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36 3p是什么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7-01-01 10:56:28pm

都市·爱情


第三十六章

此时此刻,突然一个‘噗嗤’的笑声插入两人有些暧昧不清的状况之间,日曜抬起头,整个房内除了他们以外就是上官志彦,所以声音自然而然就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这莫不是在引起关注还是想要打搅他们两个吧?

但其实,上官志彦忍不住笑出声来是因为第一次看到日曜吃的那个闭门羹,想来没有一个那么迟钝的女人在日曜的面前出现过,有的话也是装出来的,特别嗲,不是日曜会喜欢的类型,所以,也就只有日曜让那些女人吃闭门羹的份儿。

现在看见这样的状况上官志彦真是忍不住了才会笑出来的,当然也包含了他是第一次看日曜这样的样子。

日曜瞪了过去,原本以为这样就能让上官志彦停止笑他,结果适得其反,上官志彦反而笑得更够力了。日曜不禁嘴角一抽,“喂,上官,你笑够了吧?”

上官志彦捂住眼睛以下的脸,但却依然遮不住弯的像月牙的双眼,“对不起,让我笑多一会儿,这画面真太好笑了!”

垂暮疑惑地看着这两个男人,很是不明白要他们到底是在笑什么,她明明就没有说错话啊?正想转头问日曜现在这到底是什么状况,日曜也正好把她的脑袋转过来,随即是身体,把她搂入怀里,醋味十足地道:“垂暮,这家伙别看他太多,你也会变成跟他一样的德行!”

一样的德行?只要看着他?那么神奇吗?垂暮此时此刻哀怨的双眼看向日曜,由于比日曜矮一个头的缘故,自己的视线触及的直到他的下巴,脸以上的感官还是看得见的,不过看不清楚。她想开口说话,奈何自己正被日曜紧紧抱在怀里,除了不能说话也难以透气!

日曜这也太夸张了吧?

待到后方的笑声终于越变越小声,直至最后没有了声音的时候,日曜才稍微松开了她,好让她得以呼吸新鲜空气,可气还没缓过来,后方,上官志彦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可是兄弟啊,你哪找的这个媳妇儿?真是太漂亮了,人间尤物啊!”

垂暮皱起了眉,同时,日曜也是,但两个人的心情却完全截然不同。

垂暮原本对上官志彦没什么,但在他说出了这句这样的话之后就觉得和上官志彦相处起来并不那么舒服,加上刚刚他直勾勾盯着自己瞧的那眼神,她也非常的不喜欢,但,她并没有说出什么,即使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刚刚他喊了日曜‘兄弟’,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好麻吉之类的,若自己在任性说出什么的话,可能会害日曜和对方的关系破裂,自己和日曜的这场婚姻也有可能支离破碎。

而日曜想的是:上官志彦想要抢了垂暮!男人虽外表看起来有些迟钝,但内心都有着强烈的独占欲,日曜自然也不例外,重点是他自小看着爸爸对妈妈身边的那些男人争风吃醋,长大之后或许也继承了一些那样的个性。

还没等两人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上官志彦就绕到日曜桌子的后方,毕竟日曜抱着垂暮,他无论如何都看不见嫂子的模样嘛,这就是上官志彦想出的办法了。看着垂暮在看到他就呆楞的表情,他忍不住‘噗嗤’地笑出声,后才道:“嫂子,你好啊,我是日曜他兄弟,名字上官志彦,叫我上官就好!”

“哦…”垂暮呆呆地应了一声,竟忘了也要礼貌性地介绍自己。

反正上官志彦对此没什么介意,他脸上依然是那大大咧咧的笑容:“嫂子你名字呢?几岁啊?你看起来可真漂亮,有在用什么护肤品吗?”

一连串的问题让垂暮有些手忙脚乱,不知该作何回应,尤其眼前这个上官志彦还是自己刚刚觉得他相处起来一点都不舒服的男人。顿时说起话来有些结巴: “你…你好,我的名字叫做垂暮,今年23岁,除了洗脸霜和收缩水以外,我没有在用任何护肤品。”

上官志彦的双眼顿时瞪大了,惊讶道:“骗人!”

垂暮正想回应没骗人,日曜就把她按入他怀里,一眼瞪向后方正爬在他桌子上的上官志彦,“上官,你够了!”

上官志彦愣了一下,随后笑道:“别这样嘛兄弟,我就问多一个问题,就一个问题,不会很过分的。”

毕竟也是自己的好兄弟,日曜也就只是一记眼神警告过去就没了,但还是把垂暮紧紧护在怀里,大概就松开了那么点儿,好让垂暮和上官志彦能够好好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

“嫂子,你接不接受我,你和向医生一起搞3p啊?”上官志彦笑呵呵地问,语气里满满都是开玩笑。

日曜简直气得想打人了,刚刚是谁说问多的一个问题不会很过分的,啊?!可是,又不敢放开垂暮,怕上官志彦会乱来。

垂暮呆在日曜的怀中,呆呆的脸上爬满了疑惑之色,她表示不明白地问了一句:“3p是什么啊?”

“这种事你不需要知道!”日曜捂住她的耳朵,可奈何还是会有声音传入她耳中。

上官志彦看着呆呆的垂暮,满脸都是乐呵呵的表情,。尽管日曜已经封住了垂暮的耳朵,但他还是自顾自地回答她:“三个人的性爱啊!”后还是看见垂暮脸上那疑惑的表情未曾褪去,只好又再换个说法解释:“这样说你可能不明白,无所谓,我换个:就比如说汉堡包,外面两个面包,中间夹着一块肉,正好可以拿来比喻两个男人一个女人。”

垂暮皱起眉头,日曜自然也看见了她的这副表情,以为她接下来说的话会是斥责上官志彦,为此他的心中还大喜,他的老婆可不是人想伤害或开玩笑就能乱来的,但,垂暮接下来说的话却是:“汉堡包的两个面包一个肉不是那来比喻两个女人一个男人的吗?”这句话顿时让保护她的日曜和在开玩笑的上官志彦大跌眼镜。

“怎么了?”垂暮不解自己刚刚又说错了什么,为何他们两个要那么惊讶?

“没…没事。”回应的人是上官志彦,日曜在旁没回应,只是扶额,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垂暮的话。

上官志彦缓过神来后又问垂暮:“嫂…嫂子啊,刚刚你说的那句,是什么给了你那概念啊?”

垂暮呆,“没有人给我那个概念,就我自己想的。”上官志彦正想给垂暮个鼓掌来称赞她那聪明脑袋,垂暮又继续说道:“因为你看啊,两个面包,是软的,女人身体都是软绵绵的不是吗?肉是硬的,自然就只男人了啊,你看,你们男人那么硬!”说罢,还特地在日曜的胸膛前‘啪啪’拍了拍,男人的身体都满满是肌肉,难道不硬吗?

日曜已目死,上官志彦则继续一愣一愣地,“嫂子,你说的话是谁跟你说过的吗?”

垂暮头脑歪了歪,“啊,网上看到的。”

日曜和上官志彦顿时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