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H chapter - 57.5: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8-06-11 8:24:02pm

其他·同人


Starlight heaven chap57.5:

米拉使用的撒旦之魂,本质上其实都在身体方面进行接收魔法,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奥格斯特来说,她是最弱也是最没有攻击性的存在。

只因她的所有魔法,奥格斯特都能无一缺漏地拷贝,更何况米拉并不像艾尔莎或他人一般拥有刀剑来当武器。

这也是拉克萨斯让她借此机会好好休息的缘故,她也只好站在一旁观战。

这也没法子,她知道自己无法派上用场,所以也只好静待结束,又或者是危险情形是自己能上去为伙伴们挡一刀。

葛吉尔能使用铁造出武器,比如铁龙剑,和拉克萨斯等人一起上场与奥格斯特决斗。

就算奥格斯特再怎么强大也好,面对几位熟知自己弱点的S级魔导士,多少还是有些吃力的。

(这里指的是拉克萨斯和基尔达斯,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葛吉尔也是S级魔导士,他的能力甚至比夏稍微弱一点罢了。)

他拷贝不了道具系魔法,自然也包括武器方面,所以面对卡娜的魔法,他多少还是觉得棘手的。

基尔达斯和拉克萨斯,这两人在传闻中是妖精尾巴最强魔导士,原本似乎还有名为米斯顿特的一人,只不过他似乎是属于另个世界的人。

“是叫基尔达斯吧。”

“能被如此强大对手记得,还真是荣幸。”语音落下,拉克萨斯手从基尔达斯身后从上划下,后者敏锐朝左一跃,手放在地面上。

只不过眨眼的瞬间,整片地面再次化为块状,伴随着基尔达斯的粉碎性魔法的,是拉克萨斯使用雷属性魔法所造出的雷之三叉戟。

“嗯,你知道,父爱吗?”

“父爱?有女儿的,通常都会知道吧。对吧,卡娜酱!”

闻言,卡娜嫌弃地白了一眼自家父亲基尔达斯,很不给脸地甩甩头发走到葛吉尔身旁。

米拉微微皱眉,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奥格斯特会突然提起毫无关联的话题?

父爱?

她是真的没头绪。

“可是为什么,这种该死的父爱,到了我的身上,便是一件只能仰望的奢望?!”他无缘无故提高了声量,就连专心观战的米拉也不明所以为何慈祥的奥格斯特会突然青筋暴跳爆发起来。

葛吉尔和卡娜倒吸了一口气,而为首的两人则微微皱起了眉心。

开大招了吗?终于认真了。

奥格斯特像是疯了一样地向妖尾的大家展开一系列的攻击,虽然手法急操,但依然不失半点攻击性。

几位好几次不小心被他的攻击被伤害到,几滴鲜红的血液掉落在地,形成了一朵朵血花。

尤其是卡娜和基尔达斯,伤口惊人可怖,而那位银发老人像是中毒了一样疯狂向两人扔向一大波的攻击。

虽然米拉已经奔上前为两人挡下几波攻击了,但奥格斯特依然不罢休。

拉克萨斯完全连责怪米拉的时间都没有,奥格斯特完全不嫌累地一直保持着攻击的速度。

他虽然很恼怒米拉完全不想后果地就来为卡娜挡刀,但也没办法。

奥格斯特一提起了父爱这件事,就像是头看见了红布的疯牛。

“小心!”是谁在那短暂的时间内依然在乎着她的安慰而张开薄唇向她呐喊,她不清楚。

卡娜只知道,在奥格斯特沾满鲜血的利爪朝基尔达斯的腹部刺去的那一刻,她毫不犹豫地奔上前为自己的父亲挡下了这沾满了毒液的利爪。

利爪穿破她的腹部,毒液侵入她的伤口,霸占她的体内。

她能感受到从伤口的部分传遍身体各个部位的疼痛感。

还有在对方不留情加冷笑的情况下拔出利爪的时刻,她无力跌坐在地,捂着腹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最后终究是抵不过伤口的痛与毒液的感染,倒在沙地上瞪着一双大眼睛死死地注视着那位银发老人。

她在自己的父亲前倒下,只因她救了自己的父亲。

“卡娜!”毒液的缘故,她开始意识有点混乱,就连平时都听得出的嗓音,此时此刻也分不清楚究竟是谁在喊着自己的名字。

她感觉得到温热液体掉在自己脸颊上的触感,还有自己被抱紧,以及自己的手抚上脸颊所触碰的并非是对方的泪水。

而是温热的血液。

米拉抱着她,如同瞪着前世仇人般地注视着那位银发老人。

而她的父亲,只不过是垂下了眼帘,许久未打理的一头红发遮掩了他的双目。

“米、米拉。”

“别说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是这样安慰她的。

她以为米拉只是纯粹安慰着她,毕竟米拉本身也受了不少的伤。

可是在下一秒钟,她马上就相信了米拉的言语。

她并非单单只是为了安慰就要昏过去的她。

她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她的父亲,基尔达斯。

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地下意识仰首,伸出左手扯了扯右手的手套,淡然地、踩着稳稳的步伐,默默地走到奥格斯特的面前。

在所有人都处于诧异状态时,奥格斯特盯着这位既无力又失去战斗意识的男人,像是讥讽般地推了他一把。

他向后退了几步,有些不稳地差点跌倒,但很快地便再次站稳,再次一步步拉近与奥格斯特的距离。

直到他站在奥格斯特的面前,他无神的眸子反映出奥格斯特的容貌。

后者依然不清楚他究竟要干些什么。

别说他,就连作为基尔达斯的伙伴们的拉克萨斯等人,也猜不透基尔达斯究竟要做些什么。

谁知下一秒钟,他缓缓地伸出右手,像是想要捕捉什么的,渐渐提高了手臂。

突然加快了速度,单手抓着奥格斯特的脸部,未让后者有机会反应过来,在那短暂的时刻使用了粉碎魔法。

整个身躯化为块状型掉落在地。

他依然保持着方才的动作,只不过头部徐徐地朝下望去。

他依然能看见那位老者的眼珠正在转动。

一个不爽一击飞腿踢向块状型的奥格斯特,毫不犹豫地踩在他的眼珠子上。

奥格斯特细小的呻吟声,都被拉克萨斯听在耳里。

对于基尔达斯的性情改变,众人并没有太大的心情起伏,应该说倘若他不这样的话,才会让人觉得奇怪。

毕竟他是女儿控,自己的女儿在面前受了这么严重的一击,他能保持淡定的话,那还真是个奇迹。

拉克萨斯等人也默契地并没有插手。

这个时刻,不是他们出场的时候。

奥格斯特倒也不逊色,不一会儿便恢复了人该有的形态,虽然比起方才不可一世的他来说,此时此刻狼狈了许多。

他们在此对战已久,终究未分出胜负。

奥格斯特看来也有些急躁了,否则怎么会犯出这种龟兔赛跑的错误。

“遗言,多说几句,待会就没机会说了。”基尔达斯松了松筋骨,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句话来,语气冷得让人感到不可置信。

不可置信,使用着这样的音调说话的人,居然是那个吊儿郎当的基尔达斯。

“两击,我让你安息。”

“呵,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话刚落下,原本还在原地的两人顿时凭空消失,残影才刚消失,天空中便传来了巨大声响。

奥格斯特双手环胸从浓雾中走出,单手拿着魔杖立在半空中,面无表情地盯着浓雾团。

“你的魔法是拷贝,当我粉碎你的时候,痛楚依然存在,只不过你利用那短暂的时间忍痛拷贝了复原与治疗魔法,让自己回归原型。”

随着嗓音的落下,基尔达斯缓缓地从雾团中走出,双手环胸一脸慵懒地把视线移回奥格斯特身上。

奥格斯特微微一怔,没有意料到在这么迅速的一个小动作都能被敌方所察觉,更何况还是自己最关键的时刻。

基尔达斯挑挑眉,见对方并没有反驳自己的言辞,有些嘲笑地勾起了唇角。

基尔达斯说的话的确没错,奥格斯特确实是在那一秒钟内拷贝了复原魔法让自己恢复模样,其实痛楚还是存在的。

“就凭你这破魔法,我两招便能把你给KO。”

“哼,是吗?”

奥格斯特的“吗”音都还未拉完,那红发男人毫不留情地跃到银发老者前,再次使用方才的方法把他全身粉碎尽。

当奥格斯特再次化为块状型时落下地面,基尔达斯跟着极速坠落的块状型奥格斯特落下,捂着其一块状的他再次使用粉碎魔法。

原本的块状型奥格斯特,附近化为粉碎型。

一同落下的,是基尔达斯和一堆的粉碎不知名物体。

正当基尔达斯以为这样就完了的时刻,跌坐在地,痴痴地盯着不远处躺在米拉怀中皱眉昏迷的自家女儿时。

殊不知身后早已出现了满脸血色的银发老者,那沾满毒液的利爪就要落下。

十指合起的双掌,在张开的那一瞬间散发出了耀眼夺目的光芒。

侵占整片土地的,不是任何人的魔法,又或者是任何人的呐喊声。

而是那温暖的金色光芒。

他立在原位,使用着属于家人的魔法。

“妖精的法律!”

这个只有自己本身认为对方是敌人才有效的魔法,也是能依靠敌人的数量减寿的魔法。

奥格斯特没料到敌人还留了一招,方才与基尔达斯交战过于激烈,导致他遗忘了身旁还是有其他人存在的。

被摆了一道!

那温暖的魔法朝自己袭来,原本就打算用最后一口气来让那该死的红发与自己同归于尽的。

原本这样一点都没攻击性的魔法,他是绝对有自信能够避开的,但是以现在的身体状态来说,不可能。

他深深地接下了这一击,这个据说是妖精尾巴的三大魔法之一的妖精法律。

这个魔法,有着家人的味道,有着对伙伴的思念。

明明是在伤害着他的肉体,明明疼得说不出半句话,但为何会如此的心安。

啊,他知道了。

一定,一定是。

因为这是母亲和父亲一同制造出的魔法啊。

他的母亲,他从未见过的母亲,与父亲杰尔夫,一起创造的法律。

梅比斯... ...妈妈。

“妈、妈。”

拉克萨斯和葛吉尔很明确地表示自己分别在奥格斯特倒下那一刻听见了他说“妈妈”这个字。

但是人已倒下,如今再问也无法解惑。

只不过奥格斯特在昏前倒是说了一句有趣的话。

“说好的两招,终究食言了... ...呢。”

基尔达斯听后,很不给脸地砸舌,接着表示:“我爱撒谎你不允许吗?”

不过再怎么说,他们还是把大boss给干倒了呢。