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76.程咬金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8-04-05 5:43:38pm

奇幻·玄幻


夜晚不再宁静。

那如重金属摇滚乐的爆炸声,贯彻耳膜,传遍荒芜的沙漠。本来已经鲜少的睡意,这下完全被驱逐灭尽,堪称比咖啡更强力的提神药。

巴卡立平日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噪音。可今夜不一样。多亏这些噪音,才能让他在如此凉快的环境下,不被凉意吞噬而陷入睡眠中,毕竟九时半这段时间,在巴卡立的时间表内是睡眠开始的时刻。

超里马和缃蕾一众交锋的那刻起,已经过了半小时,仍旧屹立不倒。

拥有大量回复药是因素之一。更关键的,是名为“流星鼓动”的通用技能。

使用后,守护灵得以在十秒时间内持续回复体力值,其回复量将近总体力值的十分之一。每一次使用的间隔时间为三分钟。靠着流星鼓动,超里马每九分钟所消耗的回复药就减少了两瓶。目前,平均每分钟会消耗两瓶回复药,意味着使用三次流星鼓动,就能延长作战一分钟。

一分钟看似不怎么样,实际上对革命带来的冲击是十分巨大的。

就在这一分钟,对方消耗的回复药会增加;正因为这一分钟,超里马终于将其中一位守护灵给彻底打倒了。

“可恶!竟然来不及把回复药交到他手上,实在是大意了!”

“谢夏,面对超里马,人数太多反而会碍手碍脚,位置转移、回避等都会变得困难。应该换一个策略。”

曼棋的话语缓缓和了涌上谢夏心头的焦虑感。

思路恢复清晰,双目变得明亮,谢夏渐次能看见一个突破口。

“能进行远程攻击的,全部退去后方支援!和超里马正面交锋的,四个就足够!其他的,全部移动到中锋的位置,和超里马保持距离!一旦前锋的体力值低于一半,立刻和中锋交换位置!这样就可以确保我们的人力资源不会再减少!”

超里马同时对付的守护灵变少了。看似有利,超里马的攻击反而屡次打偏。

首要原因,是对手闪躲的空间增加了。

和一对一单挑时比起来,这空间不算什么,无法构成频繁打偏的理由。但缃蕾和泉乐的存在,让这一切都成立了。

每次缃蕾的锤子和超里马擦身而过,都有机会短暂地麻痹超里马的身体。即便只有短短一秒,那也是让队友逃脱的机会。

泉乐站在后卫的位置,超里马的一举一动全数烙印在她的双目之中。只要伺机开启虫洞,必能拦截斩击。

优势的天秤,逐渐倾向缃蕾一众。

谢夏不因为占优势而感到满足。

“如果望月在的话,相信很快就能解决超里马了。”

“这也无可奈何。要国子完全成为我们的战友,就必须让她和蓝桑晴、宋晓晨以及伊丽莎白三人完全断绝关系。最初的选拔赛还未了结的因缘,在此刻了解还不算迟。”

“也好。要不然,抱着半吊子的决心,是无法下达最准确的指令,更无法打败超里马的。话说回来,碧汶跑去哪里了?”

“她说要去监视国子,就擅自离开了。”

碧汶的性格是如此我行我素,谢夏早已司空见惯。不知是否因为平日过于放纵碧汶的缘故,才造成碧汶分不清何时应该我行我素,何时应该合群。

想到团队中的人如此有个性,谢夏无奈地叹息。

“反正这个阵容足以压制超里马,就让她去吧。”

超里马会被打败,这是尘埃落定的事实。然而,超里马处于劣势,巴卡立依然维持一副冷静又认真的脸这件事,把疑惑强行灌入谢夏的脑海中。谢夏不得不认为,巴卡立还保留了一手。

事实上,这只是谢夏想太多而已。巴卡立已经没有任何逆转的手段,但贸贸然将内心的焦虑展现出来绝不是智举,只好摆出这张脸掩饰。

当初约定的半小时已经过去,巴卡立仍旧认为争取到的时间越多越好。

口袋中的手机发声了。这个时间点传来的信息,应该是黎空的定期联络。

“超里马还能打吗?这里出了状况,希望你能帮我拖住螃蟹们多一个小时。”

巴卡立这才知道,声音是具有重量的。这短短的语音信息,给巴卡立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甚至比当初背负着学校的荣誉参加洲际常识比赛来得更大。

回路连接整个脑部,巴卡立却怎么也想不到好的方法,得到的仅是一个结论:

太难了,这根本就是叫我跳进去火山,然后活着出来啊。

巴卡立还未尝试就想放弃,这可是第一次。

如果有“放弃”这个选项的存在,巴卡立会毫不犹豫地作出决定。然而,这选项打从他协助黎空拦截谢夏一行人开始,就没有存在过,自然不会作出这个抉择。

“我——尽量吧。”

脑子里想着“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可巴卡立嘴角却不知觉地扬起了。

血液在沸腾。巴卡立不知为何。

若真硬要用一个理由说通,相信那是巴卡立对超里马能在这场战斗中有所突破的期望所造成的,毕竟这场战斗,说不定能取得让超里马进入下一扇门的钥匙,到达和桂马同等的境界。

巴卡立的视线不断游走于超里马的动向、守护灵视窗和数据库之间。

对战况进行演算不完全是巴卡立最擅长的事情,但他还是做了最坏的打算——回复药将在半小时内归零。

“超里马,先撤退!”

一声呐喊,把战斗的气氛给搞砸。一行人膛目结舌了。

“打不过我们就逃跑?你算什么男人?”曼棋立即展开人身攻击,希望能借此挑衅巴卡立,让他转换指令。

“谁说我在逃跑?你没听说过这只是战略性撤退吗?”

一番理直气壮的回应,唤醒了怒气,冲上曼棋脑海,阻断了其思路。

短短数秒,泉乐因无法接收来自曼棋的指令,露出了破绽。

悬浮的绿色刀刃平均地分布并个别排列在双刀之上,使超里马在此刻拥有了一对翅膀,可这不是用于飞翔的翅膀,而是通过奋力甩动手臂,斩向对方的技能“鹰羽刃·十字切”。

超里马刻意从下斩向上,得以将泉乐打飞,开拓出一条逃跑的路线。

眼看距离缩短至预定的范围,超里马伏下身子,巴卡立双脚离地,如同机器人合体那般顺利地坐到超里马的肩膀上。

翔步带动众守护灵包围超里马。

“鹰羽刃·旋鹰!”

这是一招通过转动身子,对全方位进行斩击的技能。复数的旋转周数,对守护灵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但坐在超里马肩上的巴卡立,在激烈及迅速的旋转下,绝对会头晕,甚至会有陷入晕眩、反胃的可能性。为了杀出一条生路,巴卡立不惜面对如此风险行动。

技能施展完毕,超里马的周遭只有数不清的沙粒。而巴卡立的世界,不停地围绕着他旋转。

风不断扑向脸部,巴卡立感觉到自己在移动,看来撤退的计划还算顺利。

一段时间后,视野终于变得清晰。

眼前急速飞来一个正在回旋的不明物体。超里马可以一刀拦截下来,巴卡立却有着通过跳跃的形式避开不明物体的想法,超里马也遵循了。

武器笔直地袭向追击者们。巴卡立那反过来利用这武器拖延对方脚步的计划看似很顺利。

单调的直线攻击,随手挥动武器就能轻松击落。

锤子即将和不明物体接触之际,不明物体忽然加速、拐弯,还如回力镖那般迂回,缃蕾在反应过来之前,腹部就被击中。

巴卡立不知不觉间作出了准确的判断,内心萌生了一股得意的感觉。

回旋停止。其真面目是一把三角尺,最长的边之长度将近成年人一半的身高。

搜索整个记忆的书库,巴卡立未发现任何吻合的图像或名字。是敌是友,是谜;超里马得到了撤退的时间,是事实。

守护灵和超里马擦身而过。

“不必谢了。”

这番话,巴卡立将其归纳为神秘的现象之一。

“安洁儿……不认识的守护灵。无所谓,有机会再答谢她的主人吧!”

迎着风,超里马和缃蕾一众守护灵的距离愈发遥远。

对于巴卡立来说,完全就是赚到了一笔意想不到的奖励;这对谢夏而言,反而增加了烦恼。

藏在记忆中粉色头发,带着那浅蓝色的连身蛋糕裙,以及各别系在左右手手腕的紫色缎带,超越了空间,重现在此刻的现实之中。一般人的眼中,好似优雅的天鹅,又好似美丽的天使。可谢夏的双眸,只映有恶魔的姿态。

并非说守护灵安洁儿可以转换成另一种姿态。被谢夏视为恶魔的缘故,就在于安洁儿的主人。

“可恶的凌瑶珊,竟然在这个时候出来挡路?”

谢夏握紧拳头。

即便谈论到黎空,谢夏也不曾有过如此愤怒的表现。可以见得,凌瑶珊比起黎空,更能挑起谢夏的火气。

不怀好感的原因,大致上可分为两个:

第一为瑶珊是来自英霸的转学生,因而被谢夏视为间谍;

第二则是因为安洁儿在辰之席组别的决赛时让缃蕾陷入苦战。

安洁儿如此关键的时刻出现在此处,谢夏仅有一种想法。

“安洁儿协助超里马逃跑,而巴卡立是来帮忙蓝黎空拖住我们的脚步,也就是说,蓝黎空和英霸联手,打算颠覆银阳!”

曼棋和谢夏一齐大声叫道。

民众的愤恨,在这番话的带动下持续升温。

“蓝黎空这家伙,没想到竟然在这场革命背后埋藏了那么大的阴谋,绝对要彻底把他铲除!绝对不能让蓝黎空得逞,免得后患无穷!”

“集中你们的精神,注意四方!说不定还有伏兵!”

“赶快检测你们的守护灵视窗,马上提升点数,有新技能就立刻学习!我们没有时间被安洁儿和超里马拖住脚步!必须赶快赶到中央大街去,把夕雨给打败,结束这场无谓的闹剧!”

一行人训练有素,加上谢夏和曼棋联合指挥,完全没有被这种突发状况所动摇。情绪虽说有些激昂,不至于会让他们乱了阵脚。

兵力被全数调动去对付安洁儿,谢夏明显是想要在最短时间内击溃安洁儿。

瑶珊还很从容。

“混入骑士的间谍,果然不是盖的。在子书出动前,就让我在这里和谢夏好好切磋一番;而‘你们’,就慢慢陪蓝黎空打个够吧!”

一阵笑意,将寒意融入凉意之中。

谢夏愈发觉得,这场革命背后还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当下要做的,是终结革命,并在战斗的最尾声,将这些阴谋一一揭开。谢夏抱着如此想法,使用了存放于数据库中的“秘密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