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十七 断掉的脚趾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6-12-27 7:09:52pm

其他·同人


渐渐地,门外的雨势冉冉地变小了。

南宫蝶看了一眼手表的时间,现在回去还来得及。龙叔总是公务繁重,不会这么准时来接她的。

就在站起身的那一刻,她发现了坐在她身边的季晨光。他正凝视着自己,眼眸里竟是犹如哥哥一般的温柔。

南宫蝶怔了怔,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吴皓宇呢?”她真是太大意 了,居然想事情想到身边的风吹草动都没留意。

季晨光依旧看着她,回答:“他在二楼,刚好有事要做,就打发我走了。我看你在这里,就想在这里陪你。”说完,他伸出手来划过南宫蝶的眼下,好像是在为她抹掉脸上的泪痕。

南宫蝶不知道自己原来哭了,她以为脸上那湿湿凉凉的感觉是因为被雨水溅到了。打从她爸爸离开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在别人面前流泪了,最多也是在夜深人静时,想念爸爸了,偷偷在被子里哭泣。

南宫蝶的手机来电铃声响起。

看了一眼了手机屏幕,是家里打来的。

“喂。”

南宫蝶很冷静,她只是奇怪这个时候家里怎么会打电话来找她,难道她逃学的事被家里知道了,是龙叔叫佣人打电话来的?

胡乱猜疑了一番后,南宫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做好了心理准备,等待电话里传来龙叔训话的声音。但里面却传来了管家的声音,还告诉了她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大小姐,你快回家啊!有人寄了一个断掉的脚趾到家里来,也不知道是谁的。”

电话里除了有管家冷静的语气,周围还依稀听见佣人泪俱下的声音,她们抽泣抽得很厉害,又一面哭一面像是在念经似的碎碎念。门外的雨声依然很大,没仔细听还真的很难分辨出她们在说什么。

南宫蝶蹙眉。

“干爹知道吗?”

“阿龙爷暂时还不知道,我们也是刚收到拿东西,有几个人看了都被吓晕了。大小姐,现在我们该不该报警?”

“你先别告诉干爹,我会自己打电话给他。你把那些晕倒的都送进医院,其余的在家里等我回来,很快。”

“是,知道了,大小姐!”

挂了电话后,南宫蝶站起身来走出门外,也不顾外面的雨势如何,就直往雨里奔去。

季晨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他一直注视着南宫蝶,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所以她才会匆匆离开。

季晨光想拉住南宫蝶,但他还来不及伸手,她就奔出去了。随之,他也跟着她奔入雨中往马路的方向奔去。

南宫蝶在路边拦了一辆路过的出租车,她坐上后座的同时,后座另一边的门也被打开了,而季晨光营也坐了进去。

南宫蝶告诉司机她家的地址,向季晨光瞥了一眼。她暂且不管季晨光干嘛会这么做,而今她心里只担心着刚才管家告诉她的消息。

也不知道是不是以前她一直玩弄那些佣人的关系,如今他们要对她展开报复行动,故意打来一通恶作剧的来电。但听刚才电话里传来背后佣人们的声音,瑟瑟颤抖着,根本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不管是怎样,南宫蝶都要马上回家一趟,要是真的发生了事情,她必须在第一时间知道并加以处理。

要是这件事跟血墙案件有关,那这只断脚趾,必定是个很有利的线索。

那只脚趾会是谁寄来的,会不会是那个之间打电话来警告她的匿名人?

焦虑之余,南宫蝶还在想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唐颖,再顺便问她有没有注意到龙叔今天有什么异样没。

撇开这些不说,现在南宫蝶要如何跟季晨光解释,要怎么摆脱他?

南宫蝶转过头看着季晨光,问道:“你要回学校吗?”

季晨光摇头。他很想知道南宫蝶到底怎么了。“怎么了,你家发生事情了?”

南宫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想想反正这事不会影响到她跟唐颖的原先计划,就对他点了点头。

季晨光原本想要继续问下去,可是见到南宫蝶道貌岸然的样子,打消了追问下去的念头。

不久,他们到了南宫府。

南宫蝶和季晨光下了车,南宫蝶让在门外接她下车的佣人先付了车钱,而她和季晨光就匆忙地走进了屋里。

一踏进客厅,南宫蝶就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玻璃罐,里面正浸泡着管家说的脚趾。那是一只拇指,被浸泡得已经开始发肿了,但那液体应该是防腐剂,所以脚趾的保鲜度看起来还算新鲜,就是看起来苍白了点。

脚趾被浸泡在防腐剂里,而里面只有一些血丝,看来这只脚趾放进罐子里的时候已经被止住血了。

南宫蝶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她当下就感觉到隐隐作呕,整个胃好像被搅得天翻地覆了一般,早上吃的早餐都快从肠子里翻出来了。

季晨光先是没注意到那罐子里的东西,以为只是一个腌制品,但走进一看,他才发现那是一只被人剁掉的脚趾。他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但每次见到依旧让人恶心,他也忍不住哽咽了一下,也差点吐出来。

季晨光挡在南宫蝶面前,让她别看。原本季晨光想帮南宫蝶处理掉这个脚趾的,却被南宫蝶拒绝了。

她问他有什么认识而又可信的人会检查这些东西的,叫他来帮忙,她需要知道这个脚趾的主人是谁。因为这东西不能送去医院,不然的话政府必定介入此事,而事情就会变得更难以收拾。

他们必须低调处理这事,就连龙叔也暂时不可以被告知。毕竟龙叔如今是整件事的嫌疑人之一,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南宫蝶让刚在打电话给她的管家出来,对方是佣人中的组长,地位比一般女佣大,年龄也已经踏入五十,生活资历比一般人来得多,而且还是个男的。所以当他见到脚趾时也只是惊吓了一番,冷静了,也就不再怕了。

他告诉南宫蝶,那个罐子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寄来的,当时他让女佣在扫外面的枯树叶。女佣不小心扫掉遮住罐子的枯叶才发现了这个秘密。女佣当时不敢自己确认,就马上叫来管家验证一下。拿起一看,自己吓了一大跳,还差点把罐子打翻。

送了晕倒的女佣去医院检查后,管家也已经检查过了闭路电视的视频,但从中并没有任何异样,宛如那个罐子是凭空出现在那里一样。

南宫蝶不信,就跟着管家到观察闭路电视的房间去,再检查多一次视频。不管看了多少次,闭路电视的视频始终没有异样。

但,有那么一瞬间,南宫蝶感觉视频怪怪的,好像哪里接不上一样,因为瓶子是不可能凭空出现在叶子堆里的。

要么瓶子早就被谁放在那里,要么视频被人家掉包了。而南宫蝶更相信后者,因为视频里没有任何可疑的人出现在镜头里,只有那个扫地的佣人罢了。现在的人都很阴险,甚至到了心狠手辣尔虞我诈的地步,只要有心,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不过到底是谁那么厉害,竟然能够掉包闭路电视的视频?

南宫府上的戒备森严,别说人了,就是那些流浪的小猫小狗都不可能轻易地擅自进出南宫府。所以要是有陌生人想要闯入南宫府,那是不可能的事。

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而这个办法在他们的圈子里还算是新鲜的想法,一般都只会在小说和电视剧里出现。在现实中,顶多也是那些为了拍戏还是在舞台上表演的人才会弄的。

易容术。

这是南宫蝶唯一想到的可能性。

南宫蝶很熟悉南宫府里佣人们和管家的样子,大部分都是从她小时候开始就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如果有新人进来,她不可能不知道的!这一定是有人故意乔装打扮混入了南宫府里,成为下人,然后趁着大家不注意时换掉了修正过的闭路电视视频。

能有这么深藏不漏毫无破绽的易容技术真的很不容易,而且还要了解被易容者的习惯和一举一动也很难。除非对方是个总是被大家冷落,在南宫府里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存在,那有样子的话,被揭穿的可能性就可以减少许多。

南宫蝶记得几个月前有几个老佣人已经告老还乡,不久前还进来几个新人。说不定犯人就存在于这几个新人当中!

南宫蝶让管家把佣人们的名单让她审视一番。果然,在名单中南宫蝶发现了好几个颇有陌生的名字,她甚至还没见多他们几面。当中,有两个女的和一个男子,而她认为最有可疑的就是这个男的,毕竟要一个女的做这么恶心的事还真有点不太可能。

南宫蝶让管家在近期内多留意那个嫌疑男子的行踪,有什么可疑之处就直接向她汇报。

南宫蝶认为管家是绝对信得过的,毕竟在南宫蝶小时候管家就在她的身边照顾她,就像她的奶爸一样,所以如果她有什么异常,南宫蝶绝对可以察觉得到。

回到客厅,在季晨光身边出现了两个陌生男子的面孔。其中一个人已经把脚趾从罐子倒出在一个盆子里,而他正在用各种化学物品和仪器在检查脚趾。

南宫蝶狐疑。

季晨光见南宫蝶回来了,就向她介绍。他先说站在一旁关注的那个男子:“这是我哥,季晨风。”然后他转向那个正在检查脚趾的男子:“这是我哥的好朋友,Andy,他是个很顶级的法医。”

南宫蝶皱眉。

季晨光知道南宫蝶在担心这两个人的信用,毕竟她是第一次跟他们接触,并不是很了解他们,但他了解他们。“放心吧,我跟他们合作过好多次了,绝对没问题的。”

之前季晨光有好多难题都是哥哥和Andy帮忙解决的,所以他们俩绝对信得过。

南宫蝶皱着的眉头稍微缓和了许多。既然季晨光觉得信得过,而她又相信季晨光,就只能暂且相信他带来的这两个人。

要知道脚趾的主人是谁,必须要等上好几天才会有结果。Andy说要把脚趾带走,有结果后会立即通知南宫蝶。

原本南宫蝶还想要拒绝的,但现在时间紧迫,她又不知道上哪去找其他更值得信任的专人来帮忙,只好点头答应。

互换手机号码之后,季晨风和Andy就连同罐子地带着脚趾离开了。

不久后,季晨光接到一通电话,好像有什么事,就急匆匆地离开了南宫府。

南宫蝶吩咐已经缓和过来的佣人收拾好留下的防腐剂和一些残留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