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H chapter - Chapter51: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8-06-04 8:50:49pm

其他·同人


Starlight Heaven chap51:

南口公园。

“你现在看起来完全就不像是个人类呢,殿下。”因贝尔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淡漠的视线落在眼前狼狈的男子身上。

后者一身触目惊心的血淋淋伤口,再加上早已被龙化的肌肤混合在一起,究竟是鳞片还是血水,都已分辨不出。

因贝尔被分配到来带走END,也是奥格斯特的分配。

毕竟他的魔法是冰系列,对付伤痕累累的END根本不在话下。

但又谁知END的毅力如此坚强,在此僵持了许久都不见他倒下。

照理来说龙化应该会很虚弱,直到龙化一百八仙成功之后才会恢复原本的状态。

但显然到那个时候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了不是吗?

这也是听龙族女王艾琳所说的,究竟真不真实他不清楚。

但是END居然能在短期内逃出回阿尔巴雷斯的船只也是挺有趣的,就那副破板子居然还能躲他们躲了半个月之长。

若不是绯色的绝望启动了一的魔法,他恐怕也不会发现到,END居然还在马格诺利亚里。

因贝尔看向那位男子,就连平日不为任何事有半点波澜的因贝尔都有少许感触。

见那男子的厉喝,还有坚持不到最后一分钟倒地的心情... ...

顿时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理由,能让他强忍着从伤口上和龙化带来的痛,还坚持站起来。

公会?伙伴?马格诺利亚?

还是... ...?

“夏!!!”

因贝尔本因为他只会缓缓地回过神示意伙伴不要前进半步,但他没有。

因贝尔疑惑地注视着那位男子的一举一动,脸部的表情还有他那吃惊的眸子。

从吃惊,到呆愣,随后眼眸中燃起了一丝莫名的火焰,迫不及待地回过身顺着女子的嗓音而望去。

因贝尔保持着沉默是金的美德盯着那位男子的一举一动。

他迅速回身,惊讶地看向嗓音的来源,明明疲惫地就要倒下,但那双眸子却在女子来了的那一刻而重现明亮。

不是为了伙伴,不是为了公会,而是为了女人吗?

因贝尔缓缓地,勾起了唇,若有所思地看着那对小情侣的重逢。

若不是在战斗期间,他绝对会礼貌性给个绅士的鼓掌,庆祝一下这对情侣的感人重逢。

但现在,没门。

夏还未意识到危险的逼近,一心只有眼中那两个月未见的金发女子。

这两个月多来,他曾无数次想过自行了断生命,但想起不计他身份而赶到星灵界的她,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在这两个月里,他的生存意义,都是她。

她看起来一如往常,也对,对她而言只不过过了一会儿。

但对他来说,度日如年,朝思暮想。

偶尔疼得连白日与夜晚都分不清楚,逃出阿尔巴雷斯十二盾的船只后,他在马格诺利亚内不断徘徊,就是不打算回到公会。

那样会加快战争的时期的。

在战争开始的半个月前,他因为龙化速度而晕倒不醒,正好落在温莱斯瓦特的卡里和艾斯卡两小不点的家,昏睡了一周才苏醒。

艾斯卡是预知魔法,也对他说明他在不回去必定会有大事发生,所以才花了一段时间回到马格诺利亚。

还未得到机会歇息便迎来了艾琳的一的魔法,没了藏身之处,还碰上了十二盾之一的因贝尔。

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露西。

他曾想过,她应该会在半个月后回来,他只要在这段时间内活下来就好了。

半个月而已,只要能见她,半年都可以。

“夏!!!”

又是一次的呐喊声,她着急焦虑的表情在他眸中反映出,因龙化的关系反应变得有些迟钝的他这才回过身看向因贝尔的方向。

“冰花天葬。”语音落下,突然凭空而出的朵朵银色冰花从天而降,大范围的攻击让不远处的雪乃和露西也无处可逃,先是闪过了一波的攻击后,却被另一波的攻击所击中。

夏也无心顾虑因贝尔,见雪乃和露西被击中后,先是大声咆哮。

随后又见露西和雪乃被冰花击中的手臂与腿开始以一种不寻常的速度冻结了起来。

露西倒吸一口气,尽量不让自己的呻吟声让夏听见,她微眯一只眼看向腿部,却发现小腿处早已被冰色冰块所包围。

动不了。

好冷。

雪乃也没比她好到哪去,肩膀被冻上了,止不住的冷意透过神经线在身体内流转,刺骨冰寒的冷意伤害着脆弱的肌肤。

在夏愣神的期间,他的背后也中了因贝尔的招数。

因贝尔依然保持着淡笑的表情,见三人痛不欲生又寒冷的表情,他倒是乐得欢。

虽然夏是炎之魔法的恶魔,也是火之灭龙魔导士,但这寒意依然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寒冷。

“殿下,就随我等回到阿尔巴雷斯帝国吧,陛下正等着你。”

“闭上你的嘴,我没有那样的哥哥!”他并非不承认杰尔夫是他的兄长,但那样被黑暗方面所侵占的杰尔夫,他是绝对不会承认是他的兄长的。

他的兄长,只能是那个在他落魄失落的时期,告诉他如何复活别人的亲切杰尔夫。

而不是现在这个!

“露西!我马上来救你!”

她已开始脸色发白,唇瓣发紫,虚弱地想晕过去,但听见了他这句话,又像是被激起了精神,大力地点了点头。

他的肋骨回来了,他的宝物回来了,那么如今战斗的意义,就是保护好她,保护好大家!

“哦噢噢噢噢噢!!”他厉喝着,半蹲着握紧拳头想要使出火焰,但火焰却在触碰到因贝尔的冰就熄灭了。

但他还是不放弃,用力地想使出魔法。

“不可能的,殿下。”

“火灭不了冰,只有冰与冰,才能结束这场闹剧。”

那一场与灰的战斗,依然回荡在他脑海中不已。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会比灰那小子还要差劲啊啊啊啊啊!”

一瞬间,冰块破碎的嗓音大得吓人,就连因贝尔也被拉去了注意力,怔怔地看着原本冻在夏背后的冰块就这样破碎而落地。

并非是他的火焰终于起了效果,也并非是远处的两位小姑娘的援助。

而是... ...

“啪... ...啪”

露西呆愣地盯着那抹樱色,在这并不好的背景中,燃烧着他独有的火焰。

眼眸中,反映出的并非是他那一头耀眼的樱发。

而是那在他背后蝴蝶骨长出的夺目的火红色羽翼。

他严肃地握紧拳头,看向因贝尔。

因贝尔眼眸暴睁,盯着他身后的龙之翼,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并非使用火焰把冰块给烧尽,而是逼着自己大量使用魔力加快龙化的速度,利用龙之翼的长成直接打碎了冰块。

但也因此,他龙化速度随之加快,龙之角也迅速长出。

“夏... ...”

“我要把你这小子,烧成灰!”

———

“陛下之子,拉凯德.多拉格尼尔。”

“我理你是谁,盗用别人姓氏要罚款的知不知道?”低吼一声,男子汉气息十足的拉格萨斯一脸嫌弃地握紧拳头,直接脱去了外套。

“阿拉阿拉,重点放错了呢。”语音落下,银发美人顶着一脸无害的笑容启动了魔法,短短的一瞬间从一位温和美人转换为撒旦之魂。

“很久没见你这幅形态了。”

“我也很久没和拉格萨斯联手了呢。”

闻言他低笑一声,但依旧没把视线放在身旁娇小的女人身上。

“我很乐意。”

女子轻轻一笑,随后如同影子般瞬间移动,速度吓人得压根无法使用双眼来捕捉她所移动的每一步。

拉格萨斯虽面无表情,但显然他心情还不错,眼眸中的淡淡笑意掩饰不住,一副姑奶奶你尽情玩输了我替你上场的表情。

拉凯德依然毫无波澜,那双清净又明亮的眸子随着米拉的移动而转移方向,轻轻松松地就了解了她移动的方向规律。

“光之刃”

以速度攻击速度,这是正常道理。

上千万光属性的利刃朝着瞬间移动中的米拉珍妮而去,速度甚至能与米拉媲美。

米拉微微皱眉,她从未和拉凯德交手过,并不晓得他的魔法属性。

但看起来,似乎和会长一样是光之魔法吗?

她敏捷地闪过无数个利刃,甚至还翻了个极为标准的翻滚,一脸不屑地瞄了一眼依然保持着双手合十动作的拉凯德。

一击黑暗狂流毫不犹豫打碎了一部分的利刃,但显然没完没了。

“可恶。”难得一见和蔼可亲的米拉珍妮在战斗中不和谐地吼了,最让她不爽的是拉凯德那一脸淡然又不失风度翩翩公子的模样。

拉格萨斯也并没有打算让米拉孤身作战,依然站在原地双手环胸地盯着拉凯德,面无表情的观察着他光刃的流动规律。

很明显,是随意移动的,并没有规律。

他双眼一眯,随后闭上双眼。

一阵响雷从天而降,完全没有半点顾虑直接砸向拉凯德的方向。

拉凯德临危不乱地笑了笑跳开,单手食指地指向高空,原本紧随米拉的光之刃迅速转移了目标,朝着拉格萨斯而去。

米拉闷哼一声,双手聚集了魔力启动了撒旦之魂的攻击,连续朝着拉凯德扔去暗黑火花攻击。

拉凯德不止攻击强大,防御也不容小看,轻易地就闪过了米拉的暗黑火花。

而依然安然不动的拉格萨斯压根没把那些光之刃放在眼里,一脸大爷样的慵懒抬眼看向朝自己来的光之刃。

潇洒地打了响指,好几响雷直接劈向光之刃。

中途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敏捷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后跳了好几步。

就在他安全落地的那一瞬间,原本正与他的雷僵持中的光之刃瞬间爆炸。

“呵。”从鼻子传出的单音冷笑,拉格萨斯也敛起方才的神色,开始上下打量这男人。

他还以为不需要他动手,米拉就能把他解决掉了呢。

米拉还是他所认同的强大女魔导士中其一,对她的实力他是无话可说的。

另位则是艾尔莎。

但是显然这人实力不低,虽还没亮出底牌,但凭他的一招光之刃就知道有多难缠了。

“就算你们两个一起上,也绝对战胜不了我。”

“因为,你们不如我一般,你们依然拥有着欲望。”

欲望... ...?

在还未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间,拉格萨斯较好的耳力却捕捉到了那声细微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