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66:拷问的技巧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6-10 10:43:23am

奇幻·玄幻


“没事就快滚吧,别打扰老子幹活。”凯特对白月做出一副赶小狗般的手势。

“我说,就你这点斤两也想学人拷问?太嫩了。”白月虽说刚刚才挨了一顿暴打,但身体都是裂痕的他仍是笑呵呵地调侃凯特;之前的胖揍完全不当一回事。

“你有本事,你就来试试啊?”凯特反呛道。

“呵呵,别白费力气了,我是绝对不会出卖自己同胞的!”被封入瓶内的侯爵更是顺应地叫嚣起来。

“谁准你说话了?”侯爵的每段发言似乎都能刺痛凯特,令凯特即刻对封魔瓶施加了雷系的魔能。

“呃!!!”瓶中的侯爵禁不住痛苦地低吟,却丝毫没有半点屈服的意思。

“呵呵,真是小气的家伙,就你这种水准还想对我的祖上出手?性命可贵啊......”尽管知道侯爵只是死鸭子嘴硬,但凯特还是彻底中了激将法;只见他眉头一锁,手上施加的雷系魔能越发越剧烈,甚至震得瓶子嗡嗡作响。

再继续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索性直接炸了他吧?好让他知道弑魔者不是吃素的!

“喂,这很明显是激将法吧?你现在直接杀了他不就正合他意吗?你的EQ还是老样子,嫩得一逼。”白月耸了肩,惯性地嘴贫起来。

白月的话也不无道理,凯特开始收敛了自己的魔能,勉勉强强地压抑着愤怒。

“哼,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表现。”反正侯爵也不过是已经在砧板上的肉块,再留他一会儿也没差,随时都能灭了他,丢给白月这个爱装逼的家伙出丑,也不失为一个消遣的乐子。

“行,看我的吧。”白月走了过来,说完就抢过了凯特手中的封魔瓶。

“哼,劝你别浪费口水了。”侯爵在瓶中自信满满道。

“嘛,吸血鬼老兄,我知道你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你对自家主人的忠诚也让小弟好生敬佩。只管放心吧,我不像那个没文化的野蛮人,动不动就滥用私刑。”白月这等漂亮的说辞,任谁听了都觉得很虚伪。

“没文化的野蛮人?”凯特捏了捏指节骨,脸上甚至都蹦出了青筋。

这混蛋一会儿死定了。

“所以呢?你想表示什么?”侯爵可不是白痴,自然不可能听信白月的阿谀奉承。

“咱们国家的三国演义你知道吗?”白月问了句无关紧要的问题。

“知道又怎样?”侯爵似乎也搞不懂白月的思路。

“那你应该知道关二爷吧?他曾经投降于敌军的曹操,为什么后世人还敬奉他忠义无双呢?他为了能在日后继续辅佐自家的大哥刘备,才在做出如此的非常抉择,这绝对不是卑劣的卖主求荣,而是有远见的明智之举。正可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现在也可以效仿关二爷的做法,日后才能继续为自家的主人服务吧?现在乖乖配合,对你没有坏处的哦。好不好嘛,快把你知道的统统告诉我们嘛,喵。”白月的鬼扯能力实在叫人汗颜,就连语气都不时流露出一种刻意卖萌的恶心,如果他再应景地摇晃一下屁股,凯特会忍不住先灭了他。

说穿了,这简直就是在给华夏的经典名著抹灰!

“少拿你们这帮黄皮猪的破故事来侮辱我的智慧。”侯爵理所当然不吃这一套,甚至充满鄙夷地回呛。

“哎呀呀,你竟然没有上钩。”白月故作惊讶地回答;这很理所当然好吗?!

“会被你的鬼话骗到那也未免太笨了吧?!到底你是智障?还是在把我当智障?!”侯爵彻底炸毛了,他实在有股想立刻破瓶而出,修理白月的冲动,可无能为力却是相当无奈的。

“有差吗?关上灯,大家都一样啊。”白月仍旧扯着无关痛痒的话题。

“你丫@#*~”侯爵甚至飚起了难听的脏话。

“哈哈,老兄你太认真了啦,温柔一点对待人家嘛。”白月依然自顾自地耍着宝,这令旁观的凯特顿感头疼,甚至羞耻得想找个洞钻进去算了;再继续让这个白痴在雇主面前扯淡下去,相信自己的印象都会受损吧?真想装作不认识他......

“滚!!”侯爵忍无可忍,怒吼道。

“嘛嘛,话别说得那么绝嘛,或许你无法理解我国名著的精髓之处。不过呢,对于你们吸血鬼的事,我倒还是略知一二呢。”白月轻松自得地笑了笑,简直就是乐在其中。

“......”在旁的凯特已经吐槽不能。

“你有完没完!!弑魔者!!把老子放出来,我要宰了这货!!”封魔瓶自个儿都在微微颤动,可见侯爵怒不可歇。

“......”凯特还是头一次对恶魔产生同情,甚至萌生出一种想释放侯爵的冲动,毕竟白月的欠扁程度,自己还是感同身受的。

“哈哈,据说吸血鬼们不老也不死,只要没意外的话,就是生命没有尽头的个体,漫长的生命只有无限的空虚而已,直接把你毁了,对你反而是种解脱吧?所以我才不会像那个野蛮人一样冲动,顺了你的意。”白月趁机再调侃了凯特。

“喂。”凯特早受够了白月的拖泥带水,经这么一说,声音立刻就沉了几分。

侯爵索性不再鸟白月,沉默了。

“当然,相信你作为吸血鬼,孤独什么的早就习惯了吧?简单的软禁你,我们普通人也没有那个寿命和你耗。不过呢,我会让你在这个过程明白什么叫生不如死。”白月的笑容顿时流露了几分邪意。

“呵,真有趣,只管试试啊!”吸血鬼胸有成竹地挑衅白月;电击火烧他都试过了,还有什么零碎的伎俩他焉有怕的理由?

“嘿嘿,对于吸血鬼这等高贵的魔物,我自然有专门对应的办法。杰拉克,请问你这座房子的化粪池在什么地方?”白月不怀好意地向杰拉克问道。

?!

众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块儿。

我去!不是吧?!

什么不好玩,竟然玩屎!?某种意义上,这已经狂甩了凯特的电击火烧好几条街,凯特更不可能想到这么恶心的玩法!

“等等!你要做什么!?”侯爵自然也是心里有数,但为求确认,还是再问了问。

“嘛嘛,普通又漫长的软禁,对于习惯空虚的吸血鬼而言,不具备任何意义,但如果再加上这永世无休的恶臭,那就差不多了吧?”白月这时是笑得合不拢嘴,头上就差装上两支角,便是十足十的恶鬼了。

“士可杀,不可辱!有种就杀了我!!!”侯爵显然是慌了,刚刚不管凯特怎么拷打都好,他都从没有过这样的反应。

这下凯特是不得不服白月的肮脏手段了,虽然当中鄙夷的成分更多。

“啊,我偏不要。”这一个充满魔性和调皮的回答,令白月彻底从一个大逗B进化成了真正的恶魔。

杰拉克和管家也在心底为这素未谋面的吸血鬼老兄默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