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1-1 野豬王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6-12-31 9:24:31am

奇幻·玄幻


四歲的他,是年紀相仿的孩子群中的人氣王,身邊總是有不同的孩子圍著他打轉。同樣也是四歲的我,只能在家門外的沙地,獨自一人堆砌泥沙,自娛自樂。

我倆就像是光與影,彷彿這輩子都不會產生任何交集的極端存在。

每當他和一群孩子經過我家門前,我們的視線總是不約而同注視彼此,但從來都沒有說上一句話。

然而今天,一成不變的日子有了轉變。

他不顧身後一大夥孩子的勸阻,還甩開一名拉著他小手的女孩,來到我面前。

『你怎麼總是一個人躲在這玩泥沙?』

這是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我低下頭迴避他真摯炙熱的目光,以近乎氣音的聲量回應:『大家都說我是脆弱的小孩,不願意和我一起玩。』

『為什麼?』簡而有力的回問。

『他們說我的天命只有1,隨便跌倒就會死了。』

他毫不留情翻了我一個白眼,說道:『人怎麼可能跌倒就會死呢?我來和你玩,起來。』

說完,一隻小手伸到我面前。

我因錯愕而愣住,抬頭望去,那張稚氣的表情非常堅定。

怪了……視線漸漸模糊了起來。

在不自覺中,我已回握了他的手,從右手掌心中傳來溫暖的溫度。

自那天起,我們成了彼此最好的朋友。

۞

咚隆!

又來了。

這應該是第八棵了吧?

心裡這麼細數的同時,耳邊又傳來一道猛烈撞擊聲。前方大約一公里的參天大樹正徐徐傾斜,然後以斜角三十的角度停住,像是要證明自己不會那麼輕易就此倒下。半饗,大樹依然不敵地心引力的無情而倒下,迸發出巨大聲響,造成大地劇烈晃動。

原本寂靜的森林此刻喧鬧不已。

樹上的小魔物紛紛逃得遠遠的,鳥獸也飛上天空遠離這場厄難。

遠離森林的君王。

遠處傳來某種猛獸的咆哮聲,間接加快我的心臟跳動,胸口劇烈地上下起伏,速度之快使我開始喘不上氣,眼前景象因過度緊張而數次失去焦點。

我倚靠著樹幹小心翼翼坐下,看似粗厚的枝椏承受我的重量後發出『咿呀——』的聲音。這突如其來的聲響使我腎上腺素瞬間爆發,立馬挺直腰桿屏住呼吸,緊張地四下張望,深怕這點細微音源會將那持續咆哮中的主人引來。

我深吸一口氣,再慢慢呼出,試圖減緩緊繃的神經。

呼吸平穩後,我維持面孔向前,視線則移到左上角去。那裡有一條長形管槽——我們俗稱為【天命】的生命能量管槽——而管槽下方則標有最大天命值的數字。以我為例,我的天命最大值是2,因此管槽下方浮現【2/2】這個數字。

自己的天命只能由本人看見,旁人是看不見的。至於為什麽看得見天命的原因嘛……

每個初生嬰兒在降世的一個月內,必須由父母或監護人帶往臨近的大城市,在一間名為【儀式屋】的國家辦事處,讓國家魔法師軍團派遣的高級魔法師替嬰兒進行一項魔法儀式。若是父母抗拒進行儀式,該嬰兒將不被國家給予國民身份。

話說也沒人抗拒過就是了。

過程只需短短五分鐘,期間任何人——包括父母都不得進入儀式屋。結束儀式後,嬰兒的視界左上角便可看見自己的天命,可說是零風險零副作用的儀式。

每個人的天命多寡都不一樣,被扣除的天命可透過充分的休息或飲食藥物來恢復。當然,跌倒這種小傷害,也會扣除少許的天命。

另外,流血不止應該是最恐怖的事情。試想想,你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天命配合流血的速度或快或慢地流逝,當天命歸零的那一刻,你的壽命亦等同於迎來終結。

難道不恐怖嗎?

但以上概論不太適用於我身上,那是因為……我的天命只有2。

這多出來的1點,還是我在前幾天狩獵中途等級上升時才增加的寶貴的1點天命呢。

或許生平第一次增加天命的緣故,導致今天有點得意忘形,因此現在才落得躲在樹上等待危機過去的窘境——

砰!!!

大樹底下突然傳來激烈晃動,我屁股一個沒坐穩便被甩了下去。

慌忙之中我伸手往背後摸去,指頭傳來皮革的觸感,往皮革上方移動則摸到熟悉的握柄。我不假思索捉住握柄,抽出皮革內的物品。

一把綻放優雅光芒的長劍映入眼簾,劍柄與劍刃之間的護手處雕有精緻且古老的文字紋飾。陽光穿透葉隙灑落在天藍色的劍刃上,折射出炫麗的光芒,增添其高貴的氣息。

它的名字是——夜行者。

……不對。現在是欣賞武器的時候嗎!

眼看就快掉落地面,我連忙將夜行者插入樹幹,身體瞬間停止墜落。而我就這麼握緊劍柄,身體懸吊在半空,底下則有頭兇猛魔物正用燃燒著怒火的目光瞪著我。

我深吸一口氣——

『喝啊!』

握緊劍柄的手腕隨著發出的聲音同時使力,身體輕巧地在空中一百八十度迴轉,接著雙腳輕輕落在橫插樹幹的劍柄上。重新捉好平衡感後,我便往樹下看去。

極短的漆黑皮毛宛如剛刷毛般直立,笨重的龐大身軀佈滿結實的肌肉,嘴邊兩側露出彷彿可刺穿一切的尖牙,可是左邊的尖牙卻斷掉了一半。

它是這森林的統治者——野豬王。

『嗚咕!』

野豬王忽地仰天咆哮,接著往後退了一段距離,然後拔腿助跑。

下一瞬間,野豬王頭部狠狠撞擊我身處的樹幹下方。我暗自慶幸夜行者插得夠深入,要不然經過剛才那一撞,搞不好就掉下去了。

唉……嘆氣的同時,我開始後悔十五分鐘前自己多管閒事的舉動了……

۞

吃過午餐後到森林狩獵是每日必做之事。但大多時候會和從小玩到大的好友一起組隊狩獵,彼此有個照應,也可減低被魔物圍攻的風險。不過今天他有事忙,我便毅然決然決定一人在森林入口附近設置陷阱,簡單捕個野豬或狂暴兔賣到肉舖,以賺取些許生活費好了。

就在我進行設置陷阱的前置工作時,無意間看見野豬王從我面前悠悠然走過,還毫無戒備低頭吃起木頭上的蘑菇,而它吃著的蘑菇呈現極度鮮豔的亮紅色,一看就知道那是會讓人陷入短暫狂暴的【瘋狂菇】。

我的腦袋像是被一道雷電打中,不知斷了哪根腦神經,看見我一個人沒辦法打敗的野豬王竟然不逃走,反而出聲阻止它吃下【瘋狂菇】。

『別吃啊,有毒!』

野豬王回頭看了我一眼,無神的視線逐漸充滿怒火,口水開始不受控制地流下,仰天長哮後便前腳一踢,往我追來!

論逃跑的速度,我只有一雙腿,野豬王可是有四條腿啊,怎麼可能跑贏?我知道這是不知所謂的理論,可我當下腦海就只想到這個。判定自己跑不贏後,於是便轉身抽出夜行者,在閃過野豬王的衝刺後順道在它屁股上劃出一道傷口。野豬王不知是痛得不受控制而維持直線衝刺,還是吃了【瘋狂菇】而失去理智繼續往前衝刺,總之最後它朝著一座看起來異常堅硬的岩石直奔而去。

砰!

我睜開因不忍直視的畫面而閉上的眼睛。

岩石依然完好如初,而我因感受到沉重殺氣,導致雙腳無法動彈地佇立在原地。

野豬王帶著沖天怒氣慢慢回過頭,往我的方向跨前一步。

滋……

嗯?那是什麼聲音?

瞬間!就真的那麼一瞬間!

世間彷彿只剩下我和野豬王,時間被鎖在這一秒鐘。周圍沒有一絲微風,沒有任何聲音,就只有我們倆。

我眼睜睜注視它嘴邊露出的左牙出現一條細微裂縫,然後上半部和下半部分離斷成兩截,咚的一聲掉在地面。

我全身霎時冒出大量冷汗。

當我想開口說些什麼安撫它時,野豬王的身影瞬間在我面前放大!下一秒,腹部傳來劇痛,我的身體騰空往後飛了一段距離,直到撞上樹幹才停下。視界左上角管槽內的綠色液體,瞬間只剩下一半,顏色更由綠轉紅!

這就是我生平第一次減少天命的過程,然後我在野豬王展開下一波攻勢前爬上大樹,在樹幹間跳躍逃走。萬萬沒想到它竟對我窮追不捨,邊逃邊躲的最後,我爬上了現在這棵大樹。

不過,最後還是被發現了。

۞

葉片隨著猛烈撞擊而大把大把地落下。

每一次的撞擊都讓我為這棵樹急劇減少的天命擔憂。

沒錯,世間萬物皆有天命,就連一株草一朵花都有屬於自己的天命。

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因為我發現野豬王往後退了一大段距離,感覺不妙。它用右前蹄將腳下的沙子往後踢,渾濁的暗綠色雙眸目露凶光,隨著嚎叫助長氣勢,野豬王迅猛地衝來!

情急之下我往上一跳,後空翻的同時將夜行者從樹幹上抽出來,接著將劍尖垂直對準下方野豬王毫無防備的背部。

大樹在我左邊緩緩倒下,野豬王抬起頭像是確認我的去向,殊不知卻看見持劍朝它墜落的我,霎時瞪大眼珠,驚慌神情在它臉上迅速展開,四隻短腳慌忙地踢動,想要離開原地——已經來不及了!

『喔啊啊啊啊啊啊!』

夜行者隨著我的吼叫徑直刺入野豬王的背部,於我眼前噴出霧狀的紅色液體。

野豬王痛得不斷扭動身體,試圖用蠻力將我從背上甩開。我沒能握緊劍柄,一不小心就被甩飛了出去。

雙腳落地的同時,野豬王再次轉身朝向我,絲毫不在意背上仍然插著一把炫目的藍劍。然後彷彿把怒氣都集中在右前蹄上,用力把沙子踢向身後,接著以雷霆之勢對我使出突進攻擊。

原本與我有五米遠相距的野豬王,瞬間縮短為三步的距離,在千鈞一發之際我往右翻身勉強躲開突進,野豬王重重撞向我身後的大岩石。

我心頭一驚,深怕它另一隻牙也斷掉,而這筆帳又算到我頭上來。

可惜沒有……不,幸好沒有!

大岩石表面上出現龜裂,而野豬王因力度過於猛烈導致腳部踉蹌。

——機會來了!

我往前一蹬跳上它的背部,用盡吃奶的力氣將夜行者拔出,在翻身落地的同時對它左側身使出我唯一會的劍技——

『交叉二連擊!』

發出寶藍色光芒的劍刃從左上劃至右下,再從右上劃至左下形成一個X字型,最後在交叉的中心點將劍刃刺進野豬王的身體!

野豬王爆發猛烈的哀嚎,身體不斷抽搐。我拔出劍往後拉開距離,然後將夜行者架在身體中央,下盤微蹲做好備戰姿勢,以防它又突然回頭反擊。

幾秒鐘後,野豬王倒地不起。它的身體表層出現龜裂並迅速佈滿全身,砰的一聲在我面前爆裂成多邊形碎片,在空中隨風飄散,最後化成光粒消失。

嗶鈴!咚!

耳裡同時傳來類似風鈴的聲響和重物掉落的聲音。但我的視界正中央率先出現一扇淡紫色的四方框框——我們稱為【視窗】——上頭寫著四個大字:

【等級上升】

我用手背揮走視窗,動作宛如甩了空氣一記耳光,接著新的一扇視窗出現在眼前:

啟人(劍士)等級11

天命:2 魔力:16

力量:36 防禦:48

速度:40 命中:12

魔攻:25 魔防:20

……防禦值增加了三點,目前48。

我往最在意的天命數值看去,最大值依然是2,保持不變。

再次甩走視窗後,視界恢復正常,數秒鐘前,野豬王碎裂成光粒的地方,出現一根手掌大小的乳白色尖牙。

看來剛才重物掉落地的聲音來源就是這尖牙了。

這是所謂的【掉落物品】,打敗魔物後有一定的機率掉落。

掉落物品大致上分為武器或防具的材料,不然就是可食用的食材。

以這根尖牙為例,若是集齊一定數量的話,可用來研磨當成武器的原料;掉落的野豬王毛皮則可作為防具,而我和好友最常狩獵的魔物——野豬,也就是野豬王的下屬,便很容易掉落名為【野豬肉】的食材。

我將尖牙收納到綁在大腿的攜帶型收納袋後,一屁股跌坐地面,大口喘氣,這才感覺到心臟正激烈撞擊胸口的窒息感。

鬆懈下來後,強烈的失望感一擁而上。

『唉……天命還是沒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