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69、70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25 8:50:05pm

奇幻·玄幻


2-69

中午時分,由於早上收到消息太震驚,以至於什麼事情都沒討論出來的兩人齊聚在餐廳,頂著同樣煩悶的表情互相看著對方,相看兩相厭。

「銘泌,你看這次到底是怎麼回是?我是怎麼想也不明白,殿下是怎麼突然跑去報名學院,他是怎麼躲過重重護衛去報名的?」

「殿下還用躲?他想去哪只要沒有危險,有那個護衛敢去阻止他,更別提他只是去學院看看,順便報個名而已。」銘泌白了他那腦袋總是少了些彎道的同事一眼,然後才苦著臉開口:「我擔心的是今天陛下要問什麼。」

「問什麼?不就頂多把我們訓斥一頓?」教學生敎到學生跑自己了,這些當家教的肯定會被罵到臭頭,格爾現在光想到這就很想去把厄臨抓來,好好的問他到底是哪裡對不起他,讓他丟工作。

「你就不怕陛下問起爲什麼我們沒給殿下寫推薦信到學院去?」這個話題再次被提起,兩人同時靜了下來,過了許久,格爾才開口:「應、應該不會有事吧?當、當初你不是說……」

「那是在不包含陛下的情況下。」銘泌苦笑。「你也知道殿下的狀況,當時陛下根本不理會殿下,所以當然沒事,而爲了殿下跟我們自己著想,當時做的選擇當然是對的,但現在陛下想起殿下了,這麼大的疏失誰擔的起啊?」

這些皇室最在乎的就是顏面跟利益,利益方面跟王妃起衝突,顏面部分跟陛下起衝突,這讓他們這些打工的很為難啊!光想到這頭就大三圈,而旁邊的格爾看起來大概就只會擔心,轉來轉去,提出可能的建議機率無限趨近於零,還是自己想辦法吧!銘泌頭痛的看著原本美味的食物,湯匙有一下沒一下的撈。

「唉!」銘泌有些慶幸,至少他們還接到去見陛下的命令,而不是現在突然食物中毒,然後就此人間蒸發,更甚者,直接被光明正大的丟去打死,想到這,銘泌就萬分慶幸他們遇到的是ㄧ個善良的國王,雖然他們耽誤了他的兒子的前程,但他應該能體諒他們只是想要保住兩個家庭跟一個孩子的小命而已吧!

一邊想借口,一邊在心中祈禱這次他們能夠好手好腳全身零件一點也沒缺的回到家裡抱老婆小孩,就這樣唉聲歎氣直到要去見鳴電的時候。

「旋靈大人。」一來到寢宮前,就看到那些俗稱—噩夢、恐怖、夢魘、虐殺者—的藍衣人在眼前飄過,神經緊蹦,雞皮疙瘩全部爬出來亮相,兩人像個學生一樣站的直直的在旋靈面前,等待他發落。

「兩位大人,請在這裡稍後,陛下正在休息。」瑟芬‧祭爾帝─現任璇靈─將兩人帶到小房間後,笑瞇瞇的對兩人這樣說,然後關上門,看著外面的陽光逐漸消失,還有瑟芬那個詭異的微笑,兩人都有種想要往外逃的衝動,最後卡達聲響起,門終於完全關上,兩人不約而同的跌坐在椅子中,用力的喘氣。

2-70

「銘、銘泌,你覺得門有沒有鎖起來?」格爾呵呵的苦笑,看著門上面的玫瑰雕紋,對他的同事問。

「沒有。不過你敢出去嗎?」銘泌感受著柔軟的椅墊,給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不敢。」格爾吐吐舌頭,乖乖的坐到銘泌旁,等待鳴電的到來,兩人就這樣一言不發,什麼事也不能做的等待著、煎熬著,直到門再次打開,但這次近來的依然還是旋靈。

「兩位,陛下馬上就到,請準備一下。」旋靈側身讓侍衛們近來放下一些茶水點心,然後那扇門再次關上,兩人緊繃到快要跳出來的心臟再次回到該呆的地方繼續運轉。

「呼!」格爾攤在椅子上,看著旁邊同樣鬆了口氣,卻硬撐著不做這種破壞形象的事情的銘泌。「我快嚇死了!」

銘泌只能給他一個苦笑,然後看著桌上的東西,完全不敢動,誰叫這些東西是三人份的擺放呢,原本放鬆一下打算起來吃個東西壓壓驚的格爾也在看到之後第一時間縮手,再也不敢打桌上的東西主意。

氣氛持續著沉重壓抑,直到格爾受不了,開口問銘泌:「你怎麼都不說話。」

「我嚇到沒力氣說話了。」抹去涔涔而下的汗水,銘泌真的連苦笑的力氣也沒有。「你呢?怎麼不說話?」

「不知道說什麼。」格爾開口,然後兩人同時無奈的嘆氣。「你說,這次陛下到底想做什麼?我還想回家抱老婆啊!我發誓再也不跟其他將軍去逛街了!」逛什麼街當然不言可喻。

「我哪知道,陛下一直都很難理解啊!」銘泌無奈的看了一眼旁邊那個有老婆還去逛不知名街道的男人。「如果能活著出去,我一定要去交一個女朋友,然後把他娶回家!」

「很好的目標,兩位。」一個聲音突然出現,然後兩人同時發現自己的脖子上有條手臂圈住他們,把他們兩人拉靠近些,兩人中間多出一個頭,三個頭就這樣貼在ㄧ起。「那這就是你們未來的任務了,格爾,你負責以後不要讓厄臨跑去不該去的街道,銘泌,你負責幫厄臨找女朋友。」鳴電縮頭用力收攏手臂,把格爾的頭跟銘泌的頭狠狠的相撞,然後放開他們走到他們對面坐下。

「當然,如果被我知道你跑去什麼不該去的街道,我就把這件事情告訴你老婆,還把原本想對你做的事情十倍做完。」鳴電笑瞇瞇的對著格爾說。

「至於你,厄臨成年以前要是你還沒結婚,那你這輩子就不用想結婚了,銘泌。」鳴電悠悠哉哉的拿起茶杯幫自己倒一杯,加入適當的牛奶跟糖。

「陛、陛、陛下……」銘泌快哭出來了。「您、您怎麼會……」

「怎麼會從你後面出現?」鳴電笑瞇瞇的抬頭,伸手指了指兩人的後方,一個祕道就擺在那清清楚楚。「就這樣走進來,還有其他問題嗎?」

「陛、陛下,請問您原本打算對我做什麼?」格爾納納的開口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