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30 傲娇受和调皮攻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6-12-27 12:48:58pm

都市·爱情


第三十章

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日曜依照之前的约定把垂暮叫醒,想让她自己找个舒服的姿势才继续睡下,可是垂暮却在日曜叫醒了她之后,敷衍地“嗯”了一声后又迷迷糊糊地继续睡下。

好了,这下要怎么办好呢?

日曜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地走到沙发边,小心翼翼地把垂暮放置在其中一个角落,随即就是慢慢地把垂暮缠在他颈项的手、夹住他手的膝盖、以及枕在他头上的小脑袋给轻轻移开。

手才刚移开垂暮,她的手又迫不及待地再度迎上来,抱着的是日曜的头,然后,把她揉进自己的…胸以上的位置(一点)。日曜稍微有些受到了惊吓,奈何这样的抱法让他有些动掸不得。他眼角瞄向垂暮,见到了她那张睡熟的样子。

看来是把他当成了抱枕啊,会不会?

日曜伸手绕到垂暮的身后方,拿了个枕头过来,打算代替他,因为吃完午餐后的时间就要去开会了,时间方面来说是挺赶的,毕竟在那之前还要去一次的巡逻,看看病人如何了。今天早上也听说上官志彦那家伙的‘情人’生了,他大概是没有办法离开那位‘情人’吧?只能代替他去看看他的病人……

日曜在脑海内想了很多,可是现实是:垂暮死死抱着他的头不放,他几乎是花费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挣脱了垂暮抱住他头的双手,随后便以枕头代替。

果然不出日曜的猜想,垂暮是把他当成了一个抱枕。虽然已经知道这一点,但是日曜还是忍不住悲伤了一下。

由于没有什么大张一点的东西给垂暮当被单用,他就找出自己备用的白大褂,披在垂暮的身上,看着她的那张可爱的熟睡脸,他心里竟然萌生起了想要呆在这里不想离开她身边的感觉。

即使…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一开始,是因为看垂暮可怜,一直受人欺负才忍不住说要把她娶回家,把她保护好,他不知道自己能做到多久,但是尽力而为。娶垂暮回家的时候自己很满足,但一开始的想法可能没什么改变,也许渗杂了其他别的,他知道,一定是渗杂了别的什么理由,但是,他不知道那个理由是什么。

一开始的理由,他从没忘记过。…自己…是以那样为使命感而在执行吗?自己…又是否能够转变理由,从而爱上垂暮,和她度上一辈子?

没忍住自己,日曜情不自禁地在垂暮的额头上印上了一记吻。“好好…做个美梦吧。”

话音才刚落,门外就传来了很激烈的敲门声,日曜忍不住皱起好看的眉,心想道:‘那个欠揍的家伙?会不会把垂暮吵醒呢?’他不安地转头看了一眼垂暮,见她还在熟睡当中,悬挂在半空中的心便放了下来。

‘幸好……’他揉了揉垂暮的脑袋,这才起身走向门口,暗暗在心中想着等下开门,无论门后的人是谁都先打一拳过去再说!

结果,日曜还没开门,门后的人便已经开始了大喊大叫:“向日曜,你给我开门!你别说你不在房内!!”

啊啊…声音是上官志彦那家伙啊……

日曜沉着脸给上官志彦开了门,没等对方再大喊大叫说出什么话,日曜果然就是先一拳过去,再把对方给踢出门。“可以请你安静些吗,兄弟?我可爱的娇妻在里面睡觉呢!”

上官志彦一听日曜的语气,整个人立刻就缩了一下。这种时候摆出这样样子的日曜是最可怕的,因为那代表着他生气了。他的‘娇妻’对他来说就那么地重要吗?

他原本还在照看着自己生了孩子之后的姐姐,结果一个一脸哭哭啼啼的女护士就突然间走了进来打扰自己的姐姐休息,原因竟然是因为下午原本推给日曜去做的那个手术竟然又被推了回来。昨天明明还很信誓旦旦地对他说只要代替他做了那场手术,以后无论他的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就一定会帮忙,在所不惜!

现!在!呢!?

上官志彦后来在到日曜办公室之前询问那名女护士原因何在,原来是因为日曜今日把他的妻子带来上班,所以才把那场手术推回给他做。他个见色忘友!

后来他也没有询问那名女护士日曜的妻子漂不漂亮,一心赶过来就只是为了责骂他约定过了的东西不做,结果在日曜把他踢出门之后,对话就成了以下这般:

“日曜,你和我明明是这医院的外科黄金单身汉,你现在难道要抛弃我了吗?你个负心汉!!”

他们此时此刻正一同结伴到病人那儿巡逻去,一路上日曜就听着上官志彦在他耳边不断问长问短,所有问题中除了一个是关于为何他不接受帮忙他做下午那场手术,其他全都是询问他关于垂暮的。

什么样子啊、三围啊、自己和她进展到几垒了啊、有没有可能一起搞个3p之类的废话。

日曜来到一个病人面前,拿出病人的病历,耳边依然是上官志彦不断文长说短的声音,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语气有些冷:“除了好兄弟这个身份以外,我不记得我和你有其他什么关系,所以,我们两个也谈不上什么抛弃。”

“你个负心汉~!”上官志彦恶心地朝日曜嘟起了嘴,结果自然是遭到了日曜手中的病历表一记。

“少恶心我!”日曜朝旁边移了一步,这样丢人的上官志彦他可不认识,转头问向躺在病床上乐呵呵地看着他们互动的老奶奶,“何老太太,今天的你感觉如何啊?”

何老太太一脸满足地看着他和上官志彦,“今天我眼福不错,你们俩怎么就不在一起呢?”

日曜怔了一下,双眼充满无奈地看了何老太太一眼,再瞄向身旁正对他抛媚眼的上官志彦,内心忍不住扶额。他怎就忘了呢?一个极度腐女,一个时常会做出让人误解的事情…若何老太太再年轻个五、六十岁,说不定和上官志彦就是好搭档了,可能还会进而发展成情侣,最后是夫妻呐。

“呵呵,何老太太,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精神呢!”日曜扬起了职业式的温柔笑容道。开什么玩笑?自己和上官志彦!?没可能!绝对没可能!

“当然啊,只要看到上官医生这样的调皮攻和你这个傲娇受一起的互动,一天累积下来的不满就消散而去了。”

何老太太的话一出,日曜忍不住来个内心大吐血。

他?傲娇受?上官志彦?调皮攻?

什么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