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剧本) - 16 恋人未满

DNA≪最初与最后的爱≫  - 发布于2018-04-15 8:36:49pm

都市·爱情


【场景1:天色渐暗。夏氏集团,顶楼杨瑛才的办公室。王凯莉急匆匆地敲门,快步走进去办公室,然后难掩气愤地将收获到的调查报告丢在桌子上。】

王凯莉:陈庆均那个心机双面人真的是欺人太甚了!枉费以前早年还是我向夏董推荐他进升职名单的。没想到他竟然人前人后不一样,甚至利用他的职权,近几年在市场营销业务部门里胡作非为!

杨瑛才:(摩挲着下巴,看着向来冷静自持的王凯莉难得不顾形象的泼妇模样)看妳的样子,就算不问,我也知道妳调查的结果了。

王凯莉:(心气烦躁,在杨瑛才对边的椅子坐下,把文件报告全推到他面前)这些是我刚整理出来的重点资料,和近几年营销业务部门的员工离职率因素分析报告。还有……(犹豫了一下后缓缓说道)你应该已经听宇枫说了吧?他这两个星期在公司都做了些什么事。

杨瑛才:(点点头)昨晚上费劲了唇舌,才从小枫那里问出一些话。不过,一听感觉就不对劲。小枫经历尚浅,就算被人坑还是被欺负了都选择静默不出声。他只会傻傻地硬撑咬牙挺住,以为这些都是职场上理所当然会经历的事。另一方面为了不让我们担心,又怕宇浩会知道,所以根本就不敢把委屈告诉我们。(重重叹了口气)所以为了查证,今天早上我才会找妳一起去那里进行特别审查和员工会谈。

王凯莉:(揉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办公室里头的人,超过一大半都避而不谈,只有绝少部分敢于发声争取权益。我们当然相信宇枫的证词,不过要掌握陈庆均实质的失职证据,恐怕有点困难。(摊开其中一份文件资料)这里是小部分职员指证陈庆均不合理打压员工的证词,其中就属部门张主管和一个叫谢金兰的口供陈述最为详细完整,他们俩都是在公司服务超过10年的资深员工,所以我觉得他们会比较了解陈庆均平日的处事为人。

杨瑛才:妳说的那两位,最近跟小枫走得很近。听小枫说他们俩对他很照顾,所以我个人对他们的观点看法会有所加分。(大略瞄了一眼报告资料,那几项被颜色荧光笔特别标示的重点内容)迟到早退,恐吓欺压底下员工,强抢同事的辛苦成果占为己有,无视公司工作流程,在上班时间与女员工公然调情……?(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些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王凯莉:(满面愁容的抚额)我现在真是头大,完全不知道要怎样给夏董交代了。人事部两项大忌,全给我们犯了。升迁错人,好员工流失。现在又加上我底下的人,无心之过让宇枫填假资料蒙混进来。结果还让宇枫平白无故就遭受欺负……

杨瑛才:(无声叹息)妳用不着太过自责,这也不能完全算是妳的错。老实说,我之前常跟陈庆均有工作上的职务接触,不过也没留意到他是这样的人。要不是这次因为小枫的关系,我们大概也不会发现到原来第10楼的部门处在这般水深火热里。(边翻阅边快速扫视着手上的文件)公司有人来有人走,一直都是很正常的事。尤其是越繁忙的部门,员工流动率增加也在所难免,我们会忽略也算是情有可原吧?(勉强苦笑)

王凯莉:话虽这么说,但是这毕竟也是我的过失疏忽。虽然以我目前的职位,确实比较难兼顾到所有部门的人力资源流动或工作分配事宜……不过我底下的人没有特别反映给我知道这些不寻常数据,却也是事实,没有训练好底下员工的我难辞其咎。

杨瑛才:(莞尔一笑)Kelly,这么说的话,妳是打算揽责任上身,想请宇浩直接给予惩罚处分了吧?

王凯莉:喂,亲爱的杨特助,你还有闲情开玩笑啊?

杨瑛才:唉~(叹气)我这是叫苦中作乐呀,妳懂什么。现在我正烦恼着,要怎样跟宇浩报告这些事。妳也知道的,只要一牵涉到小枫的事,我们那伟大又精明能干的夏董,就会完全变了个样了。

(瞟了落地窗外阴暗的天色一眼)

王凯莉:那有什么办法,谁叫宇枫是我们夏董最疼最宝贝的唯一弟弟。不跟你说了,时间已经不早,我要先放工回家了。(站起身)报告这些就先搁你这儿,明天我们再继续详谈对策,看看要怎样找出实质证据让陈庆均那个家伙安乐死。

杨瑛才:辛苦了,再见。(把报告资料全都整理好)

王凯莉:Bye~明天见!(优雅地转身离开办公室)

——————————

【场景2:天色已暗。第10楼业务部门,依然灯火通明。】

林可唯:(难掩复杂情绪地看着在座位上埋头忙碌的夏宇枫)喂,夏宇枫!你还不要回家啊?

夏宇枫:(笑着反问)妳不也还没有回家?

林可唯:陈经理交待我弄的工作,我都还没有完成。今天莫名其妙的内部调查会谈,就花费了我不少时间。一整天看那些高层在办公室里晃来晃去的,害我都无法集中精神做工。

夏宇枫:(迟疑的问)可唯,其实妳明知道这些是陈经理刁难我们的工作,加上妳都已经辞职了,为什么还会这么努力地想要完成啊?而且还天天加班,甚至忙到忘记吃三餐……

林可唯:宁可天下人负我,不可我负天下人。

夏宇枫:这句话的原话好像不是这样子的啊!妳说反了耶!

林可唯:没有说反,这就是我要表达的意思。这句话其实是我父母从小就灌输给我和我弟的,意思就是要让我们俩脚踏实地做人,不可有任何害人之心。陈经理欺压我的确是他不对,不过这既然已经变成了我的工作,我就要把这些工作好好的完成,让那个臭经理抓不到我的把柄!只要我完成了工作,我谅他也不敢再对我怎样了!

夏宇枫:(微微一笑)对了,我记得妳有一个弟弟。那妳家里还有谁在?妳的父母亲呢…?他们都是做什么的啊?

林可唯:(戒备地扫视夏宇枫)问这个做什么?你在做背景调查啊?

夏宇枫:(犹豫了一会儿,柔声道)可唯,我是认真的。(深呼吸后正色说)我说我喜欢妳的事,都是真的。所以我想要多了解妳,我想要多认识妳……

林可唯:(难为情的别过脸,佯装低头看文件)你干嘛又突然这样!?吃错药啊!

夏宇枫:我们认识的日子虽然很短,不过……跟妳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很舒服耶!我在想,这或许就是喜欢了吧…?

林可唯:(用酸溜溜的语气道)哼!我听可威说King你的身家非常值钱,随便一辆车都能买房子了,甚至一个车牌都叫价上百上千万。说真的,你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我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像你这种有钱人家的少爷,说喜欢人家就可以追到公司来,那等哪天不喜欢人家的时候,就可以把别人像垃圾一样扔在一旁不理不睬吗?

夏宇枫:我不是那样的人。可唯,我是认真的想要追求妳。

林可唯:(转过身瞪着对方)夏宇枫,别闹了。

夏宇枫:我没有在闹,我是非常认真的。可唯,自从那次邂逅了妳……我一直到鬼门关徘徊的时候,都对妳念念不忘。妳无法想象我有多么认真,为了多接触妳进到公司里,然后又为了妳下定决心进来公司学习,找个新的人生目标。(异常深情)妳相信一见钟情吗?

林可唯:(微微一愣,片刻后问道)我们好像那之前只见过那么一次面吧?就一次短暂的见面,真的就能够喜欢上一个人吗?你不觉得这种只出现在电影或小说里的情节太梦幻了吗?现实怎么可能会有。

夏宇枫:相信我,会有的。因为…我就遇上了。(柔声道)妳知道吗?我天生就有复杂心脏隐疾。从小到大经过了无数次的大型手术,原本医生都不抱希望了,但每次我都可以化险为夷奇迹生还,就连医生都觉得不可思议。所以,我相信奇迹的存在,就如同我相信我会对妳一见钟情一样。

林可唯:(微微皱眉,心里冒起疑问却不打算开口,耐心等待夏宇枫后续的话)

夏宇枫:(娓娓道来)三个多月前,我参加了一次赛车比赛,也就在那次认识了妳。那之后不久,我进行了一场……就连我自己都以为我会挨不过的手术。躺在手术台上,脑海里闪过最后的意识画面,除了我哥、我大嫂、吴叔雯姨,还有妳……林可唯。

林可唯:(难以置信地瞪大美眸)你随口乱编的吧!我看你明明就长得好好的,哪里像是会病恹恹的样子了。是,你平时确实手无缚鸡之力,整个人软骨头似的有些瘦弱,但也不至于像你说的那样……病得那么严重吧?(像是联想到什么,突然笑出声来调侃道)哈哈~夏宇枫,我的条件说真的也不太差,长这么大确实被不少男人追过。不过,像你这种装病弱博同情追女孩子的方法,还真是少见呀!

夏宇枫:可唯,我是很认真的耶!这些都是事实,我不是在开玩笑。

林可唯:(呼出一口气,转过身把工作文件资料一一收拾好)算了吧,夏宇枫。我之前就跟你说过很多次,我们两个是不同世界的人。

夏宇枫:(突然有股冲动地走向林可唯,把林可唯拉向与自己面对面,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妳真的完全对我没有感觉吗?不要再说之前赛车场的事了。都快两个星期了,我们每天一起工作吃饭加班闲聊,妳真的连一次喜欢上我的念头都没有吗?

林可唯:(低头避开夏宇风的视线,轻声道)放手。

夏宇枫:真的……不喜欢我吗?

林可唯:(压抑着情绪)别闹了,快放手。(抬眼,卻见夏宇枫深邃的瞳孔,内心一阵悸动)夏宇枫你……

夏宇枫:我是认真的。(与林可唯视线交对,突然感到心跳加速,神情或喜或愁)现在呢?这样看着我,妳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貌似有些不适的重重地喘息着,伸出另一手捂住狂跳的胸口。尔后扬起兴奋的笑容,抓住林可唯的双肩,往前贴近她一步)

林可唯:(身后顶着办公桌子已经无路可退,吞了一口唾液,莫名紧张忐忑地凝视着夏宇枫)你……你要做什么,我警告你别乱来。我…我真的会打你的噢!

夏宇枫:林可唯,我想……我并不是喜欢妳。

林可唯:什么!?(错愕的瞪大眼眸)

夏宇枫:我想,我是爱上妳了。(迷人地微微一笑,俯身吻住了林可唯的唇)

林可唯:(憨憨地呆住原地无法动弹,心跳加速睁大眼睛,脸颊发烫染上红晕)

(过了好半晌,回过神后的林可唯用尽力气的推开夏宇枫,恼羞成怒的她直接握紧右拳,毫不留情地大力击向夏宇枫的胸口处。没料到林可唯会对自己动手,没有防备的夏宇枫痛喊一声,表情吃痛地踉跄后退好几步,然后捂住自己被林可唯打疼的胸口,弯着腰大口喘息着。)

林可唯:你…你……我……(支支吾吾,脑袋一热,无法思考。匆忙拿起自己的皮包,正准备要大步跑出办公室)

(这时,突如其来的一个高大身影毫无预警地闯进办公室。)

杨瑛才:小枫——!(惊喊一声,快步越过愣在一处的林可唯,直直跑向跪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夏宇枫)小枫,你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吗?

林可唯:(惊愕的回头看着办公室内的两个男人,久久无法言语)

夏宇枫:(模样痛苦的紧捂着胸口,冷汗涔涔的虚弱回应)我…我没事……(勉强抬头,用复杂的表情望向不远处的林可唯)

杨瑛才:(轻拍夏宇枫的背部安抚着,柔声询问)慢慢深呼吸。之前手术的位置有没有被伤到?还很痛吗?要不要去医院一趟?

夏宇枫:(脸色有些苍白的摇摇头)可唯……

杨瑛才:(有些尴尬地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林可唯一眼后,就迳自不顾夏宇枫的反对,低头将夏宇枫的白色衬衫纽扣解开,露出一道道深浅不一的手术疤痕。检视着有些红肿的胸口处,担忧地问道)小枫,真的不要紧吗?之前开刀的地方有些红肿。

林可唯:(似察觉到什么不对劲气氛,又看见了杨瑛才和夏宇枫的不寻常对话和互动)喂,夏宇枫,你……你该不会真的是刚动过手术吧?难道我真的打伤你了!?可是……我…谁叫你…唉……总之,我不是故意的,你有没有怎样啊?(表情难看地走向夏宇枫,紧张得语无伦次)

夏宇枫:(勉强扬起一抹笑意)我不要紧……

杨瑛才:(不放心地把夏宇枫扶起来,让夏宇枫坐在办公椅休息)我去帮你倒杯水,你先休息一下。

夏宇枫:(依旧捂住胸口喘息着,不过痛苦似乎减轻了不少)

林可唯:(难为情又内疚,又有些生气懊恼的开口道)喂,你……你还活着吧?

夏宇枫:(夹带着痛楚的轻笑出声)是的,还活着。不过妳……下手真重……

林可唯:(紧紧地拽着手上的皮包,出声为自己辩护)是你自己活该!谁叫你突然……你突然……哎呀,总之是你自己活该啦!

夏宇枫:(低声道歉)对不起……是我冲动了……

林可唯:(欲言又止,索性咬牙闭眼别过脸)

杨瑛才:(从茶水间拿着一杯温水走了过来,关心追问)小枫,现在觉得怎样?还很痛吗?

夏宇枫:(颤着手接过水杯,浅啜了一口润喉后,轻声道)Jason哥,我没事。虽然还会疼,不过我想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杨瑛才:(依旧不放心)真的不要紧吗?你的脸色看起来真的很差。

夏宇枫:(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林可唯:(静静打量着杨瑛才和夏宇枫,忍不住好奇地出声询问)杨特助……你跟夏宇枫…是什么关系啊…?

(夏宇枫和杨瑛才面面相觑一眼)

夏宇枫:(不想再隐瞒,实话实说)Jason哥……他是我哥的私人助理兼死党,也是从小就看着我长大的哥哥。

林可唯:你哥的私人助理兼死党!?可是杨特助明明是董事长的……(突然住了口,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弱弱地问道)夏宇枫,你哥哥他…该不会就是我们公司,夏氏集团的董事长吧?

夏宇枫:(点了点头)我哥正是公司的董事长-夏宇浩!

林可唯:(完全失去思考能力,憨憨的呆愣住)

杨瑛才:(见夏宇枫坦白从宽,呼出一口气。但一想到夏宇枫刚才不由分说强吻林可唯的画面,就不免有些尴尬难为情。)林小姐,小枫他……从来没谈过恋爱,所以……刚才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希望妳…不要见怪。

夏宇枫:(郁闷地瞪了杨瑛才一眼)

林可唯:杨特助……你…刚刚全看到了…!?(突然有种想要挖洞躲起来的冲动)

杨瑛才:嗯,对呀。(吸了吸鼻子,挠挠头)林小姐,小枫的身份,希望妳可以暂时帮忙保密。妳应该也知道,我们高层最近在调查内部的一些问题。

林可唯:(很是无语的笑出声来)哈~那个……夏宇枫他平时傻傻呆呆的,就算我告诉其他人他就是董事长的弟弟,我想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夏宇枫:(有些受伤地提问)我真的有那么差吗?

林可唯:我……(欲言又止)

杨瑛才:(打量着眼前两人的诡异氛围,主动出声缓解尴尬)林小姐,时间不早了,妳早点回去休息吧!不用担心,我会看着小枫的。

林可唯:(对着杨瑛才微微躬身)关于打伤夏宇枫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我真的不故意的啦!希望你能原谅……

杨瑛才:(瞟了神情复杂的夏宇枫一眼)我知道妳是无心的,况且妳也确实不知道小枫身体状况的事。该是我觉得抱歉,我在这里代小枫和他哥哥宇浩跟妳道歉,希望妳可以大量点,原谅我们小枫刚才的冲动无礼。

林可唯:(勉强勾起嘴角)哪儿的话……那个,我就先回家了。真的很抱歉。(再次向大伙儿道歉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