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80.黑与白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8-05-24 8:14:11am

奇幻·玄幻


城镇外的沙漠,还是老样子,站着两个身高差不多的男生。他们风雨不改地站立了超过十个小时。期间偶尔有对话,大半的时间两人皆在对望、看手机,除此就没有别的举动。气氛不尴尬,但十分无聊又沉闷。

站了那么久,任谁都会觉得双脚疲累。反正不是在进行“站立比赛”,孟曏认为没有必要一直这样站着,才移动到附近的椰树,靠着树干,坐下休息。

英季跟着孟曏迈开步子,到另一棵树下坐着。

“英季,问你一个有趣的问题。你比较喜欢黑色还是白色?”

看似一个很普通的问题,可英季不这么认为。因为出自孟曏的嘴巴,背后一定隐藏了某种寓意。

“那倒是要看,黑色和白色分别象征什么事物了。”

“如果说黑色是‘隐藏真相,只身去查明隐藏的真相’,而白色是‘将真相告知好友,和好友一同查明隐藏的真相’,你会怎么选?”

“以我的性格,你觉得我有可能选择白色吗?”

英季的反问,勾起孟曏的嘴角。

“不,你两种颜色都不会选,因为你总是能在选择之前就知道真相。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像你这样呢?”

简单的两三句问答,英季把孟曏刻意埋藏在里头的线索之碎片全挖出来。然而,分析后得到的结果,不是间谍的真实身份,而是孟曏在这革命中所要引起的事件之一。间谍也许和事件有所关联,否则孟曏不会平白无端聊起这话题。

只要解析黑白各别象征的两个人,就能隐约看穿间谍的身份。英季搜遍脑海的每一个角落,仅有一对名字是和黑白吻合的。

“黑崎国子和伊丽莎白。”英季嘟囔。

孟曏不明显地展露一丝笑意。英季可以认为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进一步搜索的目标,就是和她们有密切联系的人。

“桑晴和宋晓晨?”

孟曏又不经意地笑了。

*****

两人的友情,如世间万物般,受尽时间的洗礼,于沙漠中渐次归回尘土。

锋利的刀刃和青色的烛火,撕裂、烧毁她们的羁绊。远处阻止她们的呐喊,无法到达少女们的心中。

艾琳和望月的对战,持续了超过一小时的时间。回复药能恢复守护灵的体力值,却无法治愈国子和伊丽莎白的内心。逐渐归零的回复药,反而象征着她们的情谊,即将走到尽头。

造成如此局面的,是一番话:

“打从一开始,我就是詹主任一派的人。而我成为你们的朋友,只为了取得蓝黎空的情报。本来打算夺走晓晨的钥匙就让我们的友谊结束,没想到你还穷追不舍。今天,就让这一切结束吧。”

冰冷的眼神,狠狠击碎友谊的晶石。释放出来的,是愤恨,和悲伤。

战斗一触即发,直到一方倒下为止,不会停息。

艾琳数次处于劣势,扳回局势不久后又回到劣势的位置,轮回那般地重复。愈是战斗,伊丽莎白愈是不明瞭自己为何那么努力地要让艾琳打败望月。

是为了帮晓晨讨回一个公道吗?打输了,这份恨意又要何去何从?等待下一次见面时,再度战斗,直到消气为止?问题陆续衍生,伊丽莎白越来越彷徨。

“请你阻止国子。能把她带回我们身边的,只有你罢了。”

刹那间,脑海浮现了晓晨哭红双眼、无力的双手将钥匙交到伊丽莎白手中的姿态。

晓晨的话,把伊丽莎白的灵魂和肉体短暂地分开了。灵魂所见的,是被怒气蛊惑、吞噬理性的肉体,是如此冲动,如此地具有破坏性,只听见表面的话语,听不见藏在国子内心的声音。

灵魂重新回到体内。首要做的事情,是压制怒气,夺回情绪的主导权。

“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伊丽莎白平静地发问。

“问吧。”

“如果你真的有心要切断友谊,为何当初圆桌骑士要让蓝黎空退学时,你没有举手赞成?”

烛火的光芒照亮了国子的脸庞。她的瞳孔,不明显地放大了。

伊丽莎白捕抓到这一幕,内心不断地感谢艾琳:这火光来的时机太准了。

惊愕的原因,很大可能是谎言被拆穿了。能否证明这一点,就得看国子的回答了。

“没什么,就觉得不要招惹蓝黎空比较好,不然后果会很惨。”

“被他发现你是詹主任一伙的话,也会很惨。再说,那是难得能铲除蓝黎空的大好时机,却被你搞砸了,詹主任不会对你不客气吗?还是说,那是计划的一部分?不过,造成今天这个局面,感觉上应该不是你们计划的一部分吧!”

伊丽莎白冷静地分析,仔细抓住谎言中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漏洞,把国子现在戴上的面具给狠狠击碎。

王老师事先传授的一些盘问的技巧,在此刻终于派上用场。

“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

伊丽莎白的脸上,泛起微笑。可是国子的下一番话,将萌起的希望,抹杀了。

“我就老实告诉你吧。我是詹主任一伙,只是个假象。我真正的身份,是英霸的间谍。把余酋的情书放在桑晴书桌、将蓝黎空的情报泄露出去、让晓晨被绝死望抓去,全部都是我做的。圆桌骑士,只不过是我借来对付蓝黎空的手段罢了。”

一字一句,冲击力是如此强大,关住怒气的闸门被撞至崩坏。怒气吸收了剩余的冲击力,进一步演变成狂气,支配了伊丽莎白的肉体和灵魂。

“这是怎么一回事?”

最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阻止狂气继续吞噬伊丽莎白仅剩的理智。

伊丽莎白铁青的脸,因着少女的出现,白化了。

泪珠在少女的眼瞳打滚,随时会回归大地。那是伊丽莎白无论如何都不希望发生的事。

“小黑,你说的,全是真的吗?”无起落的声调,崩溃的前夕。

“没错,全都是真的。”

决不能让桑晴听见的话语,国子丝毫没有避讳,很自然地说了出来。

桑晴一旦伤心欲绝,需要黎空和其他人花上两天以上的时间才能让她恢复至平常的状态。国子知道这一点,却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不由得伊丽莎白认为,国子想要借助这番话,证明自己是敌人。

泪堤崩坏,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摧毁一切……羽歆,给我摧毁一切……”

狂气拥有了意识,擅自从伊丽莎白心中转移到桑晴的内心,还进一步侵蚀了羽歆。

一阵绯红,盖过了翠蓝色的眼眸。紫粉色裙摆、靴子、白色手套渐次转灰。就连双翼,也难逃被黑暗所沾染。头衔明明是星之魔法少女,羽歆此刻的姿态,却像是让灾厄降临大地的魔女。

羽歆出击了。撇开星光的色泽变得暗淡一事,招式的速度和破坏力明显地提升了。小小的星光,撞入沙地竟造成了篮球大小般的坑洞,和过去根本是不同的档次。

望月明明彻底避开了星光,体力值却莫名其妙地扣除了。

看样子,羽歆进入了次模式的可能性非常高,而且其能力不容小觑。

变强是好事,但敌我不分地攻击,绝不是什么好事。

“羽歆,冷静点!艾琳不是敌人啊!”

“桑晴叫我摧毁一切,我只能照样办。不想被波及的话,就请你们离开这里吧。”

羽歆不愿接收源自于桑晴以外的指令。

此刻,桑晴无力地坐在沙地上,双手掩盖脸庞,泪水沿着手背滑落,隐藏不了她那无止境涌出的悲伤心情。

这一幕,看得伊丽莎白心都揪着了。

比起如何指挥战斗,伊丽莎白想要优先解决的问题,是如何结束桑晴的悲伤。

伊丽莎白的思绪,容不下别的事情;视线的焦点,也只有桑晴哀伤的模样。就连国子有何举动,伊丽莎白一概看不见。

一步、一步,国子不断往后退,望月离艾琳的距离愈发遥远。

她们的行动收录在艾琳眼里。艾琳的目的是打败望月,不能眼睁睁看着望月开溜。遗憾的是,星光一再阻扰。艾琳的攻击不是被打断,就是打偏,完全没有任何可以阻止望月离开的机会。

望月专注寻找回避的路线,星光来袭仍不受影响,还顺势拉开距离。

“伊丽莎白,请下达指令!再不做些什么,她们就成功逃跑了!”

艾琳的呐喊修正了伊丽莎白的视线焦点。

太迟了。国子的位置,早已超出了艾琳的追击范围,亦不是徒步奔跑能在短时内到达的。

“再见了,桑晴,伊丽莎白。和你们一起度过的时间,我真的很快乐。”

那遥远的距离,轻声诉说的话语,终究只能在风中消逝。

转身就跑的身影,伊丽莎白一辈子都无法忘怀。

无法治愈晓晨的心伤,无法安抚桑晴的悲痛,无法阻止国子的离去。望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在看着颤抖的双手,伊丽莎白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地无力。失去了好友,也失去了她们的笑容,伊丽莎白多么想将头埋在双手里,躲到棉被中,独自一人承受悲痛、放声大哭。

内心无法承装的悲怆,满溢出来,化为泪滴,任由微风带往它该去的地方。

夜晚还很漫长。悲伤却刚刚才开始。

*****

静谧、无人的石塔,是国子寻求的地方。绕了一大圈,国子还是回到来这里。

国子坐在靠窗的位置,任窗外的月亮按下播放键,先前的场景一幕接着一幕,循环放映。心底话,不自觉流露出来。

“晓晨、桑晴、伊丽莎白,请原谅我……我不得不向你们撒谎……不能因为家人的问题把你们牵扯进来……”

眼角有些湿润,国子立即将水滴擦去。

越是回想,视线越是模糊。越是拭去泪水,泪水越是涌出。

“明明说好不哭的,为什么……为什么……”

国子的心底,有个答案。不是因为淡忘了“不再哭泣”这个誓约,而是“不愿再伤害好友”和“不顾一切手段都要独自查明真相”两件事相互矛盾。

“老实告诉她们……不就好了吗?为什么我要撒谎……”

“那一定是她们并没有在你的内心深处,占有重要的位置。”

不可能出现在此处的声音惊动了国子。国子强忍着悲痛,强行中断泪水的流出,若无其事地让望月进入备战状态。

望向门口,那里果然站着一位身材高挑却不失淑女气场的女生。

庄碧汶,是她的名字。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和巴卡立交战当中吗?”

“因为你才是我要找的人,也因为我是你要找的人。”

“难不成就是你?”国子微微皱起眉头,不自觉地握紧拳头,语气显得有些激动。

碧汶点点头,一笑而过。这表情,燃起了国子内心深藏已久的怨气。

“别这幅表情嘛!事到如今,你想要打败我,来证明我是造成宋晓晨入院的罪魁祸首,也没有意义哦。即使她们接受了‘你为了把我引诱出来而撒谎’的事实,那又如何?她们只会认为你不信任她们、你的心中没有她们的存在。”

“不,她们一定会理解的!一定会知道,我不想给她们添麻烦的!”

“明明只要向蓝桑晴诉苦,她就会拜托蓝黎空解决一切事情,无论是家人的事情,还是要把我这个间谍给找出来。就算蓝黎空变成笨蛋,还有郭英季可以帮忙,但你还是选择了投靠詹主任、选择独自解决。害怕给她们添麻烦?你只是在害怕她们拖你后腿而已!你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吧!”

碧汶全盘否定国子的想法。换作是其他时刻,这只会被当成是在找茬。正因为是国子迷茫的时刻,这些论点才能进入国子的内心,颠覆了部分想法。

国子无法否认,甚至开始认为,碧汶说的是正确的。

“舍弃了好友,你已经没有任何后路,这世界也没有能容纳你的地方了。”

“不,这不是真的!我不要听!”国子下意识地用双手掩盖耳朵。

“我们是你仅剩的归处,只有我们能明白你的心声、能拯救你。我们和你一样,都是被世界舍弃,或是舍弃了世界的人,以及是要铲除詹主任的人。国子,成为我们的伙伴吧。这样,一切就能结束了。”

碧汶逐步走向国子。

伸出的右手,看似柔弱,却又能把国子从悲痛中抽离出来,是如此地具有魔力。

国子无意识地抓住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