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12 - 12

soon≪勇者进行曲≫  - 发布于2018-04-16 11:41:32am

奇幻·玄幻


怎知,当他的眼睛转视的时候,却只能看得如隔了层膜般的白糊,“咦?”他回觉,才发觉自己靠着的山壁,竟突然顿闪微亮、变软,成了白色浆糊般的粘状物,将自己包围,转个眼,等他完全察觉的现时,整个人已经完全被吸到里头去了!

  

起初,他的视野尚能稍微隔着白糊瞧见面前的那两妖,待个不过半晌时间,白糊逐渐浓稠,看到的景象也缓缓从黑乌景色转换成一片白糊稠色而已。

  

“混…混帐!这是什么啊?”他拼命转头朝望左右,却只能见到白稠一片。

  

“扑通扑通……”心跳声再次加剧。

  

“糟了,刚才和那两个妖怪斗了一会,心跳才不知不觉缓了下来,怎么又开始飚了?”他紧张,再加上心跳的莫名加剧,更为这情绪添加了效果,越来越紧张了!

  

“呃…啊……”耳里隐略听见了一些细微的呻吟。

  

“什么声音?”罗十八听见,他想在行转头寻视,却这才给他发觉,自己这被周围的浓稠白糊包住的身子,除了心里的剧跳,竟然也逐渐开始难以动作了!

  

“可恶!…”他没空理会其他,只想先寻脱身,当首的,自然是朝绿光剑望去,“剑…剑呢?”

  

幸好,绿光剑还是闪着光芒。

  

只是,他的身子手脚真的逐渐难动了,要会见求脱,还是有些难度……

  

“小鬼,没想到进了‘魂道域’,你还能挣扎呀?”罗十八正想着脱身无法,前面就传出一道话语。

  

“嗯…?”罗十八勉强望前,慢慢的,从模糊一片的白稠里头看到了一个人状的影像……

  

“哼,想不到你还有办法瞧得见我!?”那声音再次说话。同时的罗十八也看清楚了,这是一个身稍呈出灰白色彩,但除此,五官和身形,却就看不出跟一般人类有其余差别的一个‘男人’。

  

罗十八不知这又是什么东西,“是跟那群妖怪同一伙的吧?”虽然外形不像,但直觉上有这么觉得。想到这里,“多谢灰冥大人的施救。”又有两道声音同时在莫名处传入。罗十八听得出来,那是那两妖的声音,他们应该是在这片白糊之外的地方说话的。

  

“你俩还不快去了!”那被唤作‘灰冥大人’的灰色汉子,朝着一旁,以命令的语气说了句话。那两妖怪恭敬地回道一声后,便齐身离去。

  

随后,那灰色汉,灰冥转身朝向罗十八。

  

“混帐,快放了我,有种和我一较高下!”罗十八发声相激,但对方却是全然无动于衷,完全没效。

  

这时的罗十八,身子虽然呈站立状,只是这里没有实地,上下周围都尽是软粘糊的一片,加上他自己心里剧跳没缓,身子逐渐难动的状况下,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一块摆正在砧板上的待宰肉块,正等着任人鱼肉!

  

灰冥没理会罗十八的挑衅话,继续在他身子前后绕了数回,边看边发着“嗯、嗯……”的声音,像在观察、研究着什么似的。

  

稍后,灰冥总算说话∶“看来这就是所谓的‘特异魂体’吧?”一边疑惑,一边为自己解答的样子。

  

罗十八不懂。

  

再待了待,灰冥似又注意到了他手里的绿光剑,“那……这又是什么?……”有时疑惑状的不解。

  

罗十八早已满身的不舒服,再见这家伙这般当自己的什么稀有动物般给它绕着看来研究,心里更加是生气,喊骂大道∶“混帐!”

  

随着骂声的呐起,罗十八隐约感到内心的剧跳逐渐减缓,双手腕筋发力,开始起抖,感到如此的反应,似乎已开始能恢复过来!

  

灰冥也看了出来,“咦?”了一声,但表情仍然显得不甚为意,有点讶异地轻言∶“想不到能如此……没关系,反正也是同样能够搞妥的!”说着双手举起,朝罗十八身子摆动,似乎就将有什么后继动作的样子。

  

罗十八不知他在搞什么鬼,心里只盼能再待一会,因为他觉得自己只消再等一会便能恢复动作了!

只是可惜,灰冥显然不肯再待,随着他手里的摆动,周围的白糊似乎接收到指令一般,四周八方开始徐徐往罗十八的身上涌盖,似乎要将他完全埋在里头。

罗十八本来就已经完全无法动弹,这时再进一步受为难,更加无奈。

  

转个眼,“咕噜咕噜……”回过神,却觉得自己掉入了水里似的,一张个口,即是觉得尽是水涌。

  

“咦?”只不过,身子四肢已能动作,再摸摸胸口,心跳也不剧了!

  

身体感觉舒适许多,只是周围除了像在水里,也仍然模糊白稠一片,感觉看来自己身体此时正处于一碗白粥或是薏米糖水之类的液体里一样!

  

“但是,真是这样的话,这个碗也太大点了吧?”他寻思之际,也发觉自己在这样的环境里头,竟然还能呼吸、说话!

  

这一连串的惊异,使他心里吃惊不断,不过,这惊吃多了也不再稀奇,所以,他还是决定找路脱身。

  

他双手双脚摆动,也不知这时游着抑或是行走,身体就这么隐隐略略地跟着自己的动作移动,移了一阵,眼前的一片除了白稠,就真的只有白稠,完全没有其余异色物。

  

“不过…身体在这里软软酥酥的…感觉也蛮舒服的呀……”身处在这里一阵,开始不经意生起舒适感,他没想到这里原来很舒服。从头到脚,满身像被好多对女性胸部似的软状物紧紧包围着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令他不禁忆起当年,自己婴孩时候,在妈妈怀抱里,所享过的那种安详、舒适的滋味……

  

只不过,与现时相比,则就不仅仅只限于‘一模一样’而已。因为这里的可是从头到脚的‘帝皇级’享受呀!所以,那种昂奋、激动的快感,是完全无法作同日比拟的!

  

“哇!好爽!嗯……”罗十八正享受着他从所未有过的经历,一种令他high到极点,难以忍得舍弃的感受。

  

感觉越来越舒服,接下来的,便会在不知不觉间,整个人从外至内,渐渐放松,继而想睡觉、入梦……

  

“啊!”幸好,意志力够强,未过难挽之境就回觉,即刻醒了回来。

  

“哇啊,好危险啊,如果真的睡了下去,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他捏了把冷汗。暗里对自己在这种大致上的男人都会‘沦陷’的陷阱里头,仍然能坐怀不乱,把持得住,感到庆幸,更感到自豪!

  

“果然真汉子就是不一样!”心里连忙臭屁一番。

  

在这种地方,精神当然要百分百紧绷,刚才那一着,摆明是个陷阱。

  

罗十八眼见自己身处在这诡异,却又难以脱身的地方,不知该有什么对策才是。

  

“糟了,该怎办……?”困惑着,下眼一俯,见到手上的绿光剑,“对了,这绿神剑我还握住的呀!怎么忘了呢?”想要用绿光剑来脱困,是他唯一的法子。

  

然而,绿光却已经消失,只剩下柄子部分握在手里。

  

虽然还搞不清楚这绿光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激放出来,但在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是非试试不可的了,“管他是死马还是活马的,试过再说!”

  

“咿呃——!”他紧握柄子,想象七龙珠悟空发出的龟派气功,那种发劲的感觉,或者是幽游白书里头,桑原所使的灵剑,也和这个很像,都拿来模仿试试,但无论他怎么想象怎么尝试,都没有用!

  

他搔着头,轻发哀鸣∶“啊……对了,难道真的是星球大战的光剑!?”想到这里,忙往柄探头寻觅检视,“怎…怎么…也没有放什么水晶电池的呀~~~~~”他忘记了,这柄子外形看出,就是个纯粹的金属,而且两头开孔,内里也是真空的,哪会容着什么东西?

  

罗十八屡试不灵,头皮搔得周围飞舞,“妈呀……使了自己曾接触过的无数法子(也就是从那些漫画电玩电影电视剧里头所吸收过的),怎料这柄子还是个柄 子,完全没见变成不像柄子的柄子!?(脑筋有点混乱,说话语无伦次是难免的,请体谅吧)”激昂情绪一升,再来了个霸王朝天冠怒一指,愤声大吼∶“这…可是 天灭我矣?!”

  

然而,管他是霸王还是乞丐的,没办法的事就是没办法。

  

“啊…混账……”愤声过后,周围依然空洞一片,没任何反应,感到累了,无力地发起愣。

  

“喂,怎么了,怎么不先好好睡个觉?”从白糊一片里头,现出了一声。

  

随之其声,人影也逐渐清晰,便是刚才的那个灰冥。

  

罗十八终于见回这令自己陷入这惨境的混蛋,当首第一反应,自然就是大怒!恨道∶“混家伙,你有种出现就别想活着离开!”

  

语声未止,双手拳头已紧,话刚说完,飞身奔去,就是狠揍!

  

罗十八之前见到这家伙的时候,整个身子是难以动弹,才只能任由摆布,这时的罗十八则已能活动,见到这家伙,立刻不由分说,先打个他五体投地后,再要他带自己出去!

  

罗十八发挥起自己打遍高中无敌手的打架功夫,朝眼前这灰色家伙揍去!

  

“哼!”眼见罗十八拳头已至,灰冥轻咧冷笑,“死吧!”笑嘴甫咧,对方拳势已达,怒喊之际风声破空,“嗖——”划过!

  

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