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78.腹背受敌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8-05-10 8:38:09am

奇幻·玄幻


熟悉的光芒,把桑晴的去路,引导至城镇边缘。

心脏激烈地鼓动,是因为连续不断奔跑的缘故,还是莫名的不安而引起的?桑晴想知道答案,时间却只告诉她:往前跑,到达光芒所在之地必然得着答案。

震动大地的声音步步逼近。空无一人的街道,相信很快会塞满人群。

必须比圆桌骑士阵营更快找到黎空的想法充斥着桑晴的脑海,驱动她加快步伐。

视线抢在脚步前,到达小巷另一端。只有短短一瞬,夕雨的身影和视线重叠,桑晴确定了那就是目的地,没有疑虑地前进。

思绪和脚步一同停止了。

夕雨被打至毫无招架之力,源自知秋的支援被三位守护灵给阻断,构成黎空绝望神情的种种因素,清晰地投映在桑晴的眼眸之中。

黎空的表情,如锤子击打脱轨的齿轮让其归位那般,使得停止传播的脑电波开始活动起来,传遍桑晴的脑部。在大气之中划动的食指,将收藏在数据库里的书籍再现于现实当中。

“如海的繁星,如梦的星空,在银河中闪烁着未来的光芒,照耀浩瀚的宇宙!带来希望与光明吧,‘八十八星愿’!”书页上的文字,散发着激昂的光芒,通过桑晴的话语化为魔法阵,招来星光,审判此地。

魔法阵的光芒十分显眼。洛池知道那是秘技,下意识地准备好触手,伺机用归无将招式给抹消。

一瞬间错误的判断,引至洛池被打成蜂窝的结果。

洛池想要使用归无的触手,主动接近星光。

夕雨抢先在触手和星光接触之前发射“疾风穿越”,致使归无所抹消的招式是疾风穿越,而不是八十八星愿。

难得的破绽,夕雨把手头上能发射的子弹全数射出,一雪前耻。

确认和洛池保持安全距离之后,夕雨顺着八十八星愿的攻势,协助知秋将这群守护灵给打退。

“桑晴、宙扬,撤了!”

星光照耀出一条生路,脸上的绝望即刻灭尽。一丝笑意,浮现在黎空脸上。

“懦夫!夕雨抵不过洛池,你就逃跑吗?”

“逃跑?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这叫转移阵地,不叫逃跑!”

黎空反驳道,头也不回地笔直冲刺,完全不受余酋的挑衅所影响。

换作是平时的余酋,让黎空离开视线范围绝对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今日,余酋对于黎空处于如此劣势中究竟能到何处进行何种反击这事,怀抱着无限的期待,方才允许视线内的黎空之身影渐次缩小。重合的嘴唇缓缓分开,隐藏在黑暗的獠牙,展露在大气之中。

“你就尽情地挣扎吧!哈哈哈!”

在黎空耳中听起来,这笑声净是一堆嘲讽的元素构成的。

纵然黎空不甘心,更不想承认,眼前的事实屡次地证明洛池比夕雨强。不单只是洛池,就连前来增援的三胞胎的守护灵也是获得了同等的力量,能和知秋打得不分上下。

内心的不甘,也许只有在夕雨打败洛池之后,才得以解放。

*****

说到认路,宙扬较为擅长。

多亏了下午的时间,宙扬才能将整个城镇的地形摸索清楚,在黑夜之中策划好移动路线,更能对应着敌方势力的位置随时更改路线。

宙扬领路,遇敌率为零。

半小时内无间断且迅速地穿梭于石屋和街道之间,相信尾随的人会被甩在后头。

一行人止步的地方,是石屋内的房间。

宙扬贴靠墙壁,如特务般在门口、窗口等处窥望,再三确认没有敌人追上来后,才敢松懈下来,找了房间内空旷的位置躺下来歇息。

侧过头,白光照耀黎空的脸。盯着手机的眼神,如此严肃,却没有气魄。

“夕雨打不过那条鱼鳅,信心就没了吗?”

“你不说,我都不知道我的信心被打沉了。”黎空的语气,和眼神完全一致。

黎空颓废,算不上稀奇的事,只要让他自己找个角落蹲着,不久后就会恢复正常,时间的长短由颓废程度决定。若真要给黎空的颓废指数打分的话,宙扬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这很不妙。”

经验告诉宙扬,如果最初的一句话无法让黎空抽离颓废的沼泽,就没戏唱了。

该说些什么?这是宙扬当下面对的问题,一个不容易得到答案,却要立马解决的问题。然而,宙扬不属于思考型的人物,这疑问可难倒他了。

地面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晃动。

不一会儿,一切恢复平静。下一波晃动,尾随着平静来袭。重复不断,宙扬那本来不擅长思考的脑袋,完全当机了。

为探求这令人心烦意躁的震源,宙扬翻滚到窗口旁窥望。

“红方的家伙,竟然在破坏石屋。想用这个方法逼我们出来吗?”

尔后,宙扬的视线落在黎空脸上。黎空还是处在“咸鱼模式”中,宙扬极度无奈。

震动愈发频密。对面的石屋如多米诺骨牌那般,陆续坍塌,崩塌现象有传递到来这座石屋的可能性。情势紧逼,指挥官却还是那副模样,宙扬即使自认不是当指挥官的料,还是硬着头皮拿起责任。

“兵分三路。夕雨和羽歆在暗处偷袭,待知秋冲入守护灵之中,开始支援!”

黎空的眼神起了少许变化。

“等等,我们不知道那条鱼鳅和三胞胎会从哪里冒出来,只有夕雨、知秋和羽歆的话十分危险。还是等阿紫来到才出击比较好。”

“那你就别摆出这一副死鱼眼。给我叫醒平时那个奸诈的你来指挥啊。”

一番话,深深打入黎空内心。

透过瞳孔,宙扬看见将黎空封闭起来的颓废之墙出现了少许裂痕。趁着这个势头,宙扬将另一番话打入黎空的内心,粉碎那碍事的墙壁。

“因为洛池是夕雨的手下败将,所以你才无法接受他比夕雨强的事实。还是说,是因为夕雨靠着努力变强,但不择手段、借助杨顿而得到力量的洛池反而更强大,让你觉得夕雨过去的努力全是浮云?”

“都被你说中了。”黎空深深叹息,“宙扬,你说我该怎么办?以前还说能靠智商解决对方,现在我还能靠什么?”

“靠什么?靠我们啊!一个不够,就两个;两个不够,就三个;三个不够,就找第四个;还是不够的话,就再找人。我们一路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吧!这场革命不是你一个人的革命,而是我们全部人的革命!别忘了,我们打的不是个人战,是团体战啊!”

一字一句精准地嵌入黎空的心门,被迷茫所蒙蔽的景象终于得以映入黎空的视野。

死鱼只需换个表情,就变成了活龙。

“我又想到一个点子了。”

*****

瓦砾、沙尘、浓烟等……这才是余酋心目中战场应有的姿态。凭着“破坏石屋就能把蓝黎空给揪出来”一句话,就让战场转变成余酋所渴求的样相。杂乱的战场,还能顶着笑脸、踏着轻盈的脚步,在街上跳舞并享受这种气氛的人,相信仅有余酋,和他的跟班三胞胎而已。

“蓝黎空,我真想看你绝望的表情!”

跟班们尽到他们的本分,产生和余酋相同频率的笑声。

“如果你真有这个本事,我倒可以考虑让你看看的。”

黎空的声音按下了暂停键,打断余酋和跟班们脑中的旋律,舞步逐渐缓下来,迎来了停顿的一刻。

“全世界都想解决你,你却敢光明正大站在这里,是智商过低的缘故,还是你已经放弃反抗的缘故?”余酋侧过头,嘲讽道。

“你确定是全世界都想解决我?”

黎空脸上的笑容,其诡异程度远超过余酋的笑意。

比起疑惑,占据余酋内心大半以上的情绪,还是老样子,是期待。而他期待的,不是黎空有何手段反击,是黎空反击失败后会露出的表情。

“找到了!他就在那里站着!”

“可恶的家伙!终于找到你了!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你就是那个想要绑架我们女神的臭鱼鳅是吗?我们绝对饶不了你!”

“英霸的鱼鳅,刚才还敢迷惑我们?看我们怎么收拾你!”

众人的喧哗声,起初让余酋听得津津有味,可跟在后头的话语进入耳膜之际,兴奋的心情一扫而空,疑惑崛起,其嘴角移动的方向和群众对余酋的态度一样,起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余酋煽动群众的守护灵破坏石屋,最终目的莫过于逼使夕雨无处可躲,在众守护灵的围攻下败北,黎空的革命就会失败。这对余酋来说,是万无一失的完美复仇计划。

然而,众守护灵反过来攻击洛池和跟班的守护灵一事,余酋完全无法理解。

余酋不得不认为,引发转变的根源,绝对是黎空无误。

“蓝黎空,你到底做了什么?”余酋瞪着黎空。

“没做什么,只是散播一个谣言罢了。”

“谣言?”

“对。我告诉他们,你真正的目的是在他们对付夕雨时,绑架林美诗。对一般人来说,这可能不会有何影响,对一群憧憬校花的学生来说,这可是很有用的。”

每当一句话离开嘴巴,黎空散发的奸诈气息就愈发浓厚。吸入这气息,会让人感到身体发冷,或起鸡皮疙瘩,甚至会将埋藏在深处的愤恨给挖掘出来。

“你这只狐狸!你不是丧失智力了吗?”

“智者才不会用造谣这种卑鄙的手段。既然我丧失了智力,那么就演绎好愚者的角色,用相符的方法,造一个谣言吧!这么一来,腹背受敌的就是你了!”

“你这家伙!”

余酋握拳。若不是黎空高举湖人棍,两人早已开始互殴了。

黎空那副得逞的嘴脸,余酋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可余酋那怒气熏天的模样,黎空完全没有要记忆的打算。

“待洛池他们收拾这些杂兵后,就轮到夕雨了!头衔魔化后,绝对不会输!”

余酋收回拳头,退后并开始指挥战斗。

那自信,不是空谈。区区四个守护灵,竟拥有压制近五十位守护灵的战斗力。魔化头衔的恐怖之处,再一次烙印在黎空的脑海。

对于能削减圆桌骑士阵营的人数,黎空倒是非常感激余酋和他的跟班们。来对付余酋的小卒们全军覆没,未曾是坏事,也不完全是好事。倘若真的如此,届时黎空就得想办法来解决洛池了。考量目前战斗的趋势,黎空觉得有必要让夕雨他们加入战斗。

说到底还是两兄妹。黎空拿出电话时,桑晴就来电了。

“哥哥,小白和小黑在对战,我能去阻止她们吗?”

小白和小黑,听得黎空一头雾水。黎空谷歌整个脑容量,并不存在这两个人。可想而知应该是桑晴给朋友取的绰号。

让桑晴去,就会损失羽歆一个重要的战斗力;不让她去,黎空又过意不去。

“当哥哥真难”的想法,涌上心头。

“你去吧。这里交给我们三个就行了。”

黎空挂断电话,等候宙扬把大龙带过来。期间,黎空习惯性地检测守护灵视窗、技能栏目和数据库。许久没有出现的功能,点亮了黎空的双眼。

“有胜算。”

笑脸在希望的点缀下,逐渐将战斗引导至黎空渴求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