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77.复仇者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8-04-20 11:16:37am

奇幻·玄幻


喧闹的战场,少了两个人奔驰的脚步声,不会变得宁静。然而,少年的内心随着脚步的停滞,掀起了错综复杂的记忆之涟漪。

“蓝黎空,我们又见面了。”

前方不远处,站着一名身穿便服的男性,目测和黎空的年龄相仿。对方身姿消瘦,满脸的胡子配上披散的干燥头发,表面上十分落魄,可双目透露出的,是一丝狂气。一团火在燃烧。

论发型和脸型,和黎空记忆中的影像有所出入。将眼神、嘴巴等重合,加上声线的确认,毫无疑问那是黎空最讨厌的人。

心中的火,为何而燃烧,黎空大有眉目。

“这不是鱼鳅吗?怎么变得如此落魄了?”黎空在疑问中混入了嘲讽的语调。

“眼前看见的一切不完全是现实,你应该很清楚这一点吧。”

“的确,落魄的人不会大费周章跑到来几乎与你无关的战场来。你如何进来并不是我想知道的,你是来干什么的才是重点。”

余酋先是一声嗤笑,随着胸膛的起伏,笑声的分贝渐次提高。旁人听起来,这宛如是被恶鬼附身。黎空并不是这样看待,反而认为自己的疑问,无意间将一只沉睡的恶鬼给唤醒了。

愈发强烈的狂气,莫名地带来一阵熟悉感。视线投射在余酋身上,黎空反而看见了一面镜子。黎空眼前所见之人,不是余酋,而是黎空自身。方才为何在瞬间就明瞭余酋心中燃烧着一团愤恨之火,黎空得到了答案。

“就像你会将看不顺眼的事物摧毁那般,我就是来让你的革命计划失败的!”

预料之内的答案,否则没有其他原因可以说通为何余酋在此地。

“原来如此。想到你那么大费周章进来这里,最终却以失败收场,感觉有些对不起你。要不这样,我给你一些时间去变强,过后才找我吧!”

黎空使用一个看似合理的理由拖延时间并打发余酋,顺道挑衅一番。

“哼,今时今日的洛池,完全无法用你的认知来判断他的实力啊!”

自尊心如此强大,又容易上火的余酋,挑衅技能竟起不了作用,这可是第一次,想必吸取上次败北的经验后,才会产生如此变化。

黎空打从心底觉得有些不妙。虽说黎空不认为夕雨会输,关键时刻要转移注意力来对付不相干的人,实在不是他想要遇到的局面。

“你不必担心。因为战斗,很快就能结束了。”

“瞧你这幅淡定的样子,是从杨顿手上得到了什么新科技的协助吗?”

“反正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就老实承认吧!多亏他帮我把洛池的数据再生,还添加了新的数据,今天我才能从地狱深渊走出来,向你献上至高的复仇之战!”

洛池的数据曾一度销毁,黎空并不知道此事,听得一头雾水是正常的事。

这些事,不是黎空所关注的,因此完全没有过问。

黎空侧过身子,对身后的宙扬传达暗号,宙扬即刻用手机进行一系列操作。

“反正暂时不会有追兵发现我的位置,等夕雨回来后,我就陪你玩玩吧。”

“不必等他了。因为,他已经回来了。”

背后的一声巨响,触动了头脑下达让头部转过去的命令。视野所及之处,烟幕正在消散,夕雨躺卧在地面这一幕,将简短的惊愕表情转变为热血的笑意。

夕雨一个翻身,避开了敌人的追击。

钢炎玉落在敌人身上,完全没有将对手打退的迹象。夕雨并不相信对方的脚力和腰力可以到达如此境界,决定用一贯的强击手段——翔步和零冲·破空——给对手一个下马威。

阴险的笑意,仿佛在向夕雨传达:你就尽全力试试吧。

洛池双脚没有离地,仅在地面摩擦出一阵沙尘。这不是夕雨预判的结果。

零冲·破空无法将对手打飞,除了和巨人族战斗以外,这可是第一次。扣除的体力值也不及原先预算的多,可想而知对手不是省油的灯。

守护灵的服饰造型会随着基本数值的提升而产生变化,是正常的事。可头衔从“渔者”变更为“魔渔者”,变化的逻辑则不是黎空所能思考的范围。只要将这个现象和余酋的话语连接起来,即使是黎空,仍能知道这是杨顿做的好事。

从洛池的耐打程度看来,足以判断他的实力确实比两周前强大了许多。

“有些不妙。”黎空低声嘟囔。

夕雨的实力,和洛池一对一单挑,未必会败北。然而,在随时会被圆桌骑士阵营发现的处境下,让夕雨和洛池消磨时间,会把革命带向黎空不愿到达的未来。

“怎么不攻过来?你不过来,那就换我过去吧!”

印在洛池双臂上的章鱼纹章发出了不祥的辉耀。尔后,紫色的光芒穿透灰色的长袖衣,形成一个纹路。正巧洛池背对着黎空,故黎空可清晰地看见浮现在洛池后背的紫色骷髅头。目光和骷髅对上之际,黎空感觉到后方传来一阵恶魔的笑意,回首时看见了余酋阴险的面容,强制将寒意注入黎空的神经,不妙的感觉持续升华。

洛池的背部膨胀,不知名的东西在蠕动,看得黎空不是滋味。

“我才不会让夕雨等你变身完才攻击。”

语毕,黎空的拇指落在手机的屏幕,食指则将音量调至最高,咏唱文进入了众人的耳膜,将冰河陨星引导至地面。

《坑人秘笈》的三个技能中,冰河陨星称得上很招摇的技能。所幸的是这里的石屋高度皆比较高,足以遮掩陨星坠落的现象,不容易暴露夕雨所在的位置,黎空才选择在这个时间点使用这招。

招式还没发挥效力,就被章鱼的触手给消除了。

洛池会习得归无这个技能,并非是令人吃惊的事。只是归无不需以守护灵原有的双手作为媒介而发动,才让黎空惊讶。

多了八个触手,看起来不怎么样,若是有特殊性质的触手,就是另一种说法了。

伸缩自如的触手,弥补了出招前需要蓄力的缺点,让洛池的远距离作战几乎没有破绽可言。

夕雨曾一度用翔步逃跑,可惜那说到底还是在同一个空间内迅速移动的技能,并非是穿越空间、瞬间移动的技能,在无法逃离攻击范围的情况下还是会被击中。

全部时间几乎被投注在避开攻击一事上,夕雨能反击的时间少之又少。

“知秋正赶来这里,大概五分钟后才到。”看似好消息,又好比坏消息。

“用上新技能,应该能撑到那个时候。”一直下垂的嘴角,回到平日的水平线,“夕雨,‘龙凤枪’!”

两道橙色的光芒从天而降,穿过了触手的猛攻,进入了手枪的弹匣。

耀目的光芒曾一度封锁了主人们的视线。眼睛重新睁开之时,夕雨开始反击了。

“龙凤枪”是一个特殊的辅助技能。以着将手枪一分为二的形式,夕雨的作战手段、攻击与防御范围得以提升,更可以弥补填装子弹时而无法攻击的那短暂空隙。除此之外,龙凤枪最大的特点是“共享子弹”。意即,往任意一把手枪塞卡,两把手枪都能将该子弹给发射出去。

触手不是被子弹弹开,就是被踢开或避开,开始难以到达夕雨之处。

话虽如此,夕雨还是难以反击余酋,子弹全数被触手挡下,没有直接命中洛池的机会。纵使攻击触手可以扣除余酋的体力值,可扣除的数值不大。

黎空的打算,是让夕雨尽可能削弱洛池,待知秋进入战斗范围后一鼓作气地将洛池击溃。按照这样的步调,在五分钟内扣除三成左右的体力值是不太可能的事。必须要对洛池进行强打的时机。

“夕雨,试看用零冲·静!”

黎空在零冲·静的效力上赌一把。对战的成败,全靠这一招。

“休想!洛池,‘油水之躯’!”

零冲·静的效力,余酋绝对不会忘怀。虽不知是否会因触手被击中而受到影响,余酋抱着保持警戒心的想法,下达了此命令。

在这个时间点使用的技能,多半是防止被击中、或是抵挡子弹效力的技能。

“先别用零冲·静!用其他子弹试看那是什么技能!”

论警惕心,黎空绝不输余酋。毕竟零冲·静每次使用的间隔时间为四十秒左右,白白浪费了可不好。

果真如黎空的预料,子弹打不入触手,从其表层滑了过去。

如果那是油,用日冕加农应该能将其点燃,或者能用星云银风吹散。

趁着洛池还未能再次使用归无,这绝对是出招的大好时机。考量到这会引来敌方势力,黎空内心萌起诸多想法,交织起来,无法看穿最佳的决定。

信你的直觉。宙扬的话语如心电感应那般,闪过黎空的脑海。

“管不了那么多了。夕雨,准备射击!”

“大招来了!洛池,伺机回避!”

洛池的攻击节奏因着穿插了移动的举动,缓下来了。这不见得夕雨的子弹能够命中洛池。

打不中,对黎空而言反而更好。

余酋的计划,是让洛池在日冕加农的咏唱文的语音播放结束后立即用翔步回避,趁机绕到夕雨的后面,使用吞噬并摧毁一切的“酸水海啸”,大量削减夕雨的体力值。遗憾的是,黎空所算计的,比余酋还要远。

洛池定格了。余酋方才想起夕雨拥有另一个可以改变现状的子弹。

“糟糕,是冻影雪花!”

“现在才发现,已经迟了!夕雨,把一切烧毁吧!”

语音随着黎空话音的落下而播放完毕。

右手的手枪闪烁着金黄色的亮光,宛如夜晚中的太阳那般耀目,配合灼热的火焰炮带来的温度变化,以及和静夜充满违和感的嘹亮轰炸声,种种因素构成了暴露位置的主要原因。黎空知道,不久后会有人来到这里。至于那是多久后的事,黎空当然希望,越久越好。

能量源全数转为火焰之际,亦为火焰消散的时刻。

洛池不存在于夕雨前方的位置,那么就应该是在上方或者后方了。

夕雨起步狂奔,抢先在洛池打中他之前就离开了原地。

因着开窍弹的缘故,包括动态视力在内等体能皆能提升,夕雨得以在高速移动之下看见洛池的身体状态。

既然全身不再覆盖着油,那么现在就是夕雨实行黎空所拟定的策略之时候。

一枪零冲·静,洛池全身麻痹;另一枪是新子弹“愚化弹”,使得洛池的动作变得迟钝、防御力和攻击力下降,甚至还延长了麻痹的时间。

黎空播放了星云银风的咏唱文。

呼啸的狂风撕裂长夜之余,还把周遭的石屋屋顶转换为瓦砾堆,卷起沙尘。

待乱流停息后,黎空的嘴角又下垂了。

“吃了两发秘技,体力值还有六成?这也太扯了吧!”

这是嘴角下垂的主要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洛池从战斗开始到此刻为止,只是用章鱼触手,就打走了夕雨两成的体力值。如果出招,破坏力可想而知是多么恐怖。

“哼,看见了吧!这就是‘数据融合’和‘头衔魔化’结合起来的威力!我可不像你那么懦弱!我为了复仇,是会不择手段、不惜付出任何代价的!”

黎空并不是把恶鬼唤醒,而是余酋本身早已是一只恶鬼。

恶魔般的笑声,压迫黎空的脚步声,成了噩梦的厄运金属。黎空仿佛陷入了无限的轮回之中,无法抽离。

*厄运金属:是重金属乐的极端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