弟弟吧!他年紀不是還沒到?怎麼這麼倉促決定?」

「公……」正想回話,就看到瑟希舉起拳頭,連忙改口:「瑟希,你該知道,不是年紀到了才被挑選走,像皇室皇子,是早在要生孩子前我們就會預先做準備的。」所以祈冷的年紀與厄臨差不多卻大他一點,因為早在決定要生下厄臨前,他們祭爾帝家就已經預先準備好一個孩子來等待厄臨的出生了,因為王族的貴重姓還額外準備一個孩子,然後發生了……

「若不是陛下決定要懷下傲炎殿下的決定有些匆促,喬的年紀也不會比殿下小。」雖然只是小了一年又三個月,但這點還是讓所有人有些介意,畢竟他們是負責照顧主子,年紀大ㄧ點,成熟一點,也能比較早擁有實力保護主人才是重點。

「可是,喬也才6歲啊!」雖然說他成熟的一點也不像是6歲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