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7:仁爱医院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8-04-29 8:26:11pm

奇幻·玄幻


中午十二时艳阳高照,路上开始出现了堵车的情况。由于正值午饭时段,所以行人道上不乏为了避开堵车而选择步行的打工族。

这个时段的阳光打在路上,显得格外明亮让人不得不眯起双眼才看得清周遭,一波又一波的热流在汽车的车顶上或是建筑物的屋顶上躁动着,仿佛是等待着猎物的恶魔,等待人类暴露在毫无遮掩的地方然后将其吞噬殆尽。

这种天气下,即使是打着伞、涂了防晒霜依旧可以感觉到炎热把皮肤上的水分蒸发掉,感受到皮肤被晒伤的灼热感。

坐在路旁树下的长凳上,她就这么看着刺眼而明亮的路道发呆,从人烟稀少到人声鼎沸。

即使在这么炎热的天气下,路道的公乘、车辆、路人都从未间断,一切的运行似乎不会因任何事情而改变于是她明白生存的唯一办法就是不行地向前行,如果中途放弃或止步不前那么等着她的只有被淘汰的命运。

只是望着手上那皱巴巴的手稿,她似乎已经找不到继续下去的理由。她有些绝望地把自己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完成的手稿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然后把脸埋在手臂里。

此时,就像是上天和她开玩笑一样,平日只有晚上才出现的垃圾车竟然破天荒地出现了,准备把垃圾桶提起。原本还在失落的君幂赶紧制止了工作人员,管不得三七二十一赤手就把手稿从垃圾桶里翻出来。

接着她听见工作人员的咒骂声:“搞什么东西,还要的东西就别往垃圾桶里丢,把垃圾都撒一地了,还得费一番功夫清理呢!真是缺德!”

君幂尴尬地笑着,连声抱歉,抱着沾满污渍的手稿转身正要离去。

“小姑娘,请留步。”方才君幂呆着的树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位老人家。

老人家白发飘飘,一片雪白的胡须长至下腹,但是面色红润看起来甚为健壮。老人家见君幂停下脚步,这才继续道着:“小姑娘可否知道仁爱医院怎么走?”

仁爱医院不就是那精神病院吗?好端端的干嘛去仁爱医院?

看君幂有些疑惑,老人家解释说:“老夫正打算去探望一位重要的人。”

“这样哦,要去仁爱医院您只要下个路口转左,再直走到街尾就行了。”

“谢谢姑娘提点,不过恕老夫多事,老夫看姑娘方才垂头丧气,是否生活上遇到难题?”

难得有人关心,君幂也想和对方大吐苦水,只是写作一直以来都是她最自豪的长处,如今自己呕心沥血写出来的稿子却一直不被认同甚至被说内容很烂,这样的事让她怎么好向人开口。

她只是无力地摇摇头。

“小姑娘,老夫看您这面相可是大器之相,日后必成大器,小小挫折就当是历练吧。”语毕老人家健步走向仁爱医院的方向。

“呵呵,是这样哦,承您贵言吧。”老人家的话并没有对她其太大的作用,君幂敷衍后便带着郁闷的心情离开了。

顺着君幂的指点左转后,老人家发现越往里走路道就越小,坚持走了好一会儿果然到了仁爱医院。仁爱医院的外观更胜一般医院,背向高山绿草,门面的部分也非常亮丽。

推开病院的大门就是接待处,沙发、饮水机、茶几、盆栽、摆设等,基本接待处该有的都有。除了接待处与柜台,四四方方的空间里看不到柜台墙后的情景。

视线在这接待处里环绕了一圈,老人家发现接角落有一道紧闭的小门,门锁属于磁卡门锁,应该是仁爱医院的真正入口。

“爷爷您好,请问是来探亲的吗?”柜台前的小姐姐笑脸盈盈地问道。

“老夫是来探望孙女的。”

“好的,请出示身份证明,还有提供探望的对象名字。”

老人家很快地递给了小姐姐身份证,上头写着【姓名:紫皓】接着老人家缓缓开口“孙女名唤紫霞。”

得知老爷爷是来探望紫霞仙子后,小姐姐开始滔滔不绝地向老人家描述紫霞仙子的近况,还不时追问老人家【紫霞进来这儿好一阵子了,怎么老爷爷到现在才来探望?】。

直到办完手续小姐姐才打断自问自答模式,开口道“老爷爷您先去沙发上坐一坐,待会会有工作人员来带您进去。”

约莫五分钟后,一位穿着天蓝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推开了医院大门,接着走到了角落那紧闭的小门并且示意老人家跟上。确保身后没有不相关的人后,工作人员用门磁卡轻触了门锁,带着老人家越过了小门。

小门后是一条走廊,走廊左右各三五病房排成一线,偶尔走廊会出现一些分叉路口,而电梯则在转角处走廊的尽头。

走在长长的走廊上,老人家总有意无意地望向房门敞开的病房里。病人们穿着仁爱医院的病服安安静静地待着、睡着。当他经过转角前的病房时,一位妇人依着门框,啃着手上的苹果和病房里的女生聊得乐不可支。最后妇女还对女生说了一句煞有意思的一句话:“人性太过多面,往往一不小心就让自己陷入失控。”

老人家对于妇女的第一印象就是思路清晰,口齿伶俐,比起安安静静呆在一角的病人更具行动力。接着工作人员告诉他:“她以前是心理辅导师,后来有一天把男友打到断了三根肋骨。”

又再走了几步路后,工作人员继续道着“后来女方家人发现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把她送了进来。”

工作人员的余音刚刚落下,方才的病房里立即出现了大喊大叫以及摔凳子的声音。很快地,走廊远处跑来几位护士,手里拿着麻绳,一溜烟地跑进了病房。

一切在一阵咒骂以及挣扎的声音后又恢复平静。

似乎是怕老人家吓着,工作人员又缓缓开口“她被诊断出患有暴力精神分裂,可是每次都不乖乖吃药,还打护士,最后我们都只好用麻绳把她绑住。有时她还会把麻绳都咬断。不过说也可怜,她是因为之前小产才会这样的。”

其实,再正常不过的人心中难免也有过不去的坎,特别是那些平日总是扶助弱小的人,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看起来好好的,可是心中的苦又有多少人知道。

转进了另一条走廊后楼上传来国歌,声音洪亮,志气高昂。

老人家听着那从未间断的歌声,一味地点头,接着开口道“不错不错,年纪轻轻就有爱国心切,实属难得。”

“是啊,只可惜一次恐怖袭击,他失去了捍卫国家的能力。最后他把自己的内心封闭起来,对任何人、事、物都视而不见,只会日日高唱国歌犹。除了歌唱大多时候他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和工作人员踏入电梯后,盯着电梯里那不停跳动的数字,老人家发现仁爱这精神病院看起来井然有条,听起来舒适舒心,实则不然。仁爱医院里的病人并非安安静静,而是空洞洞地望着某处。也许是因为自己在天界待了太久,老人家几乎忘记自己曾经见过这样的人,脸上长着漂亮动人的眼睛,眼神里却空洞洞地,没有一丝神采,就像带着被掏空的双眼,等待着死亡。

这其实是一个充满绝望的地方,待在这里的人多半都是求死未遂,活着却又受不了内心的责备,觉得即使自己挫骨扬灰也弥补不了任何东西。

老人家怪自己没能早点把紫霞仙子带离这里。

由于心中的迫切,电梯抵达顶楼的时间比平日快了许多,让工作人员错愕不已。

当电梯门再次打开,眼前是一间监狱般的房间,飘着屎尿的恶臭味以及墙上那剥落的陈年旧漆。

“为何这里的环境与楼下有如此悬殊的差别?”

“楼下的房间都是付费的,定期有人打扫维修,但是这里的病患打从住进来就未曾付过任何的费用,有个屋瓦遮风挡雨已经算不错了。要不是市政府怕放着她们在外边乱晃影响市容,我想也许她们早已成了野狗嘴边的肉了。”

飞快地找出了熟悉的背影,老人家弹指间,众人随时间停滞,原本还躺在病床上的紫霞仙子发现故人来探,跑过去给了老人家一个拥抱“真者爷爷!”

由于对方用力过猛,白发真者有些吃痛“哎哟,看来在人间界的这阵子没少受苦啊。走吧,速速随老夫回天界。”尤其是这个房间的环境如此不堪,一般平凡人压根儿没办法住,更何况呆在这里好一阵子的紫霞仙子。

“不......如今双魔下落不明,紫霞仙子无法置之不理。”

“老夫下凡前白发真人占了一卦,卦象显示有可能逆改人间界命运的女子已经出现,只要时机一到,此女将大有作为。黑魔那头宋武神已率领天兵追查,紫霞仙子如今法力尽失,还是先随老夫回天界养好仙体再做打算。”白发真者这次是铁了心要带紫霞仙子回天界的。

不等紫霞仙子回应,白发真者变出一本书,在书上轻轻划去紫霞仙子的名字,宽宽的衣袖用力一摆,紫霞仙子和白发真者变消失了。

停滞的时间与凡人此刻恢复运作,似乎有某部分记忆空白的工作人员搔搔头,浑然记不起自己为何会走到顶楼。

由于紫霞仙子的名字已在记录着人间界一切经历的书上除去,所有关于紫霞仙子跌落凡间的记忆将在人间界永远消失。

X              X                     X

下凡后的天兵们似乎渐渐地融入了人间界的生活。

“喂喂!大哥你好歹也排个队吧,没看见是我先来的吗?”

“孔融让梨你听过吧,让哥哥插个队有什么关系!”虽说嘴上是这么说着,但是“哥哥”心里明白这家葱油饼卖得非常好,要谁来晚了也就买不到了。

开始搜索前,天兵一行人习惯性地来了这家电影院前的摊子,排队买大家都爱吃的葱油饼。这家葱油饼虽说只是一个小摊位,但是从饼皮到酱料都是全手工制作,煎得香脆的薄皮一层一层地层次分明,起锅前的三分钟老板娘会扒开饼皮加入鸡蛋、特制的调味料和大量的青葱,让鸡蛋和青葱的香气完美地融入了饼皮中。

“别吵架,吵架伤感情,这葱油饼人人有份哦。”卖葱油饼的是位慈祥的老婆婆,脸颊上两条深深的法令纹人让人无法忽视。由于天兵们几乎每天都会到此购买葱油饼所以老婆婆每天都会预留特定的份量给天兵们。

从老婆婆手中接过热乎乎的葱油饼,星繁走向在路旁张望的宋恒。

“试试吧,这家葱油非常好吃。”

接过了葱油饼随意咬了一口,宋恒的眼神忽然定在某一处。

“其实,我有时候会这么想,黑衣人应该是逃回老巢了吧。”要不是逃去别处,怎么会如水滴蒸发般消失了呢。

见宋恒迟迟没有回应,星繁顺着宋恒的视线望去,看见一个夜里还戴着墨镜的可疑小伙子。

小伙子似乎也发现了宋恒的视线,站在对街一动也不动地望住大伙儿,露出挑衅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