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又一个新地方 - 任务路上

秘密≪谁来教我末日中如何避≫  - 发布于2018-04-16 6:47:23pm

都市·爱情


最后常佑点头答应了让某虫和自己同居的事情,从她的考量来说就是她以后那堆米面总算有人处理,而且沈容的异能在一年前就已经比她高级,就算希瑞尔获得他的身体之后没有任何的训练现在也不会差很多。

但常佑不相信希瑞尔还没有完全掌握这身体。

她带着希瑞尔去到市集,将希瑞尔没有的生活用品补上,然后希瑞尔提着一堆东西回到两人的家。

对于常佑来说,希瑞尔是她的租客;对于希瑞尔来说,常佑的家就是他们的家。

出发点不同对于事物的认知自然不一样。

可惜常佑到现在依然不知道真相,一心以为这只虫看见同乡倍感亲切不愿分离,殊不知不愿分离是真,看见同乡也是真,但是最主要原因是因为对方想要登堂入室!

两人整顿数天,当中常佑让希瑞尔展示实力,才知道希瑞尔已经是七级雷系异能者,而且同时也是个三级空间异能者。

她突然想起在两年前她和沈容两人都被丧尸抓伤掉进山崖那个山洞里,那时候她获得了火系异能,而沈容也平安度过。

原来他在那时候也有获得异能,成为双系异能者啊。

她趁休整的时间把自己带回来的稻穗卖给了有兴趣的木系异能者,换回了五颗他自己催生的西红柿,那如血般鲜艳的红色还有比成年男人拳头还要大的体型真让人不大相信它是西红柿。

之后就是测试希瑞尔对于本身异能的熟练度,两人找个空地比试一番,然后常佑就很确定对方非常熟悉使用沈容的异能了。

常佑确定希瑞尔对于本身的异能非常熟练之后就带着他出任务去了。

以前没有空间异能者所有行李都是背后的那只背包装载着的,自然要想办法生出位子。

现在有了一个空间异能者,虽然他们收拾的东西也没有特别多出什么,但至少多了一口锅和两副碗筷。

考虑到这次的任务地点很远,所以常佑在租车的时候选了一辆看起来比较好的越野车,但租金也跟着贵上不少,但是出于安全考量现在的花费是必要的。

两人坐上车子就直接出发,希瑞尔驾车、常佑坐副驾驶座。

希望基地附近都有定期打扫,所以他们这么一出去半个小时以内都没有见到丧尸的痕迹,莫说是丧尸,就连是植物也少见。

这种情形有好有坏,好的是方便他们观察周围情形而且敌人无法藏匿,坏的是基地没有遮蔽物容易被发现。

两人一直没有开口,常佑看着窗外的景色在发呆,而希瑞尔不知道可以跟常佑说什么,原谅这虫子不懂得追求配偶的技巧,他原本的种族从来都是雌虫追求雄虫的。

直到半个小时后常有就开始看见丧尸的身影了,而且走到旁边的树林也开始增加。

她会在车上使用异能把发现他们的丧尸杀掉,他们车上一路行驶了数个小时,虽然有不少丧尸,但是真正超过二级的丧尸却很少,他们大概都被更高级的丧尸召集起来了。

两人在中午的时候短暂休息,简单吃过干粮之后换人驾驶。

两人中途也有停车活动手脚,把跟在后面的丧尸都清理了再继续前进,然后就这样重复数次直到他们到达第一个落脚地。

托希瑞尔的福,今天晚上是一锅粥,虽然只是白粥但是依然吃得让人觉得感动。

她再次回想自己末日前的准备,她出现在末日前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也没有能够领悟到现代人厨房的操作,后来只学会了煮面,那是因为面的包装袋上面有着指南,而她会煮烧水。

现在对比希瑞尔灵活的操作,她就觉得自己好弱。

而且希瑞尔的空间里也有不少粮食,这对于没有空间异能,在一开始的时候甚至想着自己没有异能一辈子在这里挣扎的常佑来说,更是觉得自己之前的伙食都好凄凉。

因为没有空间异能所以背包里的食物永远只够自己吃三天,再怎么尽力搜刮食物都没有存放的地方,根本就没有搜寻的必要。

虽然理智上很清楚知道,但是跟空间异能者对比就觉得自己好凄凉。

“我先守夜,你守下半场吧。”常佑开口道,希瑞尔抬头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让常佑难以猜测他的想法,不过他的气息没有变动向来是没有生气还是什么,他点头不语,火光之下的俊脸显得更有魅力。

常佑用水擦擦脸,让自己醒醒神,然后就开始守夜。

他们停留的地方是一个油站,这里本来驻扎着一群丧尸,最高等级是四级的水系丧尸,被想要证明自己实力的希瑞尔瞬间解决了,然后其他的丧尸也没能逃脱常佑的长刀之下,让两人挖了好多晶核。

守夜很顺利,时间到了就跟希瑞尔交换岗位,自己拿出睡袋出来躺下了。

隔天两人继续往K城去,路上遇上了变异老鼠还有五级土系丧尸以及它的一众小弟,虽然有惊无险但是常佑再一次见证了变异老鼠的体型到底可以变得多大。

这简直就是末日前猫的体型了。

他们在第二个驻扎地点停留,希瑞尔很凝结出冰块放在一个铁锅里,常佑很自然地用自己的异能把冰块融掉。

希瑞尔很自然拿出米,今天继续煮粥。

他们的食材也只有米和面粉,还有之前常佑换到的西红柿,所以其实没什么好加餐。

沈容这人即使得到了空间异能也只是把自己任务的回报放在空间里方便携带,没有任何额外的物资。

他把米放进常佑已烧融水的锅里,然后盖上盖子,等待。

在他们等待的时候,这个驻扎地迎来了第二批人。

常佑站起来往外看,外面五百米处看见灯光,她坐下来,没有理会。

但是两分钟后这灯光伴随着引擎声停在他们屋外,然后引擎声没了,灯光也熄了。

伴随着的是开门关门声。

常佑抬头看去,看见的约莫十人站在门外,为首的是一个高大的光头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