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71、72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26 6:27:45pm

奇幻·玄幻


2-71

「要做什麼喔?我想想,好像是把你送到前線去,然後把你的兒子送去給我兒子當玩具,還有扣掉2年的薪水,如果十倍的話就是這輩子都在前線,你兒子到死都是我兒子的玩具,然後送我20年的薪水,應該就這樣了,其他的暫時還沒想到,想到再補充。」

「那,陛下。」銘泌終於回過神來,或者說是認清事實。「請問,這輩子都不用想結婚是……」

「喔!我會公佈一下你跟格爾兩人情投意合,我不忍心看著你們兩人永遠分隔,所以決定把你嫁給他。」鳴電笑瞇瞇的說,還拿起茶杯來嗅嗅那濃郁的芬芳,但銘泌跟格爾兩人心中都很清楚,陛下真的生氣了!他非常、非常的火,而點燃那把火的就是他們倆個,現在他們要引火自焚了!

「陛下,您還沒吃藥。」旋靈也從祕道鑽出來,手中拿著一杯碧綠色的藥水,然後將它交給鳴電。「兩位大人,請用。」旋靈笑瞇瞇的對兩人比了比桌上的茶水,然後怡然自得的坐下來享用其中一份,讓格爾跟銘泌不知該如何是好,桌上只剩兩份,而他們兩個之外還有陛下,這……看著鳴電苦著臉捏鼻子灌下藥汁,兩人立刻做下決定,由銘泌伸手拉過其中一份。

「兩位大人,怎麼只拿一份呢?」旋靈繼續笑瞇瞇的問,然後「好心」的幫他們再拿一份過來,拿起其中一片塞入格爾的口中,那瞬間,兩人都感受到極濃的殺氣,殺氣來源不用說,就是他們敬愛的陛下。

「旋、旋靈大人,我不喜歡吃這種東西。」格爾頂著莫大的壓力將口中那片餅乾吞下去,緊接著二話不說將那盤甜點推的遠遠的,正經八百的對著旋靈這樣說,但天知道他最愛吃的就是這種東西,一天沒吃上一兩片就覺得今天白活了,現在竟然要把這麼好吃的東西推的遠遠的!感覺到口中殘留的那種甜美的香氣,酥脆的口感,格爾的口水可是流了三尺那樣長。

「真的?」旋靈皺眉,從懷中掏出本子。「格爾,經費申請,聖光玫瑰指壓餅五大箱,用途:紓壓。」

「這!」格爾頭上落下的汗水已經打濕他的上衣,他保證,當時他只是對於當保母這件事情很反感,這個工作壓力又很大,所以抱著一試心情填了這份單子,沒想到竟然通過了,看來今天就是他的末日了!一瞬間過去的一切自眼前閃過,對不起!我要先走了!不過放心,我會在天堂好好保佑你們的,就算在地獄我也會努力……

「格、格爾。」銘泌扯了格爾一下。「你在自言自語。」同為淪落人,銘泌假裝他什麼都沒聽到,一臉正經的把格爾喚回現實世界中,但他泛紅的臉頰跟不時抖動抽蓄的嘴角還是出賣了他。

「陛下,請不要在喝藥後立刻進食,醫生特地交代過的。」看見一隻手偷偷的朝餅乾伸來,旋靈雙眸半閉,無奈的說。「您已經在過來前用過一份了。」

2-72

「瑟芬,我有扣過你薪資嗎?」鳴電無奈的問。

「沒有的,陛下。」旋靈瑟芬放下茶杯,給鳴電一個極度燦爛的微笑:「但我們祭爾帝家族也從未領過薪水,我們本身就是費齊王室的家奴,無論是食衣住行,甚至連我們的教育都是由王室負責提供資金。」

「……我可以把這理解為:有膽你就別給我錢,看誰服務你嗎?」鳴電傻眼了一下,無奈且頭痛的揮手:「好吧好吧!我不吃餅乾就是了。」

鳴電在得到閃亮發光白眼一枚後,揉著自己的太陽穴坐到旋靈身邊,正面對著格爾跟銘泌兩人:「格爾、銘泌。」

「是!小臣在!」兩人立刻跳起來,站的筆直。

「好了好了,都坐下來。」鳴電打個呵欠,隨意揮手讓他們各自找地方蹲著。

第一次見過這樣的鳴電,兩人互相看了看對方,都讀出同樣的東西:陛下真的是陛下嗎?不會是假的吧?

「放心,我是真的,這世界上敢冒充我─鳴電‧費齊的人不少,但是能成功的,我還沒見過,恩,也不能這樣說,還是有的。」鳴電看著兩人。「今天找你們來是爲什麼不用我說吧?」一提到這,兩人臉部僵硬。「給我個解釋。」

「陛、陛下……」兩人欲哭無淚,他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也是今天才接到這個消息,要他們解釋什麼?解釋他們敎的不好,讓厄臨殿下跑去外面求學?這不是他們慫恿的啊!他們什麼都沒做,也不敢做啊!

「陛下,請不要繼續挾怨報復,今天能撥出的時間有限,請盡快將所有的事情談完,我們等一下還有會議,各大臣都在等您過去。」

「知道了,讓我玩一下也不行。」鳴電扁嘴,哀怨的看了一眼旋靈,這才正色面對兩人:「這件事情你們不用管,所有東西照常,就當你們都不知道這件事情。」鳴電看著兩人,確定他們都有聽進去後繼續說:「然後,你們所有的指導必須在學院所有課程之前,尤其是實戰指導。」

「陛、陛下?」兩人傻傻的看著鳴電。

「其他的事情你們都不用理會,無論是他房間裡面的東西,他的客人、朋友、甚至是王妃,你們以後直屬於旋靈,所有要給我的報告全部交給旋靈,工作就是處理厄臨所有的學業問題,以後你們的代號就是……聖光玫瑰指壓餅。」鳴電臉上露出邪惡的微笑,聖光玫瑰指壓餅是吧?紓壓是吧?鳴電的惡意不言可喻,兩人交換一個眼色後,只能低頭應是,看來他們兩個以後在鳴電的心中就是紓壓用了,這……至少他們活下來了,該開心的啊!

「好,沒事了,哪邊舒服哪邊待著,快點從我眼前消失不然我就讓你們真的從世界上消失。」鳴電一口把茶喝光,站起來扭扭脖子跟手,搖搖晃晃從密道中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