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79.八分钟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8-05-17 8:32:45am

奇幻·玄幻


革命的烽火还在燃烧,夜晚却擅自变得宁静了。

红色光柱一根接一根地矗立在城镇中,随着沙尘飞扬而消散在大气中。魔头们仍然存在,继续他们那嚣张的行动。

“不是说要解决我们吗?怎么现在连一个守护灵都不敢来啊?”

那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语气,听了会让人无法控制怒气。实力差距是如此巨大,众人不愿承认却无从否认,想反驳却无法反驳,只能任由余酋嘲讽与讥笑。

绝望是一种传染性疾病。当初士气激昂的学生们,染病后皆难以痊愈。然而,那抗体唯有经历最痛苦的病情才得以产生,可谓极为稀有。人群中若出现这样的个体,肯定会挑起病原体的不满。

“别担心。你既然那么想离场,我就成全你吧!”

在绝望深渊展现笑脸的黎空,实在让余酋看不过眼。

“哼,五十个守护灵一起上,都不是洛池他们的对手,一个夕雨又能做什么?”

“能打败洛池啊。”轻浮的语气,仍旧是黎空挑衅他人的最强武器。

“胡说八道!赶快把夕雨叫过来!我现在就让你体会最深的绝望!”

昏暗中,黎空难以看见余酋的脸上是否已经布满青筋。只要仔细听余酋的语气,黎空即能知晓余酋的怒火完全被点燃,但未燃烧至蒙蔽理智的旺盛度。

与其继续煽风点火,黎空选择点到即止,免得触发头衔魔化的未知功能。

“要保护林美诗的家伙给我听着。机会只有一次,时间只有八分钟。只要你们不放弃对付那三个跟班,我就能保证这四个家伙会在八分钟后退场。”

洛池和众守护灵交锋前后的体力值变化,仅有百分之十左右,其他跟班们则约是三成。这是在近乎五十位守护灵,耗上十分钟的时间才达到的成果。如今,黎空却说只需八分钟就能结束一切。这番言论,被归类为狂妄之言不是出奇的事。

黎空没有作出任何补充。

划动的手指,停顿在半空之间。招来的一团白光,触发了众人未曾见过的景色。

瞬间,黎空换上一套西装、穿戴围巾,还拿着灰色的手枪。

一众人瞪大双眼,有的还揉了揉眼睛,一切看似幻觉,那却是现实。

手指之间凭空出现的卡片,让惊喜度更上一层。卡片陆续进入卡槽,黎空往自己的身体开枪后,消失于大气之中。

洛池立即转身。枪头却早已对准他的身体。

双手同时扣下扳机,响亮的声音驱使洛池往后退。触手和身体麻痹,以着子弹的冲击力为考量点,洛池不得不认为两把手枪各别发射的是零冲和零冲·静。

如此无防备状态,下一发子弹和洛池的预料完全吻合,是日冕加农。

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手枪变成了两把之余,黎空本身还能使用夕雨的招式。不知道有“灵魂调和”这个功能的人,还真会以为黎空转眼间变成了大魔术师。

“灵魂调和吗?有意思!跟班们,给我上!”

三胞胎起初看傻了眼。余酋的呼喊,他们不再走神,下令各自的守护灵攻击黎空。

双刀武士和拳击手混入战场,把跟班的守护灵们给拦截下来,在黎空的脸上添加了一道笑容。

火焰散去,映入黎空眼瞳的是洛池伸展触手的身姿。

闪避,触手会穷追不舍,阿紫和知秋的阵营很有可能会被打乱。考量到这种情况,黎空先后射出了异速弹和追影风牙。

触手同时落地。笑意取代怒意,然而那却随着烟幕的消散而逝去。

黎空几乎没有进行任何移动,触手一根都没有击中,故他仍旧毫发无伤。不可思议四个字,写在每个人的脸上,包括余酋。

“别那么惊讶嘛!拥有夕雨的动态视力,再加上我原有的智力,要看透并改变攻击轨道,算不上难事。你们可别忘了,在丧失智力之前,计算是我的专长。”

“我才不管计算是不是你的专长!洛池,用‘酸水万刺’刺穿他!”

余酋下达了指令,洛池却迟迟不出招。黎空的身影消失之际,刺状的水柱方才冒出来,刺穿空气。

黎空出现在洛池后方,悠闲地咏唱,掀起星云银风,把余酋的怒火吹得更旺盛。

“他中了愚化弹,会变得迟钝。”

无论刻意与否,黎空的解说在余酋听来,是一种藐视。加上黎空一脸游刃有余、胜券在握的表情,更是凸显出黎空还未认真起来。

血压迅速飙升。不是余酋的热血在沸腾,而是血气被刺激。

“哼!愚化弹很快就失效,我看你还能嚣张到何时!”

“当然是到洛池被打败为止啊!”

血压再次上涨。余酋决定不要再和黎空对话。否则,血管会爆裂也不一定。为了见证黎空惨败的那刻,余酋进行好几次深呼吸,把怒气从丹田吐出来,血压终于可以降低回平时的水平。

正如余酋所言,愚化弹的效力只有仅仅的半分钟。算上对话所消耗的时间,效力已过,洛池的体能数值恢复正常,再次向黎空展开猛攻。

酸水万刺的破坏力,现在才正式发挥出来。

那是覆盖在触手上的尖刺铠甲。恐怖之处并非攻击所波及的范围增加如此简单,而是能够任洛池操纵尖刺伸缩的时机。

黎空能算破触手的攻击速度,却看不穿招式的效力。

开窍弹还能发挥作用。黎空以着承受最低的伤害,勉强避开了多数尖刺的突击。

说到底还是以着人类的躯体战斗。被尖刺划破的手臂,还是会流血,痛楚也会传入中枢神经系统。也许是身体混入了夕雨的数据,伤口很快愈合,黎空亦没有感觉到预想那般的痛楚。

“麻烦的招式,给我结冰去吧,‘花冰网’!”

子弹脱离枪口没多久后就爆破,线条状的冰块以着子弹壳为中心扩散出去,形成薄弱的冰蜘蛛网。

触手一敲,花冰网化为碎片,是如此弱不禁风。

但它真正的功能,不是拦截攻击,而是迅速冰冻一切打碎它的物件。

水刺瞬间化作冰刺,被散气射击·乱流撕裂成雪花。战场下雪了。然而,触手的速度并没有明显地下降。

洛池和余酋笑了,而黎空也笑了。笑到最后的,却是黎空。

触手在黎空前方不超过一尺的距离,停顿了。能够引发这种现象的,在余酋的记忆中只有一招。而这一招,洛池三番四次地中招,仍无破解的方式。

“又是冻影雪花,可恶!”

黎空要用冰河陨星把洛池变成“冷藏库里的八爪鱼”,开始咏唱。中途不能中断,黎空只是以一个贼笑回应余酋。

雪藏了洛池,却无法让余酋降温。

“打偏的子弹任谁都不会在意,任谁都会上当,所以你不必那么沮丧。”

黎空越是说话,余酋的火气越被挑起。

“洛池,赶快把‘沸水鲨’放出来,让它把蓝黎空给吃了!”

水桶回应余酋的话语,发出紫色的光芒,将一头吸收余酋所有怒火与愤恨的鲨鱼给放出来。沸水的温度,转眼将冰块化为乌有,洛池恢复自由身,再次对黎空展开猛攻。

黎空再度往自己身上开枪。

疑惑来了。在余酋的印象中,强化技能只有开窍弹一招而已。照理来说,开窍弹的效力过去后,直到可以再次使用为止需要一分钟的时间。这发子弹,实在很可疑。

黎空一边移动,一边变出卡片塞入卡槽。

总共四张卡,其中一张和其他不一样,是金卡。

“洛池,小心!那家伙有新子弹,绝对不是好东西!别让他有机会发射!”

对洛池而言,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八根触手、沸水鲨再加上酸水剑·五燕,如天罗地网那般的凌厉有难以臆测的攻击,没有开窍弹的辅助下,洛池绝不相信黎空有本事看破并对所有攻击进行回避。即便真有本事做到,也不可能有闲暇进行反击。

余酋惊愕了。

旋风之牙、追影风牙、零冲三发子弹,补上白拳和白影踢,竟能扭转局势。

黎空不是单纯地躲避攻击,而是强行改变触手的攻击轨道,使其撞上其他触手、或是酸水剑·五燕和沸水鲨,让洛池的攻击变得一团糟。

洛池方才发现自己误算了。现在才想封锁黎空的行动,已经迟了。

“零冲·破空。”

枪口对准洛池的后背。扣下扳机之际,洛池飞扑向前方,体力值终于降至一成了。趁着洛池毫无防备,黎空填装又射击,包括那张金卡记载的子弹。

左手的手枪消失了,看来是龙凤枪效力已过。这也意味着,灵魂调和进行了三分钟以上的时间。

“余酋,你还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要退场了。有什么要交代吗?”

“胡说八道!洛池,用流星鼓动恢复体力值!再把蓝黎空打残!”

洛池在这个节骨眼上使用流星鼓动,不出黎空的预料。即使体力值恢复了,原定的八分钟内解决洛池的宣言仍不会动摇,因为最关键的那发子弹,已经打入洛池体内。

一味地回避,没有过多反击的举动,让余酋怀疑,黎空又在盘算着某种诡计。

战斗忽然进入了拉锯战的局面。这对余酋来说,没有坏处。

如果杨顿的假设成立的话,黎空只有在灵魂调和的期间可以取回智力。只要七分钟过去,黎空就无法继续进行精密的计算来破解洛池的攻势,洛池能夺回战斗的主导权,摧毁黎空的革命。

余酋把洛池的经验值转换为点数,翻查洛池的技能列表。

两眼发亮。余酋仿佛找到了世纪秘宝。

“哼,蓝黎空,不管你的计算能力有多强,也绝对算不到这一点!洛池,‘深渊漩涡’!”

流水不受控制地从水桶涌出来,与重力逆行,腾空回转,发出响亮的呼啸声,形成漩涡。那引力比重力还强,能将瓦砾堆引入其中,也能把黎空拉向前。即使有着守护灵的体能,被吸入其中的话,多半会疼痛至失去意识。

黎空冷笑了。

“你说得对,我确实没有预算到洛池有新招。因为我预算的,是更遥远的未来。无论洛池是否学了新招,那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到绝路了还不忘记吹嘘,我看你还能逞强多久!”

“是不是逞强,接下来你就知道了。”

呼啸声的分贝降低,引力随之变弱。黎空没有继续被拉往前方就是最好的证明。

“愚化弹?不可能!应该还要一段时间才能使出啊!”

“那的确不是愚化弹,而是一颗来自未来的子弹——衰老弹。和衰老的过程与现象一样,需要一段时间才会生效,守护灵的速度、技能效果、攻击力等会逐渐弱化。和愚化弹不同的地方在于,愚化弹是直接生效,而且只会让守护灵变得迟钝、降低攻击力和防御力等等。”

“未来的子弹?这怎么——”

余酋的脑海里,闪过黎空往自己身上开第二枪的画面。

“看样子,你应该猜到了。刚才那发子弹不是开窍弹,是‘觉醒弹’。体能的强化效力虽然不及开窍弹,但我能选择夕雨未曾学习到的一招技能来使用。”

余酋方才意识到,黎空打从灵魂调和开始的那刻,就已经控制整个战斗的局面。余酋和洛池所作的一切,只是在黎空的手掌心上跳舞而已。

那得逞的笑容,看得余酋心烦意躁,十分不悦。

黎空绕到洛池背后,咏唱,让日冕加农再度拥抱洛池。

火焰完全释放后,黎空转身离去。时间已到,夕雨从黎空的身上分离出来。

“还没完!洛池还有体力值!你的预言不会实现的!”

“那你看看脚下吧。”

红色的方格。“不妙”二字,清楚地写在余酋脸上。

随着烟幕消散,阿紫和知秋的身影映入余酋的双眸当中。

回首望去,跟班们的身影不存在于战场内。不甘的表情覆盖了余酋的面庞,愤怒的视线想把黎空给烧成灰烬。

“再见了。不过,这应该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可恶!你给我记住!不管多少次,我都会从地狱深渊回来,向你复仇的!”

憾恨的呐喊,响彻战场。黎空听在耳中,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心中有着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马上解决:

“好了,接下来要如何逃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