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章 - 奇遇【1】

越见≪倾世邪妃≫  - 发布于2018-05-15 3:31:32pm

武侠·仙侠


三天的时间,转眼过去。

绯月此刻正站在河边,聚精会神地看着河里的一切,忽然小手一挥,手中树杈飞速向溪水中插去。

抬手,翻腕,一条半尺长的鱼就被她插了上来。

她来到这里已经有三天了。初入琅邪山,本以为狩猎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毕竟自己曾有过野外求生的经验和技术,可这几天下来她才发现,在这世界的狩猎,根本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就连采集到的灵石,也不过三十颗,让她有些怀疑自己寻宝的方向是不是错了。她能待在琅邪山的时间还有两天,两天之后她就必须回到寺庙,然后收拾打道回府。

吃着刚烤好的烤鱼,绯月决定往山脊一探,试试运气。

吃完之后,绯月整理自己的东西,便往山脊方向走去。越往山脊,人烟越是稀少,可相对地,山脊上却长满了许多少见的珍贵药材。若不是在出门前简力给了一本关于药材的书籍,她真的会把这些药材当成是野草。

绯月稍微摘了几棵少见却市价很高的药材放进了从简力那里得到了空间储物器中,打算在回去之后让简力拿去卖给药铺,赚些银两。走了大概一个多时辰后,山势变得陡峭起来,这也让绯月更加小心起来。

正向前行进着,突然,一丝有些怪异的感觉出现在她脑海之中,前世所累积下来的危机感让绯月反应一下变得敏锐起来,她迅速地找了一棵大树将自己隐藏起来,同时右手迅速的从腰后抽出了一把匕首,小心翼翼地盯着四周。

微弱的气息在空气中盘旋着,绯月似乎隐约看见前方有一道黑影正往她这方向奔来。

忽然,那道黑影离她方才站的位置不远处停下了脚步,朝天一吼,脚下出现了一道红光一下铺张开去,顿时地上碎石枯草纷飞。纵使躲在树后,绯月也避无可避地被这道红光给卷上天际,然后以垂直的方式,跌入了山谷狭缝中。

‘滴......滴......'

水滴声唤醒了跌落山谷狭缝中的绯月,她缓缓睁开双眼,有些艰难地爬起身,稍微地打量着四周。这里是天然生成的石窟,顶上有个圆径丈许的大孔,日光从孔中透射进来。只是那大孔离地一百余丈,看来她刚才是被那红光镇开,跌入了这石窟里,但她从这般高处跌下来,竟然一点伤也没有,确是奇怪。

“洞口?”绯月微愣,她以为这石窟除了顶上那大孔之外,并再无其他出口。

由于光线不足关系,她无法看清楚洞口里的一切。

“去看看再作打算。”绯月喃喃自语着,摸了摸左手上的袖箭以及腰后的匕首后,便拿出了火折子,往那洞口方向走去。行了良久,始终不到尽头,地面却越来越崎岖不平。

绯月不禁蹙起眉头,这隧洞到底还有多远?

忽然一阵大笑之声从深处传来,让绯月不禁吓了一跳。在这黑漆漆的隧洞之中,猝不及防地突然听见这笑声,饶是她心智有多么沉稳,也不由经地被吓了一跳。

该怎么做?

前进,又不知道前方有什么东西在等着她。

退后,心里又有些不甘。

衡量了利与弊之后,绯月从腰后抽出了匕首,脚步放轻,一步一步地往那笑声来源走去。可走没多几步,那笑声愕然停止,随后一道像是中年老妇人的声音传来。

“你走的太慢了,过来!”

说完,一股强而有力的吸力将绯月往隧洞里面吸去,绯月暗吃一惊,尝试挣脱这吸力,却发现浑身竟然动弹不得,就连话也喊不出来。一眨眼的功夫就被吸到里面,她便来到一个秃头婆婆面前。

“原来是个小奶娃啊?”秃头婆婆盘膝坐在地下,双眼毫无掩饰地打量着绯月,随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小奶娃,你叫什么名字?”

“夜灵寒。”绯月平静地道。

“夜孤行是你什么人?”秃头婆婆蓦地里双眉竖起,脸现杀气,声音略微低沉地问道。

“不知道,我从没听过这号人物。”在夜灵寒的记忆里,绯月根本没找到任何关于夜行孤的记忆,不过不排除夜行孤和夜家有关联。

“哼......”老婆婆露出一丝讥笑,随后继续道:“小奶娃,想不想离开这里?”

绯月神色平静地看着老婆婆,心里暗忖着:,她会这么问,那就表示她知道离开这里的办法,可看她身上那破烂的衣物,证明她在这里已有许多年,那么就说明离开这里的方式,肯定很凶险。

老婆婆似乎看穿了绯月的想法,道:“你心里定然在想,既然我知道离开这里办法,为什么自己枯守在此?小奶娃,你以为我不想离开这鬼地方吗?可我被那个人封印在此地,除非破除那封印,否则我也只能在这里到生命尽头为止。”

“前辈是想要我帮你破除封印?”绯月道出了自己的猜测。

“就凭你现在的实力,别说此刻的我被封印着,我要杀你也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老婆婆瞟了绯月一眼,继续道:“你这小奶娃到底和什么人结下血海深仇,身上竟然有那么恶毒的封印?”

绯月愣了愣。

封印?什么封印?她怎么不知道夜灵寒身体有封印?难道是花芙蓉她们的手笔?

“不过你也算运气不错,那封印虽然会慢慢侵蚀着你的精血,可你体内有一股力量在护着你的心脉,减缓那封印对你的侵蚀。小奶娃,你是不是无法修炼?

“是的,我从小就不能修炼,被世人说是废物,此生此世也只能是个不修炼气的废物。”绯月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道。

“放屁!”老婆婆喝骂一声,“谁说你此生不能修炼的?”

“前辈有办法?”绯月心头不禁微微一颤,虽说她不在意能不能炼气,但在这强者就是道理的世界,她那些暗器,也只不过是小丑跳梁而已。可是如果眼前的老婆婆真的有办法让她可以修炼,那么至少在自保方面,她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

“我叫烈红衣,你叫我红姑姑就好了。”烈红衣看着绯月,继续道:“小奶娃,我可以解除你身上的封印,你只要帮我完成一件事,修炼一事,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前辈如何能确定我一定能帮你完成你要我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