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59:算账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4-02 11:52:30pm

奇幻·玄幻


地点还是那个迪斯科舞厅,这里几乎没有一天是生意惨淡的,各种杂音和灯光仿佛是群魔乱舞。

白月就坐在柜台前喝着调酒;当然,他约了凯特,这里是他们平常交接委托的地点。

嗯?

没多久,他察觉到身后有人走了过来,或者该说那人发出的杀气简直就是在深怕别人无法察觉似的,相当高调。

“哎呀,该怎么办呢?”白月故作态地晃了晃手中的酒杯,表面看上去这只是很平凡的小动作,但酒杯中的调酒已经凝结成了冰,他已经默默在催动着魔力。

接着,还没等他来得及反应,一记附有强横力量的拳头便重重地捶在了他的天灵盖,令他的身体在瞬间就好似玻璃碰上了锤子般、支离粉碎;虽说没炸出血浆或是内脏,但场面也甚是骇人。

‘乒————’擦着杯子的酒保顿时都吓得懵逼了,手中的酒杯更因此滑脱出手、摔碎在地,突如其来的惊悚令他不晓得该如何反应。

这是赤裸裸地杀人?!

“啊!!!”不久,酒保和其他目击者才终于发出了呐喊,但却没吸引太多人的注意,丝毫没有影响在舞池中狂欢的人们。毕竟在这种地方,替比拼酒量的人呐喊助威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了,或者该说是平常得令人懒得在意。

“你杀气腾腾的做什么?吓死宝宝了。”肉身被敲成粉碎的白月却没因此凄惨地死去,而肉身的碎片也逐渐化作了透明状的冰,迅速冻结了这个地面,并且顺势攀附上了施袭者的双脚、蔓延。不出一盏茶的功夫,便将他彻底冻成了冰棍。

同一时间,弥漫在周遭的白色寒气也逐渐从被冻结的施袭者身后化为人形,白月的人也恢复了姿态。没错,这正是他的元素化能力。

可施袭者也不是省油的灯,还没冻上几秒,盖在他躯体的冰层便被强行震碎了,甚至还连带补上了一记朝后的鞭拳,但这次白月却接下了。

“你还真有脸问啊?”然而施袭者不是别人,正是戴着面具、金刚怒目的凯特,他那双眼仿佛在炸火似的,很明显表示着:“今天非杀了你这个混蛋不可!”

“呃,我们可能有些误会吧?”白月很清楚凯特现在是真的发火了,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发,装傻地说。

“误你妹!”凯特不欲和白月废话,为了避免再次被冻住,他浑身也架起了火系的高阶法术————炎武罩体,并且开始用缠缚着火焰的身体和白月展开肉搏。

“老是这么不讲理,你会一辈子单身的哦?”白月依然是那副轻浮的态度,他似乎还游刃有余,轻松地避开凯特的拳头和踢击。

被骚动吸引而来的围观者也越来越多,而酒保也偷偷地拨打着电话,舞厅的保全也不敢贸然介入。在这个世界中,就连三岁小孩都明白,两个看上去等级不低的法师打在兴头上,绝对不是好惹的。虽说现在的世道,当保镖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懂些魔法,但正因如此才能用肉眼观察出来魔法的级别,这两人怎么看,最低限度都估计是高阶水平;稍微出点差错,都有可能反过来被对方的魔法所伤,更莫说赶走这两人了。

“今天不结结实实揍你一顿,我说什么也无法解气。”凯特不介意众目睽睽,仍是一连串地白月进行猛攻;唯恐波及无辜,他也不敢使用其他的魔法。

“你就不听听我为什么找你来吗?”白月边躲边问道,一点危机感都没有的样子。

“我现在只想揍你。”凯特即答,语气十分坚定,完全不像在开玩笑。

呃,看来真的惹恼他了。

“还真是难搞......”白月注意到不远处的酒保已经在联络着谁,再这样下去,把事闹大了也没什么好处,凯特这家伙现在又是脑充血的状态,压根儿顾不上什么后果。迫于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将自己的身体化作白茫茫的寒风,刮过围观人潮的顶上,逃出了舞厅。

如白月所料,凯特追了上来,他将身上的火焰撤去、纵身跃起,毫不客气地踏着人潮的脑袋追了出去,两人的追逐游戏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其中更是穿过了大大小小的街道和暗巷,凯特才终于将白月逼到了死胡同。

“这下逃不掉了吧?”凯特捏了捏指节骨,做好了海扁白月一顿的准备。

“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恼火呢?”白月很明显装傻,那故作思考的模样差点没让凯特的青筋炸裂,愤怒的他挥手就抛出了一个极具杀伤力的雷系魔法————落雷鞭。

“喂,别随便就丢高阶魔法炸人啦。”白月将手化为透明状的冰体,徒手接住了落雷鞭,尽管雷电具有传播性的效果,但似乎对白月毫无作用,他的气色如常。

“你随便将我的落脚地点暴露给一个麻烦的笨女孩,我且不说。关于上次任务的报酬,我查过了户口,完全没有入账啊?你独吞了吧?”凯特越说语气越深沉,他那因为怒火中烧而爆发的魔力也震碎他配搭的面具,露出怒目阿修罗般的恐怖表情。

即便是大名鼎鼎的弑魔者,终究还是离不开世俗的,毕竟衣食住行都需要钱啊。

“冤枉啊!我像是会做那种事的人吗?”白月露出一本正经的表情。

“没错。”凯特点头道。

“呃!你这样子很伤我心的......”白月虽然眼泛泪光,但他的样子根本不像有被伤害,倒不如说有点恶心。

“废话少说,把钱给我吐出来,不然就给我去死吧。”凯特甚至亮出了他屠杀恶魔的最强武器,漆黑怪手;乍看之下,杀气腾腾,他此刻已经化身成了放高利贷的讨债模式。

“等等!这次真的是个误会。”白月吓得紧忙辩解。

“看你的回答,我会决定怎样揍你。”凯特姑且压下了自己的愤怒。

“唉,说到底还是要揍吗?”

“说。”凯特命令道。

“这次我们都被国家给骗了,他们从最开始根本就不打算支付身为罪犯的你任何报酬,甚至还打算在你事成之后,直接让让战斗力高的军方对你进行抹杀,说穿了就是把你这个罪犯用完就丢,我因为在亚联有着背景,所以他们才没敢对我下手。当然,我也没拿到半毛钱,我们俩儿都做了白工。”白月无奈地回答。

“哼,虽说我本身并不介意多杀几只恶魔,对于国家的违约也有一定程度的心理准备,但拿不到钱还是挺不爽呢。”凯特似乎冷静多了,白月也松了口气。

“哈哈,你能理解真是太好了。”

“但一笔归一笔,为什么要把我的住处告诉那个女孩呢?”很快,凯特又紧锁了眉头。

“哈哈,我看你平常就只会杀恶魔,人生一点情趣都没有,多么空虚寂寞冷啊?找多一个可爱的女孩陪伴你,不好吗?”白月轻浮地调侃道。

“混蛋,你或者是纯粹觉得有趣!但你给我听着,与恶魔打交道不是那么好玩的,那个女孩很天真,一点都不适合踏入这个圈子,别给她这种不切实际的向往,不然迟早会把她害死的,你找乐子给我把握分寸!”凯特冲上前一把揪住了白月的衣襟,他真的怒了。

“哎,明明给她向往的就是你好吗?如果不是见过你的英姿,她又怎么会向我探寻你的住处呢?再说了,我看出她的诚恳和认真。我这人嘛,最无法拒绝女孩的要求。”虽说气氛严肃,白月还是一副轻佻的处事态度,彻底把凯特的愤怒带到了巅峰,令凯特直接朝他的脸揍了一拳。

“给我认真点!我现在可不是开玩笑!”凯特很激动,说话的时候都喷出了口水。

“呵呵,你很在乎她嘛?以往的你明明都是事不关己,己不操心的态度,怎么会对这个女孩如此上心呢?”白月的脸被打出了裂痕,仍旧坚持着笑容。

“.......”凯特不知怎么的,忽然沉默了下来,他也不晓得该怎么答复。

确实,如白月所说的,其他人想走上什么路又关自己什么事?为什么自己又要对那个女孩如今上心呢?他都快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了。

“总之,再有下次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你!”凯特很不屑地放开了白月,转身就要离开。

“喂,等一下,我还有正事没谈呢。”白月见状,急忙叫住了凯特。

“别拖泥带水的,有话就快说。”凯特稍稍转过头来,怒视着白月,他看来要过好阵子才能解气。

从刚刚开始,明明就是你一直在咄咄逼人好吗?自己根本没有说出正事的余地。

“有新的委托哦。”白月说着,他脸上被砸出的裂痕也自我愈合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