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拨云雾见青天 - 36 冷嘲热讽

锐雨≪窥≫  - 发布于2018-04-16 10:59:27pm

其他·同人


《窥》 第36章 – 冷嘲热讽 | 真凶近在眼前,你却抓不到他

“也…也不算是怂恿。”张毅承说道:“白恩他经常自己一个人,有一次午休时间我见他独自一人一边听音乐一边吃饭,于是就过去陪他聊天。我提到他的耳机,他便将耳机递给我让我听里面的音乐。我还记得这互动被梁飞翔撞见了,当天晚上,他便跑来我家跟我争论,当时争论得很激烈,我一时冲动就把梁飞翔杀了。”

“是被音频影响的。”祝肇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轻轻点头,然后听着张毅承接下来的自白。

“我当时万分后悔,心想着该怎么处理尸体,结果白恩就出现在我家门外,还发现了梁飞翔的尸体。”张毅承捂着头回想着,说道:“我差点就连白恩也杀了,不过白恩立即告诉我说他会替我处理梁飞翔的尸体,还让我顶替梁飞翔的职位。因为他,我才当上主管的。”

“还有一件事情。”我说道:“为什么我们在控制室里从那名工作人员手上拿回来的光碟没问题,却在你家找到那几个有问题的?”

“我不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白恩的指示,若在列车车站播放的那些音乐光碟真的会让人跳轨自杀的话,那很可能白恩在你们发现之前就已经替换了。”张毅承说道:“再说,我根本不敢把那些东西放在我家,我觉得你们在我家找到的光碟应该是白恩放的。”

“白恩现在在哪里?”祝肇问道。

“要是没有意外的话,他现在应该是在第三次发生意外的那个车站里上班。”

“好,这里就交给你处理了。”祝肇轻轻拍拍克莱恩警探的肩膀说道,接着转过头对我说:“走吧,我们去把白恩带回警局进行调查。”

除了我们之外,祝肇还带了两名警员一同出发。我开车载着祝肇,尾随着警车前往列车车站去。至于张毅承那方面,只要等到克莱恩警探完成后续工作,就能派人把张毅承送到法庭去处理手续,然后便直接送到监狱去。

路上并没有很多车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每个碰到的交通灯都是红灯,听了好几个路口之后,祝肇的手机忽然想起,我继续开着车,尾随着前方的警车缓缓前进。

“什么?!张毅承…”祝肇没有把话说完,而是挥动手臂给我指示。我立即鸣笛提醒前面的警车让他们找个安全的位置靠边停下来。

“张毅承乘坐那辆前往法庭的警车被袭击了,我得带一名警员赶过去支援,你带着另一名警员去把白恩带回来,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呼叫支援。”祝肇对我说完之后,便赶紧下车走到两名警员面前,给了他们指示。接下来,祝肇便和一名警员上了警车,离开了。

另一名警员上了我的车子之后,我便继续开着车子前往目的地去。到达列车车站之后,那名警员先下车,跨过警戒带,直接走向控制室去。

“哐”的一声巨响让我瞬间警惕起来,我先将车子引擎熄灭了,然后再赶紧追上前去。来到控制室,却发现那名警员晕倒在控制室门口。

正想要上前查看警员状况的时候,一人从控制室里冲了出来,把我撞倒。那一瞬间我已经确认了对方是上一次出现在列车车站里那名带着帽子的男人。

我立即站起身,往对方所跑的方向追去。一路跑到车站的等候亭,对方却停下了脚步,背对着我。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对方要跑到这里来,而不是往车站外跑去,这里除了一扇逃生门之外已经没有任何路线可以逃了…除了列车轨道。

“你是白恩吧?”我问道:“我们已经把整个案件调查清楚了,张毅承也把你供出来了,你就束手就擒吧!”

“啪!啪!啪!”一边,掌声充斥整个候车亭,我转过头一看,发现晨曦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长凳上,笑脸盈盈地望着我。

“我原本估计应该要迟上一两天左右你们才能破案,因为若良不在你身边的关系,不过看来是我低估了你的能力。”晨曦对我说道:“只是,这一宗案件太简单了,放在以前的话,我应该只用两天时间就能破解了。啊,等等!我破的局和我设的局不能相提并论。”

“果然是你吗?”我看着晨曦幽幽地说道。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要看你怎么去理解。”晨曦说道:“叫张毅承杀死梁飞翔的不是我,叫白恩帮张毅承藏尸的人也不是我,给白恩出主意让他找机会在车站播放音乐导致受害者们自杀的人也不是我。甚至…杀死张毅承的人也不是我。”

“杀死张毅承?!”晨曦这么一说,让我想起了刚刚祝肇提到关于载送张毅承的警车被袭击的事。莫非这也是晨曦一手策划的吗?

“蓝图上的大纲确实是我一手策划的,不过细节可不关我的事。”晨曦说道:“一味出题让你破解这种事情很没有乐趣,我不想做,所以只好交给其他人了。”

“杀死张毅承是怎么一回事?!”我再一次问道。

“哦,没什么,张毅承其实早就死了。你们抓到的,是一个不存在的凶手。”晨曦说道:“就好象白恩一样,一旦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就可以消失了。”

“嗖。”晨曦语毕,我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杀气,一道身影迅雷不及掩耳地出现,我还未来得及看清楚,一把斧头就出现在白恩后方,在白恩转过头来看我的那一瞬间,斧头陷入白恩的脖子里。眼前这名杀死白恩的人,正是张毅承。

“啊,你好,我不叫张毅承,我叫托里·恩肖。”对方伸出一只手,见我没有回应,便挥挥手道:“啊,也罢,反正我的手不干净。”

说完,对方用一只脚踩着白恩的胸口,两只手把斧头拔出来之后,再一次狠狠地往白恩的脖子劈下去。一次…两次…三次…一直到白恩完全身首异处为止。

我不知道眼前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的,不过刚刚我若是他的目标的话,现在身首异处的人,恐怕就是我了。想到这里,我不禁冒了一头冷汗。

“啊?怎么了?你还在把我当张毅承看吗?”

不是的…不对…这家伙是张毅承不是吗…?我的读心术明明…怎么可能会看错…

“嗯?你难道是在想我之前说的话?”对方看着我,“咯吱”地笑了一声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演技有那么好啦!”

这家伙就是张毅承!我的读心术只能看到最直接最根本的意思,所以没有语言障碍没有文字方面的双关语,什么都没有!这家伙怎么可能是…

“啊,我不知道你是在想什么,不过我之前跟你说那些东西都是骗人的,杀死梁什么的那个,是这家伙,不是我。”对方说着,拿起白恩的头颅,然后毫不犹豫地丢到铁轨上。

骗人…骗人的吧?我明明用读心术看到对方亲手把梁飞翔杀死,这家伙怎么回事?精神分裂吗?不!精神分裂会导致记忆紊乱,他当时的回忆是多么的清晰…这是怎么回事?

“我其实也不想这样,只是这家伙出现打扰到我,让我不能再呆在这里了。”对方拿出钱包,将身份证等等各种与身份有关的证明全部丢掉,然后再拿了白恩的钱包,把钱取出放进自己的钱包里,然后再丢到一旁去。

“也罢,反正我也厌倦了。”对方说完,拿着斧头走到楼梯旁,将斧头放回挂在墙上的红色救生箱子里道:“东西用完了要放回原位。那么,再见啦!”

我不知所措地环绕四周,发现晨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一辆列车快速飞过,然后“咯隆”的一声,列车摇晃了一下,然后快速远去,消失在隧道尽头。

我的双腿一软,跪了下来,看着前方那没有头颅的尸体,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是做些什么,我只知道,我的双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根本使不上半分力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响起了警笛声,克莱恩警探带着几名警察一同前来。这时候我才知道之前那名被打晕的警员早已恢复意识,并请求支援,克莱恩警探才会那么快赶到。

我先是被送回警局去记录口供,期间祝肇一直陪着我,我看得出他心有愧疚,一直认为自己应该在那个时候陪着我。

我如实交代在列车车站经历的一切,而克莱恩警探则负责替我记录我的口供。案发现场只有我一人,所以不管我说些什么,那些都是警方唯一的调查线索。

问话结束之后,我找了时间向克莱恩警探了解一下张毅承那辆警车被袭击的情况。听说当时是有一辆车子撞上那辆警车,两名警员当场昏迷,剩下的一名警员则下车检查司机情况,却被司机袭击。在三名警员恢复意识时,司机和张毅承都不知所踪。

张毅承…不,托里,很可能还有其他帮凶。目前警方已经在调查汽车的主人,发现车牌并没有注册,而且是个假车牌,根据车型进行追踪,也很难查出那辆车的真正主人。根据我的猜测,那辆汽车有可能是劫来的,汽车的主人说不定已经被托里给…杀了?

由于头颅被列车碾过的关系,加上死者身上并没有携带任何身份证明,即使DNA符合,警方也没有办法确认死者身份。所有的调查线索顿时统统压在我身上。

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祝肇替我向局长申请了两天的假期让我好好在家里休息。其实我觉得没这个必要,不过为了避免创伤后遗症影响判断能力,我还是乖乖在家休息了。

休假结束后,我回到办公室去,将两天累积下来的报告补上,准备将报告备份发给克莱恩警探结案。身边忽然传来一声猫叫声,我推开椅子一看,发现是小林二号。它一看我把椅子推开,留了个空档,立即跳上我的大腿,然后趴在我腿上。

我轻轻抚摸小林二号的背部,然后抬头准备继续写报告,却发现有点不对劲,转过头一看,发现嗣杰正看着我窃笑,见我看他,他便立即转过头去假装忙着工作。接着,我便发现隔在我和嗣杰中间的小林,撇着嘴看着荧幕,那样子可爱极了。

待在家里的话,这种轻松的气氛,还有这一幕,这幕情景让人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也让我看了之后,会心一笑。

“怎么了?”小林发现我一直看着她,于是转过头来问到道。

“没什么,就觉得你很可爱。”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